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一沙 第14章 爱情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有了病床号,找人就方便许多。    林辰坐在病床边,床上躺着位戴氧气面罩的老人,老人虚弱无比,看上去时日无多。    在林辰身后,付郝半蹲着,小声地问问题。    “师兄你怎么知道,于燕青是在医院里认识了什么男人?”    “能改变一个人的,除了亲朋,便是挚爱,而往往,只有爱情,会让人疯狂。”    刑从连步入室内时,恰好听见这个问题。    他快走两步,到了床边,问:“哪来的男人?”    “师兄好像找到了可疑人员,于燕青可能在医院交了男朋友。”    付郝回答得谨慎,刑从连皱起眉:“但是于燕青的资料上,根本没有说她有正交往的男友。”    刑从连,很难得地,有些焦躁。    毕竟警方调查资料中有所缺失,以至于差点错过案件侦破过程中的重要线索,这点确实非常不应该。    “他们的交往很隐秘,用了些特殊的方法才问出来的。”林辰缓缓说道,似是宽慰。    “那我们现在?”    “在等人。”    像是为了应和林辰的话,病房门口传来很警惕的女声:“你们是病人家属吗,我怎么没见过你们啊。”    一位小护士捧着白色托盘,站在那里。    刑从连亮出证件,金色警徽一闪而过,小护士的神色,却紧张了起来。    刑从连很温和地,将护士小姐请到病床边。    林辰看了她一眼,问:“这张病床,近来出过事,对吗?”    护士小姐脸色很差,赶忙退了一步想走,没想到却撞上刑从连宽厚的胸膛。    “医院不让你们乱说话?”林辰把手搭在老人手背上,回头说道:“我们总有办法查到,只是希望有你的帮忙,我们能缩短时间而已。”    他很诚实地说道,因为诚实,便令人无法拒绝。    “之前,这张病床上的病人,8月10日时跳楼死了。”小护士支支吾吾说道。    “那位病人叫什么名字?”    “冯雪娟。”    刑从连迅速掏出手机。    王朝接到电话,左脚刚跨入警局门口,便迅速转身,往医院赶去。    保卫科科长赶到时,事情已成定局。    胖科长一听警方要调8月10号冯雪娟跳楼的录像,满面愁容。    本来因为太平间的尸体,市立医院门诊量就已大量缩水,如果连环杀手再和医院扯上关系,那医院的声誉就算完了。    但刑从连态度强硬,他只得将一行人带到医院监控室。    ―――    王朝很快来到医院。    医院的保安人员还在调取视频,年轻的技术员坐上转椅,抬了抬帽檐,迅速滑过去,将人挤走。    他看了眼文件格式,很快搜索到命名文件,将时间轴一拖一放,屏幕上精准地出现了冯雪娟跳楼时的场景。    身穿病号服的干瘦妇女从窗口一跃而出,只能看见她如断线风筝般向下急坠。    然而,因为反光的关系,病房窗口白茫茫一片,根本无法看清其中情况。    付郝惋惜地“哎”了一声。    刑从连咂了咂嘴,走到窗边,向外望去。    医院本身安装了完备的监控系统,几乎覆盖了所有公共区域,他环视四周,目光最后落在院墙的监控上。    “那台监控的编号是什么?”    他伸手,指着医院围墙上正在转动着的探头。    保安科长顺着刑从连手指方向看了眼,挪动肥胖的身躯,跑到文件柜去翻资料。    王朝抬眼,看了看监视屏,迅速搜索到编号。    只见他手指轻敲键盘,屏幕一暗,又迅速亮起,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黑与白的像素颗粒相互挤压,显示屏上,春水街死去的老人,正坐在楼下的长凳上晒太阳。    “那个人!”付郝的手点住屏幕上一个年轻人。    王朝赶忙调出另一侧监控,录像重新缓放,石子路上的年轻人露出正面,赫然就是死在公园吊环下的青年!    十秒后,于燕青也出现在了视屏里,她在树下呆立,不远处,冯雪娟的身体还在水泥地上,轻轻抽搐。    监控室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只觉得周身发冷,如坠冰窖。    突然,一阵钢琴曲在室内响起。    琴音纷乱,所有人猛地一颤,这才回过神来。    刑从连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局长字正腔圆的声音,话依旧很短,只有八个字。    “上面来人了,滚回来!”    刑从连太了解老局长。    老爷子磨叽又温吞,话很多,真正能让他着急的事情,却少之又少。    而近来,能让老爷子觉得真正头疼的事情,只有坐在监控前的青年。    他下意识看了眼林辰,林辰回望他一眼,仿佛早已了然。    ―――    警局外,有人在等。    不是等在温暖的办公室内,而是等在湿漉漉的屋檐下,雨水将他的肩章打湿,三颗银星因此显得愈加明亮。    刑从连坐在车里,远远望见屋檐下站着的人,他按住了林辰想要解安全带的手。    林辰五指冰凉,很坚决地,将刑从连的手挪开。    “是熟人,不用担心。”    他推开车门,没有打伞,没几步,就到了警局檐下。    三年未见,站在他对面的男人似乎消瘦不少,气质因此更加锋锐,像柄将要出鞘的剑,剑锋冰冷,不近人情。    林辰很难得地,轻轻勾起唇角,笑了笑:“黄督察,很久没见,近来可好?”    “听说你又不安分,我就来看看。”    几乎一模一样的话语,从不同人嘴里说出,意味却一模一样。    林辰没有沉默,反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黄泽,你太闲了。”    刑从连拎着车钥匙,叮呤当啷走近,恰好听到林辰这句回应。    查案才短短三日,就已经有多少人跳出来找麻烦,而林辰的回应,却一次比一次更有趣。    他忍不住咧开嘴,强忍着不笑出声,林辰面前的男人肩上银星闪耀,足足比他高了两级半。    同属一个系统,他当然听说过黄泽黄督查的大名,警队之星、正义使者之类的词已经被记者用烂,黄泽出身大世家,因为家世好,当然不用收受贿赂,所以他刚正清廉、神鬼莫近,关键黄泽长得还很好看,升职速度之快,无人可及。    他走到黄泽面前,敬了个礼,还未开口,就见对方也朝他行礼,说:“刑队长是吗,我奉命前来,督查您办理此次案件。”    好嘛,被黄督查盯上,难怪老局长这么火急火燎。    然而黄泽言辞恭谨,举止谦和,让人挑不出半点差错。哪怕他言下之意就是“上头让我来盯着你,你好自为之”,可由那样的人说出来做出来,公事公办到了极点,令人无可挑剔。    “我们刚发现了重要线索,黄督查不嫌烦,就请指点指点?”刑从连笑问。    刑从连当然是客气客气,可黄泽却一点也不客气。    他一马当先,走入刑警队办公室,刑从连和林辰,反而跟在他身后。    名叫张小笼的女警,正紧张地摆放茶杯,警队一干大佬围坐在办公桌四周,她左手拎着茶叶桶,匆匆冲下热水。    听见有人走进来,赶忙回头,差点烫到手。    林辰在角落找了张椅子坐下,令人意外的是,黄泽无视了明显为他空出的座位,反而坐在林辰身边,他坐姿端正,顺手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牛皮笔记本,按了两下圆珠笔,摆明了是来旁听。    刑从连站在桌边,看了两人一眼,总觉得气氛有些诡异。    他咂了咂嘴,付郝跟着王朝落在后面,走进办公室,看见林辰身边坐着的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瞪得眼珠都快掉下。    他拼命朝林辰挤眼,林辰却像没看见似的,开始闭目养神。    因为几人到来,原本有些嘈杂的办公室内,瞬间安静下来。    林辰靠在椅子上,看着陆续有人落座,椅子又多摆了一圈,他头越来越昏昏沉沉,耳边的声音也渐渐模糊起来,甚至黄泽坐在身边,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刑从连拉开椅子坐下,警队政委清了清嗓子:“9.10杀人案的调查有了新的突破,我们请刑队长来说一说。”他官腔十足,摆明了,是说给空降的督查听。    “根据林先生的分析,我们追查出,冯雪娟之子儿子有重大作案嫌疑……”    刑从连话未说完,便被政委打断:“老刑,不是我说你,你这回也太武断了,我们办案讲求证据!”政委轻轻拍了拍桌,批评道,“就因为冯沛林的母亲冯雪娟自杀身亡,你就认定冯沛林是凶手?那于燕青呢?从物证上来看,于燕青才有重大作案嫌疑,你不能因为有无关人员随意揣测,就对案情妄加判断。”    像是被谁推了推,林辰勉强睁开眼,发现所有人都围坐在一起,会议秘书在沙沙不停地写着写什么,其余人手里拿着叠资料,目光都齐聚在自己身上。    空调嘶嘶地突出凉气,办公室里温度霎时更低了。    林辰微抬了眼,并没有因为政委夹枪带棒的话语而动怒,他很清楚,一切基于心理分析的推论,都无法作为切实的证据。    “我们需要专家。”政委用手敲了敲桌,“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称作专家。”    这话说得委实重了,刑从连刚想反驳,林辰却抢先开口:“你需要什么?”    他声音沙哑,眼底有浓重的黑眼圈,看上去疲倦极了。    “你能证明,于燕青认识冯沛林吗?”寂静中,黄泽蓦然开口。    “你们俩是情侣吧。”    林辰没看黄泽,反而盯着政委,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你说什么?”    “你和那位姑娘,你们是很亲密的情人吧,虽然办公室的人都不知道,你们经常在下班以后偷偷约会吧。”林辰指着一旁做笔录的女文秘。    办公室顿时开始了窃窃私语,女文秘把头埋得低低地,政委那张黝黑的脸上,也显出了尴尬的神情。    “找一个于燕青和冯沛林同时出现的镜头。”林辰对正在操作电脑的王朝说道,手肘不由自主撑在扶手上,以便支着脑袋。    王朝赶忙调出个镜头,并把笔记本转了个方向,对着众人。屏幕上,于燕青正拿着拖把,弯腰从冯沛林身边经过,冯沛林让开了身子,于燕青偷偷看了他一眼。    “就是这样。”    林辰温和地看着女文秘。秘书的头低得很下,眼睛却不由自主看自己的秘密恋人,眼神羞涩钦慕又甜蜜,正好被捕捉住到。    屏幕外的眼神,和屏幕内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    “老蒋,你连这都瞒着我!”刑从连边拍桌子边笑,头一回看到队里的铁面政委吃瘪,真是值回票价啊。    “行了行了,你们别取笑小陈。”政委赶紧挥手,“讨论案子……讨论案子!”    办公室外传来蹬蹬的鞋跟声,张小笼拿着一叠资料,跑进办公室。    女警脸色有点白,她左顾右盼,显得有些惊魂未定。    “怎么了小笼?”刑从连问。    “您刚让我去查冯沛林,资料上显示,冯沛林和于燕青的确认识,不仅认识,还很熟。”    “怎么说?”    女警张小笼下意识看向林辰,不由得咬了咬嘴唇,继续说下去,“冯沛林曾经是于燕青的语文老师,而冯沛林现在,就在市实小当老师。”    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林辰如遭雷击,浑身一阵发寒,他突然变得有些麻木,大脑几乎要丧失思考能力。    “于燕青因为家庭原因,读完初中就外出打工,当时,冯沛林曾是她的语文老师,三年前冯沛林来到市实小任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