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51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在研究剧本的许黎,头也没抬就继续拒绝他的提议。    “我说了,真人秀的拍摄和剧组的时间撞一起,我走不开。”    虽然知道真人秀来钱比拍戏快,但她就是提不起兴趣,她还是想好好演戏,洗掉自己花瓶的名号。    “你可以和剧组请假啊,真人秀一个月拍两期,你请几天假……”    听着周伟彦的唠叨,许黎抬头眼里有些不耐烦。    “我说了,这一年先不接这种活动,你要是有这份心,不如想想我这部戏杀青之后,该拍什么!”    如果不是有合同约束,她会立马让周伟彦滚蛋,之前两个星期他忙着扶持手里的新人,连电话都懒得打。    现在,她靠自己的本事和运气一夜爆红,他就出现了,不顾她的意愿帮她接那些不想参加的活动,还摆出我是为你好的嘴脸。    大概是受不了许黎那种“我什么都明白,你别想继续利用我”的眼神,周伟彦最后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黎黎姐,喝水,你最近…和周大哥有些不对劲。”    “没有,我只是想好好把握这次的机会。这算是我复出后的第一部戏,也是我的第一部古装剧,它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在周伟彦眼里许黎只是个短期挣钱工具,但她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作为一个演员,如果没有奖项和作品傍身,迟早会被同龄人挤到边缘区。    听她这么说,淼淼恍然大悟的点头,真人秀来钱虽然快,也能赚到一时的热度,可娱乐圈的淘汰率太高,实力和运气缺一不可,作品很重要。    十几天后《新界传奇》的官微发步条宣传视频,配乐用的就是许黎弹的《江山如画》,那些在微博苦等几周,也没等到许黎把曲子弹完的粉丝,听完专业录制的原曲之后,都陷入被单曲循环支配的恐怖怪圈。    网络上开启了各种姿势的模仿秀,就连几位着名的作曲家、古琴大师也对这首曲子赞不绝口。为了配合宣传,许黎开直播间现场示范古琴、古筝、琵琶的指法,某宝上刮起了一阵民乐风,各种同款层出不穷。    去剧组拍定妆照当天,一百多个粉丝围在楼下,把公司的前门堵得水泄不通,许黎只能从侧门进去。    醒来一个多月,第一次来公司,许黎收到很多不屑一顾的眼神,不过她都习惯了,上辈子只要她出现,那些公主、郡主都是这副嘴脸。    只是,让她有些诧异的是,会在休息室看见王一洋,时隔一个多月,二人相见画面却是如此尴尬,看着王一洋经纪人那副想砍人的样子,她识趣的带着淼淼往角落里走。    “你去打听一下,王一洋演的是哪个角色。”    她天天在家里看剧本,别的都没顾上,现在看着王一洋,许黎就想到许云心出国前留给她的话:好好珍惜这次机会,这可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剧本。    “男一!”    突然间,许黎想追到国外,去问问正在和小狼狗度假的许云心,到底是发什么疯要给她接这种戏,忒尴尬了。    许黎饰演的唐娇娇和王一洋饰演的上官彦,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众人眼里的天作之合。某天唐娇娇男扮女装出府游玩,救了被恶霸欺凌的女主白灵儿。    谁曾想,表哥对身世可怜的白灵儿一见钟情,唐娇娇因爱生恨走上了恶毒女配的道路,一切都很俗套,除了结局的时候唐娇娇为了救上官彦献出了自己的性命。    看了那么久剧本,许黎一直没搞懂,编剧到底是想夸女主圣母,还是夸女配痴情,这个设定简直六到起飞。    大家都知道许黎和王一洋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目光一直在他们俩身上打转,想知道会不会撕起来,直到拍完定妆照,他们也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    回去的路上,淼淼开始科普剧组的组成。    “演女主角的欧阳姗姗是公司高层的亲戚,这部剧就是为了捧她才拍的,标准的资源咖,据说有些大小姐脾气,所以咱们拍戏的时候多让着她一点,千万别得罪人。”    “导演是拍武侠剧起家,我小时候都看过他的剧,只是这两年找不到好的剧本,他就没拍了,这一次公司特地请他来主持大局,足以可见欧阳姗姗的地位有多高。”    听淼淼说了一路,许黎总结出一句话:咱们没背景,谁都得罪不起!    当然,她也明白为什么许云心要争取这个角色,俗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资源咖的衬托下,许黎的演技说不定会得到质的飞跃。    正式入驻剧组当天,酒店门前也围了很多的记者和粉丝,大家都很想知道许黎和王一洋再一次合作是什么感觉。    王一洋对这种烦人的问题,当然是选择逃避,在经纪人和助理的护送下活着走进了电梯。没经纪人在身边的许黎,就这么被拦了下来。    “许黎,请问之前你和王一洋的事,会影响你在这部剧离的发挥吗?”    “你和王一洋还会演情侣吗?”    记者七嘴八舌的追问,弄得许黎头疼,明天要拍一整天的戏,她得回去休息。    “大家稍微安静一下,我有话要说。”    刚才还叽叽喳喳的人群,瞬间静下来,大家聚精会神的等待从许黎嘴里听到更劲爆的消息。    “关于我和王一洋在剧本里的关系,等到剧集播出大家就都能明白,我就不在这里给观众朋友们剧透。”    “关于剧情的进度、剧组里发生的小故事,大家可以关注我们的官微,会有工作人员不定期的上传微视频,谢谢大家的支持。”    说完,许黎微笑着欠了欠身,转身往电梯走,而还想跟过来的记者,都被保安拦到了大门外。    站在电梯里,刚才还落落大方的许黎,瞬间就像是换了个人,无力的靠在电梯墙上叹气。    “好累啊,回去还要背台词。”    淼淼看着她像是霜打茄子一样,有些无奈的跟着叹了口气,“古装剧一直都比都市剧要辛苦,光是衣服就重很多。”    现在,许黎终于明白前几年古偶剧大火的时候,原主为什么不接古装剧了,说来说去都是一个“懒”字。    “我明天是不是要拍打戏?”    “嗯,拍您刚遇到白灵儿的那场戏,女扮男装的打戏,所以可以用替身,导演允许了。”    这几年替身行业泛滥,尤其是在古装剧里,不光有武替,连文戏都有替身,演员说话不记台词,全部交给后期配音等等问题。    “导演同意了?他不是拍武侠剧出身的吗?”    在许黎的印象里,老一辈的制作人、导演都比较严苛,对演员要求严,对自己要求更严。    “那也是没办法,大家都在用,而且现在的女星打戏比不上以前,没有经过提前训练的演员,很容易伤到自己。”    一听这话,许黎突然来了精神,站直身子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的指示灯,淼淼看着她奇怪的动作刚要开口,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蒋…蒋先生?”    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吃惊,淼淼的声音竟然结巴了。    而蒋钺抬头的瞬间,先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许黎,对上她懵逼的眼睛,他笑着打招呼。    “许老师,好久不见。”    比起这些流言蜚语,她更担心一直沉默的欧阳姗姗,明明只要她站出来解释,就什么都能说得清,可她却只是冷眼旁观。    在许黎的担心中,终于等来了她的报复,这天的一场戏是唐娇娇捉弄白灵儿未遂,反倒是让自己落水,以往这种戏欧阳姗姗都是让替身上场,今天却意外的要自己来。    为了演得逼真,许黎昨晚特意看了落水的视频,观察溺水者的反应,初秋的水已经有些凉意,她失足落水溅起巨大的水花,岸上的小姐们吓得花容失色。    她在水里挣扎的时候,白灵儿咚的一声跳进水里,本来该是救人,可许黎分别感觉这个女人在把她往下压,而岸上的人就连导演都没看出来欧阳姗姗的小动作。    先下水的许黎不光出现了体力不支的情况,小腿甚至开始抽搐,接连呛了好几口水,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她深吸一口气,抬起手肘狠狠地撞向欧阳姗姗的胸口,冲着岸上大喊。    “书生,救命……”    站在导演身后啃苹果的喻向明,皱了皱眉把苹果往舅舅手里一塞,快步跑到河边一个猛子扎进去把快被呛死的许黎拽出来。    头晕眼花还耳鸣的许黎躺在地上,生生吐了几口水出来,左腿还呈弯曲状态,正在这个时候,她听见河对面欧阳姗姗的声音。    “她在水里打我!”    话音未落,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许黎的时候,都多了几分畏惧,只有喻向明察觉到不对劲,把她的小腿放平向内压脚掌。    “好点了没?”    被他扶起来后,许黎还没说话,淼淼就抱着两个人的衣服跑过来,把外套裹在她身上,隔着三米多宽的河,她看见了欧阳姗姗眼里的疯狂。    拍场戏差点淹死两个演员,导演也是有气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发,让她们俩先回去休息,至于水中打人的事只字不提。    “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反应及时,我……”    拍落水戏是最危险的,演员在水里挣扎的越激烈,岸上的人只会在心里为她的演技点赞,不会想到她是真出了危险,刚才如果不直接喊喻向明,估计也没人会察觉。    “别说这些废话,你快上车回酒店泡个热水澡,吃点药预防一下,别感冒了。”    许黎揪着外套的衣领,点点头转身钻进车里,从刚才到现在,她的脸色一直没恢复过来,嘴唇近乎透明。    “黎黎姐,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腿抽筋了,呛了好几口水。”    知道她不会相信,所以许黎没有提在水中被人往下压的事,毕竟这是法治社会,谁会相信有人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那种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让她在酒店里做了一夜的噩梦,第二天醒来看见铺天盖地的报道,都说她因为嫉妒新人,在水中殴打欧阳姗姗,导致对方溺水。    动静闹得很大,导演打电话劝她回家休养几天,许黎知道这是让她避一避,当天下午就和淼淼一起离开酒店。    外面的记者、喷子都交给经纪人去应付,她在房间弹琴,只有弹琴才能帮她从溺水的恐惧中挣脱出来。    “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让她停下手里的动作,定定神起身拿手机,看见一个陌生的号码,忍不住皱起眉头。    “您好,请问……”    “许黎姐姐,我是蒋楠霜,你还好吧?”    没想到打电话的人是她,听着小丫头话语里难以掩饰的焦急,许黎心口有些暖。    “我挺好的,在家里休息呢,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去拍戏。”    “那就好,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肯定是欧阳姗姗陷害你,你放心我永远……诶,你别抢我手机啊……”    听着那头蒋楠霜的高呼,许黎又一次皱起眉头,刚要开口问是什么情况,就听见男人的声音。    “我是蒋钺,这是我的手机,你身体还好吧?”    “挺好的,多谢蒋总的关心。”    听见他的声音,她的语气自发冷淡了许多。    “这次的事,可能是我害了你,欧阳姗姗……”    “蒋总,您可能是想多了,没有谁害我,在水里抽筋只是个意外,怪不了任何人。”    不知道他到底是站在那边,为了不落人口实,许黎只能当这一切都是意外,但她心里确实是在怪他,如果他那天不来剧组捣乱,她就不会被那个疯女人盯上。    没想到她到这个时候还能滴水不漏,蒋钺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知道欧阳姗姗是在给许黎下马威,也是在警告他,这个女人比他想得还疯狂。    “欧阳家的人都是疯子,你多加小心,这次算我欠你的,下一次会还回来。”    一听这话,许黎就想开口骂人,下一次?她可不希望还有下一次!    “您和蒋小姐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挂电话了,我这边还有点私事要处理。”    知道她是不想聊下去,蒋钺瞥了眼眼巴巴的妹妹,客气的说了再见。    “啊,谁让你挂电话的,我还没说完呢!”    “她说要休息了,我能怎么办?”    对上他无辜的眼神,蒋楠霜是有气都没地方出,“帮帮她吧,网上都在骂她,好可怜啊。”    “这次的事,我没办法帮,欧阳家出手了。我如果帮她,只会把她害得更惨。”    蒋家有意和欧阳家联姻,蒋夫人也想找个“笨女人”牵制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儿子,蒋钺知道这些人心里的算盘,一直按兵不动就是想看看这场戏能唱到什么时候。    “那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粉上一个人,万一她……”    看着妹妹担心的表情,蒋钺有些想笑,还是憋回去了。    “你放心,她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人打倒,你要对自己的偶像有信心。你是怎么过来的,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家?”    下午,他正准备加班,小丫头背着书包跑进来,开口就要许黎的联系方式,搞得蒋钺是完全摸不着头脑。    “我打车过来的,你送我回去吧。我要是一个人回去,我爸妈肯定会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如果你送我回去,他们就会问你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好不好?”    对上她可怜兮兮的眼神,蒋钺抿着嘴想把这小屁孩踢出去,算计人的本事真是天生的。    “好,我送你回家,不过你自己编个理由。”    “你就说你路过我们学校,刚好看见我,请我吃了个饭,然后就回家晚了呗。”    听完她张口就来的谎话,他打心眼里佩服。    看来我还得请你去吃顿饭是不是?我真是欠你的,等我把电脑关了,我带你去吃饭。”    ****    挂了电话之后,许黎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份公告,算是对落水事件的解释。    “……拍戏过程中,我的左腿突然抽搐,一连呛了几口水,欧阳小姐没有察觉到我的真实情况,以为只是在演戏,在体力有些支撑不住的情况下,依然尽力配合我的动作。    我知道拖下去不仅会害了自己,也会连累到她,情急之下用手推开欧阳姗姗,冒出脑袋向岸上的同事求救。    昨天在酒店发了一夜的高烧,今早醒来就看见网络上关于我在水中打人的不实言论,虽然不知道是谁散布的这些谣言,但我真的想问问他:你的智商超过八十了吗?    试问,有几个人敢冒着生命危险在水里为难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我觉得智商超过八十的人都做不出来这种事,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清者自清!    在这里和非常感谢欧阳姗姗小姐,她在体力耗尽的情况下,依然坚持拍摄任务,也同样感谢把我救上岸的同事,谢谢大家的帮助。我会尽快养好身体,争取早日回到剧组完成拍摄任务……”    写完之后,她把纸带下楼,交给淼淼。    “扫描一份、打印一份同时上传到微博,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处理,我要回楼上休息,今晚不吃饭了。”    手写的说明比键盘敲出来的字迹更有亲和力,再加上许黎灵动飘逸却又不失庄重的字体,就像是一封写给网友和粉丝的亲笔信,不光洗清了身上的冤屈,还让许黎体一夜爆红。    一份合情合理的说明、一群衷心的粉丝、大v的转发和扩散,再加上几篇通稿,这件事平息的速度比蒋钺想得还快,这个女人真是太擅长笼络人心,说理的同时还不忘煽情。    在家休息了几天,许黎准备动身回剧组,却意外接到经纪人的电话。    “你现在化妆出门,来一趟静水山庄,有个大老板想和你谈一下代言合同。”    听着电话里周伟彦那种过节才有的欢乐语气,她下意识的皱起眉心,心想是多少钱的代言,能把这位经纪人高兴成这样。    “我……”    “哎呀,你别废话,化好妆就过来,快一点,人老板忙着呢。”    那边催的太厉害,许黎只好让淼淼进来帮自己化妆,心里却一直犯嘀咕,到底是什么人?    到了他说的地方,她被身穿红色丝质旗袍的女服务员领到三楼的包厢,正要敲门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周伟彦那张笑出褶皱的脸,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眼前。    “哎呀,你终于来了,蒋总都快等不及了,快进来。”    她还没说话,就被周伟彦拽进房间,看见两个男人坐在椅子上,其中一个是蒋钺的哥哥蒋正阳,另一个很面生。    对上蒋正阳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站在灯光下的许黎突然打了个寒颤,耳边同时响起周伟彦和母亲的声音。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蒋正阳蒋总,这位是林麒林先生……”    “蒋钺小的时候被他哥哥推进水里差点淹死,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最后成了嫂子,蒋家的人都是戏精……”    《当红女星深夜家中割腕,疑似为情所困》    #许黎王一洋#    #许黎滚出娱乐圈#    ……    葱白的拇指在屏幕上滑行,挨着几个头条文章点进去,看着一张张被修图师撕裂的合照,坐在床边的女人嘴角噙着一抹无辜的冷笑。    玲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醒来就找到并打开这个叫ipad的东西,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这样做了,照片上的女人是她,也不完全是她。    热搜的女主角许黎,今年24岁,星河娱乐公司的艺人。    15岁被母亲一脚踢进水深火热的娱乐圈,拍过电视剧、演过电影、参加过综艺也出过书,粉丝横跨各年龄层。    可她却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和同公司新艺人王一洋因戏生情,宣布恋情后王一洋粉丝数暴涨,许黎却差点被打回解放前,好在经纪人力挽狂澜帮她积极营销稳住局势,还吸引到一批热情的cp粉。    尝到营销带来的甜头,眼里只有爱情的许黎从此走上过度炒作这条不归路,事业停滞不前,整天靠和王一洋共同出席某些大型活动秀恩爱、圈粉、上头条!    大概真是应了那句话:秀恩爱、死得快!    忙于秀恩爱的许黎,没察觉到王一洋的疏远,更没料到他会在拿到首个重要奖项后,在后台采访当着媒体的面,一本正经的否认他们三年的恋情。    “许黎和我之间只是合作关系,当初新剧播出,为了配合宣传所以宣布在一起的消息,我们都是听从公司的安排。”    就这样,一场颁奖晚会,最后几乎没人关心影帝和影后花落谁家,王一洋为自己赚足了眼球和话题,加上事后许黎被狗仔拍到送进医院,从昨晚到现在他们的名字一直挂在热搜首位。    看够了微博下的争论和撕b,玲珑觉得有些无趣,放下ipad、目光落在右手腕的纱布上,看着厚厚的白色纱布,忍不住叹息。    “活着多好,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昨晚手术台上,求生欲不强的许黎出现休克症状,也就是那个时候,玲珑这个孤魂野鬼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拽进这具身体――再世为人。    玲珑是陈国骠骑大将军许鸿祯的嫡长女,人如其名长了颗七窍玲珑心,本以为能顺顺利利享受这一世荣华,她原先的计划是这样的:    扶持未婚夫坐上帝位→凤冠霞帔入主后宫→诞下皇嗣宠冠后宫→扶持儿子坐上帝位→当上太后寿终正寝→载入史册被后世敬仰。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未婚夫刚坐稳龙椅,就把许家上下二百多口人以叛国罪打入监牢――满门抄斩!    想着那个龙袍加身的男人,许黎就感觉颈后隐隐作痛,急忙眨眨眼转移注意力。    从手术室到现在,她一直在睡梦中接纳原主的记忆和习惯,十几个小时过去,许黎感觉…饿了。经纪人和助理都不在身边,她得下楼找食物。    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许黎盯着木质能反光的楼梯,思考怎么稳稳的下楼,依照她现在的身体情况,没走两步就能滚下去。    正当她眉心微蹙满脸纠结的时候,听见从楼下传来说话的声音。    “她睡了这么久,还没醒吗!”    说话的男人四十出头,在黑西装的映衬下,他的脸也比以往更黑,看似憨厚的国字脸,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    “不知道啊,医生说她要昏迷一阵子的……啊,黎黎姐!”    二十出头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子,抬头看见站在楼顶的许黎,面上一怔随即兴奋的跑上楼,一把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黎黎姐,你终于醒了,醒了怎么不叫我们!”    小丫头欢喜的声音,像极了她前世的丫鬟采荷。一时间,许黎对这个叫淼淼的助理,多了几分亲近感。    当看见站在楼梯拐角不想上来的男人时,许黎眯着眼开始回忆他的身份,原主的经纪人――周伟彦,一个很有商业头脑和营销手段的男人。    “我肚子饿了,想下去找吃的。”    她的眼睛看着周伟彦,话却是对淼淼说的,这个女孩儿平常的任务就是照顾许黎的饮食起居。    “我一会儿去端上来吧,汤已经快炖好了。”    “好!”    见她点头,淼淼急忙小心翼翼扶许黎回卧室。    淼淼下楼盛饭,周伟彦站在沙发边居高临下的瞧着又给自己惹了一大堆麻烦的许黎,黝黑的双眼里找不见一丝同情,只有满满的不耐烦。    “这次的事我会处理,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王一洋这招过河拆桥还真是用的好,如果当初没你帮忙,他能有现在的名气!”    提起昨晚的事周伟彦就满肚子牢骚和怨气,许黎是她的摇钱树,却被王一洋毁得只剩下一个木头桩子,常言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他和王一洋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看着飞过来的吐沫星子,许黎皱着眉头不着痕迹的往后靠,等对方说完才接话。    “王一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才出道的娱乐圈新人,硬碰硬只会弄得两败俱伤。这一次先息事宁人吧,等将来再想办法挽回今天失去的一切。”    生长在将门世家的玲珑熟读兵法、深谙用兵之道,来这里不到二十个小时,她已经分析过各方的底牌,现在的许黎真的找不到和王一洋硬碰硬的资本。    加上,她回忆完原主昙花一现的人生后,也不想再走过度营销和炒作的老套路。既然是个演员,就该好好演戏,有了实力,自然就有人帮你说话,水军怎么可能比得上路人粉的潜力。    看着像是一夜间长大的许黎,周伟彦有些转不过弯,他想过她醒来哭着求他帮忙赢回王一洋的心,或者求他原谅她的傻x行为、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但是现在许黎没哭、更没像个疯子一样拉着他的手求助,只是平静的坐在沙发上从容不迫的分析时局,自行决定未来的路怎么走,根本不需要他的样子,这种识大体的行为并没有让周伟彦安心。    “你确定?那可是王一洋,他浪费了你整整三年的青春!”    听到这句颇有煽动气息的话,许黎的睫毛颤了颤、眼底闪过一道光,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不慌不忙撩起袖子,把手腕的纱布亮给他看,气势汹汹的质问他。    “你难道还想看我再死一次?”    她的声音突然拔高,吓得他差点往后跳,对上她那种“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的眼神,周伟彦只能压下怒火,耐着性子哄她这棵还有价值的摇钱树。    “好好好,就听你的,这一次咱们先息事宁人,你别生气。”    “我不想和他再有什么牵连,想办法让这件事淡下去,别让我像个傻x样一直挂在头条和热搜上。就当我这三年的好心都喂了狗,好吧?”    要对付周伟彦这种老奸巨猾的人,许黎只能拿出原主的行事风格,胡搅蛮缠、恣意妄为像个小孩子。    “没问题,你说什么都可以。”    劝了她几句,周伟彦找了借口离开,走出房间脸上的忧虑瞬间一扫而空,满眼怨毒的盯着身后的门,像是要把门板盯出个窟窿。    “还有一年而已,等到明年,哼!你就求着老子,我也不会再管你的破事!”    说完,他还不忘对着门啐一口,这才消了气大摇大摆的下楼。    许黎没听到他的背后说的话,但是他们却想到一起去了    “还有一年,合约一到,解约!”    原主进入娱乐圈十年,一共签过两个经纪人,第一个经纪人合约期刚满,就被许黎解聘,因为她嫌对方太唠叨、太严苛。    当时周伟彦主动找到上升期的许黎,用一番好话把孩子心性的她哄得团团转,更是在她宣布恋情后以雷厉风行的手段力挽狂澜得到她百分百的信任。    在原主心里,经纪人是比母亲更值得信任的人,当然,这也是因为母亲太过独断专行的缘故。    许黎在单亲家庭长大,作为一个生父不详的孩子,从小就心思敏感。再加上遗传了母亲那张勾人的脸,一直不受周围女同学的待见,当然她能在娱乐圈作死这么多年,依然没倒下,靠得也正是母亲给的这张脸。    虽是单亲家庭,许黎的童年从没为金钱发愁,每个季度都会有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来看她们母女俩,留下一笔钱。    有一次,许黎放学回来正好撞见那个男人,鬼使神差的叫了声爸爸,却吓得对方落荒而逃,还被在一旁冷笑的母亲奚落了一个星期。    “啧啧啧,那个男人要是看见你对着他的司机喊爸爸,不知道会不会气得笑出来。许黎,你就死心吧,他不会来看你,你没有父亲,只有我这个母亲。以后别再做这种蠢事,我可丢不起这人。”    身着旗袍的女人优雅的站在院子中间,夕阳的剪影下线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葱白的指尖夹着女士香烟,红色的指甲、艳丽的红唇、狭长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在别人眼里她的妈妈是个美如天仙的女人,可在原主的记忆里,母亲是个自私自利的恶魔。    看了眼时间,许黎估计这个恶魔该上门了,唯一的女儿自杀,她不可能不出现。正想着呢,淼淼端着托盘进去,一边走一边说。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