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二节 分歧  连日以来,部落方面大军出动,以贫瘠之地为中心,向四处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先后捕获了六十余人,然而格兰特却如同石沉大海,音讯毫无。  为了杀一儆百,所有被抓获的人都被处死,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示众,过往兽人无不侧目。  贫瘠之地虽然不少地区是荒地,但部分地区还是有着茂密的森林,绿树成荫,和风轻拂,万鸟浅吟,令人心旷神怡。  一丛灌木下,十几名衣衫褴褛的人类或站或坐,似乎正在享受着这秀美的风光。  倚在一棵大树下,格兰特把头枕在树干上,闭着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逃出角斗场好几天了,虽然说一直在不断的逃亡,不过卡尔对他造成的伤痛却在一天天好转,也算是两下相抵吧。  “妈的!”一名健壮的人类愤愤的出声骂道,“逃了这么多天,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这样下去迟早是死路一条!”  “逃出来还有一线生机,”叹了口气,另一名人类不同意他的观点,“呆在那鬼地方,迟早都是死路一条!”  “问题是我们现在没路可逃了!甚至连现在在哪儿都不清楚!”狠狠的扯下一段树枝,有人泄气的道,“被他们抓住,只会死得更惨!”  “现在我们在贫瘠之地东边的树林里,”睁开双眼,格兰特很明确的道,“穿出这片森林,再走几天就可以到达杜隆塔尔的海岸!”  “太好了!”双眼放光,有人满怀憧憬的嚷了起来,“那样咱们就可以抢艘船离开这鬼地方了!”  “是呀!”有人大声附和。  “那不可能!”重新闭上双眼,格兰特肯定的回答,“杜隆塔尔是兽人的重镇,到处都是卫兵和巡逻队,只要被发现就死定了!再说,就算抢了船,我能从星相辩认位置,但谁又能驽驶船呢?到艾泽拉斯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我们到哪儿去找充足的食物呢?”  “那你说怎么办?”很是忌妒的望着格兰特,有人极不友善的讽刺他,“格斗、知识、经验……那帮老头子什么东西都教给你了,你也该拿点主意吧!”  “就是!”很明显,对格兰特怀有敌意的不止一人,“大家都把你看为打败卡尔的希望,结果呢?还不是一样被打得连滚带爬!”  “你……”临阵逃脱,本就不是格兰特的本意,更何况他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双眼一睁,他怒形于色的想要分辩,不过想到自己的确如此,只能放弃辩解,狠狠的在树干上击了一拳。“你们不要吵了!”有人出来打圆场,“格兰特是我们年轻人中最棒的!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不服气的,去和卡尔单挑试试啊!除了他,还有谁能撑过卡尔第二击的?”  的确,在之前的战斗中,根本没人能撑住卡尔紧随长矛之后的雷霆一击,而格兰特却是第一位让卡尔失手的人,仅凭此点,便足以令人对他刮目相看了。  一时间,空气沉默下来。  “向北走!”睁开双眼,格兰特坚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北方有地精控制的石爪山和暗夜精灵的灰谷,只要能到达其中一个地方,咱们便安全了!”  “真的?”一下子看到了希望,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你是说,北方有暗夜精灵的地方?”  “是的!”点点头,拆下一截树枝,蹲下身子,格兰特在地上画出一个草图,“这是我们现在的地方,往西北方走,就是暗夜精灵控制的灰谷,再往西是地精控制的石爪山!”  “到灰谷吧!”有人提议,“近一点,而且听说暗夜精灵和我们是盟军!”  “对!”有人咧嘴大笑起来,“听过那儿有不少的暗精灵妹妹啊!”  “兽人也会这么想!”等大家激动的情绪稍稍平复,格兰特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所以,我们应该到石爪山去!不管是联盟还是部落,都不会在石爪山乱来的!”  “听说地精不好惹!”有人犹豫了,“只知道要钱,咱们可是身无分文啊,那还不被他们赶出来?”  “听我父亲说,地精们保持中立,交战的双方都要从他们那儿采购大量的武器,”格兰特有着自己的见解,“所以他们才能左右逢源,大发战争财,只要我们到了石爪山,就算里边有兽人,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对付咱们!”  “不!”刚才嘲笑格兰持的人否决了格兰特的意见,“我也听说过,地精都是要钱不要命的家伙,如果兽人们打通了关节,那些绿皮肤的小杂种一定会把咱们卖了的!”  “劳尔说得对,不能到小怪物好儿去!”不少人附合起来。  一时间众说纷纭,争论了半天,最后还是到灰谷的意见占了上风。  “随便你们!”把树枝插到灰谷之上,格兰特耸耸肩,“你们去灰谷,我去石爪山!过了这个湖我们再分路……”  “谁!”发现不远处的树枝晃动了几下,一名人类大声喝问。  “包抄!”举起握拳头张开五指,劳尔一声低喝,带头窜了出去,经过尚未发话的格兰特时,他还不忘了挑衅似的瞪了对方一眼。  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格兰特亦闪电般窜出,后发而先至,两三步便超到了劳尔的前面。  分开树枝,可以看到地上有散落的几段木材,附近的灌木也有折断的痕迹,显然刚才有人曾在这儿停留。  “这边!”有人指着仍在微微晃动的树枝道,“我们快包抄上去!”  呈扇形散开,众人急速前进,然后迅速的向中间合围。  “呼……呼……”一名满脸惊恐的兽人背倚着大树,吃力的喘息着,显然刚才的奔逃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他穿着一袭简陋的兽皮衣衫,右手攥着一柄破旧的铁斧,上边沾了不少的木屑,看他的样子,八成是来树林中砍伐树木的平民。  “刷!”树枝中分,格兰特出现在兽人面前,。  “噢!”眼中先是闪过惊惧的光芒,兽人往后缩了缩,当他发现格兰特赤手空拳的时候,壮起胆子咆哮一声,他举起手中的钝斧向着格兰特当头劈去。  “卟!”侧身闪过迎面而来的一斧,格兰特一掌挥出,掌缘奇准无比的切在了兽人的腕关节处,发出了一声闷响。  “呜~”闷哼一声,兽人感到手腕一麻,钝斧失手坠下,左手捂着被击处,他绝望的后退了两步。  “刷!”脚尖一勾,格兰特奇快无比的点在了尚未落地的钝斧之上。  “别怕!”伸手左手,格兰特抓住了应脚上扬的钝斧,扭头着冲着兽人善意一笑,“我们不是坏人!”  “你……”没想到格兰特居然会说兽族语言,兽人显得更加吃惊了,“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过路的……”从刚才的接触,格兰特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实力,明白对方只是个普通兽人,他掉转斧头,以斧柄递向对方,“你走吧,就当没看到过我们!”  周围不断传来脚步声和树枝回弹的声响,格兰特的同伴们现在才勉强赶到。  “不用担心!”看到劳尔气喘吁吁的提着剑出现在兽人的身后,格兰特大声的用部落语招呼,“他只是个普通的农民!”  “啊……”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兽人正要拿回钝斧,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一段明晃晃的剑身自他的胸口穿出,上边粘粘糊糊的挂着几缕嫩红的肌肉纤维。  “劳尔!”愤怒的大喝一声,格兰特双目圆睁,“你这是干什么!他只是个平民!”  “卟嗵!”随着劳尔利剑的退出,兽人无力的向着前方仆倒,伸出的右手握成拳状,无力的挣动了两下,便寂然不动了。  “不管是什么人!”挥手甩去剑上的鲜血,劳尔不紧不慢的回答,“只要发现了我们,那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死!”  “他是什么也不懂的平民!”加重了语气,格兰特上前一步,双目喷火的利声喝道,“你这是谋杀!”  “别忘了他是兽人!”挥舞着手中血迹未干的利剑,劳尔也大声的回敬起来,“如果不杀他,他会把我们的行踪泄露出去,那我们就死定了!为了我们的安全,他必须死,老头子们不是告诉过你,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吗!你他妈的怎么就忘了?”、  “都是自己人!”其余的人一拥而上,隔开了随时会火并的两人,“别吵了!”  “我们不是屠夫!”虽然被隔开了,但是格兰特依然余怒未息,“不能滥杀无辜!”  “他们是兽人!”激动的挥舞着双手,劳尔毫不示弱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同情、怜悯,对兽人来说不过是对牛弹琴,这么多年来我们受的罪是谁造成的?是兽人!是该死的兽人!我们不杀死兽人,就会被兽人杀死!你懂吗?”  “格兰特!”抛开人性善良的一面,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显然劳尔的话更具说服力,有人开始替劳尔说话,“在角斗场,你不也是杀人如麻吗?怎么突然转性了?”  “就是!”有人大声附和起来,“角斗场上,你还杀死过一起训练了多年的伙伴,那时候你的同情心哪儿去了?”  “那不一样!”显然是被勾起了伤心往事,格兰特的神色黯然下来,“站在角斗场上的,都是勇士,那是公平的决斗,我们别无选择,但是,向手无寸铁的平民下手,这算什么?”  “他也是为了大家好!”有人替劳尔辩解,“就算他不想说出我们的事,万一遇到狼骑兵,一问之下,他难道不会盘托而出吗?”  “算了吧!”  “……”  好半天,格兰特和劳尔才停止了争吵。  一声不吭,用钝斧挖出一个坑穴,格兰特掩埋了兽人的尸体。  “走吧!”站起身来,把钝斧插在腰带上,格兰特面无表情的道,“我们赶快离开这儿吧,既然有一个兽人,那么附近可能会有村落,有更多的兽人,说不定还有驻军!”  “走!”众人打起精神,准备长途跋涉。利用树木的生长走向判断出方位,格兰特一马当先向前走去。  拍拍身上的尘土,众人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  …………  走了两天,风餐露宿,众人终于穿出了森林。  前边不远处有一个兽人村落,炊烟袅袅,隐隐可见有人出没。  “必须进去弄点东西!”搓搓手,劳尔喜形于色,“一直没有盐,我都觉得手脚开始发软了。”  “不能再杀平民了!”一把扯住劳尔,格兰特不悦的道。  “废话!”拍开格兰特的手,劳尔不满的回答,“我又不是傻子,村子里那么多人,我们却是饥渴交加,进去不是送死吗?”  “等天黑以后进去!”观察了一下,开格兰特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要杀人,悄悄拿点能用的东西就行了,等以后回来的时候再补偿给他们!”  “哈哈……”摇摇头,有人无奈的笑了,“你可真比那几个圣骑士老头还要固执!”  在众人枯燥的等待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一个身手敏捷的人类爬上枝头,在高处注视着村子的动静。  借着夜色的掩护,众人小心翼翼的向着村子接近。  村子东边的房舍比较独立,格兰特作了个手势,留下一个人在暗处观察动静,其余人等兵分三路,迅速的掩了上去。  抢在格兰特前边,劳尔作出了安排性的手势。  点点头,众人分散开来,分别把守住前后门和窗户。  “两个人!”侧耳倾听,凭着高等精灵那过人的听力,格兰特一边计算着屋内的人数,一边压低声音道,“一个在门内正中附近,另一个在左边的窗户,我数三声,我们同时冲进去制服他们,记住,不能杀人!”  左右点头,表示明白。  “一!”“二!”“三!”  “砰!”肩头用力,格兰特用力撞开了大门。  “哗啦!”木窗碎裂,有人破窗而入。  一名老年兽人正在屋内正中的椅子上嚼着肉干,突如其来的变化把他吓了一大跳,重心不稳下,他连人带椅向后翻倒。  “卟!”抢上几步,一把拉正椅子的同时,格兰特一拳击在老兽人的耳门,兽人应拳而晕。  另一边,从窗户冲进的人也打翻了窗边的兽人老妇。  一边打量着屋内的情形,众人一边搜查有用的器物。  “这家看起来不是很富有,咱们适可而止,不要拿太多的东西!”看着屋内简陋的陈设,格兰特于心不忍的叹了口气。  根本不理格兰特的话,众人一涌而上,各自寻找着有用的东西。  “唉!”看着如狼似虎般的同伴,什么东西也没拿,格兰特摇摇头,转身走出了房门。  “格兰特!”有人在门内喊了一声,“这个你用得着!”  回过头,一袭布衣已经掷到了面前,格兰特伸手接住。  低头审视了一下,格兰特这才注意到,早在和卡尔作战时就损毁的衣裳已经不能蔽体,苦笑了一笑,他换上了这袭略显宽大的布衣。  结扎妥当,格兰特向着屋内低喝了一声,“好了,我们该走了!”  众人鱼贯而出,劳尔却迟迟不见出来,格兰特心中一惊,连忙冲了进去。  “可恶!”屋内的场面令格兰特气血上冲,愤怒的咒骂着,他奋力前冲,“畜生!”  屋内,劳尔正在系上腰带,他的脚尖,正狠狠的踏在了赤身裸体的兽人老妇胸部,胸部内陷,白森森的碎骨自绿色的皮肤中穿出,上边来沾着不少暗红的的纤维和组织,看起来触目惊心。  “啪!”被格兰特一个耳光扇得口角溢血,踉跄后退了两步,劳尔伸手便要拔剑。  “有兽人!”远处传来一声低喝,众人一涌而入,分别拖着两人奔向村外,使一场内哄消于无形。  经过的是一队打猎回村的兽人,他们没有留意到附近的变化,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各自家里。  森林里,被众人再三拉着,格兰特和劳尔才没有火并起来,不过,看他们那剑拔弩张、怒目相视的情形,随时可能爆发内哄。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儿!”最杰出的两人因为内斗而没有发言,有人站出来主持大局,“不然,等村子里的兽人明白过来,咱们就插翅难飞了!”  被他的话提醒,众人拖着格兰特和劳尔连夜前进。  “天啊!”夜半时分,村子里传出了老兽人那苍老而绝望的凄厉呼号。  三三两两的火把亮了起来,兽人们开始向事发地点聚集。  在惨烈现场的剌激下,兽人们群情激愤,男女老幼都行动起来,高举着火把搜遍了全村,结果却一无所获。  第二天一早,村子里的人大举出动,对附近作地毯似的搜索。  “在这儿!”村里不少人都是经验丰富的猎手,知道如何找寻和跟踪,很快的,有人发现了格兰特他们停留的痕迹,“他们有不少人!”  “追!”一名村长模样的健壮兽人大声下令,在他手上,一柄沉重的战斧闪闪发光,“一定要把那些可恶的人类头皮扒下来,让死者的灵魂得到安息!”  逃了一夜,众人以为已经到了安全区,正横七竖八的躺在一棵大树下稍事休息。  远处人声鼎沸,众人知道大事不妙,一下子蹦了起来。  “嗖!”一支利箭激射而来,毫无凝滞的穿透了刚刚起身的一名人类胸膛,激起一篷腥红血雾。  “啊……”惨叫了一声,上身猛然一挺,双手掩住胸口的箭尾,中箭的人类摇晃着退了几步,便无力的栽倒在地,双脚无力的抽搐了几下,便寂然不动了。  “趴下!”大喝一声,格兰特一把扯倒了周围的同伴,“快闪到树后去!”  “嗖嗖!”声不绝于耳,一篷篷利箭破空而至,如雨打残荷般高众人洒落。  “哎……”一名人类闪避不及,大腿中箭,他一边惨叫着,一边拖着伤腿拼命爬向树后,开玩笑,生死关头,他可不想留在这儿当剌猬。  “笃!”“笃!”声响成一片,不断有利箭击在树身上,木屑横飞,要不是有这些树木的掩护,可能不少人要血溅当场了。  “你看!”这时候还忘不了斗口,恨恨的瞪了格兰特一眼,劳尔得意的笑了,“这就是你心慈手软的结果,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你的,如果等我把那老东西也给收拾了,谁会知道是我们干的?说不定他们现在还在村子里乱搜,根本不会把矛头对准我们,不会这么快找到这儿来的!”  “是你干的好事!”格兰特毫不退让的回敬了一句,“如果不是你干出那丧尽天良的坏事,他们怎么会全村出动,一直追杀到这儿来?”  “别说了!”众人开始表示自己的不满,“这时候了还在吵架!”  “我们先想想怎么逃走吧!”有人开始为自己的生命担忧。  事亦至此,双方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只能一战了。  “躲在这儿不要乱动!”止住了众人的盲动,格兰特叹了口气,“等他们近了再作近身缠斗,别让他们的弓箭发挥作用!咱们且战且退,再寻找机会脱身!”  “好!”就算身手在好,也不可能暴露在别人的箭雨下当鞍子吧?众人当然满口答应。  几波箭雨下来,兽人们开始排草前进,长矛和斧头在烈日下闪闪发光。  从队形和人与人的间隔距离上便可看出,那些兽人只是一般的猎户和农民,没有和人交战的实战经验,真要短兵相接,不要说格兰特,恐怕劳尔便可以把他们尽数屠尽了。  “杀!”兽人渐近,如脱兔般窜出,劳尔与首当其冲的兽人短兵相接。  “喝!”大喝一声,兽人一斧劈出。  “卟!”侧身闪开兽人劈来的大斧,劳尔手腕一翻,塞芒吞吐,闪电般自兽人胸腹中穿出。  “嗤!”兽人那赤裸的胸口处先是出现一道白痕,接着迅速的变红,扩大,现出了下边红嘟嘟的嫩肉和白森森的骨头,最后一道血箭喷涌而出,几乎染红了半边天空。  “噢……”闷哼了一声,兽人张大了口,弃斧于地,他双手捂住胸口,似乎要赌住那如泉水般涌出的血液,不过却于事无补,大量的血液自他的指缝中泻出,也带走了他所有的力量。  “呜……”双眼一翻,兽人仰面倒地,很快便寂然不动了。  “刷!”这名兽人还未倒下,劳尔已经手起剑落,斩下了另一名兽人的脑袋,随着一颗咧牙咧齿的头颅旋上半空,漫天血雨纷纷扬扬,把劳尔染得全身通红。  “咔!”在收剑的同时一脚踹出,右侧的兽人头颅猛然扭到了一边,骨折声清晰可闻。  突如其来的惨烈搏杀,在刹那间把其余的兽人吓得目瞪口呆,勇气全消,不知谁发出一声如见鬼魅般的狂叫,带头转身而逃,其余的兽人纷纷逃窜,片刻工夫倒逃了个精光。  “不要追了!”拦住正要赶尽杀绝的劳尔,格兰特出面制止,“他们不敢再追来了,咱们还是先离开这儿吧!”  “让开!”劳尔面无表情的道。  “走吧走吧!”七手八脚的拖起劳尔,众人向着远处逃去,“都跑这么远了,你还追得上他们吗?万一遇到了狼骑兵,那可就死定了呀!”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