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四节 追踪  经历了上次的不愉快事件之后,格兰特与劳尔的关系便势同水火,如果不是以大局为重,恐怕两人早就大打出手了。  没日没夜的逃了好几天,实在累得不行了,众人不得不在一条小溪边稍事休息。  “妈的,怎么还没到灰谷?”捧起水喝了几口,望着天上火辣辣的太阳,劳尔愤愤的咒骂起来,“成天东躲西藏的,这鬼日子我受够了!”  对劳尔的挑衅不屑一顾,坐在远处的格兰特头也不抬,就着溪水在一块石头上磨着手上的钝斧。  “应该快到了吧!”靠在树干上,一名人类出来打圆场。  “是的!”点点头,格兰特抱以善意的微笑,“沿着这条溪走,再过三天就到灰谷了。”  “你怎么这么清楚?”冷笑了两声,劳尔挑衅似的反问了一句,“我想,之前你从没踏过出训练场和角斗场吧?”  “卡利姆多的地形,我都记在脑子里了!”瞪了劳尔一眼,格兰特不紧不慢的回答,“只不过,现在我才能把脑子里的东西和实际情况结合起来!”  “格兰特,”从树下站起来,有人出来岔开了话题,“你真的不和我们一道去灰谷?”  “嗯!”点点头,格兰特肯定的回答,“我要到石爪山去!”  “哼,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顾意找碴似的,劳尔话中有剌,“不然,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走?”  “我到石爪山,是为了坐地精的飞艇到艾泽拉斯去!”毕竟年轻气盛,被别一人激,格兰特居然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我要到艾泽拉斯求助,救出还在受苦的长辈和朋友们!”  “就凭你?”摇摇头,劳尔不由得哑然失笑,“算了吧,就算你到了石爪山,你有金币坐飞艇吗?就算你能活着到艾泽拉斯,别人又凭什么相信你?你当自己是什么?英雄啊?”  “事在人为!”面对劳尔的讥讽,格兰特毫不退让的回答,“我并不是英雄,但是我会尽力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不自量力!”放肆的狂笑了一阵,劳尔摇了摇头,无不惋惜的耸耸肩,“要是你真有本事,卡尔早就被你干掉了,咱们还用得着在这儿受苦?”  “你……”被劳尔提到了伤心之处,双眉一皱,格兰特便要发火。  “终于发现你们了!”一把有如天籁般柔和的声音轻轻的飘了过来,令所有的人为之一震。  格兰特也好,劳尔也罢,对他们这些年轻人来说,训练和角斗,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接触的女性少得可怜,而且都是凶悍无比的兽族女人,那声音可以说是如狼似虎,而现在,这种声音柔柔的,脆脆的,软软的,象是一只无形的小手拔动着众人的心弦,令他们的心底产生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不约而同的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情不自禁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不知何时,一个玲珑可爱的身影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树林边上。  只望了一眼,所有人的魂魄,似乎都被吸引过去了一般,一个个立时变得呆若木鸡起来。  那是一位颇为年轻的精灵女孩,有着长而纤细的秀美耳朵,她背负弓箭,腰系短剑,肩膀上停着一只小兽,一头如绸缎般润滑的淡紫色长发瀑布般垂至香肩,肌肤胜雪,有如美玉雕成的五官巧夺天工,尤其是那如诗如画般柔美的秀眉下,一双明眸有如两泓深不见底的碧潭般清澈无尽,透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恬静而高贵的气质,更是让人不得不叹服造物主的神奇,居然会创造出这种美得难以言喻的绝世姿容来,一袭略显粗犷的皮装披在她那纤侬合度的绝美身段上,在柔弱妩媚之中平添了几分英气,令众人看得神为之夺,魂飞天外,不知身在何处了。  以前从未见过联盟的女性,不料见到的头一位女性,就是这么一位美得令人心动神摇的精灵女孩,那种无与伦比的震憾感觉,就连一向自以为定力高人一等的格兰特亦不由自主的呆了好晌。  好半天,格兰特才回过神来,想起刚才精灵美女所说的语言,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收摄心神,开始小心翼翼的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可是,纵然格兰特再三提醒自己不要分神,可是那精灵女孩的一颦一笑,都是如此的扣人心弦,几乎要令他无法静心思考了。  “我敢打赌!”回过神来,上前两步,劳尔眼中有着狂热的光芒,“你一定是精灵族的美女,这儿,是不是离你们灰谷很近了!”  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原本停留在美女肩上的小兽跃至地面,飞快的窜入林中。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修长的睫毛突闪了两下,美女先是一怔,接出露出警惕的神情,“站住,不要过来,你们都是坏人!”  “什么?”被一位美女称为“坏人”,劳尔顿感到脸上无光,“我想之前从未见过你吧?怎么会对我们有这样的印象呢?”  “你们在村子里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所有的人都知道!”脸上现出愤愤的神情,精灵美女鄙夷的皱起了眉头,“我就是来抓你们回去的!”  “那可是兽人的村庄!”大吃一惊,劳尔不由得倒退了一步,“这怎么可能……难道……你是替兽人办事?”  “你这人很奇怪哦!”不满的瞪了劳尔一眼,精灵美女脸色变得茫然起来,“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来,我只想替爸爸找到你们,但是你们太坏了,我要把你们抓起来交给爸爸!”  “想抓我?”既然被对方揭穿了老穿,劳尔出不再装绅士了,露出邪邪的笑容,他欺上两步,“那你就来吧?”  “不要过来!”没有人看到精灵美女是如何动作的,背上所负的弓箭已经来到了她的葱葱十指之间,拉弓满月,箭尖直指劳尔,“不然我要放箭了!”  虽然她的语气非常凌厉,不过那对有如天上星辰盘璀灿的明眸中却分别透出一丝慌乱之色。  “放吧!”劳尔好歹也是角斗场长大的人,战斗经验何等丰富,这一切,当然未能逃过他的眼睛,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前迈步,他一边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能死在你手上,我可是心甘情愿!”  感到一丝莫名的恐慌,银牙一咬,美女松开执弦之手。  利箭如闪电般激射而出,以肉眼难辩的速度射穿了劳尔的鞋底,大半箭身没入土内,把他的鞋牢牢的钉在了地上。  根本来不及反应,正在跨腿前进的劳尔收势不及,重心骤失,狼狈无比的摔倒在地。  “嗖!”“卟!”直至劳尔倒地,利箭破空声方才传出众人耳际,其速度之快可见一斑。  看到劳尔不怀好意的欺近精灵少女,格兰特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不过,看到少女恶作剧似的让劳尔摔了个跟头的时候,他不由得哑然失笑,重新坐回了溪边。  “我叫你不要靠近了,”脸上浮起一丝得意而顽皮的神色,精灵少女后退了一步,以保持和劳尔之间的距离,“谁叫你不听话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眼前的少女戏弄,劳尔的脸可挂不住了,双目喷火,他一把拔出了插在鞋上的利箭。  “啊!”指着少女的身后,劳尔突然露出了骇然之色。  “嗯?”一怔之下,少女蓦然回首,满头秀发亦随之飘舞,象开空中摊开了一幅绵缎般亮丽。  “嗖!”趁着少女回头的机会,劳尔突然发难,用力甩出了手中的利箭。  等少女发觉不妙而回过头时,利箭已经划弦而过,随着“争”的一声清鸣,弓弦中分,弓臂反弹,差点击在了她的手臂之上。  “笃!”余势未尽,利箭深深的插入了少女身后的树干之上,入木大半,露在树外的箭尾仍在“嗡嗡”的震颤不已,劳尔这一掷力量之大可见一斑。  “你……”望着手中的残弓,少女脸色一下子变了,小嘴一撇,清晰的双眸内浮起了一层淡淡的水雾,“这是我第一次用真正的弓……呜……你得赔我!”  “我陪你睡觉怎么样?”趁机猛冲向前,劳尔伸手抓向少女胸部。  “可恶!”长身而起,格兰特看不下去了。  “可恶!”差不多同一时刻,少女弃弓旋身,修长的美腿疾若闪电般弹出,后发而先至,奇快无比的踹上了劳尔的胸部。  “砰!”别看少女娇弱无比,可这一脚却沉重无比,如山般的力道直袭胸膛,震得他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的仰倒在地。  “噢~”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骨折肉裂般难受的感觉阵阵传来,令他眼冒金星,额上见汗,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他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双狼眼狠狠的瞪着少女,看样子,他真恨入得把对方吞下肚子去了。  “你们打不过我的!”看到劳尔痛苦的样子,少女似乎觉得于心不忍,“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吧!”  “回哪儿去?”虽然眼前的少女单纯而可爱,但她刚才露出的一手却不是吃素的,再加上她再三要求众人随她回去,格兰特不由提高了警惕,“往哪边走?”  “当然是这边了!”格兰特冷静内敛的表情与众不同,似乎令少女感到有些好奇,不过,已经吃了一暂的她不会再让人有机可趁了,扬起玉臂指了指身后,一边留意着格兰特的举动,她一边作出说明,“回到你们逃出来的地方!”  “姑娘,看样子你是精灵吧?”皱了皱眉头,一种“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惋惜感觉涌上了格兰特的心头,叹了口气,他失望的摇了摇头,“可是,你怎么会帮着兽人来抓我们呢?”  “我知道,伙伴们都说我是高等精灵,可是……”眼中先是闪过一丝迷惘的神色,少女接着摇了摇头,执着的回答,“可是,娜娜要报答爸爸,抓住你们这些坏人!而且,你们是真正的坏人,杀了那么多村里的人!”  “很报歉,我未很及时阻止村子里的事情!”叹了口气,格兰特无奈的摊开双手,“不过,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恐怕无法跟你回去了!”  “对,对!”看到格兰特起打退堂鼓,劳尔一个照面便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其余人等立即推脱责任,纷纷指着劳尔以示清白,“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我们是好人,这件事与我们无关!”  “对不起……”摇了摇头,少女坚持自己的原则,“娜娜已经答应爸爸,一定要抓你们回去的,娜娜一定要抓你们回去!”  “娜娜?这是你的名字吗?”沉吟了一下,格兰特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真好听!”  “是真的吗?娜娜的全名叫可琳娜,”少女的脸上露出了纯真而得意的笑容,“真的好听吗?”  “嗯!”点点头,格兰特肯定的回答,“很好听的名字!”  “我好高兴!第一次有人说我的名字好听!”听到格兰特发自内心的赞扬,少女高兴得欢呼雀跃起来,不过很快的,她便冷静下来,戒备的望着格兰特,“你是不是骗我?想趁机逃跑啊?”  “有那个必要吗?”摇摇头,格兰潇洒的耸耸肩头,“象你这么美的小姑娘,又不是吃人的怪兽,我为什么要逃?”  “我觉得你不象坏人!”由于兽族审美观不同,可琳娜纵有国色天香,兽人们却不懂欣赏,格兰特这么一夸,她对格兰特的好感急剧上升,不过任务在身,她皱起秀眉考虑了半天,脸上神色变得阴晴不定,“可是……我还是不能放你走……那样爸爸会怪娜娜的!”  “你不用这么为难!”深深的吸了口气,格兰特努力屏去自己脑中的杂念,“只要你能击败我,我想,没有人敢不听你的话!不过,如果我打败了你,你就让我们离开,好吗?”  “我可不怕你!”看到格兰特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不知怎么的,可琳娜心中升起了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嘟起小嘴,她赌气似的抽出了小蛮腰上所佩的短剑,“我一定能打败你的!”  “这正是我想说的!”话音刚落,格兰特猛然抬头挺胸,整个人霎时间变得高大起来,威猛如涛的雄浑气势四散而出。  “啊!”眼前的格兰特突然间变得高大无比,有如一尊拔地而起的崇山般耸立在那儿,让可琳娜打心底里升出一股无法撼动其分毫的有心无力感觉,突如其来的压力,更令她产生了一种置身于惊涛骇浪中的不妙感觉,使她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声。  这正是格兰特高明的地方,从刚才对方射箭及出腿,他便看出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是以一开始便利用动作营造出一种强大无匹的气势,去影响对方的斗志和信心,使其无法发挥正常的实力,为自己的胜利创造出最为有利的局面。  而反观少女,由于实战经验不足,任由格兰特气势狂涨而手足无措,可以说这一战她是未战先败了。  重重的踏前一步,草飞土溅,格兰特模仿卡尔当日以声波首发攻击的招数。  “砰!”沉重的脚步如雷般传入耳际,感到心弦一震,娜娜花容失色,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此消彼涨,格兰特的气势狂涨,已于瞬间臻至爆炸的边缘。  “哈!”大喝一声,格兰特人化狂风,向着娜娜席卷而去,人未至,腰间的钝斧已经跃然手上,洒下万千斧影连成一片,刹那间笼罩了天地,封死了对方所有的空间。  本就气势受制,再加上猝不及防之下,娜娜心志为之所夺,只觉得漫天斧影,每一斧都指向自己的要害,根本就是避无可避,从未经过实战的她怎见过如此阵仗,惊呼一声,她本能的闭上双眼飞速后退。  “叮!”漫天寒芒突然消失不见,重新凝为一道厚重的斧影,斧刃奇准无比的点在了对方剑刃之上。  “哎!”只感到手中一震,短剑几乎脱手而出,娜娜一边飞退,一边舞出一片剑幕护在身前。  “还是算了吧!”格兰特本想一举击落对方的兵器,然后率众迅速离开此地,不料对方的实力却超出了他的想象,自己这占尽了天时地利的一击居然未能使她兵器脱手,使他不得不重新估计对方的实力,“你打不过我的!”  “不,娜娜答应过爸爸,一定要抓你们回去!”大概是被格兰特激出了好胜的心理,娜娜银牙紧咬,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展开了反攻,“娜娜不会放弃的!”  本来,娜娜是处于不利处境的,可是,想要完成任务念头却使她浑忘了一切,一心一意的展开攻势,居然把格兰特苦心营造的气势化于无形,看来,只要假以时日,吸收丰富的实战经验,她的前途不可限量。  “呀!”避开格兰特斜劈的一斧,冷叱一声,娜娜一剑剌出,直取格兰特面门。  “嘿!”吐气开声,格兰特侧身闪避的同时扭身甩臂,斧头由斜劈变为横扫,奇快无比的挥向娜娜身前,封死她的进攻路线,务要令她无功而返。  无奈之下,娜娜只能收臂旋腕,短剑贴向斧刃,想要引偏斧势,再加以反击。  “争!”斧头本就比短剑厚重得多,再加上旋身的力道,普通的短剑怎么承受得起,火星飞溅中,半截断剑弹向半空。  借着对方剑上的反弹之力,格兰特移步旋身,钝斧改变了一个方向,再度向着娜娜的残剑横劈过去。  “嚓!”“吱呜!”飞出的剑尖击断了头顶上的一根树枝,一只松鼠随着树枝猛然坠落,传出一声惊惶的叫声。  “哎!”眼看松鼠便要落到格兰特的斧刃之上,娜娜猛然伸手,接住了行将陨命的小生命。  “不!”看到娜娜不顾生死的行动,格兰特想要收势,可是却晚上一步,只能发出一声无奈的大喝,“小心!”  “嚓!”钝斧自娜娜身前掠过,刮起了一溜腥红血雾。  一段白玉般的手臂应声而起,落入了附近的草丛之中。  “啊!”惨叫了一声,失去重心的娜娜重重倒地,她的右臂已经被格兰特砍断,大量的鲜血,正源源不断的自伤口处涌出,很快染红了她身旁的地面。  “一……一点也不疼!”尽管眼角还挂着剧痛而造成的泪水,尽管脸庞已经因疼痛因变得苍白,尽管声音已经因痛苦而颤抖,可是,娜娜一边捂住血涌如泉的伤口,一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娜娜……一定……会抓到你……们的……”  “对……对不起!”她的小手怎么掩得住伤口呢,不断有鲜血自指缝中淌出,让格兰特看得心头一疼,“当!”的一声钝斧坠地,他喃喃的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不疼?”不知何时,已经站起的劳尔一拐一拐的来到了格兰特身旁,看到娜娜正在血泊中挣扎,他蹲下身子,拾起格兰特的钝斧用力劈下,“真的不疼?”  “不!”低头看到劳尔的举动,格兰特一脚飞踹,想要阻止劳尔的行动。  “咔嚓!”劳尔的举动太过突然,格兰特虽然尽力出脚,却依然晚了一步,冰凉的斧刃已经无情的跺向了娜娜的左臂,血肉飞溅,一段艺术品般的手臂再度飞出。  “啊!”痛苦的浪潮,几乎在刹那间将娜娜淹灭,失去了双臂的她,就如同一只被拆断了翅膀的蝴蝶般,不管她怎么挣扎,却只能无助的躺在那儿,眼睁睁的看着敌人在狂笑,看着自己的鲜血染红大地,看着生机慢慢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失。  “卟!”一脚踢飞劳尔,格兰特愤怒的大声吼道,“滚开!你这可恶的混蛋!”  “对不起!”无暇留意劳尔的举动,跪在娜娜身畔,格兰特撕下自己的衣襟,手忙脚乱的替娜娜止血,看得出,多年的角斗生涯,令他在急救方面还是具备了一定的功底,“对不起……”  似乎,除了道歉之外,他根本想不出别的词了,不过这也难怪,原本完美无暇而又天真浪漫的女孩,转眼间就落得如此下场,象是眼睁睁看着一件精美无比的艺术品在自己的面前被砸得粉碎一般,那种难以言喻的心疼感觉,换成任何人,恐怕也会难以承受,更何况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呢?  “好……好痛……呜……”这一次,娜娜忍不住呻吟起来,看着格兰特一脸歉然的替自己包扎伤口,娜娜感到一阵茫然,她真搞不懂,为什么同样是敌人,劳尔无比凶残,而格兰特却根本不把自己当敌人看待,由于失血过多,她开始觉得呼吸急促,头晕目眩起来,不过,她还是对自己的任务念念不忘,“我……我要抓……你们……”  “别动!”制止了娜娜的挣扎,格兰特小声的劝慰她,“如果你真想抓住我们,就养好了伤再来找我们吧!”  “噢呜!”显然是远处的狼嗅到了血腥的气味,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尖嚎。  “狼骑兵来了!”人群立时变得惊慌失措起来,两个人奔向格兰特,扯起他就走,“快跑,不然不及了!”  等卡尔与洛罕等人赶到现场的时候,格兰特他们早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倒在血迫中喃喃自语的娜娜。  “娜娜!”上前两步,一把扶起可琳娜,洛罕急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发现他们以后就跟在后边,等到我们来抓人吗?”  “对……对不起……爸爸!”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呛出一口鲜血,可琳娜露出一个比哭还要令人心酸的笑容,“娜娜没用……娜娜本来想抓住……他们……好得到爸爸的……表扬……可是……呜呜……他们都逃了……娜娜真没用……”  晶莹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沿着皎洁的面庞不断的淌下。  “别难过了,傻孩子!”替可琳娜拭去眼角的泪滴,洛罕挤出一个笑容来,“你已经找到了他们,就算他们逃了,凭着大量的痕迹,我也能把他们全部抓回来的!”  “洛罕!”在不远处站定,卡尔不耐烦的冲洛罕使了个眼色。  “什么事?”放下可琳娜,洛罕来到卡尔面前。  “我们必须马上追击!”指着格兰特他们逃走时遗留的痕迹,卡尔简单明了的道,“不能再耽误了!”  “可是,七号怎么办?”望了娜娜一眼,洛罕有些犹豫的回答,“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儿很危险!”  “你不是说过吗?她只是个试验品,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关心她干什么?”转过头,卡尔冷冷的回答,“现在她失去了双手,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死,对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果,总比送她回你们的地洞里受苦强!”  “我明白了!”默然半晌,洛罕步履沉重的走到娜娜身旁,缓缓的蹲下身子。  “爸爸……”尽力睁大双眼,娜娜凝视着洛罕,因失血而变得苍白的嘴唇不断的哆嗦着。  “乖孩子……”犹豫了一下,洛罕从背包中取出一瓶药水,托起娜娜的躯体,他以嘴巴咬开盖子,小心的把药水递到她的面前,“这是止痛的药水,来,喝了它,你就不痛了……”  “谢谢……爸爸……”嘴唇颤动了两下,娜娜吃力的张开了嘴,两行泪水如泉水般自她的眼角泻出。  “喝……吧……”别过头,洛罕一咬牙,把药水灌入了娜娜的口中,“喝了你就不会痛了……”  “嗯!”皱起眉头,娜娜咽下了异味极重的药水,深深的望洛罕一眼,她平静的闭上了双眼,“永别了……爸爸……”  “娜娜!”浑身一震,洛罕猛然回过头来,他那铜玲般巨大的眼中居然闪现出一丝泪光,“娜娜!”  很明显,虽然娜娜伤势严重,可是刚才卡尔和洛罕的对话,她依然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尽管如此,明知洛罕给自己服下的是毒药,她却没有半句怨言,反而装出毫不知情的样子坦然受之,直到最后一刻,她才向洛罕决别,那种感憾的感觉,饶是洛罕铁石心肠,也不得不为之动容。  “对不起,孩子……”也许是良心发现,洛罕居然说出了自己胸中的秘密,“到了现在,我也没有必要再骗你了……我并不是你的爸爸……当年,是我在洛丹伦杀死了你的父母,从他们手中抢到了你,送到地下室当试验品的……我只是利用你……”  浑身一震,猛地睁开双眼,娜娜的脸上有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不过,她未来得及有任何的表示,表情便永远的凝固下来了。  能死在父亲的怀里,恐怕是娜娜最后的心愿了,可是很明显,在她弥留之际,洛罕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般无情的击碎了她的精神柱,粉碎了她想拥有父爱母爱的美梦,毁灭了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希望,为了得到爸爸的一句赞赏,失去了双臂,她也没有一句怨言,明知爸爸要杀死自己,她却没有半点的反抗,她只希望让帮助过他的爸爸高兴一点,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爸爸”却是杀死了自己双亲的人,这个打击,令她那对人间最后的一丝留恋,都在刹那间烟消云散了。  “她死了!”站起来,洛罕似乎苍老了十岁,“我要把她安葬在这儿!”  “来不及了!”抓起洛罕的手,卡尔大步流星的向前赶,“你赶快找出他们的踪迹,等抓到那些人类再回来处理她吧!”  在大量狼骑兵的簇拥下,洛罕和卡尔沿着痕迹追了下去。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