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一沙 第3章 游戏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但凡有些身份地位的人,被质问,总会不高兴。    可付郝很谦虚甚至有些羞愧,他双手合十、眼巴巴看着林辰,就差过去抱大腿。    不得不说,这招非常管用。    原本不苟言笑的青年,竟低下头,很不好意思地拿起桌上的证物袋,认真回答:“这些白色石英砂,应该来自沙盘。心理治疗中有一类疗法,名叫沙盘游戏,大致就是利用这样的白沙和许多摆件,探索和整合人类心灵。”他仿佛在思考什么,说得很慢,很仔细,“如果在没有淘宝之前,一整套沙盘疗法的器材售价在两万元以上,生产厂家和经销商都屈指可数,但现在,你要追查白沙的来源会非常困难。”    青年说话声音有些清淡,但无论是那平和的眉眼还是端正的姿态,都令一旁满脸胡子的警官目瞪口呆。    该怎么说呢,在绝对的专业面前,一切妄加猜测都显得太过小人之心了。    刑从连很难得地,有些羞愧。    只是,他的羞愧维持了短短数秒,便被青年接下来的话所打破。    “你放我走,保证以后不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告诉你这些沙从哪来。”    “好啊。”刑警半点没犹豫,很爽快地回答,说完,他单手撑着下巴,饶有兴味看着乖乖坐在审讯椅上的青年。    这下,换林辰诧异了,他认真盯着刑警深绿色的双眼,似乎能够从里面看到真挚和诚信,他于是说:“小胖子手里的沙,是从我房里偷出来的,但其余尸体旁边的白沙,我确实不知情。”    刑从连点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林辰没有再说话,他看了眼自己的师弟,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刑从连靠上椅背,双手抱臂,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青年略显瘦削的背影,并没有其他动作,看上去,好像真的要遵守承诺。    就在这时,轻微的震动声同时从他和付郝身上传出。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接起电话。    “林先生。”刑从连按住话筒,忽然叫住林辰,“我们等会去中心公园,正好可以顺路送您回家,您稍等一会儿。”他说得顺其自然,毫无破绽,令人无法拒绝。    如果知道所谓的顺路,是先去凶案现场的话,林辰一定不会坐上刑从连那辆吉普车。    案发地在中心公园,死者是30岁左右的年轻男性,在公园里锻炼,从吊环上摔下来,死因可能是颅底骨折。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路灯光线稀薄,公园里的香樟树轻轻随风摇曳,夜色中,警方拉起的黄色警戒线格外清晰。警戒线外围了很多人,以至于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刑从连踩了脚刹车,把车停人群外,他脱掉警服、拉上手刹、放下车窗,未等车里的人反应过来,他就敏捷地下车锁门。    “林先生,就麻烦您再等会。”他说着,朝车里坐着的人飞了个吻,潇洒跑远。    林辰坐在吉普车里,夜风横贯车窗而过,付郝完全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胆战心惊地说:“师兄,你别生气,刑队长大概就是想送你回家而已。他人不坏,就是因为有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和四分之一意大利血统,所以为人比较奔放……”    “这两个血统混起来,基本出不了正常人。”林辰凝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这样说。    刑从连当然听不到林辰对他的评价。    作为血统复杂的人类,他完全是能屈能伸的典范,他抓了抓头发,点了根烟,混进围观人群,然后站在一个穿广场舞裙的大妈身边。    “阿姨,这怎么回事啊,这么多警察。”刑警队长叼着根烟,惊恐又好奇地戳了戳身边的大妈。    “死了人呀!”大妈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凑到刑从连耳边说道。    “谁死啦,这是出大事了啊!”    “可不是大事吗,小伙子我每天都看得到的,我昨天还和他一起锻炼过类。”说起八卦,大妈非常热情,“他不要太厉害噢,可以两只脚勾着吊环,这么倒过来。”边说,大妈还激动地弯下腰演示,“就是这个样子呀,然后吊环就断掉了呀,他么就吧嗒摔下来,摔死了!”    “那好惨的!”刑从连应和着。    “何止惨啊,他那个脸哦,当时吓死人了,眼珠子要掉出来一样,叫声是十里外都好听到的。”    “您是说,他掉下来的时候还没死?”刑从连忽然意识到什么。    “没有呀,我们去搬他,他那个时候还在动嘞!”    “刚那位阿姨说,吊环是突然断裂的,人并没有当场死亡。”    刑从连林辰一侧的窗边,手里夹着烟,虽然他在跟里面的付郝说话,但话完全像是讲给林辰听的。    林辰靠在椅背上,双眼轻闭,像是已陷入浅睡。    一人在夜风中似有似无地说着话,另一人在夜色里半真半假的浅眠。    付郝简直要被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灼伤,赶紧挺身而出:“是意外事故吗?”    刑从连没回答,反而看着林辰:“这要等鉴证科勘察完现场,才有结论。”    林辰忽然睁开眼,搭着车门,直起身,他目光清冷,顺着他的视线,依稀可以穿过人群,看到那片刚发生命案的场地。    天很黑,警灯闪烁,健身器材泛着蓝莹莹的光。    这些器材分散而立,都是高低杠、仰卧起坐一类的标配器材,它们半新不旧,有些地方被摸得很光滑,但却并没有生锈或毁坏的痕迹。唯独在最角落的地方,吊环架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只吊挂在半空中,另一只则掉在了地上。    在那只似乎还挂着零星血迹的吊环下,是一片草皮退化后,形成的沙地。    林辰看了眼刑从连,两人靠得极近,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夜色中,刑从连眼底多了几分探寻。    “案发时我在警局。”林辰说,“所以凶手不是我。”    “林先生说什么,鄙人听不很懂啊。”刑从连吸了口咽,然后把烟蒂扔在地上踩灭。    同样是沙。    在这个城市里,已经连续数日发生了与沙子有似无关联的案子,这或许是巧合,也很有可能,今日的案子这本身就是桩意外事件。    但林辰很明确地说,凶手不是我。    这令刑从连不得不警惕。    夜色清凉,吉普车内的温度则更低一些。    刑从连去询问勘察现场的警员,这片沙地虽小,但也足够浩瀚。鉴证科的警员表示,暂时还没有发现这片沙地有什么特殊情况。    付郝坐在车里,偷偷捅了捅师兄的腰:“师兄,你想偷偷告诉老刑这不是意外就直说嘛,要不我们下去看看,说不定有新发现。”    林辰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看向付郝,语气认真且郑重:“如果你和刑队长关系足够好,就请帮我转告他,我今天出现在现场的事情,请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付郝张了张嘴,刚想说话,林辰却打断了他。    “我恐怕,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