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十五节 空降  红黄相间的飞艇静静的在月夜下飞行,厚厚的云层自脚下滑过,下边星罗模布的湖泊河流反射着月亮那淡淡的光辉,黑压压的丛林显得宁谧而安详。  趴在艇舷上,格兰特和娜娜正在平静的观赏着艇外的一切。  “好美啊!”发出一声出自内心的感慨,娜娜有感而发,“如果所有的一切,都象这样安宁就好了,不要有流血,不要有杀戮,不要有仇恨,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生活!”  “听说……”露出神往之色,格兰特幽幽的道,“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这个世界就象你说的一样,是个和平而美丽的天堂,没有兽人,也没有亡灵,大家都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现出一抹戚然之色,娜娜语气中包含着太多的失望和悲伤,“为什么世界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还不是因为你们!”虽然坐在对面靠舷的一张凳子上,闭目假寐的安琪显然并未睡去,“如果不是你们高等精灵一味的追求强大的魔法,引来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恶魔萨格拉斯和兽人军团,我们这个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远古时斯,暗夜精灵、娜迦和高等精灵本是一族,都是信奉女神艾尼露和月亮的暗夜精灵,他们有高大的身材和紫罗兰色的皮肤,近乎无限的生命使他们成为世界上得天独厚的种族,那时候,整个艾泽拉斯世界还是一块完整的大陆,但是因为追寻强大的魔法,部分精灵贵族不顾族人的反对而招来了恶魔,引发了强烈的爆炸。巨大无比的能量,把整个世界撕成了现在的几个版块,精灵社会几乎遭受了没顶之灾,大部分的精灵贵族随着消失的大陆沉入了海中,在魔法的保护下,他们在海中生活下来,渐渐演变成了有鳞有尾的娜迦一族,残存在地面上的精灵贵族,也被愤怒的暗夜精灵们逐出了社会,全部流放到无边的大海上,经过无数日夜的漂流,筋疲力尽的精灵贵族们踏上了洛丹伦的土地,在茂密的森林中建立自己的国度,为了生存,他们改变了对月亮的崇拜,习惯了在阳光下生活,他们的皮肤渐渐变白,个子也稍稍变矮,最终演化成了高等精灵一族,然而,被高等精灵祖先引来的恶恶魔却并未离去,通过撕裂的空间把成为他们工具的兽人带到了这美丽的世界,更通过强大的黑暗力量把死去的生命复活为亡灵向原住智慧生命挑战,让世界燃起了冲天战火,因为有这些历史的因素,暗夜精灵们一向把高等精灵视为异类和罪魁祸首,所以,安琪开始时对格兰特和娜娜态度如此冷淡也情由可原了。  “不能这么说!”制止了安琪的发言,斯姆显然不赞成暗夜精灵敌视高等精灵的习惯,“招来恶魔,那是远古时期的事了,何况引起那场灾难的精灵贵族都沉入了海中,被放逐的那些贵族,很多根本就没有参预那次事件,他们经历了无数的死伤,才在洛丹伦建立了自己的家园,并和人类组成联军,击退了恶魔和兽人们的一次次进攻,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这个世界早就成了部落的天下,现在的高等精灵,和变成娜迦的精灵败类已经没有任何的牵连,为什么你们还一直对他们抱有这么深的成见呢?”  “……”想想也是,都是洪荒时代的事了,暗夜精灵们还是对别人昔日的过错念念不忘,的确显得不那么大方,更何况,这一切又和格兰特、和娜娜有什么关系呢?到及此点,安琪似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是以无言以对了。  “格兰特,”过了半晌,娜娜终于打破了沉默,抬起头,她专注的凝视着格兰特的面庞,“你杀人的样子好吓人,好凶狠啊,我担心……我担心……”  说到这儿,娜娜可能是回想起被格兰特所伤的往事,纤纤玉手轻抚着手臂,她整个人的情绪得低落起来。  “对不起!”看到娜娜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格兰格没来由的感到心头一疼,上前一步,轻轻的把双手搭在她的肩头,他真诚的劝慰娜娜,“从小,我就是在生死之间挣扎着长大的,要么杀人,要么被杀,我没别的选择,所以,每当战斗的时候,我都会用最快最简单的手段消灭敌人,这种习惯已经成了我的一种本能……我并不是杀人成性,只是我从小接受的就是这样的训练……”  “如果有一天……”轻咬着下唇,娜娜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深情的凝视着格兰特的双眸,她用颤抖的声音轻轻问道,“你会不会……象上次那样呢?”  “不会的!”用力的摇着头,格兰特脸上有着无比心痛的表情,“上次那一剑,不但伤害了你,更剌伤了我的心,幸好你没事,不然,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放心吧,就算是死,我的剑也不会指向你,相反的,我要用剑来保护你,保护你一辈子,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嗯!”把俏脸贴在格兰特的宽阔的胸膛上,闭上双眼,倾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娜娜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轻抚着娜娜的秀发,格兰特脸上满是爱怜之意。  银色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如同把两人凝成了一座感人的雕塑。  “好恶心哦”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快,安琪有意破坏这种温馨而甜蜜的气氛,天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闭嘴,”瞪了安琪一眼,斯姆似乎怪她破坏了人家的情调,“趁现在还有时间,睡觉!”  “你睡一会儿吧!”倚着艇舷偎依着坐下,脱下斗篷轻轻的替娜娜披上,“小心不要着凉了!”  “娜娜不冷!”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娜娜想把斗篷还给格兰特。  制止了娜娜的动作,格兰特把头靠在艇壁上,开始闭目养神。  带着甜甜的笑意,娜娜凝视了格兰特好久好久,这才靠在他的肩膀,依依不舍的闭上双眼,不一会儿,伴随着阵阵几乎细不可闻的轻美匀的呼吸声,她沉沉睡去,嘴角上犹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神态动人至极。  可能是遇上了气流,飞艇轻轻的颠簸了一下,居然把娜娜给晃到了格兰特的身上。  天气开始转坏,一团团的黑云开始聚集。  “嗯!”迷迷糊糊的,娜娜侧了个身,如同小猫般蜷成一团伏在格兰特的身上继续酣睡。  生死间挣扎了多年的格兰特有着过人的警惕,早在飞艇摇晃时,他便醒了过来,闭上眼,他准备继续做自己的黄粱美梦,不想娜娜那软玉温香的玉体却突然投怀送报,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憾感觉,娜娜胸前那两团柔软而富于弹性的双峰正压了他的胸口,随着飞艇的轻晃动,阵阵销魂蚀骨的感觉处接触点传来,令他头脑阵阵发热,更为要命的是,由于他坐在小凳之上,双腿自然的呈八字形分开,而刚才的晃动动,娜娜却从凳子上给滑了下来,蜷起之后,格兰特的大腿恰好被夹在了她的双腿之间,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娜娜小腹末端那神秘部位所散发出的灼热魔力,这更令他感到唇干舌燥,身体亦不由自主的起了最原始的反应。  努力收摄自己的心神,望了周围的人,看到没人注意,他这才松了口气,悄悄的想要把腿抽回来。  挪动的时候动作过大,格兰特的大腿居然奇巧无比的碰上了娜娜最隐秘的部位,虽然隔着衣裳,但那种柔嫩而温润的感受依然令格兰特浑身一震。  “嗯!”同样一震的还有娜娜,本来她睡得正香,可格兰特这一动居然碰到了她最敏感的部位,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觉直入脑际,令她不由自主的轻哼了一声,同时情不自禁的睁开惺松的双眼,这才发现自己伏在了格兰特的身上,自己蜷起的双腿,正把格兰特的左腿夹在了中间,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大腿根部,只感到一股热力自接触处传来,令她感到一种奇妙无比的异样感觉,重新闭上双眼,她似乎很享受这种美妙的滋味。  看到娜娜醒来,格兰特更感到脸上发烧,匆匆的挪动左腿,以免唐突了佳人。  挪腿的时候,大腿与娜娜那不可冒犯的部位不可避免的发生磨擦,格兰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衣服下娜娜那嫩滑细腻而温暖柔和的肌肤,这无异于火上浇油,两人都感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强烈剌激。  “哎!”娇吟一声,抬起娇俏发红的小脸,半睁的星眸射出炽烈的江芒,娜娜充满期待的望向格兰特。  享受着与娜娜贴体厮磨的醉人感觉,格兰特舒美快乐得差点死过去了,看到娜娜星眸半闭,一副任君采撷的可爱样儿,他哪儿还能忍受得住,转过头,他向着娜娜那半张的诱人红唇轻轻的吻了过去。  “哎哟!”关键部位突然传来一阵疼痛,令猝不及防的格兰特忍不住一声惨呼,伸手按住疼痛部位,他愤愤的扭头四顾。  一块有如指头大小的木屑尚在地板上轻轻的滚动,上边有着新鲜的横断面,看木质,应该是构成飞艇的木材,显然是有人才从艇上挖出来袭击格兰特的。  知道八成是没有睡熟的人在暗中恶作剧,想起刚才自己几乎难以自禁的行为,格兰特不由一阵汗颜,心虚的逐着打量着同伴,他好半天也没有看出是谁在暗是捣鬼。  “格兰特!”看着格兰特手按住的地方胀鼓鼓的,娜娜忍不住好奇的出声询问,“你在那儿藏了什么东西?”  “啊?”回过头,看见娜娜无不好奇的盯着自己手按住的痛处,脸上一红,移开手,他窘迫的解释,“哦,没有什么……”  “你骗人!”伸出手来,一把抓住那鼓鼓的东西,娜娜不信的道,“刚刚还什么都没有呢,你一定藏了东西在里边!”  “卟……”被娜娜那温软柔嫩的小手一把抓住,那种妙曼无比的滋味差点要了格兰特的老命,看着一脸疑惑的娜娜,比划着双手,他想要解释清楚,可是却难以启齿,只好含混不清的埋怨娜娜,“都是你害的!”  “关我什么事啊!”满脸的无辜,娜娜不满的嘟起了小嘴,不过很快的,象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她惊喜的叫了起来,“咦,这东西好怪,居然还在长大呢!”  “呜~”感到无地自容,格兰特以手掩面,要是惊动了旁人,恐怕格兰特这一辈子心理上都会蒙上阴影,万般无奈之下,他从指缝中偷偷瞄了一下,确信没有惊动旁人,他压低声线请求娜娜,“快别闹了,把手松开好不好!”  “不嘛!”摇摇头,娜娜一脸天真的回答,“这东西很好玩喔,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而且硬硬的,倒底是什么东西啊?快拿出来看看好不好!”  一边发问,娜娜还一边饶有兴趣的摇晃了两下,害得格兰特差点吐血,“以后再给你看好不好,娜娜乖,现在睡觉!”  “够了!”似乎再也看不下去了,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安琪硬生生把娜娜从格兰特身上拖到一旁,然后在两人中间坐了下来,“你这个小妖精,不许再胡闹了,好好睡觉!”  “我才不是妖精呢!”被安琪给吓了一大跳,好半天,娜娜才回过神来,“我是高等精灵!”  “睡觉!”闭上眼,安琪不耐烦的伸手按住欲绕到格兰特身旁的娜娜,“我们还有事情要办,不要在这时候打情骂俏了!”  “娜娜她什么都不懂!”虽然安琪的出现化解了格兰特的窘境,但刚才的情形毫无疑问的被安琪尽收眼底,想及此点,格兰特真恨不得飞艇裂个缝儿让他给钻下去才好,不过,听安琪责怪娜娜,他连忙替娜娜辩白起来,“你也知道,她从小就被抓走了,什么也不懂……”  “你也不是好东西!”没好气的瞪了格兰特一眼,安琪愤愤的回答,“全部睡觉!不然我把刚才看到的情形说给大伙听!”  “别别别!”双手乱摇,格兰特就差没有给安琪跪下了,转头央求正在忿忿的冲安琪吐舌头的娜娜,“娜娜,是我们刚才不好,吵得大家都睡不着,乖,好好睡觉!”  “嗯!”听格兰特这样一说,娜娜觉得有理,闭上眼,她微笑着进入了梦乡。  “刚才,”等娜娜睡熟了,看到安琪正闭目假寐,格兰特忍不住低声发问,“是你在偷袭我?”  “哼!”眼睛也没睁一下,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安琪得意的回答,“没有啊,我只是教训了一个小色狼!”  握紧了拳头,格兰特真想把安琪给揍一顿,不过有把柄有人家手中,他只好讪讪的笑了两声,扭头大睡起来,“这都是梦,不是真的,是做梦!”  别看斯姆一直鼾声大作,不过他老人家那朦胧的睡眼却是雪亮的,翻了个身,他以有如梦呓般含混不清的声音咕哝了一句,“完了,安琪这小妮子居然开始吃醋,格兰特和娜娜是患难见真情,希望她不要步上玛维的后尘才好!”  安琪的老师玛维就是因为爱上了喜欢泰兰特的恶魔猎手尤迪安而不能自拔,结果因爱生恨,万里追杀,从艾泽拉斯一直追杀尤迪安到异世界,最后却无功而返,把整个世界闹了个天翻地覆,看到安琪无端打扰人家美事的样子,斯姆自然担心她会走上玛维的老路。  “前边不远就是阿斯特兰纳了!”一直在控制室操纵飞艇的地精艇长大声的通知众人,“你们不要再睡了!”  打起精神,众人一跃而起,开始整理装备,活动筋骨,准备大干一场。  还隔着老远,众人便看到一片红光映红了半边夜空,前边不远处火光冲天,热浪袭人,喊杀之声隐隐约约亦的飘了过来,显然是激战正酣。  “快,快飞过去!”恨不得肋下生翅立即飞到战场,安琪无比焦急的催促起来,“快呀!”  “不要着急!”搭上一根凳子,斯姆才勉强看到了外边的情形,“我们先弄清了形势再说,不要盲目行动!”  越过一处山峦,烽烟四起的阿斯特兰纳进入了众人的视野,只见整个阿斯特兰纳一片狼籍,大量的精灵部队被堵在了伊瑞斯湖的北岸无法展开,只有少部分兵力能够与据桥而守的兽人部队展开惨烈无比的厮杀。  “是我们的部队!”看清了远处的情形,安琪不由得大喊起来,“是他们,我终于找到他们了!”  “还来得及!”从现场的情况看,应该是兽人的空降部队占据了阿斯特兰纳,狙击了暗夜精灵的撤退,而在后方追击的兽人主力尚未赶到,战况还不算太糟,斯姆终于松了一口长气,“把飞艇停到阿斯特兰纳,我们从里边杀出去,与玛维他们里应外合!”  “我们地精是中立的,不能停在战场上!”摇摇头,地精坚决的否定了斯姆的意见,“给再多的钱也不行!”  “这样吧!”毕竟是老江湖,斯姆很快找出了折衷的办法,“你到了阿斯特兰纳上方降低高度,不用落地,我们跳下去参战,你再升上去等我们,钱不会少你一个子儿,怎么样!”  “加十个金币!”趁着机会狮子大开口,地精伸出手来,“不然你们就从这儿跳下去好了!”  “给你!”连讨价还价的心情也没有,掏出一把金币递给地精,斯姆大声的催促,“快点!”  “知道了!”有了金币,地精立即干劲十足,“抓好附近的东西,我要加速了!”  一切正如格兰特他们所料,卡尔率领精锐的空降部队先一步抵达阿斯特兰纳,立即展开了血腥的屠杀,毫无防备的精灵守军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便遭受到全军覆灭的厄运。  来不及清理战场,卡尔便率手下巩固防御,准备应付精灵们的反扑,确保道路的通畅。  然而,卡尔万万没有想到玛维居然会不战而退,他左等右等,等来的不是自己的大部队,而是玛维亲自带领的一线部队。  对孤立无援的空降部队来说,与敌人主力硬拼无异于螳臂当车,不过,如果就这样放走了精灵的主力部队,等他们撤到奥伯丁重振旗鼓,对整个战局的走向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因此,卡尔破釜沉舟,率队在阿斯特兰纳北桥头据险而守,誓要阻精灵大军于北岸,等主力赶来一举残灭之。  另一方面,玛维也没想到阿斯特兰纳会落入敌人之手,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她必须率军夺路而出,这可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了!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