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八节 矮人  灰谷,是联盟与部落相互对峙的前哨基地,双方均在此屯积重兵,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虽然名为灰谷,但景致却与它的名称完全相反,整个地区树木林立、河流纵横、湖泊遍布,鸟语花香,堪称人间仙境,而暗夜精灵们的防御工事,就和谐的掩映于丛林之中。  灰谷后方是黑海岸,它是卡利姆多大陆唯一一个与艾泽拉斯大陆建立了长期联系的港口,对联盟来说具有无比重要的战略意义,是联盟在卡利姆多的一座军事重镇,随之而来的商人和冒险者,却把它变成了一座不折不扣的商业都市,侏儒、矮人、地精、人类、精灵络绎不绝,车水马龙,好一派繁华景象。  “卟嗵!”把行李从庞大的海船上丢下,一位神采奕奕的矮人随着跃上了海岸,他长着乱篷篷的大胡子,一顶有些破旧的皮帽扣在脑门上,宽阔的脸庞勾勒出粗犷的线条,结实的肌肉如小山般坟起,背上系着一只和他本人差不多高的长管火枪,从那黝黑发亮的枪管上,便可以看出主人对它爱护有加。  “先生,要帮忙吗?”几名正在寻觅生意的矮人和人类迎了上去,“我们的旅店会为您提供最好的服务!”  “砰!”一只大熊笨拙的落地,把那些招揽顾客的商人吓得四散而逃。  “嗨,波比!”转身在大熊那毛绒绒的背上拍了一下,矮人哈哈大笑起来,“你又吓着别人了!”  “斯姆叔叔,你终于来了!”一把比仙籁还好听的声音在矮人身旁响起。  回过头,首先映入矮人眼内的,是造型古仆的高统的鹿皮皮靴,视线上移,一双修长的美腿进入视野,匀称而优美的线条诱人无比,充满活力和青春的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健康而细腻的动人光泽,再往上,是一袭精致而朴素的猎装裹着的高挑身材,勾勒出诱人而野性的曲线,再往上,是纤细秀丽的脖子和一幅夸张的面具,淡绿的长长的秀发束在脑后,如丝如缕般随风飘动。  毫无疑问,面前的是一位年轻的暗精灵女子,如果面具下的容颜能配得上这绝美而矫健的身材,那可绝对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了,由于精灵的平均身高比人类要高十公分左右,而矮人却比人类矮了近五十厘米,只及精灵腰部,所以矮人只能仰头而望,使得那顶破帽也掉到了地上。  “你是……”接过波比衔起的帽子扣在头上,矮人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我是安琪呀,”面具上那对灵动而清澈得有如一湖碧水般美丽的眸子闪动了一下,精灵女子有些不依的嚷了起来,“你怎么把我忘了?”  “你真是安琪?”张大了口,被称为斯姆的矮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笑着摇了摇头,“十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叔叔怎么认得出来?我还以为自己艳福不浅,一下船就遇上了生平罕见的美人搭讪,没想到是你这丫头片子!”  “哼!”不依别过头去,安琪不满的哼了一声,“我才不是丫头片子呢!”  “你的老师呢?”言归正传,收起笑容,斯姆回到了主题,“她这么急找我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老师在灰谷等你,”一提到正事,安琪立即变得严肃起来,“我是来接你的,我们马上坐角鹰兽飞过去吧!”  角鹰兽,是暗夜精灵的空中交通工具,体型巨大,性情温顺,双翼张开之后有七八米宽,优点是空中飞行速度极快,缺点是只能乘坐一两个人,运载能力有限,不能作为主要的货运工具。  “好吧!”有犹豫的看了看不远处伏在地上的角鹰兽,些拍拍波比的头,一边示意它跟在自己身后,斯姆一边跟在安琪身后,“我们波比这么重,它们载得动吗?”  “没问题的!”安琪头也不回的回答,“,虽然你胖,但是高度不够,所以啊,就算再多两个你也不会有问题的!”  “你这死丫头,”一边手足并用的爬到角鹰兽的背上,斯姆一边不满的笑骂了一句,“我一会告诉你老师,让她好管教你了!”  “她才不会呢!”甩甩头发,安琪满不在乎的回答,“用绳子系好你的宠物,不要滑下去了!”  “知道!”用绳子把不高兴哼哼着的波比牢牢的绑在鹰背上,抓牢角鹰兽的背带,斯姆打出了准备完毕的手势。  两只角鹰兽盘旋着升上天空,向着灰谷飞去。  “我……!”角鹰兽的速度太快,强大的风力几乎上把斯姆给掀下了鹰背,望着自己的帽子翻滚着跌入已经小得象盒子一般的城镇,他想要发表些什么,不过才一张口,大量的风便灌进了嘴里,让他憋得满脸通红,眼睛更是鼓得象青蛙一般了,别过头,背对着风向,他终于愤愤的发出声来,“以穆拉丁的胡须发誓!我再也不坐这种东西了!”  “呜呜!”虽然身子被绑得牢牢的,可波比那庞大的身躯仍然被吹离了鹰背,悬在空中不断的晃荡着,用爪子捂住双眼,瑟瑟发抖的大熊用不断的哀嚎表示最强烈的抗议。  群山在地平线下消失,不大的功夫,角鹰兽便稳稳的降落在灰谷中心的一颗参天巨树之上。  “安琪上校!”看到角鹰兽降落,几名暗精灵战士便簇拥着一名副官匆匆迎了上去,“阵地右翼的兽人出动了双头龙空降兵团,玛维将军希望你能立即前往右翼哨所观察敌人动向!”  “我知道了!”翻身跃下鹰背,一边示意士兵系好角鹰兽的缰绳,安琪一边冲副官作了个手势,“这位是我们的客人斯姆先生,你立即带他去见玛维将军!”  “是!”站得笔直,那名副官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到老师那儿去了,副官特里会照顾好你的!”回过头,向落地之后尚站立不稳的斯姆点了点头,安琪向立于一旁的几名士兵下令,“你们几个跟我来!”  带着几名士兵,安琪敏捷的滑下大树,向着右边赶去。  “嗯……哦?”看到刚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安琪突然间变得面若冰霜,精明干练,斯姆一时间不能适应,好半天,他才回神来,一边帮自己的波比松开绳索,他一边为在旁边帮忙的副官,“安琪她平时是怎么样的?”  “对不起!”行了个礼,副官表情严肃的回答,“身为下属,我不能议论同僚!”  “好了好了!”明显不适应精灵副官那过分庄严的表情,讪讪的摸了摸红红的鼻子,斯姆岔开了话题,“我们走吧!”  “是!”再度行了个礼,副官在前边引路。  回过冲波比做了个鬼脸,斯姆小跑着跟了上去,没办法,谁叫他天生的腿短呢。  “出什么事了?”赶到右翼哨所,安琪向那儿的哨兵发问。  “长官!”行礼之后,哨兵简明扼要的说出了自己的发现,“一个小时前,兽人出动了双头龙部队,上边是全副武装的正规部队,共计狼骑兵百人,巨魔部队二十人!”  “现在有什么动静?”接过哨兵的望远镜观察着远处兽人阵营的动静,安琪继续发问。  “之后一直没有动静!”在一旁站定,哨兵大声汇报着情况,“敌营一切如常,未见特殊调动和集结!”  “继续观察!”把望远镜还给哨兵,转过头,安琪吩咐跟在自己身后的士兵,“通知各营,做好战斗准备,挂起二级战备旗帜!”  “是!”几名士兵匆匆分散离去。  离开哨所,安琪独自一人朝着玛维将军的办公地点赶去。  “呼!”确信周围无人,安琪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唉,成天都要板着脸说话,好累啊!”  累归累,埋怨归埋怨,不过很很快的,她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大步流星的在林间穿行起来。  玛维,是暗夜精灵中的英雄级人物,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上万年,她那一身出神入化的近战功夫,是任何英难均不敢小视的,不过,得益于精灵那不会衰老和死亡的自然生命,现在看起来,她依然是一位美绝人寰的绝色佳丽,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冰肌玉骨,那雍容华贵的资容更是令人自惭形秽,不敢逼视,顾盼之间不怒而威,确有英雄之风。  “呜呜~”尚在门口,波比便感到了一股前未有的无形压力,停在门口俳徊不前。  “玛维将军!”硬拉着波比进入大厅,也许是受了周围那严阵以待的卫士影响,斯姆的态度也变得严肃起来,“你找我来有何贵干?”  “老朋友了,还客气什么!”示意附近的卫士离去,玛维面色平和的作了个请坐的手势。  爬上高高的座椅,斯姆翻身坐下,两条腿悬在空中不断的晃悠着,看起来极为好笑。  躲在斯姆的椅子后边,波比一边悲呜了几声,一边用爪子捂住眼睛,搭拉着耳朵,摆出一幅不闻不见掩耳盗铃的姿势,着实令人忍俊不住,就连玛维也不禁莞尔起来。  “玛维将军,”看到玛维自然的表情,斯姆恢复了一贯的语气,“现在又不是战时,你怎么会亲临前线?”  “这儿没别人,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上校!”白了斯姆一眼,玛维浅浅一笑,“我想多给安琪一些煅炼的机会,半年前,我就带着她在这儿住下了!”  “哦!”点点头,斯姆回归了正题,“这次让我大老远屁颠屁颠的跑来,你不会是只想和我拉拉家常吧?”  “猜对了!”眨了眨深遂无比的双眼,玛维一脸严肃的回答。  “不会吧!”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斯姆一脸哭丧的扳起了手指头,“为了聊聊天,就把我从卡兹莫丹叫到这儿来,车船费、食宿费、还磨破了两双靴子,一共是三百个金币啊!够我买整整一地窖的啤酒了!”  “骗你的!”看到斯姆装出的哭相,轻笑了两声,玛维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其实请你来,我们的确是有事相求!”  “什么事?”一提到正事,斯姆立即收起了嬉皮笑脸,“只要能用得上我,我愿尽力而为!”  “半年前,我们发现部落的人马在暗地里进行了大量的调动,不但兵力大大增加,更以牛头人部队为主,你知道,牛头人萨满法师的图腾能产生一种特殊的力场,使我我们暗夜精灵的弓箭威力大减,再加上牛头人皮粗肉厚,很难对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坐回自己的座位,玛维不疾不缓的述说起来,“因此,我们邀请你来,是希望你能尽快帮我们组建一支火枪队,用来对付牛头人突击队!”  “这事嘛……”露出思索的表情,斯姆面露难色,“其实,你们暗夜精灵是天生的神箭手,眼力的洞察力是一流的,要掌握火枪的技术也不是难事,不过,想组建一只有持续战斗力的火枪队,并不是只有优秀的射手就行了,必须有完善的火枪及弹药生产线,能够随时维修和补充枪支弹药的损耗才行!”  “那没问题!”对于斯姆的担心,玛维倒持乐观态度,“既然我们已经打算组建火枪队,这些基本的后勤当然也要跟上!”  “问题是,我没有带熟练的侏儒工人过来!”为难的搔搔头皮,斯姆不安的搓着双手,“不能在短时间内修建起这样的生间基地啊!”  “笨死了!”一把比百灵鸟还好听的声音自门外飘了进来,“你不会去石爪山招募地精工人吗?”  “安琪,”看着如彩蝶般翩然而入的安琪,玛维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你回来了?右翼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问题!”在玛维面前站定,安琪首先汇报军情,“兽人出动了一百二十次双头龙,向着西方运送了一百名狼骑兵,二十名巨魔兵,目的不详,目前尚无异动!”  “哦!”托腮思考了一下,玛维不解的自语道,“西面我们并没有什么据点,莫非他们想要声东击西?看样子我们不能大意!”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全军二级戒备!”看到玛维的表情,安琪知机的说出了自己的处理方法。  “不错!”吁了口气,玛维示意安琪在一旁坐下,“这件事处理得很好!”  “谢谢师父夸奖!”得到玛维的表扬,安琪乐滋滋的在一旁坐了下来。  “你这小妖精真怪!”看到安琪恢复了天真浪漫,斯姆不由得嘀咕起来,“一会儿冷得比冰还厉害,一会儿又甜得比蜜还腻,真是青出于蓝啊!”  “你这是在骂我喽?”板起脸,玛维一本正经的瞪着斯姆。  “不那样做,士兵们怎么服我呀?”不依的摇着玛维的手,安琪也狠狠的白了斯姆一眼,“老师说了,要让士兵们敬畏,就得装出那副样子嘛!”  “树立威信也不用成天板着脸嘛!”耸耸肩,斯姆笑着摇了摇头,“你师父老爱钻牛角尖,就象追那个尤迪安一样,这么多年还放不……”  “……”瞪着斯姆,玛维不怒而威。  “啊……”看到玛维那冷峻的表情,打了个寒战,斯姆连忙转移话题。“我们刚才说到哪 儿了?”  恶魔猎手尤迪安,暗夜精灵族的英雄人物之一,是另一位英雄德鲁伊法里奥的胞弟,为人亦正亦邪,毁誉参半,许多年来,他和玛维的关系一直纠缠不清,据小道消息,在尤迪安被关押期间,那时身为典狱官的玛维爱上了他,但是尤迪安却对月之女祭司泰兰德念念不忘,因爱成恨,后来玛维万里追杀逃走的尤迪安,感情的因素也占了很大一部分,不过,得到了精灵王子卡尔塞斯帮助的尤迪安还是成功的逃脱了追杀,才会有和拥有邪恶之剑霜之哀伤的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在塞冰王展开惊世大对决的场面发生,难怪现在斯姆一提到他,玛维便会立时色变了。  “说到组建火枪车间的事了!”见气氛不对,安琪知机的出面缓和,“虽然没有侏儒工人,但是石爪山有很多地精,只要付钱,他们一定会来修车间的!”  “地精不是一向保持中立吗?”偷偷瞄了脸色铁青的玛维一眼,斯姆和安琪互打眼色,以期用语言分散陷入深思的玛维的注意,“会不会拒绝咱们的要求呢?”  “这又不是直接让他们参战!”悄悄对引起玛维愁思的罪魁祸首斯姆作了个极为不满的手势,安琪出言反驳,“只是让他们修建工厂而已,你可以马上就写信让你的同伴招募侏儒工人过来啊,等他们修好工厂,侏儒工人差不多也该到了,时间不是刚刚好吗?”  “这个主意不错!”点点头,拉姆击节赞道,“妙极了!”  “就这么办吧!”从座位上站起,玛维淡淡的下了逐客令,“安琪,这件事由你协助拉姆上校去办,我不舒服,要先休息了!”  “是!”暗地里再度瞪了斯姆一眼,安琪顺从的回答。  “放心交给我吧!”拍拍胸脯,斯姆故作不见的从座位上跳了下来。  “都是你,”玛维才离开大厅,安琪便追打起斯姆来,“惹得老师不高兴了!”  “都是我的错!”一边抱头鼠窜逃,斯姆一边惨呼,“但是你也要尊老爱幼啊!连波比都比你有同情心!”  “呜呜~”双肥厚的熊掌托着下巴,听到自己名字的波比露出个憨厚无比的笑容,简直把斯姆气了个半死。  …………  “他们只是说这中间有几座山,”坐在一块石头上,格兰特一边以石为刀削制着一根树枝,一边诅咒着崎岖的山路,“没想到会这么难走!”  “嗯!”满脸疲惫的坐在格兰特身旁,娜娜嘟着嘴,正在揉着她那白嫩而纤细的小脚,“好累哦,我的脚都走痛了!而且,这儿经常还有怪物出来吓人,太气人了!”  “幸好我们都会点格斗,不然就没命了!”一边用植物表皮搓成细绳状,格兰特一边心有余悸的回答,“你开始还说不要伤害它们,结果呢?害我们被围攻,差一点就被它们给吃了!”  “是我不好嘛!”一提到那件事,娜娜便觉得脸上无光,白了格兰特一眼,她不满的道,“你再说这件事,我不理你了哦!”  “好好好!不提了!”踩着削好的树枝用力弯曲,格兰特把制好的绳索绑在两头,拉了两下,他递给娜娜,“弓做好了,你试试能用吗?”  “这么快就做好了?”接过木弓,娜娜把玩了一阵,然后试了试力量,“真好啊,比我用过的两把弓力量还大呢!”  “那是当然了!”得意的拍拍胸脯,格兰特自豪的回答,“在训练营里,除了练习格斗,我还学习了制造和制皮,做这些东西轻而易举!”  确实,在培养格兰特的时候,罗格他们早就有充分的准备,不但让他学习格斗,还让他学习制皮和制作,为万一不敌而逃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能用就好!”把一段平直的树干劈成条状,一端削尖一头系上满的树皮作尾翼,格兰特一边用石头打磨光滑,一边试着两头的重量,“我先做些木箭出来,一会儿再做把弓,那样咱们就有武器了!”  把弓放下,娜娜在一旁乖巧的看着格兰特的动作。  “你会缝东西吧?”看到娜娜百无聊赖的样子,格兰特开始安排工作,“你能用我昨天剥下来的狼皮缝两个装箭的口袋吗?”  “不嘛!”捂着小巧的鼻子,娜娜皱起了眉头,“那些皮好臭的,再说,我也没有针和线啊!”  “我已经硝过了!”扯下背上裹着的几卷狼皮,格兰特耐心的做起了思想工作,“虽然还有点腥味,但过两天就没事了,至于针嘛……”  “咔嚓!”从身旁的树枝上折下一颗剌来,用石头划拉两下,刻出一个可以放线的倒勾状凹槽,再从衣服上用力的抽出一根麻线,格兰特双手一拍,“好了,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哎……好吧!”白了格兰特一眼,娜娜心不甘情不愿的动起手来。  “你缝得好快啊,针脚这么细密,很不错哦!”偷偷描了一眼气鼓鼓的的娜娜,格兰特不失时机的表示赞扬。  “真的吗?”听了格兰特的话,娜娜似乎很是受用,似乎连狼皮那扰人的血腥味儿也淡了不少,一边加快了速度,她一边喜笑颜开的回答,“我还可以缝得更快呢!”  看着娜娜眉飞色舞的穿针引线,格兰特不由痴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继续自己的工作,一消说,娜娜两个箭袋缝制完毕,并却附近的山泉洗净了双手,他还未能做完所有的弓箭。  “好了!”忙活了大半天,终于完工,格兰特满意的把完工的木箭交给了娜娜,“拿好哦,不要弄丢了,这可是咱们的保命武器!”  “嗯!”小心的把木箭放入袋内,娜娜顺从的点了点头,“这是你亲手的做箭,我当然要保管好了!”  系好弓箭,格兰特拿起两根木棍,顺手递了一根给娜娜,“拿着它吧,可以用来当拐杖,也可以用来当武器,草丛深的地方还可以用来探路把蛇赶出来!”  “好的!”在地下室时,长期有蛇光临,那可是她最怕的东西了,一想到那冰凉可怖的蛇,她不由得猛打了几个寒战,连忙接过了木棍。  “好了!”从石头上站起,格兰特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出发!”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