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89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少年弯弯唇角,转头对那个摔伤的女人说,“姑娘不用怕,我一会儿带你去医馆。”    见他不仅不搭理自己,还敢口出狂言,领头的登徒子瞬间恼羞成怒,暗示弟兄们动手。    站在少年身后的瘦弱男子率先出手劈向他的后颈,可少年像是身后长了双眼睛,微微侧了侧身,顺势揪住对方的手指向后翻折,让那流氓险些跪下去。    这还不算完,他左手向后翻折对方手指时,曲起右手双指成弯钩状快速戳向对方双眼,对方下意识的抬手阻挡,他却想早就猜到一般,抬腿踹上对方的腹部。    砰地一声,那个人飞了出去,趁着众人发愣的时候,他转身握住面前的拳头,俯身弯腰滑行,一下子就到了对方身后,咔的一声,骨头的像是断掉了一样,她又从对方身后狠狠的来了一脚。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几个登徒子在还没来得及出手的时候,就一个接一个的被踹了出去,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少年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快步走到女子身边,温柔的扶起对方,正要开口询问对方情况,却听见人群的爆发出一声“好”。    “卡,刚才是谁喊的好,给我站出来!”    扶着欧阳姗姗男扮女装的许黎,也想大声问一句:哪个王八蛋喊的好?只差一句台词,这场戏就结束了,到底是谁!    场边的群演、工作人员,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低下头,刚才他们都在心里为许黎的动作叫好,流畅、优美,没有一丝混乱,群演摔下去的时候也不像是假的,这会儿他们还没站起来。    找不到罪魁祸首,导演气得差点把椅子踹翻,“服装道具准备,给演员补个妆,再来一条!”    闻言,许黎的表情瞬间垮了,打戏看上去很帅,实际上很累,而且刚才她好像真的把群演的手扭伤了。    “你…你们几个还好吧,刚才出手有点重,非常抱歉。今天结束之后大家去医院看一下,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报销。”    因为抱着要一条过的心,所以她把每个动作做到极致,完全忘记是在片场,是在拍戏。    这边许黎忙着给几位群演赔礼道歉,那边导演揪住偷偷溜走的武术指导。    “刚才那声好是不是你喊的!你当老子听不出来是不是?”    偏瘦的武术指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情难自禁啊,我至少五年没看见过这么利落、漂亮的打戏,群演好像真的受伤了。”    说着,他一把甩开导演揪住自己衣领的手,笑得像个老谋深算的狐狸。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刚才可以继续拍,你为什么非要重新来一条,不就是想看她再打一遍。”    对上老搭档那副“你别想糊弄我”的眼神,导演傲娇的吹了吹胡子,哼了一声后一屁股坐下去,看着还杵在旁边不肯走的搭档,他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不是说群演受伤了吗?还不抓紧时间去找新人,给他们讲讲动作。”    听说要重来,除了许黎和欧阳姗姗之外,所有人都挺高兴的,她们一个因为累,一个是因为嫌麻烦,但是导演已经发话,也不能不拍。    坐在椅子上的许黎,一边吹着小风扇,一边喝冰水来降温。    “淼淼,你去看看那几个群演,把他们的名字记一下,每人先给二百块,让他们去附近的诊所或者医院看一看,等明天来了给他们报销医药费和误工费。”    人是自己打的,虽说是为了剧情需要,但许黎还是良心不安,影视基地的群演是按天拿钱,受伤就意味着不能工作,没有收入来源。    “好,我去看看。”    第二条开拍前,许黎先给几位新群演赔礼道歉。    “我一会儿出手会有些重,希望大家能多多体谅,咱们争取一次过,把伤害降到最低,好吗?”    没想到作为主演的许黎,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一群人瞬间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点头表示支持。    “我们保证不给许小姐拖后腿,等会儿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用手下留情。”    “谢谢大家的配合,如果不小心伤到你们,医药费和误工费我会全权负责。”    一听这话,大家心里虽然感激涕零,可面上都表示拒绝。    “不用,我们皮糙肉厚没事的。”    作为常年在影视基地讨生活的人,他们也会关注娱乐圈的动向,知道许黎之前有多惨,也知道她现在有多红。虽然不指望得到她的提携,但梦想还是要有的。    ***    一场完美的表演要靠所有演员共同努力,在大家的配合下,许黎这一场的动作比之前还要帅气潇洒,要不是理智尚在,导演差点就让她再来一条。    “拍了这么多年戏,还真没见有几个人能把打戏一条过的。”    对于导演的话,武术指导深以为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天分的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到他说的要领,并且融会贯通以超完美的状态演绎出来。    “她要是早生十年,一定是最好的武打女星,只不过现在的市场……唉,不提也罢。”    难得见到老搭档这么惆怅,摸着下巴的导演,看见监控器里正在和几个群演讲话的许黎,突然灵光一闪。    “现在也缺,只要给她找对剧本,她一定能飞出去。”    演员行业良莠不齐,真正有演技的人不多,许黎的演技不算最好,可打戏完全没得说,刀马旦虽然辛苦,发展前景却不容小觑。    “现在有几个女演员愿意吃这份苦?算了,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一个武术指导,过几年就退休回家带孙子了。”    ***    上午没拍几场戏,许黎就累得说不出话,衣服又厚又重,而且不透气,今天的气温又是本周新高,简直要人命。    “淼淼,还有没有冰块,我想抱着冰块!”    “你还是去车里吹空调吧。”    “不行,我一去车里就不想下来,等会还有戏呢。”    一想到等下要和王一洋飙戏,许黎就觉得头疼,面对那个渣男,她还得装出少女心动的感觉,果然是应了那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接下去的戏,是许黎带着救下的白莲花,跑到表哥家中求助,因为她是偷偷出府,不能冒然带人回家,只能先把无依无靠的白灵儿藏到上官家,从此便开启了农夫救蛇的副本。    因为关系尴尬,许黎和王一洋私底下别说对台词,连话都没说过,休息区也是直线距离最远的位置。    “如果我等会儿发挥不好,导演是不是会骂人?”    闻言,淼淼下意识的抬头望着坐在监控器后面的大胡子导演,心里直发憷。    “应该…会!刚才那场戏不知道谁喊了个好,气得导演直接喊重拍,按道理说接着拍后期剪辑就没问题的,我估计他现在心情肯定不好,你一会儿千万别掉链子。”    在淼淼看来,许黎在风口浪尖的时候还有戏拍,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如果传出不敬业、演技差的名号,以后再想翻身就是难上加难。    “好吧,我明白了。来,咱们俩对一下戏,你演上官彦。”    不想去王一洋那里自讨苦吃,因为人家正和欧阳姗姗打得火热,许黎只能找淼淼将就一下。    开拍前,导演拿着大喇叭吼道。    “许黎,你一会儿从这个正门跑进来,动作快一点,因为你再不回去,你的丫鬟就要受罚了,明白吗?白灵儿你的面部表情掌握好,你才受到惊吓,来到陌生的地方,不能表现的太从容。”    因为是新演员,导演怕耽误时间,只好提前划重点。    不过,大家的关注点都是:为什么导演记得许黎的名字,却没记住女一号的名字?    砰地一声,大门被拉开,满头大汗的唐娇娇推开碍事的小厮,不由分说拽着白灵儿往前跑,脸上有对见到表哥的期待和欢喜,也有害怕回家晚了挨训的紧张。    小厮在后面一路追赶,追到少爷的院子,看着跑进来的几个人,他的目光不知不觉的看向这个陌生又惹人怜惜的女人。    而唐娇娇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只顾着的和表哥撒娇,央求对方把人收下。    “卡,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是死人吗?眼睛动一下!”    导演这一声吼,让所有人僵在原地。    “白灵儿,我刚才怎么和你说的,就算你对他一见钟情,也不要直勾勾的盯着一个陌生男人,别忘了你们是第一次见面!矜持、矜持懂吗!还有上官彦,你的台词呢,台词呢!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许黎!”    听到导演叫自己,她真是娇躯一颤,生怕被骂的狗血淋头,却见导演像是喊累了一样,慢慢的坐回去,声音也弱了几分。    “许黎演得不错,继续保持。”    “你抓紧时间在车里给她补个妆!”    盯着许黎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周伟彦到底还是忍受不了她素颜就出门。    “不用了,我今天是去弹琴,你以为我画的好看,人家就愿意和我签合同?那是选代言人才有的标准。”    一听这话,淼淼急忙抱着化妆盒坐回去,她觉得许黎今天很漂亮,根本用不上再补妆,一袭水墨吊带长裙,乌黑秀丽的长发一半披在肩上,一半被绑在脑后,既优雅又带着几分俏皮。    一路上,许黎都靠着椅背假寐,知道车子停稳才睁眼。    在电梯口的工作人员,看见他们这支队伍,急忙小跑过来。    “你好,我是rj游戏公司的音乐副总监,周浩。”    “你好,我是许黎,感谢贵公司给我这次机会,希望可以合作愉快。”    对上她少女般活泼可爱的笑容,周浩有几秒钟的失神,当许黎抽回手时,他竟然觉得有些遗憾和失落。    “这边请,因为您是公众人物,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慌乱,所以我们直接从停车场上去。”    “多谢!”    “我冒昧的问一句,您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我在音乐库里对比了很久,没找到相似的曲目,是您自创的?”    “我自创的,曲子只有谱,没有名字。”    昨晚她和淼淼商量了一个小时,也没能相出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她前世学的曲子太多,能记住谱,却记不住名字。    “没有名字!”    看着对方诧异的表情,许黎无辜的笑了笑,娇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网上流传的心机girl,反倒像个邻家妹妹,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署名权可以送给你们,我这个人不太会取名字的,太烧脑了。”    见她懊恼的似乎想抬手敲敲脑袋,周浩急的差点去抓她的手,免得她伤害自己,好在许黎没那么做。    “这件事咱们上去了再谈,正好今天我们蒋总也在公司……”    听他提到蒋总,她瞬间都笑不出来了,本想着贵为总裁的蒋钺会很忙,根本没时间关心这种小事情,看来她又是想多了。    rj游戏公司成立近十年,是蒋钺在大学时期就创办的独立公司,因为前期一直不差钱,后期发展势头迅速,已经在国内的游戏公司里算得上首屈一指。    当一袭长裙的许黎走在楼道里,办公间的人纷纷忘记自己在做的事,长大嘴巴不可思议盯着那个仙气逼人的身影,等她消失在视线里,才一窝蜂的涌到门口张望。    “我没看错吧,是许黎诶。”    “没看错,就是她。”    “她来做什么啊?咱们要换代言人了?”    七嘴八舌的讨论声不绝于耳,许黎像个没事人似的跟着周浩,和那天弹琴被人发现后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您先请坐,我去叫一下我们蒋总和总监。”    “好,辛苦了。”    周浩出去之后,许黎让周伟彦把琴抱过来,当她准备试音的时候,女秘书端着茶水进来。    “您喝水!”    “谢谢!”    许黎客气的微微一笑,却看见对方激动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磕磕巴巴的说。    “能…能请您帮我签个名吗?你的每部剧我都追,我真的好喜欢你,刚才他们说你来了,我还不相信……”    看着丢掉矜持的秘书,许黎接过她手里的本子和笔,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吕青,双口吕,青山绿水的青。”    对方话还没说完,许黎就已经低下头去写字了。    祝吕青美女永远年轻漂亮、健康快乐,爱你的许黎!最后还不忘加一个笑脸。    “这样可以吗?”    第一次见到这么和气、体贴的偶像,秘书幸福感爆棚,连续道谢鞠躬,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抱着本子跑出去。    “我…我是把她吓到了吗?”    醒来后第一次给人签名,就把对方弄哭了,许黎也有点想哭。    见她欲哭无泪的样子,淼淼差点笑出声,摇头安慰她。    “她是见到偶像太激动了,估计过一会……”    话还没说完,余光看见朝着门口走来的一群人,淼淼立马闭上嘴往后退了一步。    “你好,我是蒋钺,听说你就是那首曲子的创作者?”    看着对方伸出的大手,许黎犹豫了一下才敢去握手,蜻蜓点水般的碰一下就把手缩回来。    “是我的曲子,网络上的版本不全,所以我今天把琴也一起带来了,你们这边什么时候方便。”    像是没想到她比自己还急,蒋钺面上一怔,点点头转身对助理吩咐。    “去搬一套合适的桌椅来。”    等人跑出去之后,他又问许黎。    “刚才周浩和我说,曲子还没有名字,那你带曲谱了吗?”    许黎点头,淼淼急忙把手里的文件夹递过去,这是昨晚许黎熬了两个小时才写出来的,弹琴她会,写谱子真不擅长。    “你们先坐,我们看看曲谱。”    之后,两个人就没有任何交流,在蒋钺眼里面前的女人只是一个颇有天赋的作曲者,他是生意人,在商言商。    许黎坐在椅子上,手指紧紧的勾在一起,那张脸真的勾起了很多绝望的记忆,如果昨天不是许云心在场,她会当场拒绝这件事。    很快,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士搬一套合适的桌椅,许黎抱着琴过去,她就想快点结束今天的事,免得一会儿因为意难平把蒋钺给打一顿。    待她安置好琴的位置,正在讨论曲谱的人也转过身子面对她,准备听一下现场版。    本以为是万事俱备,可当许黎坐下后,发现她的手在颤抖,这是之前没出现过的情况。    面对四方的关注,许黎闭着眼调整呼吸,排除身体的杂念打算认真弹琴,可几个音后,她的手又不听话了。    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嘴上说着可以忍,身体却很诚实的不想忍。    “这就是你和说我的音乐天才?她连琴弦都拨不准。”    男人的话声音不大,却刚好能传到许黎的耳朵,内心的不甘和愤怒在瞬间涌了出来,她弹不好琴,也都是因为他那张碍事的脸。    “你转过去!”    正在训斥属下的蒋钺一听这话,眉毛一挑看看左右的人,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在说我?”    经纪人一看情况不对劲,赶紧上来打圆场,可他还没开口,就听见许黎压抑着满腔的怒火,一字一顿的说道。    “对,就是你!”    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个桀骜不驯的人,蒋钺直接气得笑了出来,这个世界上还没几个人敢这样对他吆五喝六的,不过今天他倒是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视频上的功力。    “好,我转过去,如果你弹不好,我就得追究一下你经纪人的问题。”    许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周伟彦承认弹琴的是她,并接下这个合同,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你转过去就对了。”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向连蒋家老爷子都不怕的蒋钺,真的放下琴谱转了个身,别说是淼淼,就连他的下属也是一脸懵逼。    看不见那张脸之后,许黎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清新多了,动了动手指重新把手放在琴弦上,挑起琴弦奏出悠长、浑厚的琴音。    曲子分为上下两段,前一段讲得是国泰民安歌舞升平的景象,后一段是边塞遇袭将士浴血沙场的画面。    上下部分的转接很快,当众人还沉浸在美好、轻松的氛围时,许黎用力压下琴弦,琴音立马变得杀气重重。    马革裹尸的悲壮、残阳似血的凄美以及金戈铁马的气势,像一幅会动的画卷,浮动在大家的面前,所有人的呼吸都随着乐曲的节奏变得急促不安,面上的红润开始褪去,神情凝重像是在经历着什么残酷的事。    当她拨下最后一根琴弦,激烈的声音戛然而止,那股弥漫在会议室里的血腥味和压在大家里的浊气也在瞬间散开,所有人都捂着胸口,仿佛都是才从低氧环境中回来的。    背对着大家的蒋钺抬手抹了把额头,发现手上有些湿气,想到自己因为一首乐曲而流汗,他就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他摇摇头,转身第一个抬起双手鼓掌,周围还没缓过来的同事,也跟着献上掌声,刚才他们都像是经历了一场战争,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别提多开心,开心的想哭一场。    像是看出助理很忧伤,许黎下一秒给他送了个爱心大礼包。    “刚才那首曲子的版权和命名权,我决定送给芸姬这个角色,乐谱会在三个工作日内送到贵公司。”    许黎估计蒋钺找她,也就是为了这点事,看见他那张脸,她喝什么都像是喝鹤顶红。看着面前这个助理惊讶的表情,她弯弯唇温柔的说。    “今天是中秋节,祝您和家人幸福安康,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今天辛苦了。”    说完,她微微弯下身子给对方鞠了一躬,吓得助理脸都白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客气的人,等他反应过来,许黎已经带着淼淼进了电梯。    “黎黎姐,曲子真的送给他们了?”    淼淼想着上首曲子卖了一千万,这一首直接送人,会不会太豪气了点?但是许黎有她自己的理由。    “这首曲子没有多少商业价值,就算是卖出去,价格也不会超过十五万,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说着,她看向淼淼怀里的盒子,嘴角自然的往上翘起。    “老实说,我还是恨喜欢芸姬的技能,弹琴就能召唤琴灵,要是我这把琴里也有个琴灵就好了。”    闻言,淼淼也低头看着怀里的盒子,撇撇嘴说,“要是那样,你每天就负责弹琴,我就负责给你收钱,可惜游戏和现实不一样。”    于是,俩人开始对着装琴的盒子叹气,直到电梯门打开收起,出了电梯直奔停车场,完成任务的许黎,像是放出笼子的小鸟,恨不得一下子窜上天去。    “淼淼,家里还有菜吗?今天是中秋节,咱们在家里好好庆祝一下。”    拍戏压力大、任务重,许黎有的时候午饭都不能准时吃,经常在拍完戏后,和喻向明一起躲在墙角吃包子,被导演抓住都少不了一顿批评,可他们下一次还是会吃,谁让剧里的道具只有包子是能吃的。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小…小龙虾?”    前两天剧组有人吃麻小,把她馋的口水横流,她上辈子没见过那个长相奇特的小东西,但是闻着味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我也好久没吃小龙虾了,等会儿我去买……”    淼淼说了一路美食,许黎听完饿的前胸贴后背,不住的在心中感叹: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真幸福,她上辈子连辣椒是什么都不知道。    ****    大概是刚拿下个大单,许黎有些内心膨胀,下午就琢磨怎么给粉丝发福利,把支付宝的口令红包、企鹅家的群红包、微博粉丝红包都研究了一个遍。    “中秋节,我就说四件事:    一、祝所有人节日快乐,阖家幸福!!    二、今晚六点、七点、八点打开手机支付宝,输入‘月饼’领红包    三、七点半,粉丝群空降红包雨,请做好接收准备    四、八点半咱们直播间一起过中秋    ps:剩下几个月,我会好好拍戏,争取过年天天给大家发红包,永远爱你们的许黎。”    发完微博,许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十万块就这么出手啦,淼淼我是不是又要吃土了?”    正在和几个粉丝群管理员沟通的淼淼,头也没抬就说,“你这样让其他艺人很难做啊,人家都是过年发红包,你过个中秋也发,还搞这么大的动静。”    “过节高兴嘛。”    闻言,淼淼忍不住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你高兴就好,晚上记得给我也发一个,我不指望和他们抢,反正我一定抢不到。”    “没问题,给你发个6666。”    作为第一个在中秋节说发红包的明星,许黎的微博被粉丝疯转,粉丝们纷纷表示即使自己抢不上红包,也要让更多人了解自己的偶像,她们不是脑残粉,一直爱她,是因为她值得。    不少人因为这条微博爬了墙头,许多艺人一看大事不妙,急忙发微博跟风,中秋节红包、月饼……等话题,接连登上当天热搜榜。    抢到红包的粉丝纷纷在微博晒出截图表示感谢,表示不参与下一轮竞争,把机会让给其他人,堪称粉丝界的楷模。    当然,更多都是没抢到的,比如某个意料之外的人。    演员喻向明:三次,一次都没有抢到!是我网速不好?    剥小龙虾的许黎,看见这条评论,差点划到手指,急忙摘掉手套给他回复。    演员许黎:活捉一个书生,要不我单独给你发一个?对了,我在吃小龙虾,你晚上吃的啥?【评论配图】    很快,那边有了回复。    演员喻向明:红包就免了,酱牛肉哪里买的,看上去很不错。    演员许黎:自家做的,明天给你带一份。    ……    粉丝看着两个人的互动,都开始懵逼了,心想这是朋友还是朋友之上,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甜???    吃完饭,许黎在直播间教大家弹琵琶,她抱着琵琶弹唱苏东坡的《水调歌头》,许多因为工作不能回家的游子,听到最后不禁潸然泪下。如果可以,谁又不想回家呢?    蒋钺是偶然进入直播间的,蒋家是个大家族,逢年过节必须聚一聚。在人前他是豪门少爷,在蒋家他只是够受少数人待见的私生子。    “你又在这里躲清闲啊。”    看着一身无袖红色及膝长裙的小堂妹,蒋钺勾了勾嘴角,“期中考试考了多少?”    “好几个满分,厉不厉害?”    “厉害,但是你跑我这个角落里干嘛?”    听他这么说,蒋楠霜才想起自己跑到院子里的目的,一屁股把哥哥挤到旁边,拿出手机。    “最近在直播上看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小姐姐,弹琴超美、超好听,你们公司那个游戏的音乐,就是她弹的……”    堂妹话还没说完,蒋钺就看见了视频之间的许黎,她还穿着今天拍广告用的白色交领长裙,宽大、飘逸的袖子平添了几分仙气。    “水调歌头,哇,第一次见人弹着琵琶唱这首歌的,我真是爱死她了,给她打赏点什么呢?”    当她在纠结给仙女送什么礼物的时候,身边的土豪堂兄抬手帮她送出去一辆跑车。    “哥,花我的钱,你是一点不心疼啊,你知不知道我还没工作呢!”    第一次打赏主播的蒋钺心想:不是你说爱死她了,想给她送礼物吗?礼物小了,人家能看见吗?    “花了多少,我回头补给你,小丫头做人要大气。”    “我跟你比什么大气,你手里流动资产十几个亿,我连压岁钱都在我妈手里!回头补给我。”    蒋楠霜是蒋家最小的孩子,父母都是老师。她出生前,蒋钺已经认祖归宗,所以整个蒋家只有她不会在意他私生子的身份。    “你都这么大了,还有压岁钱,羡慕。”    “我不管,你回头把钱我,听见没!不然…不然我就去你公司找你麻烦。”    看着气呼呼的妹妹,蒋钺仗着身高优势拍了拍她的脑袋,笑着说。    “急什么,在你回家前,我把钱转给你,不会告诉你爸妈,你藏了这么的私房钱。”    一听到私房钱三个字,气势汹汹的蒋楠霜就怂了,    “你威胁我!算了,钱我不要了,不许告诉我爸妈刚才发生的一切。”    “没威胁你,我现在就把钱转给你。你看这个视频,是想学琵琶?”    “我只是觉得她弹琴特别好看,你没觉得吗?对了,你女朋友不是进军演艺圈了吗?效果怎么样,她的戏什么时候播?”    “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如果是个成年人,肯定能听出来他的讽刺,可蒋楠霜到底还是个十四岁的孩子,道行不够的她回头指了指那边的大伯母,“你妈妈说那是你未婚妻!”    话音未落,她想起哥哥不是大伯母的孩子,急忙开口解释。    “我…我不是……”    看着那边和人谈笑风生的蒋夫人,蒋钺脸上的笑容一点点转冷,未婚妻?他可没承认过。    像是看出助理很忧伤,许黎下一秒给他送了个爱心大礼包。    “刚才那首曲子的版权和命名权,我决定送给芸姬这个角色,乐谱会在三个工作日内送到贵公司。”    许黎估计蒋钺找她,也就是为了这点事,看见他那张脸,她喝什么都像是喝鹤顶红。看着面前这个助理惊讶的表情,她弯弯唇温柔的说。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