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十六节 战斗  “轰隆隆!”伴随着一道闪电,倾盆大雨倾泻而下。  “滋滋!”烈焰冲天,阿斯特兰纳的建筑在摇拽的火光中吡吡剥剥的燃烧着,豆大的雨滴浇在火苗之上,溅起了点点白雾,呛人的浓烟四处弥漫,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倒满了双方战士的尸体,大量的雨水无情的冲刷着那一汪汪已经凝成了暗褐色硬块的血迹,残肢断剑堆积如山,看得出,虽然攻下了阿斯特兰纳,但兽人空降部队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顾不上擦干身上的血迹,来不及照顾受伤的同伴,兽人们匆匆结集在阿斯特兰纳北桥之上,欲以血肉之躯来阻挡精灵大军前进的步伐。  “快!”一边指挥着兽人把从附近房屋中拆下的石料堆在桥上作为掩体,卡尔一边叫人把拆散的门板、桌面分发给士兵作为盾牌,他的脸上,他的身上布满了血迹和肉屑,也不知道哪些是他的,哪些是别人溅上去的。  望着化为一片火海的阿斯特兰纳,暗夜精灵们的心在滴血,他们那一张张英俊的面孔因为过分的愤怒而痛苦的扭曲着,他们的眸子中闪烁着复仇的焰火。  “弓箭手准备攻击!”,没想到阿斯特兰纳会遭受灭顶之灾,玛维气得银牙紧咬,双目喷火,“德鲁伊做好冲锋准备!”  “预备!”随着一声令下,暗夜精灵们整齐划一的弯弓搭箭,反射着暗淡红光的无数箭尖直指前方的兽人。  “防御姿势!”把一块厚实的木板顶在身前,卡尔大声下令,“注意前方和头顶,不要留下太的空隙!”  “放!”玉手一挥,玛维大声下令。  “嗡!”“嗡!”的弓弦震响声不绝于耳,无数的利箭撕裂空气,有如遮天蔽日的飞蝗般划破夜空,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洒向敌群。  “笃!”“笃!”“咔!”“嗒!”声不绝于耳,有如雨打残荷般,万千利箭尤如雨点般密集的击在兽人丛中,激荡起一片片惊心动魄的锐利声响和点点血花。  “啊!”一名兽人所持的木板过于单薄,几支利箭毫无阻滞的穿透木板直入他的身体,浑身一震,兽人只感到胸腹间一阵剧疼,低下头,亡命着胸腹处那几支没入大半的劲矢,摇晃了一下,他只来得及迸出一声不甘的嚎叫,整个人便无力的挫倒于地。  “噢!”一支利箭自木板间的缝隙楔入,奇准无比的插在了板下兽人的颈项之上,闷哼了一声,兽人口鼻间涌出大量的血色泡沫,张大了嘴,凸着眼睛,他想要尽力呼吸,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整个人依然如快爆炸了一般憋得难受,用力的抓扯着自己的胸膛和脖子,喉间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他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仆倒在地。  “哎哟!”惨呼了一声,一名兽人手臂中箭,丢掉木板,他痛苦的想要按住伤处,可是,他才抛下木板,四五支利箭已经无情的贯入他的体内,强大的冲击力量,带得他整个人猛然后仰,把身后的同伴撞得东倒西歪。  “唉!”“嗯!”“妈呀!”队伍一乱,立时又有几名兽人溅血倒地,在地上不断的抽搐挣扎。  放箭完毕,前排精灵蹲下上箭,第二排精灵立即发射出第二波箭雨。  连绵不绝的箭雨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每一块板,几乎都被射成了剌猬,不断有兽人中箭倒地,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畏惧,没有一个人退缩,他们以血肉之躯组成了一道钢铁长城死守桥头,看来精灵们想要跨过这短短的木桥,只有踏着他们的尸骨而过了。  “德鲁伊部队冲锋!”几波箭雨之后,玛维下达了进攻命令。  “杀啊!”早就对杀害了自己同胞和战友的兽人憋满了一肚子的仇恨,爆发出雷鸣般的大吼,德鲁伊部队疾冲而出,犹如一道钢铁洪流般向着巍然不动的兽人闯去。  “杀!”目睹着一位位同伴惨死于乱箭之下,兽人们同样充满了仇恨和愤怒,迸出一声声短促的呼号,他们丢下木板,不顾一切的狂冲而上,挥舞着血迹斑斑的战斧,无所畏惧的迎向有如蚁群一般层层叠叠席卷而来的精灵大军。  两波人马于桥前相遇,激荡起千层万浪,一时间杀声震天,刀剑如雪,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断有人倒下,每一个人,都似乎陷入了疯狂的境地,浑忘了一切,他们只是机械的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想要把眼前一切活动的生物击得粉碎,地面上尸体堆积如山,残肢断臂四处抛洒,鲜血横流,其场面惨不忍睹,剌鼻的血腥味儿更是令人作呕。  “啊!”一名兽人才把一名精灵的脑袋劈下,身旁的德鲁伊已经挥舞着长剑,狠狠的剌入了他的胸膛,惨哼了一声,拼尽所有的余力,他飞仆而上,任凭利剑透心而出,他却死命的卡住对方的脖子滚倒于地。  “砰!”“卟!”“咔!”“嚓!”混战之后,谁也不会去留意脚下,在无数人的来回践踏下,抱在一两人很快的变了形,骨折肉裂,最后被踩为了血肉模糊的一滩肉泥,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  “呱!”一剑横拉,一位德鲁伊刮去了身旁兽人脸上的半边肌肉,现出了白森森的颧骨和腥红的舌头,附在骨髂上的肌肉正因强烈的剌激而不断的抽搐,鲜血沿着伤口飞淌,染红了兽人大衣甲,明灭不定的火光照耀下,更显得有如厉鬼般的惨烈。  “啊!”怒吼一声,状如厉鬼的兽人一斧横扫,德鲁伊的天灵盖应斧而飞,红红白白的事物飞洒而出,溅了兽人一头一脸,再粘粘乎乎的往下滴落。  “噢!”尽管掉了半截脑袋,可是那名德鲁伊却余势不止,连人带剑扑入了兽人怀内,硬是利用惯性和身体的能量剌穿对方护甲与之同归于尽。  “咔嚓!”伴随着一篷血雾,一名精灵的大腿与身体分了家,重心不稳,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以手撑地,可是附近往来不止的无数腿脚却不断的踩在他的身上,令他口鼻出血,骨散肉烂,再无站起的力量,不过,在生命离体而去的前一刻,他努力的伸出双手,用最后的力量死死的抱住了一名兽人的双腿。  “咔!”“咔!”双腿被抱,兽人本能的挥斧下劈,可是已死的精灵却毫无反应,乱斧挥下,兽人眨眼之间便把精灵的脑袋劈得稀烂,然而,趁着这个机会,至少有三四柄利剑已经插入他的体内。  惨烈的战斗持续展开,以桥头为界,双方拉锯似的不断进退,地面上尸体堆积如山,活着的人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厮杀,再加上电闪雷鸣,那场面,简直就象是暗无天日的修罗杀场!  如果单论战斗力,细皮嫩肉的精灵是无法与皮糙肉厚的兽人相提并论的,然而精灵们都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前边的倒下了,后边的又悍不畏死的飞扑而上,而兽人却是倒下一个,便失去了一分力量,渐渐的,精灵们占据了南桥头,战斗蔓延至桥上,双方死伤的人马如同雪片般坠入湖内,缕缕鲜血自水中弥漫开来,把整个湖面染成了一片血红。  “玛维元帅!”殿后部队的斥候匆匆赶到中军,语气急促的向玛维报告,“敌人的大军正在已经过了银风避难所,正在往这个方向全速推进,估计两小时时之后便能赶到这里!”  “可恶!”时不待我,大军从桥上通过的时间至少也要一小时,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卸下斗篷,玛维缓缓的向着桥头走去,看样子,她是要亲自出手了。  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向着周围蔓延开来,周围的草木土石无风自动,附近的精灵纷纷退避,替玛维让出了一条通路。  突然间心潮汹涌,正在指挥战斗的卡尔产生了一种奇特无比的感受,仿佛他已被一张无形的大网裹住,使他从战场上剥离出来,让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令他有种无法形容的压抑感觉,就如同噩梦中被巨石压身而法挣扎、无法呼吸的那种既无奈又无力,完全就是无计可施的有心无力感觉!  拔开挡在身前的重重兽人,深吸了一口气,卡尔猛然抬头,把坚定不移的目光投向桥的另一端。  仿佛早就等在那儿一般,玛维那如炬的目光与卡尔紧锁在一起。  “滋滋!”两人的目光于虚空中交结,居然迸射出有若实质般的串串火花。  “嗯!”如同被人猛击了一拳似的,浑身剧震,卡尔踉跄后退,口鼻中鲜血狂涌。  “可恶!”本来,卡尔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接近英雄级的超等战士了,可是,等他与英雄级的人物真正交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错得太厉害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仅仅凭着一个眼神,就把无边的战意和无限的杀气尽数贯入自己脑中,映入自己心内,不但令自己心神剧震,斗志全消,更令自己产生了一种无法摆脱的恐惧和胆怯,高手相搏,拼的不但是技艺,更是经验、斗志、勇气、信心、机智、胆识以及对周围环境的了解和利用的综合比拼,以他现在的心理状况,如果真要交手,恐怕能发挥出十之二三就算不错了,拭去嘴角的血迹,勉强站定身形,他恨恨的吐出两个字来。  一照面便给了卡尔一个下马威,冷冷一笑,玛维继续朝着大桥前进。  “毁桥!”纵然手中握有传说中的神兵,可是卡尔知道,凭着他现在的实力,是绝对无法和玛维正面抗衡的,与其力战生死使大桥失守而让精灵大军得以通行,不如毁掉桥梁,把敌人阻于南岸绝境,为大军创造全歼敌人的条件!当然,这也是自绝退路,如果精灵援军从奥伯丁杀至,他自己亦会落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境之中。  前排兽人蜂涌而上,拼命挡住精灵的攻势,后排兽人开始挥斧断桥。  “让我来!”不满手下断桥的速度,挣脱几名兽人的搀扶,握住沙赫拉姆之剑,卡尔准备亲自动手了。  神剑出鞘,有如一轮太阳般炽烈的光芒自卡尔的手上绽放开来,地面上飞沙走石,狂风大作,象是残留剑上的恶魔沙赫拉姆来自地狱的尖嚎般令人心悸!  尽量压制作剑上那汹涌的能量,卡尔缓缓的举起了剑。  觉察到卡尔的动机,玛维加快了前进的速度,两旁的景物如飞般后退,双足用力,她如同一道划破漆黑夜空的闪电般向着卡尔电射而去。  “哈!”已经太晚了,高举着神剑立于桥头,卡尔吐气开声,眼看就要奋力击下。  “卡尔!”天空中传来一声有如霹雳般的震天大喝,在刹那间传入了战场上每一个人的耳际,象是一把重锤击在了心弦上一般,所有的人,都感到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不约而同的抬起头,众人惊诧的搜索着这仿佛来自天界的声音来源。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正以肉眼难辩的速度向着卡尔高速接近。  “格兰特!”抬起头,虽然因雨水滴入眼帘而干扰了视线,但是,卡尔仍然在瞬间看清了俯冲而来的人影。  是的,正是格兰特,由于害怕卷入战斗,地精一直不肯将飞艇高度降低,下边双方人马的厮拼让艇上众人看得热血沸腾却无计可施;然而,当看到卡尔准备断桥,令万千精灵丧失北归之路的时候,格兰特再也按捺不住,在娜娜的惊呼声中,他不顾一切的翻出飞艇,有如一颗流星般向着卡尔当头坠去。  “去死吧!”因为高速的运动和空气磨擦,格兰特感到整个身体似乎象要燃烧起来一样灼热难当,所有的声音都在刹那间消失不见,只有那呼呼的风声灌入耳内,脚下的景物在迅速的扩大,他甚至能看清卡尔那噬人般狠厉的眼神!暴出一声震天大吼,格兰特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化为头下脚上之势,双手高举着手中利剑向着卡尔当头击下!  “轰隆隆!”被格兰特手中利剑所引,一道闪电如蛛丝般撕裂夜空,击在了格兰特的剑刃之上。  “滋滋!”宛若一轮明月出现在格兰特的手上,那无比夺目的湛蓝光芒,把周围的一切映得纤毫毕现,沐浴在这紫电般的光辉中,格兰特更是有如天神下凡,那种君临天下的强横气势,纵然是一向轻视他的卡尔,亦不由自主的打底里升起一种难以抗拒的沮丧感觉来。  “去死吧!”然而,作为年轻一代中的楚翘人物,卡尔毕竟有着过人之处,抛开一切顾虑,狂喝一声,卡尔双足顿地,整个人如一颗炮弹般离地而起,向着格兰特疾冲而至,手中神剑先是蓦然消失,接着爆出万千寒芒,有如火树银花般倒卷而上,刹那间笼罩了天,遮盖了地,如同银河倒流般把格兰特包裹其中。  根本不理卡尔那缤纷的剑雨,格兰特原势不变,狠狠的向着卡尔当头劈下。  那一剑,不仅仅是包含了格兰特精气神的全力一击,更挟着高速坠下时那无与伦比的惯性和冲击力,再加上有如神助般的闪电能量,这一剑,又岂是常人所能承受得起的?  等卡尔发现这一剑远非人力所能匹敌时,他已经是身处半空,避无可避了,纵然他的神剑能够把格兰特戳得千疮百孔,但是,无论他怎么闪避,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会被从中间剖为两半!  “哈!”自保要紧,怒喝了一声,卡尔放弃了所有的花巧,万千剑重新凝结成一抹炽烈的光晕,奇准无比横在了格兰特劈来的长剑之上。  “轰隆隆!”睛空霹雳般的巨响蓦然响起,如同被一股飕风袭击般,不远处燃烧的幢幢房舍轰然倒塌,火焰陡灭,整个湖面更是沸腾了一般溅起无数巨浪,坚固的桥身猛然下沉,厚实的木材咯咯作响,几欲寸裂,沉于湖底的尸体杂物纷纷抛上半空,附近的将士们如风中的落叶一般被卷得四处飘荡,周围的树木尽数连根而起,落叶枯树漫天飞舞,地面上草木土石纷纷而起,以两人双剑交结点为中心,奇快无比的向着周围弥散开来,那浩大无比的声势,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哗啦啦!”空中飞扬的湖水瀑布般泻入湖内,陡然暴跌的水位这才稍稍恢复,被卷到空中的树干、杂物与士兵更是如雨点般坠落下来,掉入水中的一息尚存,在水中载沉载浮,挣扎呼救,掉到地上的则跌了个头破血流,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整个场面凌乱不堪。  桥头的障碍物和兽人早不知被刮到哪儿去了,前途一片通畅。  附近唯一没有受到波及的是玛维及她周围的一片空间,甚至连地面上的尘土都原封未动,她更是如磐石般立于原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力之强,简直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过桥!”把手一挥,玛维大声下令,敌人将至,她必须分秒必争,在下令的同时,她左顾右盼,显然是想寻找些什么。  不用说也猜得到,她想找的是那如神人般突然出现击退兽人格兰特和不知生死的卡尔。  “老师!”一艘飞艇自云层中缓缓降下,拼命的挥着手臂,安琪趴在艇舷上大声的招呼玛维,“我来了!”  “安琪!”抬头一望,玛维不由得喜出望外,“你怎么会找到这儿来?我派人到石爪山去联络你们,但是你们已经离开了,我正担心你们会不会回银翼哨站去呢!”  “格兰特!”趴在另一侧的艇舷上,双手拢在嘴边,娜娜正焦急的大声呼喊着,“格兰特,不要吓我了,你一定没事的,你快出来呀!”  “你在哪儿?”喊归喊,可下边人山人海,偏偏就没有格兰特的影子,感到心中一痛,娜娜那明亮的眼中升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格兰特……”  “哗啦!”水花飞溅,已经归于平静的湖面突然音波涛汹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澎!”“澎!”声不绝于耳,一股股水柱次弟的升腾而起,有如晶莹的玉柱般冒起老高,其场面蔚为壮观,显然,水底正有不平常的事情发生。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湖面如同炸了锅一般四散开来,象是绽放了一朵冰雕玉琢的巨大雪莲,而雪莲的正中,却是两个如断线风筝般抛弹而起的人影。  “格兰特!”望着那熟悉的身影,娜娜禁不住喜极而泣,没等飞艇降落,她已经迫不及待的一跃而下,不顾一切的向着格兰特的方向奔去。  “卟嗵!”重新跌回水中,格兰特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在水中载沉载浮。  “哗啦!”纵身跃入水中,用力抓紧格兰特的一只手,娜娜用尽吃奶的力量,想把他拉到岸上。  还好水位下降了不少,不然,扑入水中的娜娜就成了另一位需要救援的对象了。  一双手臂自娜娜身侧伸出,抓住了格兰特的另一侧的臂膀,协助娜娜把格兰特拖到岸边。  “谢谢你!”一边道谢,娜娜一边回头,这才发现,伸出援手的居然是同样一脸惶急的安琪。  已经把一颗心系到了格兰特的安危之上,无暇考虑其他,俯下身,把格兰特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膝上,娜娜的声音中饱含着无比的焦灼,“格兰特,你不要紧吧!”  似乎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达,格兰特没有回答,不过,尽管他浑身湿透,不过整个人却如同火烧般滚烫,破碎不堪的衣甲下露出的皮肤更是红热得象是包着一协和烈火。  “格兰特!”用力的摇着格兰特的手,安琪亦不知道格兰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了,快说话呀!”  既然格兰特已经上岸,不消说,另一个人影就是卡尔了,与血红似火的格兰特相反,他象是才从烟囱里钻出来一般,整个人成了漆黑一团,本就不多的一丛头发更是夸张的卷曲伸张、根根竖起,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知道大势已去,挣扎着一声不吭的滑入水中,卡尔显然想借水循走。  “我来看看!”目睹卡尔狼狈而去,由于不善水性,玛维只得任其逃逸,回过头,来到焦急无比的两女身旁,她冷静的道,“你们先让一让!”  “奇怪!”摸着格兰格那火炭般的手臂,玛维皱起了眉头,手上用力,一股阴柔的力量透指而出,沿着格兰特的手臂向前探查而进。  “砰!”象是炸裂了什么东西一般,玛维的手猝然缩了回来,站起身,疑惑无比的望着格兰特,她喃喃的自语道,“真是太奇怪了,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呢!”  “出什么事了!”被刚才的异象吓了一大跳,围着玛维,娜娜和安琪异口同声的问道,“格兰特他要不要紧?”  “我也不清楚!”露出深思的神色,好半天,玛维才百思不得其解的开了口,“虽然他的呼吸平稳,看起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刚才我试着用能量探查他的情况时,他居然能够把我的能量全部排斥出来,而且,这种能量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传说中的沙赫拉姆!这怎么可能!”  “其实很简单!”一只乌鸦在格兰特身旁停下,继而化为了一个高大伟岸的人形,“刚才那一剑,简直可以用神迹来形容,那道闪电的所有能量全都聚击在剑上,再加上强大的冲击力,就算沙赫拉姆之剑是上古神器,也禁不住这结合了天地之精华的致命冲击!所以,不管是这年轻人的优质长剑,还是无坚不摧的沙赫拉姆之剑,都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而灰飞烟灭,失去了依附的沙赫拉姆能量不会象闪电能那样溢散开来,而是依附于最近的东西之上,所以,这孩子体内存有沙赫拉姆的能量不足为奇!”  “麦迪文爷爷!”抬起头,望着一脸慈祥的老人,娜娜不由得喜出望外,“快救救格兰特吧!”  “呵呵!”和蔼的摸了摸娜娜的秀发,麦迪文微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吧,如果不是为了救他,我这老头子又何必出来多管闲事呢?”  “您就是传说中的先知麦迪文?”打量着眼前的老人,玛维只觉得对方高深莫测,以她的能耐,居然无法知悉对方的深浅,“我听吉安娜说起过,您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神的人!”  “唉!”叹了口气,麦迪文脸上有着落暮的神色,“虽然我能窥探到部分未来,但是很多事情,明知会往着那方向发展,但却无法挽回,就拿阿尔萨斯堕落一事来说吧,我眼睁睁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可是却毫无办法!”  “那么,您这次来,难道仅仅是为了救这个年轻人?”还有大事要办,不是闲谈的时候,玛维很快回到了正题,“对于我,您有没有什么忠告呢?”  “很多事情,你不要过于执着!”望着玛维那灼人的双眼,麦迪文平静的说道,“退一步海阔天空,那样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知道麦迪文所指何事,饶是有着上万年龄,玛维亦禁不住脸上一红,罕见的露出了小女儿般的害羞神态。  “嗬!”俯下身,试了试格兰特体内的能量,麦迪文现出了讶异的神色,“真没想到,沙赫拉姆剑上的大部分能量全都转移到他体内了!”  “据我所知,沙赫拉姆之剑狂猛无比,”在麦迪文身旁蹲下,玛维虚心向这位老前辈请教,“可是说是一把嗜血之剑,这一切,都源自于沙赫拉姆贯注在里边的强大能量,被这股力量侵蚀之后,他怎么可能还活下来!”  “此一时,彼一时啊!”稍稍思索了一下,麦迪文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当剑还在的时候,这股能量为了保护它所依附的载体,自然会不顾一切的摧毁与剑接触的事物,不过剑毁之后,格兰特却成了它所能找到的最近载体,所以这小子才能够幸免于难!”  “那格兰特就是没事啦!”露出欣喜的神色,娜娜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了,“可是,他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啊!”  “放心吧!”站起身来,麦迪文解下腰间的一把小剑,“开始时我还以为有这孩子有危险,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对这股能量来说,只要寻找到更好的载体,它们就会从他的身体里转移出来了,我这把剑能够积蓄大量的魔法,是它们最好的归宿!”  “太好了!”拍着双手,娜娜喜形于色,“爷爷,你快救醒他吧!”  “你来吧!”把剑递到娜娜手中,麦迪文冲着娜娜点了点头,“沙赫拉姆的能量充满了暴戾的杀气,会让使用者陷入疯狂的杀戳而不能自拔,你有着一颗纯真和善良的心,在它们进入剑身的时候,你要用你的心灵去引导它们,感化它们,让它们归于平静,成为一把祥和的新沙赫拉姆之剑!”  “我能行吗?”看到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双手握着剑柄,娜娜迟疑的问道。  “你一定能行的!”摸摸娜娜的头,麦迪文报以一个肯定的微笑作为回答。  “嗯!”点点头,紧紧的握着小剑,娜娜蹲下身子,把剑尖搭在了格兰特的手上。  “滋!”“滋!”一道道炽热的火芒透入剑身,小剑陡然间变得通红一片,火红的能量聚集在剑身上,聚成了有若实质般的狂野火焰绕着剑身疯狂的跳跃起来,一种有如来自九幽的诅咒般前所未有的杀气弥漫开来,更让人感到不寒而粟,心浮气燥,引发了内心深处那种想要尽情发泄,拼命杀戳的冲动原始冲动。  额上见汗,娜娜的表情变得无比的痛苦,额上泌出了细密的汗珠,明亮的眸子刹那间变成了通红一片,杀机流转,配上她那苍白而绝美的面庞,更令人感到说不出的诡异!  “娜娜!”按上娜娜背后心,麦迪文那柔和的能量源源不断的透手而过,“不要害怕,尽你的能力去控制它,同化它,我们会帮助你的!”  “啊……”两股不同的能量以娜娜为战场不断的交锋,浑身时冷时热,象要炸裂开来一样难以忍受,似乎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都在被无数的利刃刮擦,无法忍受的的剧烈痛楚令娜娜情不自禁的惨呼出声,一抹殷红的鲜血,亦自她的嘴角缓缓溢出。  默默的在娜娜身后蹲下,玛维亦把手臂搭在了娜娜的背上。  “嗯……”三股能量在体内冲撞更烈,仿佛整个身体都被一点点的剥离下来般剧痛难忍,无法承受这无比强烈的痛楚,娜娜几度昏死过去,可是,更加强烈的疼痛却又把她唤醒回来,要不是在地底的时候每天要承受好几次针刺酷刑的考验,恐怕她早就精神崩溃了。  举起法杖,闭上双眼,麦迪文口中开始低吟着咒语。  “以泰坦之神的名义!”睁开双眼,麦迪文一声大喝,一道阳光般温暖而柔和的光芒自杖顶扩散开来,笼罩在娜娜身上,令她的全身闪耀着圣洁的光辉,再加上她那出尘的气质和无暇的容貌,简直就象是伟大的精灵女神艾露尼重临人间,令周围的精灵们情不自禁的产生了一种想要顶礼模拜的冲动。  剑上闪烁的炽芒不再燥动,狂乱的杀气弥于无形,火红的光芒开始内敛、柔和,最为完全溶入了剑身之中。  “呼!”吐出一口长气,娜娜无力的坐倒在地,大汗淋漓,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疲惫,看样子,刚才和沙赫拉姆能量的斗争,耗费了她大量的体力。  没有了能量的困扰,格兰特的肤色和体温终于回归了正常。  “呱!呱!”趁着人们的注意为新的沙赫拉姆之剑所吸引,化为一只鸟儿,麦迪文冲上了蓝天。  “在天空中击退邪恶!”停在山巅之上,麦迪文露出满意的神色,“第二个人已经找到了,还有两人又在什么地方呢?”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