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一沙 第11章 试试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谁说过,最合理,便最不合理。    于燕青出现在三起案发现场外,她杀了人,写下遗书,然后自杀,在她自杀的房间里,又发现了能证明她是凶手的证据。    这是最合理的圆环。    因为完美,所以不合理。    “但问题在于,你没有证据。”刑从连说。    你没有证据说,于燕青极度畏惧死亡,所以她不敢自杀,因为她已经死了。    “我确实没有证据,我甚至很确信,她是自杀死的。”林辰折起手中的信纸:“我只是很想知道,她是怎么克服本能,用刀子隔开自己的喉管的。”林辰静默了片刻,像是在寻找恰当的语句,“人总是畏惧死亡,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人类有极度复杂的自我保护机制。那么,突破人性、突破障碍,从来都不简单,除非这背后,有强大的动机支撑。”    “想死还不简单?”刑从连纳闷了,“不过你这么说,我忽然想到……刚才法医说,于燕青身上的伤口,有问题。”    “什么?”    “她身上的深浅不一、新旧不同,她应该很早就开始了自残行为,先在一些并不危险的地方划下小伤口,然后,伤口慢慢扩展到手腕,胸部和脖子附近……”刑从连顿了顿,“最后,她用刀割开了自己喉咙,但那时,她并没马上死亡,她还挣扎着,把刀插入心脏。”    刑从连说完,偷偷看了眼林辰。    林辰只是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屋内陷入难耐的静默,天色已快要再次黑透,终于,还是刑从连忍不住,再次开口。    “这说明什么?”他问。    林辰开始收拾地上的信纸,将那些信全数塞回信封:“这说明,她下定决心去死,态度之认真、意志之坚决,鲜为人见。”    林辰的回答很干脆很直白,任何一个看过现场的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许多人自杀,都是因为活着太过痛苦,生无可恋,而于燕青则好像只是单纯恋慕死亡的感觉。    如果她只是因为恋慕死亡的感觉而躺在尸体下面、而去杀人,似乎,也完全可以说通。    但所有的问题,依旧会回到最后那三个字上。    为什么?    林辰抹了抹脸,他确实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你说,人死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感觉?”林辰深吸了口气,问刑从连。    “试试不就知道了?”刑从连狡黠一笑。    ―――    自古以来,人们对死亡总是讳莫如深。    它太危险太恐怖,它代表了生命的终结,但偶尔,它也散发着迷人的色泽,诱人靠近。    刑从连带着林辰,站在华灯初上的马路边。    此时,风并不大,细雨中,路灯都带着迷离的光晕。    恰逢下班高峰,十字路口车水马龙,车辆裹挟雨水,呼啸而过,人声、喇叭声、发动机声,无数声音混作一团,令人头皮发麻。    “做好准备了吗?”刑从连问。    林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拽住,飞速冲向车流……    他的衣角刚划过前灯,后退便又碰上车尾,偏偏刑从连力气巨大,令人无法挣脱,他只能被拖着无意识向前冲去。    肩膀生疼,奔跑却未停止,每一步都像踏足死亡,前一秒刚穿过这片车流,后一秒又有另一辆汽车碾压上来。耳边的轰鸣足以撕碎耳膜。风声彻耳,空气里像有一张张大手,将他们推入深渊。    纵身翻过隔离带,林辰差点一头栽倒在那排小松树里。    刑从连站在自行车道上大喘气,还紧紧握着林辰的手。    在两人身后,许多司机不停地按着喇叭,离两人最近的是一辆奥迪车,司机降下车窗,破口大骂。    “宝贝儿,感觉怎么样?”刑从连笑得很坏,似乎没有任何恐惧。    林辰抽回手,抬头看向刑从连:“我现在,终于相信一件事……”    “什么事?”    “你真的有异国血统。”    ―――    作为战斗种族的后代,刑从连当然皮糙肉厚,可纵然他非常小心,林辰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伤了,左腿擦伤,腰际青了一大块,路都有些走不稳。    两人回学校时,于燕青的尸体已被运走,付郝也应召前来。    得知刑从连竟然带林辰去找死,付教授三步并作两步,一跃而起,抽了刑队长很重一记。    刑队长被抽得发懵,付教授打完人,就不管他了,反而拉着林辰的手,上上下下仔细查看,言语和动作一样婆婆妈妈:“师兄你以后离这种人远点……”    “他不要命,你可再不能不要命了啊……”    “要不要先去医院啊,晚上你还是去我那住吧,万一伤口发炎,我还能照顾你……”    “你住学校宿舍把?”刑从连一听这话,很干脆地揭穿了付教授这个无产阶级。    “单人宿舍!”    “可你师兄这是要搬家,你那小宿舍也放不下你师兄的大沙盘吧。”    付郝为人单纯,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问题,他反而冲刑从连嚷嚷:“你那屋子也很小好嘛!”    刑从连嘿嘿一笑:“可我家有很多房子啊。”    “你哪的房子?”    “颜家巷啊。”    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付教授非常厌恶这种纯铜臭的对话。只是,文化人依旧拗不过流氓,因为刑队长是唯一的有车族。刑从连把大吉普停在颜家巷巷口,事情便已成定局。    眼前是古老的街道和街道旁粉墙黛瓦屋舍,驾驶座上的刑队长大手一挥,对林辰说:“挑吧,想住哪?”    后座上,付郝正在喝水,他握着矿泉水瓶轻轻颤抖,强忍着不把水洒出去。    “说得你好像把这条街都买下来了?”付教授嘲讽道。    “我看这里不错,就买下来了啊。”刑从连随口说着,非常理直气壮,令人无话可说。    乘着刑队长去后备箱搬行李的间隙,付郝赶紧扒住林辰,小声说:“师兄,我跟你讲,男人最好面子,你为人耿直,但千万别拆穿刑队长了。”    林辰很郑重地点头,表示理解。    最后,刑从连依旧把林辰的所有行李,搬回自己位于颜家巷六号的老屋。    理由也非常恰到好处:“其他房子都没打扫过,一起住还方便讨论案情。”    林辰与付郝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天已黑,老屋里没有太好的照明,刑从连在八仙桌上支了盏台灯,又端出三碗红烧牛肉面。    付教授已经无话可说,只能任命地吸面条。    刑从连还从抽屉里翻出火腿肠,一人分了一根,很是大气豪爽。    林辰撕开塑料包装,毫不嫌弃地咬下一口。    付郝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地一拍桌,手里的塑料叉碎成了渣:“老刑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看了凶案现场,有多血腥多残酷,吃红烧牛肉面也就算了,火腿肠是怎么回事???”    “付教授不要嫌弃嘛,又不是碎尸案,火腿肠也没什么的嘛……”刑从连宽慰道。    付郝终于完全没胃口了。    雨又再次下了起来,一时间,老屋里只剩下雨打瓦片的清脆声响。    付郝撑着脑袋,看着林辰认真喝汤的侧脸,忽然开口:“师兄,我一直很不明白,于燕青既然暗恋你,给你写那么多信,但突然自杀是怎么回事?”他吸了吸鼻子,“她为什么不杀了你,然后再自杀啊。”    “你说什么?”林辰突然放下面碗,很严肃地看着付郝。    付教授一时不知自己说错那句话,他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重复了一遍:“我说,他为什么不杀了你,然后再自杀啊……”    林辰看向刑从连,说:“这里有问题。”    刑从连点头,心想我当然知道这里有问题。    但在林辰灼灼的目光下,他只憋出了一个字:“啊?”    “如果是同一人犯下的案件,无论如何混乱,必然有内在秩序,我一直不明白,这些案件的内在秩序在哪里。”林辰顿了顿,对刑从连说:“麻烦给我找支笔来。”他对刑从连说。    纸笔被很快拿来,林辰推开了泡面碗,对付郝说:“你重复下案件过程。”    付郝脱口而出:“首先,是医院太平间发现已经死亡的患者穿戴整齐。随后,街上店铺里,出现了老人的尸体。然后,小公园里的青年从吊环上摔下。最后,于燕青自杀……”    付郝边说,林辰边写,最后,纸上出现了几个关键词。    尸体→呈现尸体→谋杀→自杀    这些关键词被箭头连起,形成了一个圆环。    付郝望着林辰写下的字,同样觉得似乎摸到了整件事情的核心,但又好像,缺少了最关键的一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