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努努·几米·绘本·努努旧版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大的短篇集》-正文爱情向左,天堂往右  微澜说:“安成,我嫁给你好不好?”高安成正巧喝了一口咖啡,太烫,舌尖一阵刺痛,吞不能吞更不能吐,狼籍的硬咽下去,喉头像被锋利的小刀轻轻划过,还是痛。微澜笑起来,唇角一弯像新月,左颊上一个浅浅的笑靥若隐若显。话里还是有三分调侃:“高安成,娶我不会是这么可怕的事情吧?”  安成也笑起来,掏出手机说:“麻烦你将求婚再说一遍,我好录下来当铃声用。”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她心里不是不明白,安成是真的爱她,爱到肯纵容的任由她摆布。最脆弱的时候她也哭,安成的肩膀是最肆无忌惮最屹然不变的依靠,受了伤遇上冷,一转身就寻安成,他的手机永远能接通,他的人永远能及时出现,他的衣袋里永远有清香的纸巾。  旁的人都看不过去,翡翠就说:“常微澜,你不要安成就放过他,大好青年你让人家枉担了虚名。”微澜当下眼圈一红,喃喃自语:“枉担了虚名的是我。”翡翠咬牙切齿的恨铁不成钢,伸出纤纤玉指在她脑门上一戳:“就算你是如花美眷,能敌得过似水流年?陈方宇给你下了什么蛊,令得你死心踏地。”一面说,一面打抱不平的比:“高安成比陈方宇要年轻,大有前途的青年才俊。高安成比陈方宇要细心,陈方宇连你生日都不记得,高安成却每年送你礼物请你吃饭。高安成比陈方宇要爱你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爱情哪里能够比较,若是有道理,又不是爱情了,其实这话是高安成说的。微澜犹记得那一次,自己抓住窗扇,哭得声堵气噎,披头散发形似疯颠,厉声尖叫:“陈方宇,你敢走我就跳下去。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陈方宇连头都没有回,“哐!”一声摔门而去。剩了她蹲在窗台上瑟瑟发抖,连哭泣的力气都似已耗费殆尽。爱的越深越没有自尊,陈方宇面前,她从来是满盘皆输,连以死相挟也不过越发令他添了厌恶。张小娴说,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微澜这才知道,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其实也不是这个,而是你很爱很爱他,他却不爱你。  他不爱你,你的一切皆是罪皆是丑皆是过,连你的呼吸都是多余。他不爱你,他的手机你永远打不通,他的人你永远找不到,他永远视而不见你的眼泪。于是绝望里,回过头去,一点点温暧就会是飞蛾扑火,像行前溺毙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  早春三月,安成请她吃饭。说:“微澜,我要结婚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她一怔,马上笑起来说:“恭喜。”絮絮的问起他的女朋友,絮絮的建议婚纱蜜月的最佳方案,絮絮的讲起一班朋友的各成正果。安成开车送她回去,楼前没有灯,车子熄了火,黑黢黢的夜,四下都是寂廖无声。他忽然伸过手来抓住她的手:“微澜,只要你说一声,我马上和她分手。”她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渐渐看清他的眸,亮得似有火光。她一分一分抽回手去,每抽回一分,他的眼睛就暗淡一分下去。  这样残忍,到底是不忍。两颗眼泪无声滚下来落在他的手背上,就为这两滴眼泪,他执意的取消了婚礼,他的女朋友寻上写字楼来,一掌掴在她脸上。打得她耳里嗡嗡全是鸣声。原来每个人的天堂与地狱,也不过只在一线之间。歇斯底里的女孩子,她仿佛看到自己。麻木的心翻过来,都是千疮百孔。  陈方宇的婚礼却是如期举行,她独自去赴宴。他的脸色像见到鬼,难道大庭广众之下真的怕她粉墨登场演绎八点档肥皂剧桥段?她竟笑起来,奉上红包就转身打道回府,遇上第一个路口就是红灯,的士停下来,车窗外的世界都停下来,蒸腾焦糊的尾气里,她一个人静静的笑着,直笑得伏在车窗上,吓得司机连连回头,欲言又止。  租了四十集的韩剧回去看,人家的爱情,无非也是天崩地裂轰轰烈烈死去活来。地上零乱的扔着碟,这里一张,那里一张,像冷冷的泪溅下来,溅开的花。门铃响得惊天动地,她厌倦的抱膝坐在角落里,DVD里女主角正泣不成声:“没有你,我怎么活下去?”爱情算不得是必需品,很多人没有遇上爱情,很多人放弃了爱情,也太平无事的活了一世。可是心里最重要最柔软的那一部分失却了,永远的失却了,一辈子再也寻不回来。  她终于站起来去开门,是安成,23摄氏度的春天,却是满头大汗。一见了她,竟像是失了常态,眼里竟露出狠狠的目光来:“你在做什么?为什么电话关机?为什么不开门?我差点要撞门了你知不知道?”很爱很爱一个人,才会这样乱了阵脚,才会这样狼狈不堪。她哇一声放声大哭,似见到母亲的婴儿,受了那样多的委屈,也明知道只有他肯,肯这样纵容。  越是纵容,越是不珍惜。籍酒借醉,半是笑半是嗔:“安成,今天留下来好不好?”他竟转过脸去不敢看她,她仰面大笑,偏要凑上去在他耳旁轻轻吹气:“高安成,要不要你说句话。”他艰难的推开她:“微澜,你喝高了。”她眼睛明亮似星星,手指拂过他柔软的眼皮:“安成,你是个讨人喜欢的好人。”明知道他只要三个字,她却不能给,自私而残忍,以另一种方式令他误以为希望。第二天早晨的时候他说:“微澜,我爱你。”她漫不经心的抓过枕畔的手机,说:“再说一遍,我要录下来当铃声用。”  他真的生了气,唯一一次生气。也不过几天不给她打电话。她主动打过去,他也肯接,只是任她在电话里东扯西拉胡说八道,他只是淡淡的“唔”一声。三四天下来,始终是这样不冷不热的情形。翡翠不无痛快的冷嘲热讽:“终于有报应了吧?”微澜轻笑,窗外是一株高大的广玉兰,开着一盏一盏洁白的花,像是亭亭玉立的荷——也只是形似。这城市里,早没了莲的影踪。明净透亮的玻璃杯里泡着的其实是玫瑰,舒展开来的花瓣,死却亦是香艳袭人。  后来日子一久,也以为这就是地老天荒。出双入对的场合多起来,人前的常微澜与高安成,不是不幸福美满的一对。秋天的夜雨,下得缠绵不绝如缕,从酒吧里出来,他在CD里放喜多郎,电子合成靡靡之音,丝路花雨的风光旖旎。她突然说:“安成,假若你不是这样爱我,我们还有可能。”  他静一静,才说:“我知道。”  爱情是一架天平,两头砝码不一样,立即就失却平衡。越是重越是往下跌,跌到无间地狱去。她到底是自私,还是拖了他一同,而他竟这样安之若素。  似与她较量,到底是她爱陈方宇更深,还是他爱她更深。即使赢了的人也未必能赢得幸福。天堂向左,爱情却是往右。上一页《匪大的短篇集》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