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六节 逃亡  一路上风餐露宿,不过有娜娜相伴,格兰特的感觉比和劳尔等人在一起时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了。  而娜娜呢?能够有人发自内心的关心自己,照顾自己,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清晨,太阳才刚刚出头,鸟儿便在枝头头上低吟浅唱了。  睁开双眼,格兰特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感到右手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格兰特扭头察看。  原来是娜娜,她如同小猫般蜷成一团,偎依在格兰特的身旁,睡得正香甜呢。  为了行动方便,早在几天前,娜娜已经利用格兰特睡觉的时候把斗篷拆散,以鱼剌为针,以布料纤维为线,把斗篷改成了长袍,虽然不是很合身,但总比披着斗篷方便多了。不知梦到了什么,娜娜脸上有着浅浅的笑意,修长的睫毛不时轻轻的闪动两下,诱人的红唇亦微微张合着,令人有种想要凑上去的冲动,更要命的是,随着她的呼吸,一种有如兰花般的淡淡香气不断传来,剌激着格兰特的神经,令他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  回想起几天前娜娜扑入怀内的情形,那时虽然隔着衣物,可那嫩滑而富有弹性的双峰,依然给创造成了极大的震憾,使他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冲破动。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格兰特强行按下自己的冲动,“不行,我不能趁人之危的!”  “唔!”睡梦中翻了个身,娜娜变成了伏在格兰特身上,而她的胸部,正好搁在了格兰特的大腿之上,阵阵销魂蚀骨的感觉从接触点传来,随着娜娜的呼吸起伏,他甚至能感受到她那胸前双峰的坚挺、柔软、弹性以及形状,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奇妙体验,舒美快乐得差点令他死过去了。  “卟啦啦!”远处鸟群惊飞,把沉醉在甜美感觉中的格兰特惊醒过来。  “快醒醒!”轻轻的拍了拍娜娜的肩背,格兰特凑在她耳畔低声呼唤,“有情况了!”  “好痒啊!”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睁开惺松的双眼,嘟起小嘴,娇嗔的瞪了格兰特一眼,娜娜不满的伸了个懒腰,“人家睡得好好的,干吗叫醒我呀!”  “嘘!”指了指鸟儿惊飞的方向,格兰特压低了声线,“有情况,可能是兽人们追来了,我们现在都没有武器,得想办法避开!”  “哦!”听了格兰特的话,娜娜睡意全消,闪到格兰特身后,她有些紧张的问,“我们怎么办呢?”  “跟我来!”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格兰特拉起娜娜奔向不远处的小溪,“我们躲到水里去,他们就找不到咱们的足迹和气味了,看到对岸边上的那棵树呢?它的枝干伸到了小溪上方,咱们再从那儿上树躲好,他们就找不到咱们了!”  “可是,咱们上了树,气味会随着风向传出去呀!”既然连洛可汗都看重娜娜的追[踪能力,在这方面她当然有着独特的见解。  “那你说怎么办?”一边拉着娜娜涉水前进,格兰特一边出声询问,“我差点忘了,你应该才是追踪和反反追踪的能手!”  “找两根空心的草茎,咱们全部都浸到水里,只用草茎呼吸,”到岸边采下两根细长的草茎,娜娜说出了自己的方法,“那样,他们就找不到咱们了!”  “好!”这条小溪宽十多米,中央地带水深超过三米,水势不是很急,上边漂浮着不少的枯枝乱草等杂物,用娜娜所说的方式藏身其中,兽人的确很难发现,接过草茎,格兰特接受了娜娜的建议,“我们到中间去!”  “不……”犹豫了一下,娜娜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那儿水深,我会沉下去的!”  “不是你说全身浸到水里去吗?”摇摇头,格兰特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岸边水浅,又没什么漂浮的杂物,很容易被看到的!”  “可是,我会沉下去啊!”露出惶急的表情,娜娜几乎要哭出来了,“那种方法,我也只是听他们说起过,我还是第一次到这么多水里边,我真的会沉下去的!”  “不要紧!”拉着娜娜的手,格兰耐心的特鼓励她,“我会保护你的,相信我好吗!”  “嗯!”看着格兰特自信而真挚的目光,娜娜信任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口里衔着草茎,两人没入水中。  不大工夫,岸边传来了嘈杂的人喊狼嘶之声。  “奇怪!”观察着附近的足迹,洛罕满脸的疑惑,“线索到这儿就断了,如果他们不是到了对岸,就是顺流而下了!流水会冲走他们的气味和足迹,如果不知道他们上岸的地方,咱们很难继续追踪!”  “分成两队!”左右一指,卡尔大声下令,“放出座狼,跟在它们后边沿岸搜索,发现情况立即向我汇报!”  “是!”狼骑统领敬了个礼,招呼手下分头行动。  “到目前为止,只逃掉了一个人!”在野外披星戴月的日子不好坏过,洛罕显然是不想继续追踪下去了,“这已经算是成功了!”  “问题是,逃走的那个人才最我最想杀死的!”望了身后那些座狼背上驮着或生或死的十几位人类俘虏,卡尔显然不想善罢甘休,“对了,不是只差一个人吗?为什么一路追来,地上有两个人的足迹?”  “脚印一大一小,大的脚印穿有鞋子,脚印边缘粗糙,说明鞋底不会是常用的皮革,质地很差,和逃奴的鞋印吻合,至一另一个脚印,看起来比较细小,应该是女的,不过,我们不是早就释放女俘了吗?怎么会有女人呢?”一边分析着情况,洛罕一边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会不会是你那个七号?”用指甲刮了刮自己的獠牙,卡尔转身盯着洛罕。  “不可能!”猛甩了两下脑袋,洛罕极为肯定的回答,“你也亲眼看到的,我亲自用最毒的药把她毒死了!”  “不过!”伸出食指在虚空中点了两下,卡尔说出了自己的疑点,“我们回到七号死亡地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她的尸体!这一点,你怎么解释?”  “这我就不清楚了……”考虑再三,洛罕才说出了最为可能的推测,“应该是被什么野兽叼走了吧!不可能是娜娜,你也看到的,她断了一双手,就算没死,走起路来也不能掌握好平衡,不会象这些脚印那样分布均匀!”  “这倒也对!”点点头,看样子卡尔被洛罕成功的说服了,回头盯着那些奄奄一息的人类,他嘴角浮起一丝狞笑,“等抓到那小子,我会把他们全部钉在十字架上喂老鹰!”  “求求你,饶我一命吧!”睁开充血的双眼,一位人类俘虏用虚弱的声音哀求道,“是我说出格兰特往回走了,你们才会重新找到线索的!”  “劳尔!”在他一旁,另一名尚未死去的俘虏对他破口大骂,“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人!”  “闭嘴!”扭过头,劳尔的表情分外狰狞,“是人就想活命,我还年轻,我看到了外边的世界,我想多活几年,有什么不对?如果我有错,错就错在我不在兽人,而当了这该死的人类!”  “想活?”停住脚步,来到劳尔面前,托起他的下巴,卡尔轻篾的笑了,“可以,我给你一个机会!”  “刷!”抽出身旁护卫狼骑的佩刀,卡尔一刀挑断了劳尔身上的绳索。  “当啷!”掷刀于地,卡尔做了个手势,“想活是不是?那你先把你的同伴杀了!”  滚下狼背,劳尔颤抖着伸出满是血污的手,眼中神色百变。  “怎么?想打歪主意了?”把手按在佩剑上,卡尔狞笑起来,“有什么想法,尽管做!”  “劳尔!”看到劳尔可耻的面目,还活着的俘虏纷纷破口大骂,“你这狗娘养的贱种!”  抬着望着如一尊大山般矗立在旁的卡尔,看着他那如狼似虎的目光,劳尔连忙别过头去。  “噗!”一咬牙,抓起佩刀,劳尔狠狠的捅入了身旁同伴的身体,“反正在都是死,那就让我来送你们上路吧!”  “你……”愤怒的嘶吼了半声,俘虏的表情便凝固下来,那瞪得老大的双眼,令劳尔感到心底发凉。  “卟!”抽出佩刀,剧烈的痛苦使得中刀的人类浑身一震,接着软绵绵的松弛下来。大量的热血自创口喷涌而出,溅了劳尔一头一脸,令他那扭曲的面孔更显狰狞。  “混蛋啊!”目睹了劳尔的行径,另一名俘虏怒发冲冠,“劳尔,你不得好死!没有人会原谅你的!”  “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踉跄着来到那人面前,劳尔咬牙切齿的一刀挥出,“知道的人都得死!”  “咔嚓!”刀光闪现,一颗头颅应声落地,冰凉的刀锋,使得伤处的肌肉猛然收缩,无头的颈项处先是一片惨白,椎骨、气食、食管的孔道清晰可辩,接着迅速的浮起无数的细小血珠,随着心脏最后的收缩,因整激而猝缩的动脉断端猛然张开,大量的热血如喷泉般激身而出,形成了一片腥红血雾。  有如厉鬼般自血雾中穿出,劳尔的刀伸向了第三位同伴。  “够了!”卡尔突然出声制止了这场屠杀。  “丢下刀!”勾勾手指示意劳尔走近,卡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杀光他们?”  “不知道?”看到卡尔不怀好意的笑容,劳心感到心头一凉。  “我改变了主意,不但会让你活着,也不会再杀剩下的逃奴了!”冷冷一笑,卡尔示意身旁的狼骑拿走劳尔手上的佩刀,“他们,将是目睹你今天行为的证人,我会放他们回角斗场,让他们好好的活着,把你的所作所作为传出去!”  “大人!”后退了一步,劳尔感到头皮发麻,“您这样做,和杀了我有什么分别?”  “很简单!”转过身,卡尔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来,“我要让你成为我的狗,死心蹋地的为我卖命!”  卡尔这一招,确是心狠手辣,这一着等于是绝了劳尔后路,使他不容于人类,只能在兽人中苛活了。  “给他一壶水,一袋干粮,一袋金币!”先是向狼骑作了个手势,卡尔再度回头,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拿了东西,你马上给我滚到石爪山,地精商人基恩是我们的人,让他送你到艾泽拉斯,凭你的本事,应该可以在人类军队里混个差事,每个月初,基恩的飞艇会在暴风城装卸货物,你按时把收集到的情报交给他,听清没有?”  “好、好的!”听了卡尔的话,劳尔不由得转忧为喜,能够到拿着大把的金币到艾泽拉斯,那可是劳尔梦寐以求的好事。  “我警告你!”看到劳尔喜形于色的表情,卡尔淡淡的吐出几个字呢,“在艾泽拉斯,我们有很多眼线,如果你想从此在那边过太平日子,那你的老底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暴风城,你们人类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叛徒,我想你是知道的!”  “是,是,我知道了!”冷汗涔涔而下,刚才,劳尔的确有这个打算,听了卡尔的威胁,他不由得感到一阵凉意,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已经无法再摆脱卡尔的控制了。  “滚吧!”挥挥手,卡尔不耐烦的让他离开,“我不想再看到你那恶心的嘴脸!”  “大人!”不敢再和卡尔打交道,轻轻的扯了扯一名狼骑兵的衣袖,“怎么走才能到石爪山?”  “啪!”给了劳尔一记耳光,那名狼骑兵厌恶的用手指拂了拂衣袖,嘴角向溪流一歪,“狗杂种,别弄脏了我的盔甲,你顺着这条河往下走就到了!”  “谢谢!谢谢!”不敢表现出丝毫的怒意,劳尔抚着肿胀的脸庞匆匆离去。  “咦!”看到沿岸搜索的狼骑兵们已经不始往回走,在一旁看得无精打采的洛罕马上来了精神,“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报告!”来到卡尔面前,带队的狼骑兵汇报成果,“前边不远处就是瀑布,我们是否要绕下去继续搜索?”  “不用了!”失望的叹了口气,卡尔指向上游,“如果他们顺流而下,看到瀑布一定会折返回来的,到上游找找!”  “是!”狼骑领命而去。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