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86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一身白衣气度不凡的少年,被三五个地痞流氓团团围住,在他身后还有个摔倒在地的少女,气氛剑拔弩张。    “臭小子,你是要管我们哥几个的闲事了?”    少年弯弯唇角,转头对那个摔伤的女人说,“姑娘不用怕,我一会儿带你去医馆。”    见他不仅不搭理自己,还敢口出狂言,领头的登徒子瞬间恼羞成怒,暗示弟兄们动手。    站在少年身后的瘦弱男子率先出手劈向他的后颈,可少年像是身后长了双眼睛,微微侧了侧身,顺势揪住对方的手指向后翻折,让那流氓险些跪下去。    这还不算完,他左手向后翻折对方手指时,曲起右手双指成弯钩状快速戳向对方双眼,对方下意识的抬手阻挡,他却想早就猜到一般,抬腿踹上对方的腹部。    砰地一声,那个人飞了出去,趁着众人发愣的时候,他转身握住面前的拳头,俯身弯腰滑行,一下子就到了对方身后,咔的一声,骨头的像是断掉了一样,她又从对方身后狠狠的来了一脚。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几个登徒子在还没来得及出手的时候,就一个接一个的被踹了出去,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少年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快步走到女子身边,温柔的扶起对方,正要开口询问对方情况,却听见人群的爆发出一声“好”。    “卡,刚才是谁喊的好,给我站出来!”    扶着欧阳姗姗男扮女装的许黎,也想大声问一句:哪个王八蛋喊的好?只差一句台词,这场戏就结束了,到底是谁!    场边的群演、工作人员,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低下头,刚才他们都在心里为许黎的动作叫好,流畅、优美,没有一丝混乱,群演摔下去的时候也不像是假的,这会儿他们还没站起来。    找不到罪魁祸首,导演气得差点把椅子踹翻,“服装道具准备,给演员补个妆,再来一条!”    闻言,许黎的表情瞬间垮了,打戏看上去很帅,实际上很累,而且刚才她好像真的把群演的手扭伤了。    “你…你们几个还好吧,刚才出手有点重,非常抱歉。今天结束之后大家去医院看一下,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报销。”    因为抱着要一条过的心,所以她把每个动作做到极致,完全忘记是在片场,是在拍戏。    这边许黎忙着给几位群演赔礼道歉,那边导演揪住偷偷溜走的武术指导。    “刚才那声好是不是你喊的!你当老子听不出来是不是?”    偏瘦的武术指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情难自禁啊,我至少五年没看见过这么利落、漂亮的打戏,群演好像真的受伤了。”    说着,他一把甩开导演揪住自己衣领的手,笑得像个老谋深算的狐狸。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刚才可以继续拍,你为什么非要重新来一条,不就是想看她再打一遍。”    对上老搭档那副“你别想糊弄我”的眼神,导演傲娇的吹了吹胡子,哼了一声后一屁股坐下去,看着还杵在旁边不肯走的搭档,他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不是说群演受伤了吗?还不抓紧时间去找新人,给他们讲讲动作。”    听说要重来,除了许黎和欧阳姗姗之外,所有人都挺高兴的,她们一个因为累,一个是因为嫌麻烦,但是导演已经发话,也不能不拍。    坐在椅子上的许黎,一边吹着小风扇,一边喝冰水来降温。    “淼淼,你去看看那几个群演,把他们的名字记一下,每人先给二百块,让他们去附近的诊所或者医院看一看,等明天来了给他们报销医药费和误工费。”    人是自己打的,虽说是为了剧情需要,但许黎还是良心不安,影视基地的群演是按天拿钱,受伤就意味着不能工作,没有收入来源。    “好,我去看看。”    第二条开拍前,许黎先给几位新群演赔礼道歉。    “我一会儿出手会有些重,希望大家能多多体谅,咱们争取一次过,把伤害降到最低,好吗?”    没想到作为主演的许黎,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一群人瞬间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点头表示支持。    “我们保证不给许小姐拖后腿,等会儿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用手下留情。”    “谢谢大家的配合,如果不小心伤到你们,医药费和误工费我会全权负责。”    一听这话,大家心里虽然感激涕零,可面上都表示拒绝。    “不用,我们皮糙肉厚没事的。”    作为常年在影视基地讨生活的人,他们也会关注娱乐圈的动向,知道许黎之前有多惨,也知道她现在有多红。虽然不指望得到她的提携,但梦想还是要有的。    ***    一场完美的表演要靠所有演员共同努力,在大家的配合下,许黎这一场的动作比之前还要帅气潇洒,要不是理智尚在,导演差点就让她再来一条。    “拍了这么多年戏,还真没见有几个人能把打戏一条过的。”    对于导演的话,武术指导深以为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天分的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到他说的要领,并且融会贯通以超完美的状态演绎出来。    “她要是早生十年,一定是最好的武打女星,只不过现在的市场……唉,不提也罢。”    难得见到老搭档这么惆怅,摸着下巴的导演,看见监控器里正在和几个群演讲话的许黎,突然灵光一闪。    “现在也缺,只要给她找对剧本,她一定能飞出去。”    演员行业良莠不齐,真正有演技的人不多,许黎的演技不算最好,可打戏完全没得说,刀马旦虽然辛苦,发展前景却不容小觑。    “现在有几个女演员愿意吃这份苦?算了,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一个武术指导,过几年就退休回家带孙子了。”    ***    上午没拍几场戏,许黎就累得说不出话,衣服又厚又重,而且不透气,今天的气温又是本周新高,简直要人命。    “淼淼,还有没有冰块,我想抱着冰块!”    “你还是去车里吹空调吧。”    “不行,我一去车里就不想下来,等会还有戏呢。”    一想到等下要和王一洋飙戏,许黎就觉得头疼,面对那个渣男,她还得装出少女心动的感觉,果然是应了那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接下去的戏,是许黎带着救下的白莲花,跑到表哥家中求助,因为她是偷偷出府,不能冒然带人回家,只能先把无依无靠的白灵儿藏到上官家,从此便开启了农夫救蛇的副本。    因为关系尴尬,许黎和王一洋私底下别说对台词,连话都没说过,休息区也是直线距离最远的位置。    “如果我等会儿发挥不好,导演是不是会骂人?”    闻言,淼淼下意识的抬头望着坐在监控器后面的大胡子导演,心里直发憷。    “应该…会!刚才那场戏不知道谁喊了个好,气得导演直接喊重拍,按道理说接着拍后期剪辑就没问题的,我估计他现在心情肯定不好,你一会儿千万别掉链子。”    在淼淼看来,许黎在风口浪尖的时候还有戏拍,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如果传出不敬业、演技差的名号,以后再想翻身就是难上加难。    “好吧,我明白了。来,咱们俩对一下戏,你演上官彦。”    不想去王一洋那里自讨苦吃,因为人家正和欧阳姗姗打得火热,许黎只能找淼淼将就一下。    开拍前,导演拿着大喇叭吼道。    “许黎,你一会儿从这个正门跑进来,动作快一点,因为你再不回去,你的丫鬟就要受罚了,明白吗?白灵儿你的面部表情掌握好,你才受到惊吓,来到陌生的地方,不能表现的太从容。”    因为是新演员,导演怕耽误时间,只好提前划重点。    不过,大家的关注点都是:为什么导演记得许黎的名字,却没记住女一号的名字?    砰地一声,大门被拉开,满头大汗的唐娇娇推开碍事的小厮,不由分说拽着白灵儿往前跑,脸上有对见到表哥的期待和欢喜,也有害怕回家晚了挨训的紧张。    小厮在后面一路追赶,追到少爷的院子,看着跑进来的几个人,他的目光不知不觉的看向这个陌生又惹人怜惜的女人。    而唐娇娇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只顾着的和表哥撒娇,央求对方把人收下。    “卡,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是死人吗?眼睛动一下!”    导演这一声吼,让所有人僵在原地。    “白灵儿,我刚才怎么和你说的,就算你对他一见钟情,也不要直勾勾的盯着一个陌生男人,别忘了你们是第一次见面!矜持、矜持懂吗!还有上官彦,你的台词呢,台词呢!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许黎!”    听到导演叫自己,她真是娇躯一颤,生怕被骂的狗血淋头,却见导演像是喊累了一样,慢慢的坐回去,声音也弱了几分。    “许黎演得不错,继续保持。”    想要签名的蒋楠霜跑回车里找纸笔,许黎尴尬的看着两米外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蒋钺头顶的光线有些偏绿,耳边不时回响母亲的话:谈了几年的女朋友,最后成了大嫂……    “真没想到许老师也住这里。”    许黎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确…实有些巧。”    她尴尬到不知该说什么,拿着本子的蒋楠霜跑过来的时候顺势拉来了蒋钺    “哥,你转过去,转过去,让许黎帮我在你背上签个名。”    说着,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就抓着蒋钺的胳膊把他转了一圈,“可以在车上……”    他话还没说完,许黎就抬手把本子贴上他后背,拿着笔刷刷刷的签名,最后不忘狠狠的戳一下,抿着嘴的蒋钺从喉咙里传出一记闷哼。    “这样可以吗?”    看着许黎在本子上写下的祝福,蒋楠霜高兴的直跺脚,她见过演员、歌手数不胜数,但还是第一次粉一个人,瞬间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变成了许黎的小迷妹。    “谢谢许黎姐姐,听说你在拍戏,我可以去探班吗?”    “如果你有时间,当然可以去。”    知道她来历不凡,许黎不好直接拒绝,而且粉丝探班这种事,本来就管不了。    “你明天拍戏吗?刚才哥哥说,明天带我去剧组看你。”    她这话一出口,两个成年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蒋钺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当然许黎也不想再看见他。    “蒋先生工作应该很忙吧,你可以让家里其他人带你来。”比如:司机、佣人……只要不是蒋钺,是谁都好。    “他明天不上班,明天我们去剧组看你啊。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晚安。    说完,还惦记着打游戏的蒋楠霜,抓住一脸懵逼的哥哥跑回车里,直到车子开出老远,许黎才回过神,心里有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    第二天一早,许黎坐车去剧组,昨晚又被噩梦吓醒,现在脑袋还是一阵阵的晕。    到了剧场,果看见坐在太阳底下打瞌睡的喻向明,她过去把保温盒给他。    “你要的酱牛肉,我怕时间来不及,就没去酒店。”    一听这话,睡眼惺忪的男人瞬间满血复活,迫不及待的打开盖子,看见里面切成片状的牛肉和筷子,抱着盒子站起来。    “如果导演问起来,你就说没看见我。”    说着,他就在许黎茫然的目光里跑、掉、了!    “淼淼,你说…喻向明是不是没有片酬,我怎么感觉他从来都没吃饱过,他是不是没钱吃饭?”    看着空落落的椅子,淼淼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咱们先别管人家了,你快点进去化妆,免得一会儿导演找不到他,对着你发火。”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许黎听完急忙四下张望,看见正和人说话的大胡子,下意识猫着腰往化妆间跑。    化好妆出来,看见王一洋捏着剧本坐在她椅子旁边,许黎一副见鬼了表情看着淼淼,想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淼淼耸肩、撇着、摊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你们俩的对手戏比较多,所以想找你对戏。”    “对戏?我们俩就没私下对过戏。不管了,先过去再说,我还要熟悉一下台词和语境。”    旁若无人的坐下,许黎从包里拿出快被翻烂的剧本,从剧情上来说,她演的唐娇娇已经和王一洋演的上官彦进入了撕逼阶段。    因爱生妒的唐娇娇,在各种场合不分时间地点的为难白灵儿,虽然每次都被白灵儿的玛丽苏金手指一一化解,却惹怒了护犊子的上官彦,曾经的青梅竹马眼看着就成了仇人。    “有时间的话,咱们先对对戏吧?”    进组一个多月,第一次听他说对戏,许黎第一反应是欧阳姗姗来了,抬头发现这话是对她说的。    “好…好啊。”    原身爱死了王一洋,但她对这个男人提不起兴趣,这世界唯一能让她心潮澎湃的人是蒋钺,每次看见他的脸她就手痒的厉害。    本以为以他们俩的关系,这种撕逼的剧情应该是信手拈来,谁知道王一洋却总是盯着她的脸发呆,害得许黎时不时拿出镜子照自己脸,想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开拍的时候,也是动不动就被导演喊停,“你们俩今天怎么回事,拍戏需要激情,都苦着脸干嘛,吵架都不会嘛!先休息一下,等会儿再来。”    许黎以为是自己的问题,趁着休息的机会去找喻向明,他今天没什么戏,吃饱喝足就躺在垫子上打瞌睡。    “书生,快,江湖救急!”    听到她的呼唤,躺在瑜伽垫上的男人翻了个身,支着脑袋看着窗外的她。    “遇上什么难题了?”    “今天拍戏一直不能进入状态,怎么办?你能不能帮我找找感觉。”    闻言,喻向明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随后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剧本给我,我看看你们的台词。”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站到院子里飙戏,许黎把唐娇娇身上的蛮横和泼辣演绎的淋漓尽致,喻向明也把上官彦的绝情和冷漠演得入木三分。    “你的状态没问题啊。”    他感觉这就是许黎平常的水准,演得很好。许黎也蒙了,为什么对着王一洋的时候,就演不出这种感觉,那个男人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直接把她盯出戏了。    “看来真不是我的问题,如果是你来演上官彦就好了。”    她本是一句无心的吐槽,却没想到身后走过一个人,定睛一看…是王一洋。    等王一洋冷着脸走开,她就听见喻向明无情的嘲笑,“唐姑娘,保重!哈哈哈哈”    想着得罪了人,今天肯定会一直ng,万万没想到之后的剧情会进行的莫名顺利,王一洋看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鄙夷,虽然有些伤人,却蜜汁符合剧情。    当她在片场忙得不亦乐乎时,昨晚说要来探班的人,真的来了。    “你…你们是来看欧阳姗姗的吧,她在隔壁组,我让助理带你们过去?”    一听这个名字,蒋楠霜就满脸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这副表情真让她摸不着头脑。    “我们是专程来看你的,许黎姐姐给你花。”    硬着头皮接下那束红玫瑰,瞥见周围窃窃私语的人,许黎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没说什么呢,就被闻讯赶来的欧阳姗姗打断。    “阿钺!”    听着这声刻意的高呼,许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试图和蒋家兄妹俩保持距离,女人的嫉妒有多可怕,看看她手里的剧本就一清二楚。    “阿钺,你来了那么多次,怎么还能走错地方,我都说了是那边的片场嘛。”    “诶,楠楠也来啦,我还有两场戏就结束了,一会儿咱们仨去吃饭吧。”    趁着欧阳缠住那俩人,许黎压着身子低调的撤离,不过那束怨毒的眼神,实在是让人难以忽视,试问,除了欧阳姗姗还有谁会这样看她?    淼淼也是个明白人,看似随意的接过她的花,转手放在旁人难以注意到的地方。    “今晚咱们要加班,下午回酒店吗?”    “看情况吧,有时间就回,没时间就不回,在车里眯一会儿也行。”    *****    “我是来看许黎的,你要是和哥哥有话说,你们就去外面说,我先去找她啦。”    看着跑掉的蒋楠霜,欧阳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恨,很不凑巧的被蒋钺看见了,他嘴角噙着笑不动声色的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斜插进裤兜里。    “我是陪她来的,既然你还有工作,就去忙自己的吧。我得盯着她,免得搞出什么乱子回家不能交差。”    说完,有些无辜的摇摇头,追上妹妹的脚步,蒋楠霜抬头看了眼哥哥,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就是不喜欢欧阳姗姗,更不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嫂子。    “我以为你会陪着她。”    “我今天是你的监护人,你在哪我在哪儿,不过你别玩太久,影响剧组工作。”    “放心吧,我就是来看看许黎拍戏,如果她真的只是个花瓶,我就不喜欢她了。”    闻言,蒋钺忍不住笑着拍妹妹的脑袋,“想不到,你追星,还追的挺理智的。”    “那当然,一般人可没办法当我的偶像。”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兄妹俩,她下意识看了眼欧阳姗姗,被她那种恨不得把人凌迟的眼神,吓得颤了颤眼皮。    上辈子独孤晔向她示好的时候,宰相家的二小姐,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一阵微风袭来,站在阳光下的许黎,莫名的浑身一颤,心里有些慌。    见许黎不相,淼淼抱着本子跑过来,兴奋的说着。    “看,十个正字,刚刚好!”    “真的做到了,书生我就说能做到的。”    和兴奋到想上天的许黎比起来,喻向明满脸都写着辛酸,为了不ng,私底下他们一直在对戏,他都快演吐了。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别蹦了,头晕!今天还有两场,拍完我就休息,这一个星期真是……唉。”    第一次拍电视剧就遇到这么拼命的队友,喻向明觉得自己还不如回话剧社待着,当初是谁告诉他拍戏比排话剧轻松的?哪里轻松了!    “导演,我请两天假,下周一保证准时到剧组!”    看着开心到想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