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十二节 开战  “卡尔中将!”天刚亮,卡尔便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格罗姆督军派人找您!”  “什么事?”因为即将到来的战斗而兴奋得一夜未眠,翻身下床,卡尔一把拉开了木制的房门。  “这是格罗姆督军送来的凯甲和武器!”几名兽人侍从费力的将一个厚重的箱子搬进了卡尔房内。  打开箱子,一股灼热的杀气扑面而来,刹那间充斥了整个房间,在无边热浪的压迫下,几名侍从产生了一种坠入无边火海的错觉,一个个连滚带爬的窜出了房门,一边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一边心有余悸的望着屋内。  “沙赫拉姆魔剑!”,抑制住狂跳不已的内心缓步上前,望着箱内炽芒四射的兵器,卡尔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沙赫拉姆之剑,据说它是最强悍的炎魔沙赫拉姆的兵器,创世之初,沙赫拉姆就是用它向着至高无上的泰坦之神战斗,虽然沙赫拉姆早已灰飞烟灭,但这蕴含了炎魔无边法力的神器还是流传了下来,成了传说中最为著名的神器之一。  伸出右手,卡尔握住了剑柄。  一股莫可匹敌的强横力道自剑上倾泻而出,刹那间充满了卡尔的全身,感到浑身充满了无法渲泻的力量,整个人象要爆炸开来一样难受,卡尔不由自主的挥动手臂。  “轰!”震天的巨响传出老远,对面的木墙长为了漫天齑粉,一道沟壑般狭长的剑痕划破地表,一直延伸到数米开外,这一剑的威力,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啊啊啊!”的剑挥出,卡尔从未感到如此畅快过,双手挥剑,他不停对着虚空的挥劈砍剌。  “轰轰轰!”震耳欲聋的声浪次弟传出,别说附近的兽人,就连远处的暗夜精灵,恐怕都能听到这雷呜般的巨响。  “哗啦啦!”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打击,整间房子如同被龙卷风刮过一般摧枯拉朽的轰然倒塌,灰尘蔽日,把卡尔弄了个灰头土脸。  “卡尔中将,您没事吧?”大批的兽人匆匆赶来,看到卡尔独自一人孤立在废墟之上,他们无不关切的出声询问。  “我没事!”举起手中的神剑,卡尔放声大笑起来,“传说果然是真的,谁拥有了沙赫拉姆之剑,谁将会拥有强大的力量,有了它,就算是玛维,我也可以把她斩于剑下了!”  神色严肃的接过神剑,不管是萨姆还是凯洒、伊苔尔丝,都无一例外的被那一股莫名的力道所驱使而大肆破坏了一番,充分感受了此剑的魔力。  “果然名不虚传!”把剑还给卡尔,凯洒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恭喜你!”萨姆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羡慕,“这把剑果然有让人力量倍增的魔力啊!”  “握上剑柄的瞬间,我感受到了来自地狱的疯狂杀气和无边的恨意,相信这就是沙赫拉姆遗留在剑上的能量!”皱起眉头,伊苔尔丝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如果长期使用这把剑,我担心使用者的精神会被剑上的力量所影响而同化!”  “就算被同化,也只会在战场上多杀几个联盟的渣滓!”小心翼翼的将剑放好,卡尔指挥几名兽人自废墟中扒出了还未上身的盔甲。  “勇士之甲!”看到那坚实华丽的铠甲,萨姆不由得眼前一亮,“这应该是格罗姆大人的护身甲吧,我的老师也有一件这样的盔甲!”  “是的!”一边在侍从的帮助下穿戴盔甲,卡尔一边肃穆的回答,“老师对我寄予了厚望,所以,这一战,我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当然会成功!”其余几人异口同声的回答,“为部落的荣誉而战!”  “准备好了吗?”披挂完毕,试着拔了拔腰际插着的飞斧,再把沙赫拉姆之剑系在背上,最后把一袭如血般鲜红的战袍罩在外边,扭过头,卡尔向一旁恭身而立的兰格发问。  “一切就绪,”行了个军礼,兰格简洁的回答,“等候中将命令!”  “好!”点点头,一边郑重的戴上头盔,卡尔一边下令,“传令下去,所有将官把作战频道调到第六组,巨魔蝙蝠骑士团立即出动,攻击敌人的预警角鹰!确保空中航线安全,第一空降兵团由我指挥,第二空降兵团由萨姆指挥,务必攻下莫洛斯阿兰峡谷,牛头人突击队由凯洒指挥,我们出动以后你立即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敌人防线,渡过坠星湖向预定地点前进,狼骑和兽人步兵由兰格指挥,尽量牵制和压迫敌人的防线,让他们不能腾出人手回防,伊苔尔丝率领巨魔投矛手和亡灵部队,主要进行火力掩护和机动支援,明白了吗?”  “明白!”众志成城,众人的回答异常整齐。  “出发!”卡尔大手一挥,作战行动正式开始。  几只角鹰兽在灰谷上空盘旋,俯瞰着下边的一切。  “我是空警一号!西南方发现情况!”通过地精制造的望远镜,一名了望者开始汇报自己的发现,“兽人开始集结,而且全副武装!”  “继续监视!”收听到前线的情报,玛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扭过头,她向身旁负责通讯的士兵下令,“传令下去,所有将领把通讯频道定为A4,全军进入一级战备!”  “是!”点点头,士兵敏捷而熟练的通过各信道发出信号。  “呜~~”嘹亮的号角声响起,散布在树林各处的精灵将士们纷纷回营,有条不率的披挂妥当,提着武器赶到各预定集合地点。  “我是空警二号!”传讯器内突然传来急促的声音,“兽人的飞龙部队正在集结……蝙蝠骑士!巨魔蝙蝠骑士从正南方冲过来了……啊……”  然后是一阵剌耳的撕裂肉体和骨骼碎裂声,让接线的士兵听得毛骨悚然。  “空警一号,空警三号,立即爬升高度!”感到心头一凉,知道二号已经凶多吉少,玛维立即下令,“不要被蝙蝠骑士包围!”  “……!”没有任何反应,显然三名空中警哨已经全部遇难。  步出指挥所,抬头望天,只见天空中密密麻麻,多得数不清的蝙蝠骑士画龙点睛如一团黑云般向着自己头上疾速飘来。  “角鹰兽部队立即起飞!”失去了空中警卫,就意味着失去了战场情报,在敌情不明的形势下作战,那是极为愚蠢的行为,所以,玛维在第一时间命令空战部队出动,务要夺回制空权。  “了解!・”通话完毕,一群群角鹰兽自林中飞出,汇结成整齐的队形,有如铺天盖地的飞蝗般迎着遮天蔽日而来的蝙蝠骑士飞去。  有如两团乌云相撞,双方的空战部队迸溅出壮烈的战斗火花,一时间箭如雨下,矛似水溅,纵横交织成一道绵密无比的火力网,人在壮举,角鹰和巨型蝙蝠出没闲着,嘴来爪往,拼命的撕扯着对方的肌体,战况异常惨烈,双方的将士更是如雪片般纷纷扬扬的坠落下来,天空中弥漫着耀眼的腥红血雾,浓烈的血腥味充斥了整个空间。  “咚!咚咚!”有节奏的战鼓声自前方传来,闷雷似的声音响彻天际,就连大地,都似乎开始颤抖起来!  不是似乎,大地确在震颤,举目望去,一头头有如小山般巨大的科多兽正缓缓的向着精灵们的阵营压了过来,科多兽的背上的,正是擂响那震天战鼓的绿色兽人!  科多兽后边,是武装到牙齿的牛头人方阵,他们有着艾泽拉斯最为强壮的体魄,穿了上百斤的重甲依然行动自如,一根根巨型的木桩就是人了们的武器,凭着着这强大的防护力和冲击力,暗夜精灵们的弓箭根本就是在替他们搔痒!  在牛头人部队的后方是兽人步兵,他们左手持盾,右手握斧,身披皮甲,随时准备着下一轮的搏杀。  紧跟着兽人步兵的是巨魔部队,他们分为三排,背负大量的长矛,只要进入射程,他们便会依次掷出背上的长矛,形成远程打击力量压制精灵们的火力,减少前方将士们的伤亡。  巨魔后边,是作为策应部队的亡灵远征军,他们是由亡灵巫师为主要力量的法系兵种,只要战场上有尸体出现,他们就可以用黑暗魔法驱使那些阵亡的士兵重回战场,与拥有灵魂的亡灵族人不同,只要不被大卸八块,那些没有意识的丧尸是不会停止攻击的,这样的配备,可以使自己的兵力越战越强,而敌人则恰恰相反,而且,当敌人倒下的同伴突然站起来攻击自己人时,往往会造成恐慌和混乱,制造出更大的胜机。  亡灵部队的两翼,是机动性极强的狼骑兵,只要一声令下,不管是两翼包抱还是策应中军,他们都可以凭借着战狼的高机动性转瞬而至。  看到部落声势浩大的合成军种,玛维的一颗心直往下沉,暗夜精灵一向爱好和平,前线的部队只是作常规性的巡逻和边防的弓箭手和德鲁伊,没有重型战斗单位,而敌人的部队居然是集中了几天部族优势兵力的特混编队,这一役,她已经未战先输。  “可恶!”恨恨的骂了一声,玛维果断的下令,“全线后撤,敌人是有备而来,我们不要在这儿作无谓的牺牲!”  “玛维元帅!”通讯器里传来一线官兵们义愤填膺的请战之声,“我们不能就这样不战而逃啊!请让我率军一战吧!”  “这不是逃!”抓起通讯士兵手中的通话器,玛维斩钉截铁的下令,“是战略撤退,保持有生力量进行有效的反击,不要把生命白白浪费在这儿,要死,也要死得有价值才行!听我们的命令,全线撤往奥伯丁地区!我们将在那儿展开反攻!听我的命令,立即撤退,不能拿走的东西全部丢弃!”  “是!”简单的几句话,打消了将士们的疑虑,他们开始有组织的进行撤退。  “立即给我接通法里奥元帅!”有组织的撤退只是玛维计划的第一步,转过头,她大声下令,“快!”  “已经接通了!”递上通讯器,一名传令士兵大声回答。  “法里奥阁下!”拿起通讯器,玛维一边观察着敌人的动向,一边简单和说明战况,“兽人开始进攻灰谷前线,他们出动了包括牛头人、科多兽、巨魔、亡灵、蝙蝠骑士在内的合成军种,以我们目前的力量根本挡不住,我已下令全线撤往奥伯丁地区,准备在那里展开反击,希望你能派兵支援!”  “什么!”听了玛维的话,暗夜精灵的另一位英雄人物法里奥不由得大吃一惊,“看来,他们是处心积虑的想要置我们于死地了,居然无声无息的在前线屯积了如此规模的合成军种!”  “我也感到很意外!”叹了口气,玛维焦虑的回答,“他们以重型部队打头阵,我的弓箭手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有你那边的守护者和山岭巨人才能挡住他们的进攻!”  “明白了!”虽然战况紧急,但法里奥的回答仍然从容不迫,“我立即带领守护者和山岭巨人赶往奥伯丁,我们在那儿会合,你要保护好自己!”  “放心吧!”微微一笑,玛维结束了谈话,“只要我想走,没有任何人能够抓住我的!”  目前看来,玛维是想在奥伯丁和法里奥的重型部队会合,利用那儿的地形展开反击,把劳师远征的兽人大军歼灭于行军途中。  一直留到所有的将士撤光,玛维才带着自己的近卫队缓缓退入林中,望着被占领的前线,她那紧绷的脸上有着一丝冷冷的笑容,“第一战你们胜了,不过,我会让你们加倍偿还的!”  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玛维叫过一名侍卫,“你立即找只备用角角鹰,从密斯特拉湖绕到石爪山,通知安琪和斯姆,让他们不要回银翼指挥所,直接赶到奥伯丁和我会合!”  “是!”行了个礼,那名侍卫匆匆离去。  借着巨魔蝙蝠骑士团部队吸引了精灵空中部队的注意,两支兽人空降部队悄然出发,绕过灰谷插往精灵腹地。  精灵们不战而逃,部落大军很顺利的拿下了灰谷前哨。  精灵们匆匆撤走,遗留下来的大量物资成了兽人们争相抢夺的对象,不甘落后的牛头人也加入了大肆搜刮的行列,等他们重整队伍开往坠星湖时,不少将士的行囊都装得鼓鼓的,速度自然慢了下来,给了精灵们更多的重整时间。  “哈哈!”用牛角挑着暗夜精灵遗留下来的头盔,凯洒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手中的图腾木桩,“原来联盟的部队比兔子还胆小,仗还没打就溜得一个不剩了!”  “我看,他们是科多兽吓坏了!”从科多兽背上滑下来,兰格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之色,“光是那战鼓声,就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了!”  “事情不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皱起了眉头,伊苔尔丝显然持保留态度,“要知道,我们面对的是曾经以一己之力击退基尔加丹的英勇种族,他们不可能不战而逃!”  “事实就在眼前!”指着一片狼籍的现场,凯然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难道我们看到的不是事实吗?”  “你的脑袋这么大,难道装的全是草?”不满的瞪了凯洒一眼,伊苔尔丝愤愤的挖苦道,“换成是你遇到敌人,你会不会不战而逃?”  “笑话!”把胸脯拍得“砰砰”作响,凯洒不屑的笑道,“我凯洒顶天立地,怎么可能逃跑呢!”  “如果你面对的是卡尔塞斯和尤迪安再加上法里奥和玛维的联手呢?”凯洒的回答在意料之中,冷冷一笑,伊苔尔丝再补上一句,“后退几步,你就可以和洛可汗大人、萨尔酋长、格罗姆督军和和你的老师凯恩一起并肩战斗,你选择在原地战死还是后退几步呢?”  “废话!”把牛眼一瞪,凯洒鼻孔里直冒粗气,“我又不是傻子,当然是后退几步了!”  “这就对了,你上去硬拼等于白白送死,后退几步保存实力,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你的力量就成了左右胜负的关键!”伸出食指晃了晃,伊苔尔丝一语中的,“同样的道理,他们看到我们是有备而来,他们无法力敌,所以采取了战略撤退,保存了实力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和我们作战!”  “听你这么一说,倒还有几分道理!”终于转过弯来,凯洒对伊苔尔丝的分析心悦诚服,“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立即把战况通报给卡尔和萨姆,让他们提防撤回的精灵,我们丢弃有所的战利品,全速前进,尽快与他们会合!”思索了一阵,伊苔尔丝说出了她认为最佳的方案,“兵贵神速,我们必须轻装前进!”  “这……”现出犹豫之色,兰格面有难色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打了胜仗,缴获了这么多东西,将士们士气正高,要他们在这时候把到手的东西扔下,恐怕会动摇军心!”  “一个敌人也没看到,怎么叫打了胜仗?他们不销毁来不及带走的东西,就是想扰乱我们的阵型,降低我们的行军速度,怠慢我们的军心,如果我们带着这么多东西长途行军,还没到黑海岸,可能很多人就会累倒了,所以,”现出不耐烦的神色,伊苔尔丝大声下令,“传令下去,丢掉所有战利品,全速前进!”  “好吧,我听你的!”觉得伊苔尔丝虽然凶了点,但说得毕竟在理,凯洒又不是蛮不讲理之辈,点点头,他率先同意了她的意见,“大伙听着,先把刚才拣的破烂搁在这儿,去追那些该死的精灵,到黑海岸去拿更多的东西,现在全速前进,掉队的按逃兵处置!”  “丢掉东西!”凯洒已经作出表率,兰格虽然有些不愿,但也只好照办,“全速前进!”  “巨魔部队赶往前方搜索!”向身旁的巨魔斥候打了个手势,伊苔尔丝再度下令,“小心提防敌人的偷袭!”  “是!”巨魔斥候领命而去,率队展开,沿途进行缜密的搜索。  “我军如此强大,还用得着这样小心?”看到伊苔尔丝一丝不苛的样子,对刚才的事情心怀不满的兰格忍不住冷笑了两声,“我看你是太多疑了!”  “不是我多疑!”一边策马前进,伊苔尔丝一边头也不回的回答,“本来,我们暗中集结兵力,准备给他们雷霆一击,全歼他们主力,毕其功于一役,本来情势是敌明我暗,但是呢,他们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笨,居然主动撤退,使我们功亏一篑,现在反成了敌暗我明,他们熟悉地形,随时可以展开伏击,如果我们不小心,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被伊苔尔丝抢白了一阵,兰格无言以对,等她走远之后,他才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好凶的女人!”  “报告!”耳内传来通讯士兵气急败坏的声音,“卡尔中将和萨姆勇士的距离太远,超出通讯范围,已经失去了和他们的联系!”  “这可糟了!”关键的时候和主帅失去了联系,也就意味着卡尔、萨姆和大部队只能各自为战,形势变得错综复杂起来。  …………  由于饮酒过量,直到日上三竿,斯姆才施施然醒了过来,望着被酒涎打湿的枕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床上跃起,他三两下穿好衣衫,匆匆洗漱了一下,推开门,来到了旅店的中堂。  中堂不大,勉强摆得下几张陈旧的方桌,三三两两的旅客正在用餐和交谈。  显然早已起床,格兰特、娜娜和安琪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向着斯姆打招呼呢。  “不好意思!”在空着的座位上坐下,斯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我喝醉了,头痛得厉害,所以多睡了一会儿!”  “你没事吧!”关切的着着斯姆,格兰特一脸诚挚的问他,“那么难喝的东西,你一个人就喝了整整一桶!”  “就是!”将手肘搁在桌面上,光洁的手背托住娇巧的下巴,娜娜也关心的问了起来,“那个桶和你差不多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那些酒装进肚子里去的!”  “呵呵……”知道娜娜涉世不深,所以才会提这种尴尬的问题,斯姆只好报以无言的干笑。  “笑什么笑!”不满的瞪了斯姆一眼,安琪没好气的落井下石,“非要喝酒,把正事都耽搁了!还好意思笑!”  “都是我的错!”双手合十,看到惹得两位红颜动了怒,斯姆感到自己罪过大了,忙不迭的承认错误,“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酒瘾太大,耽误了正事,唉!这样吧,今天的早餐算我的,我给大家陪不是,总行了吧?”  “也没什么啦!”看到斯姆一脸的歉然,安琪反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了,“反正没有几天的时间,也招不到足够的工人,不差这半天的!”  “呵呵!”喜笑颜天,斯姆那张老脸上的皱纹都快笑没了,“就是,在这儿多呆几天!”  “不过,从今天开始,”摆了摆纤纤玉手,安琪下了禁酒令,“你可不准再喝酒了!”  “啊!”把嘴张成了一个“O”字,斯姆脸都绿了,“中午和早上不喝,喝上喝一点总可以吧!”  “不行!”板着脸,安琪故作严肃的回答。  “呜呜!”满脸失望的看着格兰特,斯姆似乎希望在座唯一的男子汉替自己出头了。  “你喝了酒连走路都东倒西歪,而且还需要会头痛,”从实际出发,格兰特支持安琪的意见,“我看你就忍几天吧!”  “唉!”把脸皱成了苦瓜状,斯姆只得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昨天那家酒店虽然有人类光顾,但仍以部落的习惯为主,没有刀叉一类的进食工具,一切全靠动手,而这家旅店却是以联盟为主要服务对象,因此侍从端上早餐的时候,也熟练的为每个人摆上了餐具。  看着摆于面前的餐巾和刀叉,娜娜和格兰特四目相对,不知该如何下手了。  好在斯姆已经饿坏了,举起刀叉风卷残云般吃了个饱,使得两人有了借鉴,这才不至于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女孩子的手比较巧,娜娜当然不会学斯姆那种一叉插上几块烤肉的动作,一边进食,她一边悄悄模仿着安琪的动作,倒也有模有样,而格兰特却笨拙多了,惹得安琪捂嘴轻笑。  “格兰特!”一边抹着嘴角的油腻,斯姆一边望着格兰特,“你们真的要去艾泽拉斯?”  “是的!”点点头,格兰特坚定的回答,“所有人的希望都在我的身上,我一定要把大家救出来!”  “有志气!”赞许的点点头,斯姆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不过,地精是很贪婪的,坐地精飞艇到艾泽拉斯,没有足够的钱币是不行的!”  “钱币?”显然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睁大了眼睛,娜娜不解的问,“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这个!”从身上掏出一把金银铜币放在桌上,斯姆作简单的说明,“不管在联盟还是部落,这种被称为金钱的东西可以换到很多需要的物品,我们昨天喝酒、住店,今天的早餐,都是用这些东西换来的。”  “我听说过!”把不同的币种摆在面前,格兰特表明自己并非一窍不通,“金色的是金币,银色的的银币,褐色的是铜币,一百枚铜币等于一枚银币,一百枚银币等于一枚金币,它们是流通工具,可以用来购物和换取别人的服务,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嗬!”对格兰特刮目相看,安琪颇感意外的道,“居然知道这么多东西!”  “在部落,所有的人都把我看成自由的希望,一股脑的把他们所有的经验都传给我,我不学都不成,当然懂得很多了!”叹了口气,格兰特显然又在思念自己的父亲和同伴了,“不过,就象这些金币一样,如果不是看到实物,我很难把它们和脑子里的印象结合起来的!”  “拿着!”掏出一把金币推到格兰特面前,斯姆正色道,“到了联盟,处处都得花钱,没有钱怎么行,这些金币,你和娜娜可以去挑几件合身的衣服,添置些称手的兵器和日常用品,然后搭地精飞艇去艾泽拉斯吧!”  “谢谢!”感激的接过金币,格兰特由衷的道,“幸亏有你在,不然,我和娜娜就算找到了飞艇,也没钱去艾泽拉斯!”  “记住!”进食完毕,安琪善意的提醒格兰特,“如果没钱了,可以去打一些猎物卖到酒店或是去酒店接一些简单的事情换取报酬!”  “我知道!”格兰特表示明白,“这是冒险者最基本的常识!”  “你们听说了吗?”一名地精一溜烟的自门外窜了进来,冲着旅店老板兴奋的大叫大嚷着,“我们要发大财了!”  “又有什么小道消息想要骗顿饭吃?”面对着一脸激动的地精,旅店老板连眼皮也没抬一下,“齐格,你的消息经常都是过了期的无效信息,我想信了你两次,屯积了不少的咸鱼,结果损失惨重,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这个消息绝对是真的!”贪婪的望着店内的食物,名叫齐格的地精抹去了嘴角滴出的唾涂,“部落和联盟开战了,我们又可以大发战争财了!”  “不可能吧!”摇摇头,旅店老板一脸的不屑,“好好的打什么仗?我看是你昨天偷了酒喝,才会大白天说梦话吧?”  “这可不是我说的!”窜到柜台上坐下,齐格信誓旦旦的指天发誓,“你不信我,总该相信齐柏林那老家伙吧?”  “消息是从他那儿传出来的?”放下手中的活计,旅店老板半信半疑的反问,“你不会骗我吧!”  “绝对不骗你!”狠命的拍着胸膛,齐格就象亲眼目睹了战事一般,“听说现在灰谷已经全部被兽人占领了!”  “这不可能!”一直在侧耳倾听齐格的谈话,听到齐格说灰谷失守,安琪再也沉不住气了,从座位上站起,一把提起齐格,她厉声道,“你胡说,灰谷是不会失守的!”  “这这这……”没想到附近就有个暗夜精灵,手脚悬空的齐格连忙手舞足蹈的分辩起来,“这不是我说的,是齐柏林那老家伙说的,你不信,可以去问他!”  “齐柏林在哪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把齐格放回柜台上,安琪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快告诉我!”  “出了旅店往南走,第一家火器店就是他开的!”指着大门,齐格道出了齐柏林的住所,“在那儿能找到他!”  “砰!”顾不上其他,一把推开旅店大门,安琪心急如焚的飞奔而出。  “老板!”指了指桌上尚未收起的几枚铜币,斯姆跟着跑了出去,“不要急……”  拉起娜娜,格兰特也跟在斯姆后边跑了出去,一边跑,他一边扭头问娜娜,“如果真的开战,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救了我们而引起的?”  “我不知道!”眉头紧锁,显然还不知道打仗是怎么回事,娜娜感到莫名其妙,“怎么大家都变得这么慌张了?”  “哎呀!你们听我说,那个热闹劲啊,我可是头一回见到!”齐柏林的店门口聚集了一大群人,有地精、有兽人、牛头人、亡灵、暗夜精灵与矮人甚至人类和侏儒,站在店门的一个大酒桶上,一名胡子花白的老地精正在唾沫飞溅的诉说着战斗的情形,“幸亏飞艇的飞得高,没有被他们发现,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可能就回不来了!”  “倒底是回事?”匆匆挤到前进,不顾旁人的侧目,安琪的焦急之色溢于言表,“你说开战了是真的吗?”  “笑话!”把眼一瞪,齐柏林极为不满的冷笑起来,“在整个石爪山,谁不知道我齐柏林从来是有一说一,绝不会说谎!”  “那你再说一遍开战的情况好吗?”如果不是看到齐柏林一大把年纪了,安琪可能又要把他提起来摇晃一阵了。  “不行!”别过头去,齐柏林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话,我还说什么?”  “小孩子不懂事,你这么大年纪了,何必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挤入人丛,来到齐柏林面前,斯姆世故的举起了几枚金币,“你该不会和金币较劲吧?”  “再加两枚!”双目放光,齐柏林一把夺过金币,“不然休想从我嘴里得到半个字!”  “给你!”掏出金币塞到齐柏林手中,安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求求你,快说吧!”  “好吧,看在钱的分上,我再说一次!”把金币放入怀内,清清嗓子,齐柏林开始讲述自己的看到的一切,“前段时间,我乘船把一批重要的军火送到暴风城去,耽搁了不少时间,所以搭基恩的飞艇回来,今天上午,飞艇经过灰谷上空时,正好看到了他们正在打仗,幸好飞艇爬升得快,没有被双方的空军看到,不然,我可就没命站在这儿了!”  “那你看了些什么?”见他这么久还没进入正题,安琪不由得打断了齐柏林的感慨,“快说来听听!”  “挑要紧的说!”再塞给齐柏林一枚金币,斯姆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不要耽搁时间!”  “好吧!”掂了掂手中的金币,齐柏林终于触及了正题,“当时,我从飞艇上看下去,暗夜精灵的前哨阵地已经被兽人占据了,大量的部落军队正在渡过坠星湖,地面被染得血红一片,不知道伤亡了多少人,我正想降低高度看个清楚,没想到兽人基地飞出来两群双头巨龙,上边坐满了全副武装的兽人,正向着海加尔圣山的方向飞去!”  “那不可能!”猛烈的摇着头。安琪还是不愿相信老地精的话,“灰谷不会这么容易失守的!”  “不可能?”不屑的笑了起来,齐柏林跳起老高,“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告诉你,我可用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部落那边有上百头科多兽,好几千牛头人,还有数不清的兽人和巨魔,对了,好象还有一些亡灵,不是我笑话你们,就凭你个暗夜精灵的那些木制哨所和破烂弓箭,根本就守不下来!还是老老实实的买我们生产的火枪和炸弹吧!”  “不会的!”似乎承受不了如此残酷的现实,安琪仍然在不断的摇头,“你骗人,他们哪儿来的科多兽和亡灵!”  “失陪了!”已经打听到需要的信息,冲格兰特使了个眼色,斯姆拉着安琪向着旅店奔去。  “我要立即赶回灰谷去!”握紧拳头,安琪斩钉截铁的道,“我要回去看个明白!”  “我们得从长计议!”一把拉住安琪的腰带,斯姆好言相劝,“你这样胡来于事无补!”  “会不会是因我们?”看到安琪那激动而伤心的表情,格兰特感到一阵内疚,“因为我们的缘故而引来部落的报复?”  “不!”看到安琪的一腔怒火即将爆发,斯姆立即得出此事与格兰特无关的结论,以免安琪情急之下做出有失理智的事情,“连科多兽和亡灵都出现了,说明这是一场处心积虑的行动,绝非一时兴起的报复行为!”  斯姆的分析极为中肯,安琪并不是蛮不讲理之辈,一场暴风雨化为无形。  “不管怎样,我都要回灰谷去!”深深的吸了口气,安琪努力使自己保持镇静,“我的老师、我的战友都在那儿,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我陪你去!”既然安琪和斯姆能在自己危难之际伸出援手,现在安琪出了状况,格兰特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我也去!”自从认识了格兰特以后,娜娜可是唯他是从,立即表达了生死与共的意向。  “去去去,就知道蛮干!”把眼一瞪,人老成精的斯姆把三位年轻人教训了一顿,“现在情势不明,我们就这样一头撞进去?和白白送死有什么分别?如果玛维她们正在撤走,你一去,不是正好成了围歼她们的诱饵吗?你想过这些利害关系没有?”  “对不起!”静静静呆了几秒,安琪努力使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不愧是玛维的高徒,很快的,她便理清了头绪,“刚才我一时激动,所以才会乱了方寸!”  “这就对了!”呵呵一笑,斯姆终于松了口气,“越是遇到紧急情况,越要使自己保持冷静,不能被一时的激奋冲昏了头脑而干出一些傻事!”  “那么,我们先回旅店取回角鹰兽,飞到灰谷附近降落,我试着用通讯装置和老师她们联系!”已经冷静下来,安琪开始计划自己的行动,“我们要首先和部队取得联系,才能展开下一步的行动!”  “就我们几个人去恐怕是羊如虎口!”感到势单力薄,斯姆想出一个折衷的方案,“不如我们用招募工人的钱来雇几个身手过得去的冒险者一起去,有什么情况也好有个照应!”  “好的!”在这种情况下,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要是有去无回,斯姆手中的金币可就成了兽人的军费,何不趁现在多招点人手呢?想及此点,安琪立即同意了斯姆挪用公款的意见。  “你们还是坐地精飞艇去艾泽拉斯吧!”扭过头,望着在站在一旁的娜娜和格兰特,斯姆不想让才出虎口的两人再度涉险,“这一趟很危险,我不想让你们有什么闪失!”  “不!”摇摇头,格兰特坚决的回答,“有恩必报,是父亲教给我的原则,我和娜娜的命,可以说是你们救回来的,现在你们有了困难,我们怎么能不顾而去呢!”  “斯姆大叔,你把娜娜当成朋友了吗?”一脸坚毅的望着斯姆,娜娜也不想一走了之,“如果把娜娜当成朋友,就要让我们一起分担危险哦!”  “……”没想到格兰特和娜娜会说出如此令人动情的话来,斯姆不由得一阵感动,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拍拍格兰特的腰部,他真诚的道,“谢谢你们!”  “你们要照顾好自己!”见格兰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安琪不由得脸上一热,“如果情况紧急,以保存生命为第一任务,不然就不许去!”  “明白!”点点头,格兰特表示理解,不过,下半句话他却留在了心里,“不过是以保存你和斯姆大叔、娜娜的生命为第一任务!”  “走!”拖着斯姆风风火火的赶往人多的地方,安琪不想再耽搁时间了,“我们赶快招募人手吧!”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