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九节 中伏  埋伏在石滩后的树林里,兽人们正在策划如何布伏。  “我们分成六组!”坐在一块石头上,卡尔开始分派任务,“双头巨龙运输部为一组,埋伏在树林里候命,巨魔侦搜队为一组,在各制高点埋伏,观察对岸动静,狼骑分成四组,以石滩为中心呈半圆形埋伏,听我命令,一举包围逃奴!明白吗?”  “明白!”与会者齐声回答。  “这是地精的最新科技,能够在一定范围内让所有的人互通信息,我们把它叫做通讯器,”拿出一把精致的小东西,卡尔分给众人“只有最精锐的部队的指挥人员才能够配备这种东西,在战斗中最大限度的协调配合!去石爪山探查的人员已经装备了一个,现在,各组组长领一个,我来告诉你们详细用法!”  有条不紊的拿起通讯器,各组组长饶有兴趣的把玩起来。  “这个东西可以用附带的绳子挂在耳朵上,”清清嗓子,卡尔对通讯器的功能和使用方法作了详细的说明,“你们都明白了吧?现在在公共频道,你们各自就位,然后用它汇报情况!”  “是!”把通讯器配戴完毕,各组陆续离去。  “听得到有说话吗?”把通讯器挂好,等了一会儿,卡尔大声喝问。  “狼骑兵一组就位!声音很好!”  “狼骑兵二组就位,信号清晰!”  “狼骑兵三组到位,随时听从您的命令!”  “狼骑兵四组进入预定地点,一切正常!”  “双头龙部队已经做好升空准备!”  “巨魔侦搜队已经到达各观察点,已经开始侦察!”  训练有素的回答令卡尔极为满意。  “卡尔大人,我是前往石爪山打听情况的九号,根据线人情报,这几天没有见到有人类踪迹!”  “哦?”眉头一挑,卡尔精神一下子好了几倍,“只要他们还在咱们的地盘上,这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掌心了!”  “不知还要等多久!”对这种守株待兔的方式不以为然,在一旁观望良久的洛罕打起了退堂鼓,“真无聊啊!”  “你可以先回去!”指了指停在林中的双头巨龙,卡尔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现在,我已经用不着你的追踪能力了!替我向洛可汗老师问好!”  “谨尊你的命令!”被卡尔的态度激怒,洛罕愤然离去,一路行来,因为未能正确发现格兰特的踪影,他没少受白眼,积少成多,他的怨气终于爆发出来。  望着洛罕消失的背影,卡尔露出不屑的笑容:“没用的家伙,留下来也没用!”  “大家听着!”等洛罕走后,卡尔开始发令,“离开公共频道,把通讯器调到加密第六频!”  “一组明白!”“二组明白!”“三组明白”……  龙潭虎穴已经布下,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另一边呢?格兰特和娜娜正一步步走向卡尔布下的天罗地网。  “越过那片叫做石滩的荒地,很快就能到石爪山了!”指着河对岸那满是沙砾的滩涂,格兰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等一下!”出于一种本能的直觉,娜娜一把抓住格兰特的衣服。  “怎么了?”回过头,格兰特关切的问。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边不对劲!”望着前方,娜娜忧心忡忡的皱起了秀眉,“格兰特,我们还是不要走这边了,再往前走一点,从那边绕过去好不好?”  “不走石滩的话,那两边全是崇山峻岭,会耽误很多时间,兽人会赶到前边设伏的!”打量了一下地形,格兰特摇了摇头,“走了这么久,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的人迹,说明敌人还落在后边,我们目前不会有危险的!”  “可是!”依然不能释怀,娜娜有些焦急的扯着跃跃欲试的格兰特,“我始终觉得这条路有一种不出来的感觉,让我心惊肉跳的啊!”  “这样吧!”看到娜娜焦急的表情,格兰特不由得心中一痛,停下来安尉道,“你先呆在这儿,我一个人先过去,如果没有危险,我再招呼你过来,好不好?”  “不!”不想格兰特孤身涉险,娜娜倔强的拦住了他,“我先过去!”  看到娜娜为了自己的安全能克服内心的恐惧而抢先过河,格兰特感到心头一热,伸手拉住娜娜,他柔声地劝慰起来,“这儿的水很深,你不会游泳,很危险的,等我先看看对岸的情况再回来接你好不好?”  “那我和你一起过去!”退而求其次,娜娜表现出同生共死的决心。  “不行!”摇摇头,格兰特很快找到了让娜娜留下的借口,“如果我们一起过河的话,对岸如果真的有危险,那就没有任何办法了,你留在这儿,对岸有敌人的话,你还有弓箭可以掩护我啊!”  “嗯……”思考了半天,觉得格兰特的提议无不道理,娜娜只好点头答应,“好吧,那你要当心啊!”  “没问题!”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格兰特开始过河。  “过来了一个!”从树丛中小心的张望着,藏于高处的一名巨魔低声汇报,“怎么办?”  “我看看!”分开枝叶,卡尔凝神细瞧,“不错,是他!大家听着,不用管那个女的,等他一上岸,立即发动进攻干掉目标!”  “是!”各组回答整齐无比。  眼看着格兰特已经快游到对岸,娜娜的心没来由的一痛,弯弓搭箭,她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对岸的动静。  “卟啦啦!”一只双头巨龙自林间升起,向着灰谷方向飞去。  “格兰特!”娇喝一声,娜娜焦急的扑入水中,“快回来!”  双头龙才出现,格兰特便知道不妙了,那家伙是兽人正规军的空中运载工具,没有一定的权力是不能调动它们的,有它出现,不消说,前边一定是刀山火海,再前进无异于羊入虎口,在水中翻了个身,他开始拼命的往回游。  “狗娘养的!”没想到洛罕会在这时候起飞,惊醒了格兰特,卡尔不由得暴跳如雷,从藏身之处一跃而出,他痛心疾首的大声疾呼,“给我追,不管死活,抓住他重重有赏!”  “杀!”“砍死他!”一时间杀声震天,上百兽人自藏身之处涌出,争先恐后的向着格兰特追去,就连望风的巨魔,也一涌而上,想要争夺头功了。  生平何曾见过这么大的阵仗,望着排山倒海似涌来的兽人,娜娜不由惊得呆了,直到格兰特大声招呼,她才回过神来,胡乱的放箭掩护。  “嗖!”一支木箭激射而出,其准无比的贯入了一名兽人的小腿。  “噢!”惨叫一声,那名兽人连滚带爬的跌仆于地,不但令箭矢深入腿内,更使得箭身折断,痛得他死去活来,一手捂住流血不止的伤口,他一边用最恶素毒的语言诅咒着娜娜。  “卟嗵!”收势不及,另一位兽人被受伤的仁兄结结实实的绊倒在地,獠牙正巧砸在了一块尖锐的砂石上,“咔”的一声断为了两段,剧烈的疼痛令在在地上翻滚不已,与之前倒地的同伴滚成了一堆。  “哗啦!”不断有兽人掷出飞斧,明晃晃的斧头不断在格兰特周围晃悠,令人看得心惊肉跳。  浮在水面目标太过明显,猛吸了一口气,格兰特潜入水中。  不见了格兰特的踪影,只见一堆堆的飞斧如下雨般砸向水面,娜娜不由得慌了手脚,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发射着连珠箭,她一边焦灼万分的呼唤着,“格兰特!”  “刷!”一名眼疾手快的兽人手起斧落,才把一支利身的劲矢一斧两断,另一支木箭已经悄无声息的没入他的肋下。  “嗯!”正在飞奔的兽人感到腹中先是一凉,接着火辣辣的感觉直冲脑际,然后五脏六腑象沸腾了一般难受无比,脚下一软,踉跄了几步,按着被血染红的胁部,他无力的仆倒在地。  “可恶!”看着部下接二连三的倒下,卡尔不由得怒发冲冠,顺手抽出一名巨魔背上携带的长矛奋力掷出。  化为一团炽烈的火焰,长矛挟着无与伦比的威势一闪而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穿越了近百米的空间,就这么突兀无比的出现在娜娜面前。  矛未至,一股令人难以抵御的牵引力和着扑面的热浪已经倾泻而至,象是突然被困在了一个极为狭小的空间般,天与地,似乎都在刹那间远离而去,耳中听不到任何声音,眼中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那一抹红色在迅速的扩大,占据了天,占据了地,占据了一切,令人无法抗据,无法逃避,甚至无法呼吸!  只觉得满目红光,根本就是避无可避,娜娜这辈子何曾见过这种阵仗?眼中现出恐惧之色,她呆呆的立在那儿,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闪开!”从水中冒出头来,格兰特恰好看到有如烈焰凤凰般绚丽的长矛以肉眼难辩的速度自头上掠过,而娜娜呢?她的心神似乎为这突如其来的一矛所夺,居然呆呆的站在那儿,他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同时奋力掷出了尚握在手中的木棍。  长矛的速度太快、太快了,早已经突破了声音的速度,格兰特虽然大声疾呼,可是,他的声音,却被远远的抛在了后边。  不过,长矛的速度再快,却快不过光,早已经把一颗心系在格兰特身上的娜娜,不但能从长矛那夺天地之威势的重压下感觉到水中跃起的格兰特,更看清了他那焦灼无比的神情和张大的口型,刹那之间,娜娜的心神从极度的震惊和恐惧中抽离出来,不但重回现实,更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霎时间慢了下来,慢得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高速运动的长矛,它的矛身,已经由于高速的磨擦而猛烈燃烧,形成了那团夺目的光焰,它的矛尖,已经因高温而变得通红,灼热的气流裹着矛尖,正朝着自己的胸部电射而至。  不假思索的,娜娜扭动纤腰,以一个妙蔓无比的姿势倒翻而出。  长矛几乎是擦体而过,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令娜娜感到一阵窒息。  余热不减,矛尖击在了娜娜身后的一块巨石上。  坚硬的巨石如同豆腐做的一般,在瞬间化为了无数漫天飞舞的零碎石屑,呛人的石粉味儿八方飘散。  “呜!”“轰!”直到此时,长矛裂空和巨石粉碎的声音才传入耳际,刚才卡尔那一击速度之愉可见一斑。  “哗啦啦!”四溅的碎石纷纷坠地,溅了娜娜和刚刚上岸的格兰特一头一脸。  “呜……”摸头被一块小石头砸到的脑袋,娜娜皱起了眉头,“好痛!”  “快走!”一把攥起娜娜,格兰特向着树林飞奔,“快钻到林子里边去!”  “狼骑兵随我渡河追击!”一边扑入河水,卡尔一边大声下令,“巨魔队立即升空,从空中展开行动!回头救援伤员!”  “是!”兵分两路,狼骑们纷纷入水,巨魔则向着林中的双头巨龙奔去。  在林中飞快的穿行着,格兰特和娜娜一心想将兽人们甩掉。  然而有双头巨龙在空中侦察,不但能发现他们的形踪,更能随时向卡尔汇报情况,使之能够作出全面分析,适时调整行动计划,紧紧的咬在两人身后。  “卡尔大人!”空中的巨魔发现了新的情况,“逃奴左侧的山谷是条死路,我们是否想办法把他们逼到那儿?”  “可以!”一边折向,卡尔一边发号施令,“一组立即向左侧平行移动,二组直线前进,听我命令以后向左移动,从前方包夹,三组跟我一起咬住他们,四组从右侧接近,巨魔部队掷矛干扰他们逃走,明白了吗?”  “明白!”各组分散展开,如一张网般向着格兰特和娜娜张去。  “呼……呼!”在河里游了个来回,现在又拼命奔跑,沾水的衣服又湿又重,再加上草木荆棘,格兰特又不是铁人,看样子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娜娜呢?虽然没有下水游泳,但女孩子体质天生就要弱上一点,自然更是累得不行了。  要拼体力和耐力,那可是兽人们的专长,幸好卡尔没有带速度能与野牛相比的牛头人追击,不然,就算格兰特和娜娜速度快上一倍,也是难逃虎口了。  “哎!”直感到两只脚象灌了铅一样沉重,一手叉着腰部,娜娜上气不接下气的哀叹起来,“不行……我跑不动了……你先走吧……我留在……这儿……挡一挡……他们!”  “开什么玩笑!”回头怒喝了一声,格兰特攥起娜娜继续前进,“我们不是朋友吗,我怎么可能丢下你独自逃跑!”  “再……这样下去,咱们……谁也……逃不掉了的!”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娜娜断断续纽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你……呼……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呼呼……不能……死在这儿的!”  “……”没有说话,格兰特只是坚定而执着的握紧了娜娜的手。  “刷!”“刷!”头上不断有破空之声传来。  “小心!”抱住娜娜滚向一旁,格兰特大声提醒,“上边有敌人!”  “哗啦啦!”“咔嚓!”“卟!”“卟!”几支长矛穿透了浓密的树枝,重重的击在两人刚才站立之处,草飞泥溅,威势惊人。  “啊……”被格兰特的行动吓了一大跳,扭头看到没入土内大半的长矛,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危险!”  “嗖!”“嗖!”破空之声再度传来,顾不得多说,两人寺地上爬起夺路而逃,大量的长矛如雨点般泻在他们身后,千钧一发的形势令人胆战心惊。  “情况不妙!”百忙中抽空向四周一望,发现已经有兽人直线前进,奔到前边以后折向与自己平行前进,后方与右侧也有兽人在迅速接近,分明是有目的的把他们赶向左侧,格兰特的一颗心直往下沉,“我们被包围了!”  “他们在把我们往左赶!”作为熟悉追踪的能手,娜娜一眼便洞悉了敌人的阴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能在他们安排的地方和他们决战!”一边逃,格兰特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我们往前跑,强行突围!”  “嗯!”对格兰特有着无比的信任,娜娜顺从的点了点头,“我听你的!”  “冲!”一声大喝,格兰特带头折向冲出,娜娜紧随其后。  格兰特的策略极为正确,如果攻击后方的敌人,会与力量可怕的卡尔正面交锋,胜算不大,攻击右方敌人,那无异于自己往口袋里钻,前后一包夹就成了瓮中之鳖,而前方敌人不但是奔跑的距离最长的,而且全力飞驰下,兽人之间的个体差异表现明显,人员相对分散,集中力量突破一点不是难事,也只有这样,才能打乱敌人的布署死中求活。  “这次必需要杀人了!”知道娜娜心地善良,眼看即将和敌人接触,格兰特不得不小心叮嘱,“不然咱们都得死!”  “……”没有回答,娜娜只是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木弓。  双方的距离迅速的接近,很快便会正面交锋了。  “杀!”大喝一声,格兰特顺手捞住一支破空而来的长矛奋力掷出,紧接着人随矛进,如一阵风般卷向正面气势汹汹的兽人。  “嗖!”“嗖!”一边疲惫的挪动着双腿,娜娜一边引弓放箭,尽最大的能力牵制其余几点的敌人。  “卟!”透胸而出,格兰特掷出的长矛自那名兽人后胸穿出,带起了一篷腥红血雾。  “嗯……”如遭重锤般,那名兽人被一股大力带得踉跄飞退,低下头,望着胸部血肉模糊的巨型大创口,只来得及发出半声闷哼,他便重重的倒栽而出,口鼻中鲜血狂涌,眼看是活不成了。  “啊!”“哎呀!”两名兽人腿部中箭,不但自己失足倒地,更绊倒了身后的同伴,场面为之一乱。  “哈!”吐气开声,格兰特抡起手中木棍横扫而出。  “砰!”“咚!”“咔嚓!”棍影重重,奇准无比的点在飞扑而来的三名兽人面部。  “啊!”“哎呀!”“噢!”皮破血流,眼裂鼻歪,三名兽人惨叫着跌仆于地。  “嘿!”眼看侧方的兽人飞奔而来,娇呼一声,已经来不及放箭的娜娜灵巧的俯身伸弓,奇巧无比的将弓梢插入了兽人快速移动的两腿之间。  “卟嗵!”被弓一卡,兽人重心骤失,狼狈的仆倒在地,头部正巧砸在了娜娜面前。  “呀!”飞起一脚,将兽人的头踩入泥内,娜娜顺手抢过对方的长刀掷向格兰特,“接住!”  “好!”木棍在掷来的刀柄上一旋一绕,长刀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迅捷无比的自猝不及防的两名兽人颈间掠过。  “卟!”感到颈部一凉,接着火辣辣的灼痛直入脑际,想要呼吸,可是喉头却象被什么堵住住一般闷得难受,张开口,想要拼命吸气,可是大量的血液却如泉水般自口鼻涌出,两名兽人的颈部先是出现一丝细小的白痕,接着迅速扩大,裂开,下边被割裂的肌肉和血管、气管甚至颈骨都清晰可见,浸出的点点血球以几何的倍数增长,最后成了两股血箭喷射而出,在林间洒出了一片腥红血雨。  瞪大了眼,两名兽人想要叫喊,可是却发不出声音,想要挣扎,可是全身的力量似乎都随着鲜血一起离体而去了,无奈的摇晃了两下,他们轰然倒下,扭曲了四肢在地面上无意识的作最后的抽搐。  “小心!”百忙中回头一望,发现一名兽人正高举着战斧向着娜娜当头劈下,格兰特木棍一抖,似粘在棍尖上的长刀突然射出,奇快无比的没入了那名兽人的后心。  “呃!”象是被一只大手猛推了一把似的,那名兽人一个趄趔,望着胸前透出的雪亮刀锋,闷哼了一声,他丢掉战斧重重的向前栽倒。  “兹!”情况紧张,兽人尚未倒地,娜娜已经抽出了他背心的长刀贴地斜扫。  “哇!”“嗷!”两名兽人腿部中刀,惨叫着倒跌而出,前方的压力顿时一松。  “可恶!”目睹了自己手下的惨死,正在飞奔而来的卡尔不由得气血上涌,双目尽赤,爆出一声震天大吼,他一跃而起,双足重重的踏在了身旁的一株大树之上。  “哗啦啦!”粗壮的树干猛然变形弯曲,接着猝然反弹,将卡尔如离弦之箭般弹射而出,剧烈的晃荡,使得大量的枯枝败叶如雨点般洒下。  “去死吧!”象是一阵狂风卷过般,卡尔面色狰狞的疾冲而上,所过之处树断草飞,泥溅尘扬,速度太快,两旁的景物被拉成了一道道光怪陆离的线条飞速后退,无边的杀机自寒芒闪烁的长刀上狂泻而出,已经有如实质般在霎那间将格兰特和娜娜卷在了中央。  “走!”发现不妙,一边掷出木棍,格兰特一边抄起地上遗落的两把长刀,“快离开这儿!”  “啪!”木棍飞过,象是打碎了一个鸡蛋般,准备自身后偷袭娜娜的那名兽人的脑袋猛然内凹,脑浆四溢,两个球状的眼珠被硬生生的自眼眶内挤了出来,红红白白的事物混在一起,  自血淋淋的空洞眼眶中迸了出来,粘粘乎乎的向着地面淌落。  已经来不及了,在卡尔那无边杀机笼罩下,格兰特和娜娜只觉得象是坠入了无边的深渊般,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身上象是裹了一层看不见的物质般,举手投足都变得无比的辛苦,如果以这样的速度逃跑,恐怕逃不出几步,便会被对方一刀两断了。  人未至,无边的杀气已经临体,感觉到那彻骨的寒意,侥幸未死的兽人们纷纷退避,莫敢曼其锋锐。  “你快走!”把娜娜推到一旁,格兰特大声疾呼,“快走!”  无视卡尔的威慑,闭上双眼,格兰特横刀而立,抬头挺胸,象是一尊拔地而起的险峰般立在那儿,他的形象立时变得无比高大起来。  被格兰特一推,娜娜向着侧方踉跄几步,脱出了卡尔杀机笼罩的范围,使她感到浑身一轻,可是,她却并未依言离开,而是回头想要和格兰特并肩而战,她那美丽的脸庞写满了无畏和  决死的神色,那圣洁的形象令人震憾。  “嘿!”上百米的距离转瞬而逝,随着一声狂喝,卡尔身前涌起万千刀影,层层叠叠有如万波万浪的海潮般向着两人席卷而至。  “哈!”蓦然睁开双眼,象是亮起了两盏明灯般,格兰特的双眼寒芒闪现,吐气开声,无视迷离满目的漫天寒芒,双手举刀,内电般向着侧方飞跨一步,虎躯猛转,他向着身前一刀挥出。  象是一抹冷电在林间闪现,象是千万年寒冰凝成的刀芒有如逆流直上的小舟般劈开千波万涛,直射卡尔而门。  这一刀根本就是不顾生死的绝地反扑,纵然卡尔那凌厉的刀势足以将格兰特挫骨扬灰,但格兰特集中了全部力量的那一刀,却足以将其一刀两断,这样下来,虽然中刀后造型不同,但结果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死!  卡尔一向自视甚高,如果就这样与格兰特一声命丧黄泉,那比杀了他更让他无法忍受,万般无奈之下,他不得不收刀自保,强横无匹的气势为之一挫。  漫天寒芒消失不见,重新凝为一道夺目的光华,奇准无比的点在了格兰特的刀刃之上。  “轰!”有如平时响起了一声炸雷,仿佛整个世界都为之一震般,强烈的震憾以两人的交界点为中心扩散开来,草木土石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撕裂般抛上半空,再纷纷扬扬的四散开来,  附近观战的兽人立足不稳,一个个被震得东倒西歪,威势骇人。  “啊呸!”直到此时,被娜娜把脸踩入土内的兽人才把脑袋抽了出来,一边吐出满口的泥土草屑,他一边狂怒的东张西望,想要把娜娜碎尸万段,刚才两人进攻的速度之快,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哗啦啦!”一段枯枝奇巧无比的击在了他的头顶,眼冒金星,那兽人双眼一翻,一张老脸重新落回到地面的凹坑之内。  “砰!”如遭重锤般,格兰特倒飞而出,重重的倒撞在一株大树之上。  “哗啦啦!”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冲击力,两人合抱的大树应声而折,轰然倒地,枝叶横飞。  以剑支地,格兰特缓缓的撑了起来,口鼻中鲜血急涌,显然是受伤不轻。  “格兰特!”娇呼一声,护在格兰特身前,娜娜无所畏惧的望着正一步步逼近的卡尔。  “是你!”看清了娜娜的面目,卡尔不由得一怔,“你不是死了吗?”  “谁说我死了!”警惕的盯着卡尔,娜娜不想和他多说。  “哼!联盟的人都不可靠!那怕是从小养大,都会反咬一口!”冷冷一笑,卡尔嘴角溢出一丝狞笑,“不管你上一次是生是死,这一次,除了死,你不会有别的选择了!”  “你们不是好人!”显然不同意卡尔的观点,紧了紧手中的刀,娜娜反唇相讥,“现在,我不会再被你们利用了!”  “娜娜!”勉强站起,忍住全身的剧疼,格兰特艰难的道,“快走,别管我!”  “不!”倔强的摇摇头,娜娜坚定的回答,“你说过,我们是朋友,所以,娜娜不会丢下朋友的!”  “谁也逃不了!”扬起了手中长刀,卡尔脸上有着残酷的笑意,“你们都得死!”  话音未落,卡尔手中的长刀已经化为一抹流光,有如来自幽冥的诅咒般带着前所未有的死亡气息向着娜娜电射而来。  “小心!”握紧手中长刀,格兰特焦急的飞扑而上,“不要硬拼!”  “明白!”柳腰轻摆,避开卡尔锋芒的同时一刀斜挥,娜娜长刀反挑而上,一抹冷电灵动无比的击向卡尔持刀之手,这一招避实击虚,颇有高手风范。  “啪!”全力击出之后,卡尔正处于旧力全消,新力未生的境地,没料到娜娜的身形会比格兰特还要灵活,等他发觉不妙时,娜娜的刀锋已经奇快无比的斩向自己手臂,不过他也并非省油之灯,左手闪电般拍出,分毫不差的拍在了刀锋侧面。  被一股大力所引,娜娜的长刀一沉,自卡尔的手臂下方掠过,刮起一片布料。  “哼!”手臂一振,卡尔直剌的长刀化为横劈,务要将娜娜劈为两半。  “呀!”伴随着一声冷叱,娜娜上身后仰的同时一脚飞踢,脚尖直指卡尔手腕,想要击落他的兵器。  “卟!”不怒反喜,卡尔手腕一沉,刀柄重重的击在了娜娜的脚背之上。  “哎……”,只感到一股莫可抵御的大力自脚背涌入,沿着腿部侵入体内,筋骨欲裂般的剧痛传来,令娜娜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樱唇中喷出一口鲜血,她无力的委顿于地,秀眉紧皱,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了大滴的汗珠,显然正在忍受着剧烈的痛楚。  “娜娜!”大喝一声,格兰特狂冲而来,高举着手中的长刀,不顾生死的向着卡尔袭去。  “匹夫之勇!”摇摇头,漫不经边的侧身闪过格兰特强弩之末般的攻击,卡尔一肘下击,沉重无比的击在了错身而过的格兰特背上。  “砰!”伴随着一声如击败革般的闷响,格兰特浑身剧震,喷出一口血箭,整个人如散了架一般重重的跌仆于地。  “刷!”长刀在手腕间翻滚半转,变成了锋刃向下,站在格兰特面前,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卡尔缓缓的把刀锋搁在了格兰特颈侧,“我会慢慢的替你放血,你好好的享受一下死亡的滋味吧!”  “你这个坏蛋!”忍住剧烈的疼痛,爬行两步,用力拖住卡尔的左腿,扬起苍白的俏脸,娜娜顽强的道,“我不许你伤害他!”  “就凭你?”脚下用力,卡尔左腿一甩一踹,娜娜整个人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击在一棵大树之上。  “咚!”背部贴着树干缓缓滑下,不甘的咬紧牙关,娜娜挣扎着想要撑起柔弱的身体,可是却浑身乏力,稍有动作,骨折肉裂般难以忍受的痛楚便直入脑际,令她感到眼前发黑,呛出一口势血,她无力的挫倒在地。  “哈哈哈!”看到两人均无挣扎之力,卡尔不禁得意的抑天长笑起来,似乎不想再慢慢折磨格兰特了,高举着长刀,他重重的一刀劈下。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