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58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你是我妹妹,我肯定站在你这边。”    有了这话,她像是吃了定心丸,伸长脖子凑到哥哥耳朵边上,小心翼翼的说。    “之前,我看见她和正阳哥哥抱在一起。”    闻言,蒋钺目光顿时暗了几分。    蒋正阳――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如果能让十四岁的女孩儿感觉不舒服,那这个拥抱该有多僭越。    不过看着妹妹担忧的眼神,他只好先把那些事放到一边,抬手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    “这件事别说出去,就咱们俩知道,记住没?”    “记住了。”    小丫头的声音刚落下去,二人就听见一个故作娇嗔的声音,“阿钺!”    看着那边穿着半透视无袖长裙的欧阳姗姗,蒋钺低头看了眼妹妹,小丫头心领神会抬手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坚定的眼神煞是可爱。    “阿钺,我找了你半天,你怎么躲在这儿。”    一阵让人窒息的香气袭来,兄妹俩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欧阳姗姗却丝毫没察觉,她像是才看见蒋楠霜似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楠楠你也在这里啊,你们兄妹俩说什么悄悄话呢?”    想着哥哥的叮嘱,蒋楠霜拼尽全力挤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我刚才和哥哥在看直播,我最近看见一个弹琴很好听的姐姐。”    说着,她把手机举起来,想给给欧阳安利一波,谁知欧阳刚看清屏幕上的人,就嘴皮子一翘,开启嘲讽模式。    “原来是许黎啊,不就是我们剧组那个靠走后门上来的女配嘛。”    “一天不好好演戏倒是走起了网红的路子,这种视频你看看就好,都是作秀千万别当真。”    本就不待见她的蒋楠霜听完,这话气上心头,放在裙边的小手紧紧的攥成拳头,拼命压制心里的怒气。    感受着身边剑拔弩张的气氛,蒋钺终于明白:女人,都是惹不起的。    他抬手搭在妹妹肩上,笑着问她。    “你上次不是说想去我那打游戏,我明天不上班,你明天上课吗?”    听到游戏两个字,蒋楠霜顾不上和欧阳姗姗怄气,立马站起来拉着哥哥往里面跑。    看着兄妹俩的背影,欧阳气得直跺脚,扭曲的表情藏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格外恐怖,看上去像个从地狱爬出来的女鬼。    得到三叔的同意,蒋钺带着小丫头上车,今晚的宴会对他来说着实无聊,他对蒋家的钱财没兴趣,也不屑和蒋正阳拼个你死我活。    “哥,你说许黎真的是在作秀吗?我看她每次弹琴的时候,都特别认真,不像其他人那样搞一些另类的事来博眼球。”    看过那么多主播,许黎最对她的胃口。    她在直播只教弹琴,不装腔作势、更没有搔首弄姿,堪称直播界的一股清流。    “这个…她弹琴的时候,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作为亲眼看见过许黎弹琴的人,他见识过那个女人对琴音的痴迷,至于拍戏也没像欧阳姗姗说的那样不务正业,拍广告的时候摔了几次,也一直忍着疼不给大家添麻烦。    “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你应该是见过她的,真人怎么样?”    看着身边不依不饶的小丫头,蒋钺忍不住在心里叹气,后悔带她出来。    “你要是真那么好奇,改天我带你去剧组,她和欧阳姗姗在一起拍戏,你去对比一下。”    虽然不追星,但他也知道妹妹是把许黎当成精神偶像了,和欧阳姗姗的演技、敬业程度比起来,任何人都是完美的。    “说起来,欧阳姗姗为什么要去当演员,她之前没演过戏啊?”    事情的起因是欧阳姗姗看了本古代穿越小说,沉迷剧情里的人物恋情,把小说买下来想当女主角、进军娱乐圈。    而星河娱乐原先的一哥、一姐纷纷出走,公司失去门面担当,计划扶持新人上位,王一洋被某高层看中入围这个计划。    资本和野心一拍即合,就有了这部狗血和浪漫齐飞的古装励志传奇……大剧。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    对蒋钺来说,应付欧阳姗姗,就等于是应付蒋夫人,他从没想过娶她,不过现在看来,人家也未必真想嫁给他。    ****    一个多小时的直播结束,许黎换了身牛仔背带裙出门散步,顺便给远在天边的母亲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又签了个大单。    “六百万?那个蒋家二少爷该不会是想泡你?一首歌加一个游戏代言一千六百万,他们蒋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嘛。”    没想到连母亲也能联想到那方面,许黎抬头望了眼找不见的月亮,皱着眉头反驳。    “第一、人家有女朋友,是我们剧组的女一号。第二,我的曲子和代言怎么就不值一千六百万了!你知不知道我最近有多火,刚才开了个直播,光打赏就收了十多万。”    “我就那么随口一说,你还跟我杠上了。我可跟你说,离蒋家的人远一点,他们那一家子啊,都是戏精,你玩不过他们。”    虽然人不在国内,但女儿的最新动态,许云心一直有关注,最近女儿蹿红的速度有些不可思议,所以她担心是不是有资本在背后运作。    “你对蒋家了解很多?”    “反正比你多,蒋钺是六岁回的蒋家,为了给他妈妈治病,才回去改了姓认祖归宗,结果没见个月她妈妈还是走了。”    “他在蒋家并不受欢迎,大家族的很多人都瞧不上私生子,小时候被同父异母的哥哥推到湖里差点淹死,谈了几年的女朋友,最后成了嫂子。”    听到这的时候,许黎已经走不动道了,她还真没看出来,人前风光的蒋钺,人生经历如此丰富、坎坷。    “离那个男人远一点,正常人遇到他经历的事,要么成社会的败类,要么就疯了,可他都没有。俗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我觉得他是第二种。”    难得听见许云心这么直白的说一个人,还用上了变态这个词,许黎简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私生子、差点被哥哥谋杀,又被哥哥抢了女朋友,好像是…离变态不远了。    “你放心,我肯定离他远远地,惹不起我会躲。”    就算没有这些警告,她也会躲的远远地,毕竟那张脸真的让她时时刻刻想提刀犯罪。    “嗯,别在外面玩太久,早点休息明天去剧组拍戏,下一部戏你是自己找,还是我帮忙?”    “还是我自己来吧。”    对母亲选剧本能力已经绝望的许黎,不敢期待对方的帮助,万一下次选个更狗血玛丽苏大戏,再遇上这么不靠谱的主演,她会比现在还辛苦。    “行,那你就自己上吧,我看你古装扮相不错,不过这几年上头古装戏的行情不好,你自己多权衡。”    “我明白,我最近也在琢磨这个问题,时间不早了,你快点起床找帅哥,我也要回去了。”    “还是你懂我,要不要我给你物色一个?英国的还是法国的,实在不行德国的也行。”    见她越说越离谱,许黎急忙应付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再拐个弯就能到她住的单元楼,想着明天要和王一洋对戏,她就觉得头疼。    “滴滴滴……”    突然响起的鸣笛、耀眼的灯光让她急忙捂着眼往旁边躲,站稳后发现车灯熄灭,一个到她肩膀的小丫头打开车门跑过来。    “哇,真的是你诶,许黎!”    大晚上被粉丝堵在家门口是什么心情?许黎:后悔出门的心情。    “你……”    看着面前热情的小女生,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小姑娘转头对车子喊,“哥,你没看错,真的是她。”    接着,车门被推开,一张让许黎抓狂的脸出现在路灯下,男人穿着黑西装,看上去像是刚参加完一个严肃的会议。    “许黎,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    “我…我……”    没想到会在这遇到蒋钺,她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先应付面前的小丫头,还是先应付这个神出鬼没的男人。    蒋楠霜做梦也没想到哥哥和偶像住在一个小区,蒋钺自己也没想到,他没在小区里见过她,刚才看见她在打电话,感觉有点像,就和身边的妹妹提了一下,谁知道真是她。    “许老师,中秋节快乐。这是我妹妹蒋楠霜,她刚才还在车里看你的直播,没想到现在就见面了,真是缘分啊。”    有苦说不出的许黎,只能在心里诅咒老天爷,面上还得保持微笑。    “蒋总,节日快乐。”    “蒋…蒋楠霜小妹妹,你好”    说着,她作势起身,淼淼不敢忤逆她的意思,急忙扶她上楼休息。    看着许黎睡下淼淼才准备离开,她前脚下楼,许黎后一秒就抓住手机搜索“蒋明朗”这三个字,本想在网上找到刚才的新闻,可搜索引擎直接推送出她真正想找的那个人。    蒋钺,男、地产大亨蒋明朗的次子,大型网游《新界传奇》的总策划师,rj游戏公司创始人兼执行官……    把这份由粉丝撰写的百科资料看了十遍后,心情复杂的许黎“依依不舍的”放下手机。    大概是上辈子吃的亏太大,她现在一看见那张脸,即使知道不是一个人,依然会觉得浑身发冷,后颈隐隐作痛,耳边似乎还能听见族人凄厉的哭喊和哀嚎。    “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    简直就是复制版的独孤晔,连耳朵后面的痣都在同一个位置,如果换个发型就是独孤晔本人。    ****    在家憋了两周,许黎终于忍不下去了,打算出门走走。    “黎黎姐,要出去啊?”    “嗯,出去转转、随便逛逛。”    十几天过去,网络上关于她的消息已经所剩无几,许黎觉得是时候出门长长见识了。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想一个人走走。”    说着,许黎笑了笑拉开门出去。从医院回来到现在,她第一次走出这套公寓,面上稳得一比,心里早已风起云涌。    要不是生性冷静,许黎能在电梯里转圈圈,她计划用一周时间适应外界的一切,以免将来出洋相。接受原主的记忆,不等于她能把所有的事做得和原主一样。    担心遇上出院那天看见的狗仔队,她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就沿着路一直往前走。    这个世界的繁华和奇怪,远超许黎的想象,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她也傻乎乎的仰头望着耸入云霄的建筑,还差点把帽子弄掉。    路过一家琴行,她的脚步终于停下来,店里只有三五个客人,她站在橱窗外看着摆放在架子上的七弦琴,一双小手微微颤抖。    “美女,进来看看吧?试一下不要钱。”    店员没认出她,许黎也没在意对方的眼神,她的注意力都在琴上,走进去后发现不仅有琴,还有筝。    只消一眼就知道是琴中次品,可她却手痒的厉害,没和人打招呼自顾自坐在木椅上,凝神静气把手轻轻落在琴弦之上。    抹、拂、挑、勾……一把普通的七弦琴,在她的手中发出恒古而悠扬旋律,随着指尖的力度、速度同时加重,琴弦发出的声音穿过肌肤,在胸腔中产生共鸣,路过的人都被声音吸引,鬼使神差的走了进来。    拂上琴弦的瞬间,许黎就变回了坐在城楼上、立于敌军阵前的巾帼英雄,几分钟过去,额头上布满虚汗,受伤的右手开始叫嚣,她不得已停下来。    低头握住右手腕,她的脸上尽是挫败感,这个身体比她想得还弱,正当她在埋怨右手不给力的时候,静默的四周突然发出振聋发聩的掌声,吓得许黎浑身一颤。    看着不知何围聚的人群,受宠若惊的许黎急忙站起来,用手压着帽檐儿头也不会往外走,跑出几百米才敢回头看有没有人追来。    “弹个琴也能被围观,这个世界的人真没见过世面。”    有了这场惊吓,除了买水之外,她再没进过任何一家店,抱着矿泉水漫无目的的在路上闲逛,最后……迷路了,靠着手机导航才顺利到家。    “淼淼姐!”    刚关上门,就被身后咋咋呼呼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许黎把瓶子放到一边,正要提醒淼淼以后别这样,就被她手机上的视频弄得不知所措。    “你…你怎么有这个视频?”    那个带着小猪佩奇帽素手抚琴的人,可不就是她自己,刚才惊慌失措的她只顾着逃跑,没注意到有人在录像。    “微博上的,有粉丝@你,问弹琴的到底是不是你?我要怎么回复?”    “不回复,就当没看见。”    说着,许黎趿着拖鞋往里走,对这件事并不上心,也没什么兴趣。    可是她不在意,有的是人在意,视频是路过那家琴行的某直播达人拍摄,之后被粉丝转载到其他平台,又被许黎的粉丝认出来转到微博。    当许黎还在家里思考上哪儿搞一把好琴来的时候,她这个刚过气不到两周的演员,又以另一种方式开始刷屏。    不光是吃瓜群众和粉丝帮忙转发,就连某些作曲家也纷纷点赞,追问曲子是何人创作,没弹完的部分在什么地方能找到?在b站更是出现大批跟风、模仿的视频,却都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    “黎黎姐,咱们真的不回应一下吗?”    两天时间不到,微博转发量过万、各大直播平台、视频网站的观看量加起来近千万。有人认出那是许黎,一直在微博追问,还有人说她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炒作,根本不会弹琴,只是作秀。    “不回应,随他们猜去,我昨天在网上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称心如意的古琴,你知道去哪能去买把好一点的琴吗?”    她上辈子的青鸾在抄家的时候不知所踪,那是把绝世好琴,父亲花千金从某名士手中购得,和青鸾相比昨天的那把琴,大概就是儿童玩具车和布加迪威龙之间的差距。    说完,她舀了一勺冰淇淋放进嘴里,清凉、香甜的美味,真是让她难以自拔。    “古琴?我托人去问问,现在好的古琴比钢琴更难寻,有点年份的琴都在收藏家手里,要不就在博物馆。”    闻言,许黎点点头,表示理解。    这两个星期经纪人和许云心都没出现,只打了几通慰问电话,让她安心养伤,她(他)会帮忙找到合适的戏。    这样想着,门铃突然响了,许黎转头问同懵逼的淼淼。    “你最近买东西了?”    “最近没在网上买东西。”    说着,淼淼跑去开门,却被站在门外的人,吓得合不拢嘴。    “伯…伯母!”    听见淼淼结结巴巴的声音,许黎眉毛一挑急忙把面前的冰淇淋推远,刚站起来就听见了那熟悉的脚步声。    着对方脚下的高跟鞋,她真想提醒一句:鞋柜里,有拖鞋!    “妈!”    声音刚出口,她发现母亲身后跟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穿着白色短袖衬衣怀里抱着个很大的木盒。    “这……”盒子太大,放什么都可能,她完全猜不到会是什么。    “放在茶几上,辛苦你了。”    一头雾水的许黎站在原地,看着母亲从包里拿出钱交给陌生男人,之后男人就离开了。    “打开看看吧。”    得到准许后,她打开木盒揭开金色绸布,一把伏羲式的古琴映入眼帘,看着面前这把漂亮的琴,许黎下意识抬手捂住嘴,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身边的女人。    “你…看见视频了?”    “想看不见都难,这是你外公留下的宝贝,现在归你了。”    说完,许云心不自然的低头嘀咕,“那些年逼着你学琴,看来还是有点用处的,老头子的在天之灵也能瞑目了。”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