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燃烧的卡利姆多》-正文第一节 角斗  “呜~~”太阳还没升起,凄厉的号角声便惊起了成群的飞鸟。  今天,又到了人类俘虏向卡尔挑战的日子,以巨木围成的角斗场上,早就挤满了来自卡利姆多各地的兽人们,他们呼朋引伴,或站或坐,热烈而激动的谈论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我赌卡尔胜!”重重的拍了拍身旁的图腾,一名牛头人鼻孔里喷出两股粗气,“两个金币!”  “谁都知道卡尔会胜!”不满的白了牛头人一眼,一名兽人不屑的笑了,“开玩笑,谁会和你打只赔不赚的赌?”  “就是!”周围的兽人们纷纷附和着,在他们心中,卡尔击败对手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和你赌!”一位蹲坐于地的巨魔老成持重的接受了对方的赌注,“我赌人类会赢!”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你疯了吗?居然认为卡尔会输?”  “老头,你懂不懂格斗?”  有如把一块巨石投入水中,老巨魔的话立时引来了一片责难之声,更有好事之徒摩拳擦掌,要对他饱以老拳了。  “罗格,我想大家都听过那个名字吧?普罗德摩尔的文武二臂膀中的破法者罗格!在最后的战斗中,他仅凭一已之力便抵住了一队狼骑兵的攻击,最后格罗姆大人亲自出手才把他击伤抓住,在那一战中,他那两岁的儿子也被我们伟大的军队俘虏了!”对周围激昂的群情不以为意,老巨魔淡淡的笑了,“我调查过,今天的挑战者名叫格兰特,就是那个被俘的孩子,他从十二岁便被赶到了角斗场上,到目前为止,他参加了三百二十场战斗,从未失手!而且,他惯用左手,这些特点,都与其它的挑战者不同,我想,今天一定会有场好戏可看,为此赌上两个金币,值!”  “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击败我们伟大的卡尔!”有兽人斩钉截铁的否定了老巨魔的意见。  “卡尔是不可战胜的!”几名兽人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  “有请我们不可战胜的小剑圣卡尔出场!”随着一阵号角声,一把悠长的通报声远远的传来,霎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哗啦啦!”角斗场一边的铁栅被守卫用力升起。  “卡尔!卡尔!”全场陡然爆发出阵阵雷鸣般的轰响,所有的兽人,包括刚才要卖卡尔输的老巨魔,都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尽力挤向前边,用力的跺着脚,拼命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尽情的叫喊着,欢呼着,千百万声浪汇在一起,凝成的两个字简单而富有节奏,狂热的呼唤响彻天际。  在众人的千呼万唤声中,小剑圣卡尔犹如一只雄狮般蹦入了角斗场,初升的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他披着一袭黑色的斗篷,让人不能看到他的真正形象,不过,仅凭那两米多高的个头,便足以令对手望而生畏了。  龙行虎步的来到角斗场正中,卡尔伸手一掀,斗篷离体而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奇准无比的挂在了门口站着的持矛卫兵的矛尖之上。  除去了斗篷,卡尔更是显得雄姿英发,他光赤着上身,右矛左盾,腰插战剑,淡绿色的皮肤下,一身结实无比的肌肉有如小山般块块坟起,其间似乎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令任何人也不敢小觑,有如钢针般根根竖起的头发扎在头顶,象是一棵小树般朝天而立,方面大耳,眼若铜铃,口方鼻直,獠牙倒竖,顾盼之间不怒而威,尤其是双眼中不时闪出有若食肉动物般特有的寒芒,更是令人感到不寒而冽。  “噢!”望着周围看台上因自己而疯狂的同伴,微微一笑,卡尔用力的举起了手中长矛,爆发出一声有若闷雷般的大吼来!  “噢!”“噢!”卡尔的声音虽然短促,可是,却在瞬间盖过了无数的声浪,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际,有如一记重锤般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愣,刚才还有若闹市般的喧哗,陡然间变得鸦鹊无声,足足静了两三秒钟,回过神来的众人才有如火山爆发般喷出阵阵热烈无比的附和声来,那情形,简直就是视卡尔的对手于无物。  “人族挑战者格兰特出场!”好半天,立于主席台前方的官员才懒懒的报出了挑战者名字。  “咔咔咔!”卡尔对面的铁栅被卫兵用力打开。  缓缓的,格兰特步入了角斗场,与卡尔比起来,他要矮上不少,金色的长发以一根麻绳束在脑后,从他那白皙的肤色和长而尖的耳朵上可以看出,他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类,而是出自高等精灵,人类最忠实的盟友一族;象所有成年的高等精灵一样,他有着刀削斧劈般轮廓分明的俊逸脸庞,浓浓的眉毛下,如海般碧蓝的双眸中闪烁着智慧光芒,抿得紧紧的嘴唇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倔强而不屈的感觉,简陋的亚麻布衣衫下,结实的肌肉勾勒出一条条健美的线条,虽然不如卡尔壮硕,不过却显得匀称而柔和,平添了几分灵动和飘逸,比那单纯的大块头看起来要舒服多了,与卡尔不同,他是左手持矛,右手挂盾,果然是惯用左手的人物。  不过,对以肌肉论英雄的兽人来说,格兰特的确显得太单薄了,所以,他才出场,立时便响起了阵天嘘声,无数的鸡蛋、腐菜以及发臭的拖鞋如雨点般砸入场中,饶是他身手敏捷,依然挂了不少的彩,那情形可真够呛的。  全然不顾周围倒哄的观众,格兰特径直把目光投注到对面的卡尔身上。  似乎觉察到什么,抬头四顾的卡尔亦于同一时刻转过头来,两道足以洞穿人体的凶光向着格兰特直扫过去。  “嗤!”双方的目光在虚空中交集,居然迸射出有若实质般的淡淡光华。  虎躯同时一震,两人的目光紧锁在一起,地面的尘土、落叶和掷来的杂物无风自动,以两人为中心,一股无形的杀气开始在斗场内弥漫开来。  就算坐在高高的看台上,那些叫嚣漫骂的兽人们依然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寒意,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使他们不由自主的收敛了不少。  “大家静一静!”回头望了望身后危襟正坐的穆尔一眼,官员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例行公事般宣读了规则,最后自身旁侍立的兽人手上取过一张代表着勇气和力量的红布高举过头,“只要红布落地,场内的勇士便可开始决斗!”  “呜呜~~”号角声中,红布抛上半空。  布未落地,斗场中的卡尔已经向着前方踏出一步。  “砰!”脚与地面接触,尘土四溢,以他为中心,脚下的地面先是出现几丝裂缝,然后迅速扩展开来,形成了蛛网般纵横交错的无数裂痕;那一声有如惊雷般的沉闷声响,更是有如一记重锤般敲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上,所有的人,都感到心头一震,接着不由自言的狂跳起来,一种难以言喻的不适感觉袭上心头,既难受又惊悸,喧哗声立时稀了不少。  连场外的观众都如此不适,更别提首当其冲的的格兰特了。  在感到心头剧震,气势为之一挫的同时,以格兰特为中心,一股无形而有质的杀气已经层层叠叠的向着他蓦然压缩过来,如同在刹那间把他装进了一个极小的空间般,天与地,似乎都在刹那间远离了他,所有的声音,所有的事物,都在瞬间自他的感官中消失了,全身,象压上了万钧重担般的难受,就连每一个毛孔,每一根汗毛都承受着无比伦比的压力,如果不是有着超常的意志和定力,恐怕光凭这股杀气,便足以令他俯首称臣了。  “哼!”伴着一声冷哼,格兰特猛然挺胸、昂首,原来温尔文雅的形象随之变得高大威猛起来,天与地,似乎都以他为中心,自他的头顶和脚下向着四面八方伸展开来,向着卡尔那强横无匹的杀气反卷而去。  “砰!”“啪!”象是击碎了什么透明无色的东西般,空气中起了些许波动,爆出了一连串细小的声浪和淡淡的色彩,委实令人感到惊异莫名。  虽然并未正式动手,不过,打一进场开始,两人实际上已经展开了精神和意志的全面交锋,要知道,一个人,不管是兽人、矮人、还是精灵,当体能上升到某一高度的时候,只是在速度和力量上侧重各有不同,但总和相差不大,在这种时候,气势、意志、斗志以及对周围环境的利用往往成了左右战局的关键,是以甫一进场,两人便展开了无形的交锋。  似乎没料到格兰特有如此的实力,只凭一个简单的动作便使得气势狂涨,使自己锐气顿失,卡尔的眉头一挑,虎目喷火,眼看便要有所行动。  “卟!”红布终于落地。  “噔!”“噔!”“噔!”就在红布落地的同时,卡尔已经如猛虎出柙般疾冲而出,沉实而有力的脚步布如战鼓般震得观众心中发毛,口干舌燥。  一百米、八十米、六十米……随着两人间的距离急剧缩短,卡尔的气势急速上升,已于瞬间臻至爆发的边缘。  五十米,卡尔扬起了右手长矛,似乎被矛尖所吸引,周围的空气猛然坍塌收缩,集中在那无坚不摧的矛尖之上,几乎所有的人,在刹那间都产生了一种似乎要被吸引过去的诡异感觉,好象那就是天,那就是地,那就是一个让人逃无可逃的世界!  浓烈无比的杀机和压迫扑面而来,暗叫不好,格兰特正要有所动作,似离弦之箭般窜至四十米以内的卡尔已经扭腰甩臂,手中长矛幻为一道夺目的光华,如同一道劈开虚空的闪电般向着格兰格急袭而至。  光华蓦然由白变红,灼热的感觉陡然四溢,周围的空气猛烈的战粟着,象是来自异界的魔灵般,挟着莫可匹敌的强大力量,长矛在刹那间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格兰特身前。  危机临体,格兰特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难受感觉,对方的矛尖,明明已经聚集了强大无比的力量,可是却没有产生把自己推向身后的气流,反而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直把自己往矛尖扯去,让他感到束手束脚,难以闪避。  空气,所有的一切,都是空气,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格兰特突然明白过来,对方的长矛由白转红,是因为与空气高速磨擦,矛身因高温而燃烧造成的,急剧的燃烧,使周围的空气迅速的流过去补充,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奇特的现象,明白了这一点,格兰特已经胸有成竹了。  说是迟,那时快,右手虚斩,割裂与矛尖那无形联系的同时,格兰特以右脚为轴心,左脚蹬地,奇快无比的向着侧后方旋转而出,已经因高速磨擦而燃尽了矛身的长矛贴身而过,灼热的气流扑面而至,几乎烤焦了他那陈旧的亚麻布衣裳。  在旋身的同时,格兰特并未闲着,甩肩抖臂,左手长矛脱手而出,如一道贯日白虹般,以肉眼难辩的速度向着已扑至十米以内的卡尔激射而去。  双方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几乎是长矛才脱手,便到了卡尔的面前,这么近的距离,卡尔似乎是避无可避了,所有观战的兽人,都不约而同的站立起来,不安而急噪的张开了口,似乎想要叫喊些什么。  好象早就算计到这一招般,侧身举臂,挂在卡尔左手臂弯的圆盾上扬,奇准无比的嗑在了矛尖侧面,溅起了一溜耀眼的火星。  被格兰特闪过的长矛击在了他身后的护墙之上,碎屑四溅,尘土高扬,坚韧巨木筑成的护墙,居然被硬生生击出了一个直径近米的大洞来,其威力之强劲可见一斑。  幸好这角斗场规模宏大,四周全是三米高的护墙,上边才是座无虚席的观众,要不然,就这一矛,恐怕就会让不少的观众魂归九天了。  格兰特的长矛才被斜斜的震上半空,卡尔腰间的利剑已经如灵蛇般跃然手上,挟着一股惨烈无比的气势,有如电光火石般向着格兰特斜劈而去。  掷出长矛,格兰特正处于旧力全消,新力未生的境地,卡尔的这一剑来势汹汹,就算他有心要避,也是有心无力,无奈之下,他只能举臂硬挡。  剑盾相触,奇迹般的没有想象中的火星四射,空气象是凝固了一般,两人的身形同时一顿,接着向相反的方面猝然弹出。  空气有如沸水般翻腾起来,“呜~”“嗖~”“丁!”“轰隆!”“当~~~”的声音不绝于耳,那分别是两人长矛破空声、矛盾相接音、长矛破壁响以及剑盾相交的巨响,直至此时,所有的声波才传入众人耳际,刚才两人的速度之快可见一斑。  倒退了十几米,格兰特才勉强站稳了脚步,身前是双脚在坚实的地面上拖出了两道条条的沟壑,右手盾牌上有着一道深达半寸的剑痕,持盾的手依然在微微的颤动着,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是呼吸不稳,刚才卡尔那一击力量之强不难想象。  强大的反震力道,使卡尔也弹上半空,翻出好十米方才稳住了身形,不过,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显然是占了上风。  彼此的实力都超出了自己事前的估计,两人宛若斗鸡般相对而立,一瞬不瞬的注意着对方的动向。  表面上看,两人凝立不动,实际上却恰恰相反,双方的脚步,都在以肉眼难辩的速度进行着小幅的游移,两人的肌肉,都在以难以察觉的幅度张弛不定,使全身保持着一个稳定而平衡的姿态,甚至连彼此的呼吸、心跳以及血管的扩张和收缩都在不断的进行着调整,随时准备发动下一波的攻势。  “好啊!”“打死他!”直到这时候,看得目瞪口呆的兽人们这才爆发出如雷般的轰响来,看样子,刚才那石破天惊的一战,足以让他们回味几天了。  无形的气流在两人间弥漫开来,浓烈的杀机四处漫延,令观战的兽人,都开始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而停止了欢呼。  “啪啦!”似乎承受不了如此强大的压力,格兰特手中的盾牌猝然间龟裂开来。  在双方的气势和杀机都维持着相对平衡的情况下,任何细微的变化,都足以引发空前猛烈的激战,更何况是一方的防御猛然消减呢?盾牌的损坏,不但令格兰特少了一道防卫屏障,更证明在刚才的接触中他处于绝对的下风,这势必给他的心理上造成不小的阴影,气势亦不由自主的为之一滞。  此消彼涨下,卡尔的气势陡增,已在瞬间升至爆发的边缘。  “疾风步!”瞳孔蓦然收缩,爆发出一声震天大吼,卡尔人化流光,抢在自己的声波之前,如一道贯日白虹般跨越了近二十米的空间,宛若鬼魅般出现在格兰特身前,手中利剑幻起片片银亮寒芒,有如漫天风雪般向着格兰特当头罩下。  “疾风步”,剑圣格罗姆的三大绝技之一,一旦施展开来,奔跑跳跃的速度宛若流星赶月,远远超出兽人的极限,虽然这一招极耗体能而不能持久,但在彼此实力样当的情况下来用来发动出其不意的强袭,或者在不利的情况下脱离战局以及在敌人败退时展开追杀,却往往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现在,卡尔一上来就施展出这样的绝技,显然是把格兰特当成了生平的一大劲敌。  饶是格兰特久经战阵,但仍未料到卡尔一上来便不计后果的施展绝技。  速度狂增下,卡尔气势亦随之飚升,反观格兰特,却因为估算错误而陷入被动,气势可谓一泻千里,等他发觉不妙,想要避其锋锐时,却已经晚上一步,心志为其所夺,只觉得满眼剑芒,剑剑指向自己要害,根本就是避无可避。  心知不妙,格兰特不敢硬接,在向着后方飞退的同时左臂狂挥,手中利剑幻出一片晶莹光华护在身前,力图全身而退。  象是漫天风雪卷向一轮圆月,两团光华蓦然交织在一起,点点火星有如火树银花般亮成一片,有如龙卷风刮过般的劲气四溢,地面上的事物纷纷扬扬的飘上半空,观战的兽人们根本看不清激战中的两人,只有那剌耳之极的“叮!”“当!”声不绝于耳。  随着“轰!”的一声巨震,半截断剑旋转着抛上半空,激战中的两人再度分开。  踉跄后退了好几步,卡尔才勉强稳住身形,胸口急剧起伏不定,显然刚才的激战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灰尘和着汗水,在他那绿色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道灰黑的汗渍,他手中的利剑虽然完整,可是原本锋利的刀刃却变成了参差不齐的锯齿,。  “砰!”格兰特却要倒霉多了,有如断线风筝般在空中翻腾着倒跌而出,背部撞在了护墙之上,震得护墙正上方的观众们东倒西歪,差点跌下了角斗场上。  “咚!”去势已尽,格兰特顺着护墙滑倒在地,大量的鲜血自他的口鼻中涌出,显然是受伤不轻。  其实,在第一次的接触中,格兰特能够在避开长矛的同时加以反击,卡尔便知道对方在速度上占了上风,他虽然在力量上远胜对手,但如果对方凭着速度采用游走战术消耗自己的体力,拖下去只会落于下风,于是经验丰富的卡尔当机立断,一开始便使用极耗体能的疾风步展开雷霆万钧的攻势,一举打乱的格兰的阵脚,迫使他正面交锋,表面上双方是有守有攻,实际上格兰特却是有苦自知,卡尔的每一剑都重若千钧,每一击震得他浑身发麻,不但半边手臂似乎都失去了知觉,就连五脏六腑都因剧烈的震荡而受伤不轻,幸好不堪重负的利剑突然断裂,化解了不少的力道,使他能够脱离开来,不过在护墙上一撞之后,他全身却似散了架一般松软下来,几乎使不出半分的力道了。  强忍住如同骨折肉裂般剧烈的疼痛,格兰特左手紧紧的握住仅有半截的断剑撑在地上,右手扶着护墙,他艰难的、一寸寸的向上移动着,想要重新站立起来。  “哼!”冷哼一声,把剑扛在肩上,摆出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卡尔朝着格兰特大步走去。  “杀死他!”“杀死他!”所有的兽人都兴奋起来,一个个群情激昂的高呼起来,看样子,他们真恨不得自己亲自冲进场去把战败者给结果了。  摇晃了两下,格兰特终于站稳了脚跟,望着大步流星欺近的卡尔,格兰根有心再战,可是却是有心无力了。  扶着护墙的右手突然一空,格兰特扭头回顾,原来,他的身旁便是刚才被卡乐疾苦矛击破的护墙了,望着黑洞洞的破损处,眼中闪过一线生机,不知打哪儿来的力量,格兰特猛然扭身,奋力向着破洞挤去。  “可恶!”从格兰特的眼神中,卡尔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意,不过,已经施展过疾风步的他,现在就算想要提高速度也是力不从心了,狠狠的咒骂了一句,他奋力掷出了手中的利剑。  “嗤!”晚了一步,格兰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破洞之内,利剑击在护墙之上,毫无凝滞的没入大半,卡尔的臂力之强难以想象。  “妈的!”  “胆小鬼!”  “把他揪出来!”  崇尚勇武的兽人们大声的叫嚷着,恨不得把格兰特挫骨扬灰。  “哗啦!”听了同胞们的嚷嚷,倍感扫兴的卡尔如狼似虎般冲到破洞面前,双手用力,硬生生拉断破洞处横七竖八的残木,跟着挤进了洞内。  才把头伸入洞内,卡尔便感到一阵劲风袭来,可是自己的躯体挡住了光线,洞内一片漆黑,就算他是接近英雄级的人物,眼睛也无法立即适应过来,偏偏洞口狭小,难以闪避,退吧,外边上万兽人盯着自己呢,那脸面往什么地方搁?所以,他只能在尽量前挤的同时拼命侧身,以避开不明事物那当头一击。  不用猜,大家也想得到,在暗中痛下杀手的是格兰特。  逃入破洞以后,格兰特显然不想放弃战斗,一边倚坐在洞旁恢复元气,他一边准备对付即将尾随而至的卡尔,在他头顶上不到两寸的地方,就是卡尔那穿透了护墙的利剑尖端,要是他再高上一点,卡尔那一剑就不会无功而返了。  等卡尔整个头颅挤进来以后,屏息以待格兰特才突下杀手,奋力斩向对方的颈部。  然而卡尔也不是省油的灯,格兰特才出手,他便心知不妙,从而前挤侧身,以厚实的肩背部硬受了这一剑。  “嚓!”“噢!”剑过血溅,感到右肩先是一凉,接着火辣辣的感觉传遍全身,卡尔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兽人皮糙肉厚是出了名的,格兰特已是强弩之末,这一剑仅能割裂皮肉,未能击碎卡尔的肩胛骨,饶是如此,也够卡尔受的了。  “啊!”受伤之后,浓烈的血腥味似乎引发了卡尔的狂性,狂吼一声,他奋力向着身侧一拳击出。  “咚!”筋疲力尽的格兰特想要闪避,却是有心无力,这一拳重重的击在了他的肋骨之上,如山的力道阵阵袭来,把他震得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了另一侧的护墙之上。  挤进破洞之中,卡尔狂燥的喘着粗气,一边瞪着血红的眼睛四处打量,一边伸出左手,从右背上拔下嵌入肩胛骨内的断剑。  “出来!”并未发现躲于阴影处的格兰特,卡尔一脚踢飞几段残木,一边暴怒的喝道,“你们可耻的偷袭者、胆小鬼、懦夫!我要把你的头皮扒下来!”  看着眼睛适应过来的卡尔越搜越近,格兰特捡起一块木屑,悄悄的向着侧方掷去。  “卟!”木屑飞出,传来轻微的破空之声。  “去死吧!”大喝一声,卡尔循声出击,一剑斩在了尚未落地的木屑之上,速度和准度都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借着卡尔出手时气流激荡的掩护,格兰特攀着护墙的缝隙悄然上升,吊在了天花板上,头顶上,兽人们那烦燥而焦急的脚步声不断传来,大量的灰尘“簌簌”的掉下,呛得他差点打了个喷嚏。  遍搜不着,唯一的可能便是在天上了,处于格兰特正下方卡尔一边诅咒着格兰特的祖先,一边开始把目光往上移。  见势不妙,手脚一松,格兰特从天花板上跃下,双足用力,重重的向着卡尔头顶踩去。  抬头的时候,卡尔眼内钻进了从天花板上掉落的灰尘,影响了他的视物,等他朦胧中发现一双靴底已经到了眼前时,格兰特的双脚已经重重的踹在了他扬起的脸上。  “呜~”被这猝然的一踹击歪了脆弱的鼻梁,卡尔踉跄后退,鼻孔中鲜血狂涌,迅速染红了他那已经涨成青色的面庞。  一踹之后,格兰特再度隐到了一根梁柱之后,静待下一次出击的良机,借着复杂而黑暗的环境发挥自己速度上的优势打击对方,是他获胜的唯一机会。  “剑刃风暴!”满脸鲜血的卡尔已经失去了常性,居然在这黑暗而狭小的空间中施展出剑圣格罗姆的终击剑技――剑刃风暴!  剑刃风暴,是剑圣格罗姆的成名绝技,高速旋转身体,用利剑割裂空气,硬生生造出一股由无数剑刃织成的龙卷风,毁灭它周围的一切事物,当年,格罗姆曾用这一招屠光了一整队人类士兵,这一击之恐怖可见一斑!  随着“嗡!”的一阵清鸣,象在黑暗中亮起了一盏明灯似的,卡尔手中的断剑先是幻起一片闪亮的光华,接着幻为无数道寒芒如流星般蓦然扩展开来,最后交织成一道绚烂夺目的耀眼柱升腾而起,成为了一股如龙卷风般无坚不摧剑山刃海,挟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疾旋而出。  “咔啦啦!”“哗啦!”“喀!”“妈呀!”“啊!”“救命呀!”  强大的攻击力,在瞬间把周围的一切撕得粉碎,头上的天花般象是纸糊的一样裂散开来,上边的兽人们纷纷下坠,尚未落地,便被卷到了有若绞肉机般的剑刃风暴之内,只见血雨漫天飞舞,残肢断臂四处抛飞,惨叫呻吟声不绝于耳,尚未被波及的兽人们纷纷走避,自相践踏者不计其数,惊呼尖叫声连成一片,场面顿时大乱。  “不好!”皱了皱眉头,高倨座位上的穆尔终于发话了,“卡尔还不能控制剑刃风暴,赶快发信号让外边的驻军进来维持秩序,疏散民众!还有,把那个该死的精灵给我杀了!”  “是!”侍立在两旁的两名官员应声离去。  大量的狼骑兵冲进场内,一部分帮着卫兵疏散民众,一部分赶往事发地点,要把格兰特当场格杀。  没想到剑刃风暴如此可怕,会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格兰特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掉落下来而侥幸未死的兽人们从身旁经过、满目寒芒正向着自己的方向席卷过来,他居然都毫无反应!  “格兰特!”耳旁传来几声叫喊,几名人类俘虏出现在他的身旁,拽起他往后躲闪,“快逃啊!”  原来,在剑刃风暴的强大冲击下,附近的护墙被击得一塌糊涂,打通了关押人类俘虏的那些房间,再加上你推我挤,上边不断有兽人掉下来,然后不辩东西的四处闪避,场面混乱无比,里边的人类又不是傻瓜,自然群起而攻,击倒守卫混入人群,想要逃出这充斥着鲜血的残酷斗场。  “不……”摇摇头,格兰特用虚弱的语调坚定的否定,“我要……继续和他打!”  “别傻了!”“那家伙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对付的!”一边七嘴八舌表明格兰特继续战斗的前景不容乐观,难友们一边拖着格兰特挤向人多的地方。  “放开我!”无力的挣动了一下,格兰特显然心有不甘,“我不会放弃的,我不能做不战而逃的胆心鬼!”  的确,虽然从小就是俘虏,但格兰特骨子里流着的仍然是精灵那高傲的血液,让他不战而逃,那比杀了他还要令他难以忍受。  “格兰特!”一把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冷静一点!”  “父……父亲!”如遭雷击般,格兰特浑身一震,挣开难友的搀扶,他扭头回望。  在他身后,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人,原本威严的脸庞被一道陈旧的伤痕破坏无遗,他的双手分别持着两根拐杖,大腿以下空空荡荡,显然是已经失去了双腿,他,就是曾力敌一队狼骑士,最后倒在了剑圣格罗姆剑下的破法者罗格,他的双腿和脸上的伤痕,都是那一战中格罗姆所赠的!此刻,他正用那直入肺腑的双眼望着格兰特,使他冷静下来,“现在,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如果你能打败卡尔,让所有被俘的勇士重获自由,没有人会拦你的,但是,你现在根本就是在送死,于事无补的送死,你这样做,值得吗?”  “可……可是……”张口结舌,多年以来,一直把战胜卡尔,所父亲和那些可爱的叔叔伯伯们重获自由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现在却在刹那间被击得粉碎,格兰特的精神似乎崩溃下来,“父亲……那我倒底该怎么办?与其作为一名可耻的逃亡者,我宁愿战死在角斗场上!”  “听我说,孩子!”以一手的拐仗稳住重心,罗格伸出一只手搭在格兰特肩上,“多年以来,所有的人,都为你的成长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希望你能击败卡尔,可是,现实是无情的,他的力量是我们无法抗衡的,我们想要重获自由,只有另一条路可走!”  “什么路?”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之光,格兰特急迫的出声询问,“父亲,请你告诉我!”  “逃出去!”望了远处正在赶来的狼骑兵一眼,罗格语气坚定的道,“逃到艾泽拉斯,把我们的处境告诉联盟,请他们设法营救大家!”  “这……”犹豫了一下,望着老人那坚定无比的目光,格兰特点了点头,“好的,父亲,我背着你一起逃出去吧!”  “不!”伸手推开格兰特,罗拒绝了格兰特,“你背着我,是不可能逃出去的!”  “能逃多远算多远!”上前一步,搀住罗格,格兰特倔强的回答,“你看,大伙儿不是都逃了吗?”  “他们能力不强,很难逃脱狼骑兵的追杀,你是唯一的希望!”摇摇头,罗格用力推开格兰特,“快走吧,孩子!不要以个人的生死和荣辱为重,要知道,卡利姆多的上万人类都在看着你,看着你带回一支能让我们重回故乡的大军!为了大家,你必须活着到达艾泽拉斯!”  “父亲……”嘴唇动了动,格兰特显然还想说什么。  “快走!”时间不多,罗格焦灼的推着格兰特,自己几乎失去重心而跌倒在地,“再会了,孩子,我等着你,等着和你在自由的蓝天下重逢!”  “……”声调变得哽咽了一下,格兰特虎目垂泪,“父亲,我一定会回来的,你要等着我!”  挤进慌乱的人群,格兰特三两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事后角斗场的负责官员清点人数,连格兰特在内,一共逃走了八十多名人类俘虏,每一个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角斗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部落一下子恐慌一起,立即全城戒严,开搜捕逃虏,另一方面,卡尔因不能控制住剑刃风暴,先后击毁了七处护墙,误伤兽人观众达六百多名,大部分不治身亡,给他心理蒙上了不小的阴影,他发誓要抓到罪魁祸首格兰特,把他挫骨扬灰,以祭自己剑下兽人民众的在天之灵。上一页《燃烧的卡利姆多》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