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五节 重生  所有的人,都在刹那间走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娜娜那冰冷的身体无助躺在半干的血泊中。  “呱……”一只乌鸦从空中俯冲而下,停在了血泊边上。  “啪啦啪啦!”伴随着一阵奇异的声响,乌鸦的形体开始膨胀、变大,轮廓的边缘先是渐渐模糊,形成了一团五彩的雾气,接着慢慢凝成了一个人形。  那是一位苍老的长者形象,他披着象乌鸦一般黑色的斗篷,满是皱纹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白色眉毛下,一双细长的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自斗篷下伸出的右手上,紧紧的握着一根金色的法杖。  “可怜的孩子……”上前两步,俯下身来,怜惜的看着没有任何生机的娜娜遗体,长者深深的叹了口气,“还好,我来得不算太晚……”  站直身子,举起手中的法杖,长者须发皆张,黑色的斗篷无风自动。  “伟大的创世之神啊……”闭上眼,长者开始吟唱起深奥难懂的咒文。  随着他的吟唱,法杖上渐渐闪出一道道淡淡的七色光芒,接着越来越亮,最后汇成了一团有如烈日般强烈的七彩光团。  “以神的名义令你重生!”猛然睁开双眼,长者法杖一挥,耀眼的光团离杖而出,闪电般没入了娜娜遗体所佩的阵旧十字架上。  似乎因咒文而用尽了力量,退后两步,长者靠在一颗大树上喘着粗气。  “滋滋!”吸收了光团的十字架先是一暗,接着散发出一股股金色的光芒,最后汇聚成一道夺目的金色光柱直冲天际,强烈的光芒,就连长者也不得不以袖掩面,不能正视。  光柱之内,一具人形隐隐可见。  “嗡……”光柱渐渐减弱,现出了一具美得无以复加的动人躯体,那诱人的曲线,起伏的峰峦、优雅的五官、如玉的肌肤,不正是一个完美无缺娜娜吗?可是,那冰凉的躯体,明明白白的就在她的身畔,组成了一幅美艳、残酷而诡异的画面,令人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受。  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娜娜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咦……我不是死了吗?”望着头顶的蓝天白云,娜娜的明眸中涌起两团疑云,本能的想要撑起上身,她这才留意到自己的双手活动自如,低着反复察看着自己冰雕玉琢般的双手,她喜极而泣,“我的手……我的手还在……天啊……这是不是在做梦!”  低下头,发现身侧血泊中的自己,娜娜不由得花容失色,喃喃的自语道,“我真的死了……难道……灵魂就是这样子的吗?”  “呜……好疼!”为了证实自己的生死,她悄悄的掐了自己一把,有疼痛的感觉,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这不是做梦!”坐在旁边,象欣赏艺术品般打量着娜娜的长者微笑着开口了,“你死过一次,但是现在复活了!”  “啊!”这才留意到身旁有人,翻身蜷成一团掩住自己的关键部位,娜娜白皙的面庞涨得通红,“你是谁?怎么在这儿偷看人家!”  “……”辛辛苦苦救了对方,却被对方看成了老不修的色狼,有什么比这更失败的事呢?长者几乎给气晕了,好半天,他才缓过气来,“是我让你重生的……”  “真的吗?”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长者,确信对方没有敌意,低下头,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峰体,她才疑虑的嘟起了小嘴,“真的是新的身体耶,连一点伤痕都没有!可是,你为什么要救娜娜呢?”  “因为它!”一边卸下斗篷掷给娜娜蔽体,长者一边指着娜娜遗体颈部的项链,“知道那是什么吗?重生十字架!创世神泰坦流传下来的十大神器之一!”  “是因为它吗?”把斗篷披好,摘下十字架在放柔荑之上,娜娜不信的把玩着,“可是,它看起来好普通!”  “普通的外表下,却有着我们无法理解的魔力!”微微一笑,长者说出了重生十字架的奥谜,“只要知道远古的重生之咒,它就能够让最后一位佩戴了十年以上的死者复活过来!”  “为什么?”似乎对此很感兴趣,娜娜继续追问。  “我也是头一次使用这种咒语!”摊开双手,长者做出无能为力的手势,“怎么知道为什么呢?不过,它要十年才能使用一次,而且又只能让佩戴了十年以上的人复生,我想,可是只有佩戴者和它心灵相通,才有可能获得重生吧!”  “那,你为什么救我?”伸出手,把十字架递向老者,娜娜对手中的至宝毫不珍惜,“是因为它吗?”  “傻孩子!”接过十字架,长者慈祥的替娜娜挂在颈项上,“如果我想“要它,拿走就行了,何必花力让你重生呢?”  “那又是为了什么?”不解的望着长者,娜娜弄不明白了,“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事吗?我先告诉你,娜娜不会去干坏事的哦!”  “不为什么!”看着娜娜严肃的表情,长者哑然失笑,“我只是尽一个守护者的责任,不会要求你做任何事的情,孩子,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利用的关系以外,还有各式各样的感情,时候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  “是……吗?”觉得长者的话好深奥,娜娜一头雾水,“什么是守护者呢?”  “我想,我该走了!”没有回答娜娜的话,转过身,长者缓步离去,“孩子,忘了悲伤的事情,好好的活下去吧!”  “老爷爷,你叫什么名字!”在临死前,洛罕所说的话,使她有着万念俱灰的感觉,她觉得所有的人都只是在欺骗她,利用她,她恨洛罕,恨这个世界,更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可是,长者不计回报的让她重生,使她感受到世间还有温暖的一面,使她不至于走上偏激狭隘的道路,看到长者渐行渐远,娜娜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忍不住出声询问起来,“我扶你走好吗?”  “不用了!”化为一只白鸟飞上半空,长者苍老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我叫麦迪文!”  “我记住了!”点点头,娜娜表情严肃的自语道,“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麦迪文这三个字,只有对外界毫不了解的娜娜才会不以为怪,换了旁人,恐怕早就跪地膜拜了,要知道,麦迪文可是传说中近似于神一样的人物,是联盟的守护者,有着无与伦比的法力,虽然在和黑暗之神萨格拉斯作过战时失去了身体,但强大的精神却并未消散,偶尔化为先知警示和帮助联盟渡过灾难,就连英雄级的人物想见上他一面也不可得,娜娜却称之为老爷爷,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何等表情。  收起双翅,麦迪文在一处悬崖上停留下来,“新的英雄,在树林里获得重生,在天空中击退邪恶,在山谷下驱散亡灵,在河流中找到亲人,当他们聚在一起时,邪恶将不复存在,现在,第一句已经应验了,可是,后边的三个小家伙又在哪儿呢?”  麦迪文离开以后,可琳娜又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感到有点冷,紧了紧身上的斗篷,蹲在自己的遗体旁边,可琳娜脑海中一片茫然,她一心想要报答的父亲,结果却是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长年呆在地下,地面上的事,她只是零零碎碎的从外出过的同伴或新抓来的试验者口中听过一些,所知极为有限,这让她怎么选择自己未来的路呢?回去?回那冰冷可怖的地下去?连唯一牵挂的“爸爸”也剥下了面具,她怎么可能再回那地狱般的世界呢?然而,外边的世界虽然美好,可她却连最基本的事情也弄不明白,在这兽人横行的卡利姆多,她想要生存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办?我倒底该怎么办呢?”蜷成一团,双手环抱着膝兽,娜娜无助的自语着,“现在,我该干什么呢?”  “咕咕~”重生十字架虽然让娜娜得到了重生,可它并不是万能的,没有重生出填饱肚子的食物,很快的,可琳娜便感到肌肠咕噜了。  咽下一口唾沫,睁大了美丽的双眸,娜娜扭头四顾,想要寻找什么可以裹服的食物,可是树枝上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的果实,令她倍感失望。  “哗啦!”不远处的小溪内有声响传来。  连“爸爸”都是骗子,还有什么能信任呢?已成惊弓之鸟的娜娜长身而起,迅速的窜上枝头,隐藏在一片浓密的枝叶当中。  拔开几片树叶,娜娜小心的打量着下边的动静。  一个湿淋淋的人影自小溪中冒了出来。  “是他!”看清了渐渐接近的人影,娜娜不由得心头一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那个人影,居然是格兰特去而复返。  确信附近没有隐藏的敌人,格兰特小心翼翼的向着树林掩来。  看到娜娜的遗体孤零零的倒在干涸的血泊中,格兰特不由得浑身一震。  上前几步,望着双眸睁得大大的娜娜遗体,格兰特脸上有着无比歉疚的表情。  “对不起!”俯下身,轻轻的抚下娜娜的眼皮,格兰特自责的喃呢着,“我只是想打掉你的武器,让你不能阻止我们离开,可是……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真该死!”在自己的头上打了一拳,格兰特显然是认为娜娜的死亡与自己有关,“我早该想到,那些兽人们是不顾你的死活的……就象我们角斗士一样……只要没有价值了,就只有死路一条……我真该带着你一起离开的!”  很明显,格兰特是放心不下身负重伤的娜娜,因而独自潜回来察看,不料却看到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一幕。  “这儿鸟兽很多……”沉默了一阵,格兰特开始用手挖坑,“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安葬你,希望你在下边不会寂寞……”  “奇怪?”看到格兰格替自己挖坑,听到格兰特的自语,偏着脑袋,娜娜疑惑的睁大了双眼,“是我想抓住他,还和他打了起来,可是,我死了他怎么会这样难过呢?我们是敌人,为什么他不想伤害我呢?”  想归想,可依然空空的肚子却不想沉默下去,“咕咕~”的发出了抗议。  “谁?”任何风吹草动也瞒不过精灵那长长的耳朵,听到异响,格兰特长声而起,唯一的防身钝斧也在刚才的忙乱中被劳尔拾去了,虽然手无寸铁,可他依然保持着镇静,一边举头四顾,他一边警惕的大喝道,“出来!”  “哎!”被格兰特一喝,正在思考问题的娜娜被吓了一跳,重心骤失,重重的从树上掉了下来。  “啊!”看到娜娜从树上掉下,格兰特的眼睛几乎要夺眶而出了,“鬼啊……”  “呜……好痛!”摸着被摔疼的腰背,娜娜嘟着嘴,不满的站了起来。  “你……变成亡灵了?”十几年出生入死,格兰特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虽说猝不及防之下他被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的,他便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努力以自己的常识去解释这难以理解的现象,“不对……这儿躺着的明明是你……怎么会有两个你呢?”  “哼!”看到格兰特手足无措的样子,娜娜不禁感到好笑,歪着脑袋,她故意做了个鬼脸,“我就是亡灵,你怕不怕?”  其实,娜娜根本不知道格兰特说的亡灵是什么,亡灵,是指那些灵魂被禁锢在死亡的躯体内供恶魔驱死的死者,他们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无法安息,直到暗黑游侠西尔瓦斯娜的出现,大部分的亡灵才摆脱了恶魔,和她一起追寻着自由的世界,然而,虽然他们自认为依然是人,但是,他们却是已经死亡的一群人,是一群已经被人遗望的人,是不能得到昔日同伴承认的一群人,联盟把他们视为异类无情的追杀,不甘心失败的恶魔更是把他们视为眼中钉,为了生存,他们加入了兽族的部落阵营,向过去的同类宣战,他们,就是亡灵!  “不对!你不是亡灵!你的尸体还躺在这儿呢!”摇着头,格兰特特脸上有着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明白了,你是她孪生的姐妹对不对?”  “嗯!”看到格兰特一脸得意的表情,娜娜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我就是娜娜的妹妹,你想怎么样?”  “对不起!”叹了口气,格兰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你姐姐,我也很难过,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就斩下我这只手吧!或许,这样才能令我的心好过一点!”  “为什么?”望着格兰特结实而有力的手臂,娜娜不解的问道,“什么叫报仇?你为什么难过?”  “你姐姐是个好女孩!”抓了抓自己的头皮,格兰特尽量解释清楚,“我猜测,她和以前的我一样,都是被利用的对象,所以才会来抓我们……所以,我本想把她的武器全都毁了,让她不能阻止我们离开,但是……我没有想到,为了救一只小动物,她居然连自己的命也不顾……这一点,我自认做不到……我失手伤了她,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我当然要为此负责!报仇,就是指我是怎样伤害了你姐姐的,你就用同样的方式来伤害我!”  “为什么非要彼此伤害呢?”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臂,娜娜脸色变得一片黯然,“你知不知道,失去了手臂的感觉有多痛,有多难受……那时候,我拼命的撑着,我告诉自己不要哭,要坚强,要抓住你们,可是,当我看到自己的手就掉在不远的地方时,我真的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你……你就是娜娜!”后退了两步,望望地上的遗体,吃惊的指着娜娜,格兰特的嘴张得大大以,足以塞进两个鸡蛋了,“天啊……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哼,我不相死,所以又活过来了!”看到格兰特吃惊的样子,娜娜不由得意的笑了,“怎么,你很害怕吗?”  “不……我才不怕呢?”觉得自己刚才的表情很没面子,格兰特伸直了腰板,“我只是很奇怪,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有这个啊!”毫无城府的指了指胸前的十字架,娜娜得意的回答,“它叫重生十字勋章,麦迪文爷爷说,利用它才让我复活过来了!”  “重生十字勋章?麦迪文爷爷?”这两个词象是两枚重磅炸弹在耳内引爆,格兰特觉得头晕目眩,“老天,你倒底是什么身分?居然会有这样的奇迹发生,传说中的先知和神器,你居然都能碰上!”  “这东西很少见吗?”看到格兰特难以置信的表情,娜娜伸出手,顽皮的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以确认他是不是晕倒了,“你怎么吓成这个样子了?”  “不是的……”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格兰特讪讪的笑了,“只是达突然了,传说中的东西一下子到了面前,让我一时接受不了……对了,这两件事,你不要再随随便便的告诉其他人了,不然,别人会伤害你的!”  “为什么?”皱起眉头,娜娜不解的问道,“你不是也知道了吗?你会再伤害我吗?”  “不会!”摇摇头,格兰特肯定的回答,“我不想再伤害你了!”  “如果我还是要抓你呢?”偏着头,娜娜似乎有意刁难他,“你也不还手了?”  虽说才经历了惨痛无比的事情,但在地底生活了多年的娜娜早已习以为常,再加上格兰特纯真而质朴的表情和动作,都是她之前从未领略过的,乐观开朗的少女天性显露出来,使她很快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到了九霄云外,所以才会象玩伴一样和他斗起嘴来。  “不还手!”肯定的点点头,格兰特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过我会逃!”  “我不会抓你了!”看到格兰特跃跃欲逃的样子,娜娜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用那样紧张的!”  “怎么了?”这次该格兰特发问了,“你不是很想抓我吗?”  “我不会再抓你了!”被勾起了伤心往事,娜娜脸上的笑容凝固起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的语气变得有些哽咽,“我抓你们,是为了得到爸爸的夸奖……可是……可是……可是直到我死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不是我的爸爸,而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  “我就说嘛,你怎么看都是精灵,你的爸爸不可能是兽人的!”看到娜娜伤为欲绝的表情,格兰特好言劝慰,“还好,你终于明白过来了!”  “我知道他不是我爸爸的!”用盈盈满泪的双眼望了格兰特一眼,娜娜以手掩面,“可是,我在地下活得好累,好痛,我太需要一个亲人了,所以,我一直自己骗自己,把他看成自己的爸爸,很多次,我在梦里也希望,希望他是我真正的爸爸……可是……最后,他居然就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呜呜……”  “别难过了!虽然没有父母,但还有很多同伴啊!你看,我们不是长得很象吗?都有长长的耳朵和大大的眼睛,”上前一步,格兰特诚挚的说道,“在遥远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  “呜~”本能的扑入格兰特怀内,娜娜放声大哭起来,晶莹的泪水,把格兰特的衣裳沾湿了一大片。  娜娜只披着一件单薄的斗篷,扑入格兰特怀内之后,她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双峰自然贴上了格兰特的胸膛,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阵阵袭来,令他血脉贲张,心动神摇起来。  “不要哭了!”努力克制自己的冲动,格兰特尽量使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一切都过去了,连死了都可以活过来,还有什么困难是你不能克服的呢?”  “对不起!”好半天,娜娜才止住了哭泣,看到格兰特衣裳湿了一大片,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什么!”蹲下身子掩饰自己的反应,格兰特继续挖坑,“来,还是先把你埋了吧!”  “……哦!”在格兰特身边蹲下,拾起一根枯枝一起挖掘,娜娜有种怪怪的感觉,的确,亲手把自己埋葬,那种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体验到得到的!  挖好坑以后,格兰特找到断落的两支手臂,和娜娜的遗体一起放入了坑穴。  抬起头,看到娜娜站在坑边,她那双赤着的娇嫩小脚正踩在硬梆梆的泥土上,脱下遗体上的靴子,他递给了娜娜,“穿上吧,这儿石头很多,走不了多远,你的脚就被磨破了!”  “谢谢!”没想到格兰特会如此细心,娜娜顺从的接过了靴子。  埋葬好遗体,为了防止被兽人破坏,格兰特和娜娜还特意移植了草皮铺在上边,使之看起来与附近没什么两样,这才筋疲力尽的在小溪旁边坐了下来。  洗去手上的泥土,从身上掏出一团破布包着的东西,格兰特在一块石头上把它摊开。  “这是什么啊?”看着布包内干巴巴的东西,娜娜有些好奇的问道。  “食物!”扯下一块塞入口中,格兰特津津有味有的大嚼起来,“你也吃一点吧!”  “不……我……还不饿……”以前,只有有试验后或找到什么线索,兽人们才会给她少得可怜的食物,现在格兰特居然主动叫自己进食,这怎么可能呢?咽了一口唾沫,娜娜迟疑的咬着下唇。  “咕噜!”肚子可不会说谎,偏偏在这时候提出了抗议,让娜娜的脸一下子红得象熟透的苹果。  “快吃吧!”看到娜娜窘迫的样儿,格兰特不由哑然失笑,扯下一块食物递了过去,“咱们已经是朋友了,还客气什么!”  “朋友?”接过食物,娜娜好奇的望着格兰特。  “朋友,就是说指彼此相信,彼此帮助,彼此关心,一起分享快乐,一起分担痛苦,一起欢笑、一起流泪的人!”停止进食,思考了一下,格兰特才说出了自己对朋友的看法,“现在,我已经当你是朋友了!”  “朋友……朋友……”美丽的大眼睛突闪了两下,娜娜先是反复的叼念着这两个字,体验着这两个字所包含的意义,然后转过头,她严肃的望着格兰特,“你真的把娜娜当成朋友吗?”  “嗯!”肯定的点点头,格兰特认真的回答,“因为你善良,纯洁,美丽,就象天使一样,能和你做朋友,这真是我的福气呢!”  “真的吗!”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娜娜喜极而泣,“娜娜好高兴……娜娜有朋友了……有人愿意关心我了!”  “当然是真的!”流露出一种爱怜的目光,格兰特再度肯定,“你看,现在我不上和你一起分享食物了吗!”  “谢谢你!”拭去眼角的泪痕,娜娜破涕为笑,“那我就不客气了哦!”  看着娜娜大口大口的吃着食物,轻轻的笑了笑,格兰特把余下的食物推到了娜娜的面前。  显然是饿坏了,娜娜风卷残云的把格兰特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  “啊……对不起……”看着格兰特含笑坐在一旁,娜娜不由得脸上一红,“我把你那份也给吃了……”  “没关系!”递上破布示意娜娜擦拭一下,格兰特装出生气的样子,“我不是也吃了的吗,都是朋友了,还客气什么!”  “对了!”看到格兰特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娜娜这才放心心来,不过很快的,她又表示出极大的好奇心,“这是什么食物呀?好好吃哦,我还从没尝过这种食物呢!”  “肉干!”没想到娜娜连这也没吃过,格兰特不由得一阵心疼,“就是用动物的肉抹上盐煮熟晒干做成的干粮!”  “用动物的肉做的!你好残忍!”眼睛睁得老大,娜娜有着想要呕吐的感觉,“居然还让我吃这种东西!”  “你可别误会!”想到娜娜之前为了救一只小动物而奋不顾身的行为,格兰特连忙打消她的疑惑,“我和你一样,也很喜欢动物的,可是,你知道吗,动物有很多种,有的动物就是专门吃别的小动物的!”  “我知道!”一提到动物,娜娜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我看到过好多好多动物呢,爸爸……不,他们骑的狼就老是爱吃那些可爱的动物,可是,我去和……他说,不要让狼吃动物了,结果他们都笑我!”  “不吃别的动物,狼会把自己饿死啊!”听了娜娜纯真的举动,格兰特哑然失笑,灵机一动,他想起了让娜娜宽心的解释,“你刚才吃的,就是象狼那种坏动物的肉,我们吃了它,它就不能吃别的动物了啊!再说,我们吃它,也是惩罚它嘛,对不对?”  “听你这么一说,倒还有些首理!”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那肉干明明就是鸡肉,可娜娜阅历尚浅,居然被他蒙混过关。  “而且,肉这东西很好吃对不对?”打铁趁热,格兰特再度诱惑娜娜,“而且还有很多种不同的制作方法,味道会更鲜美呢!下次打怪坏动物我再做给你尝尝!”  “嗯!”回想着肉味,娜娜点了点头,“真的很好吃呢!”  吃饱喝足,两人接着聊了起来,对娜娜简单而悲惨的身世,格兰特表现出极大的愤慨和爱怜,另一方面,格兰特所说的每一件事,在娜娜看来都是那么的新奇,令她不断发出感叹之声。  “我要走了,”不知不觉已经日落西山,停止了闲聊,格兰特站起身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呢,你呢?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听到格兰特要走,娜娜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我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  ……两人都沉默下来。  其实,娜娜很想提出要跟格兰特在一起的,可她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怎么可能开口呢,所以,她只能把幽怨的神情写在脸上了。  另一边呢?格兰特也是第一次和女性接触,虽然他也很想邀请娜娜一起离开,可却难以启齿,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能……能让我和你一起走吗?”  “你能和我一起走吗?”  鼓起勇气,两人居然不约而同的开了口。  “哈哈哈!”没想到居然是一样的心思,早点说出来不就完了?两人不由得大笑起来。  有说有笑的,两人沿着小溪的支流离开了这伤心之地。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