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49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说着,她作势起身,淼淼不敢忤逆她的意思,急忙扶她上楼休息。    看着许黎睡下淼淼才准备离开,她前脚下楼,许黎后一秒就抓住手机搜索“蒋明朗”这三个字,本想在网上找到刚才的新闻,可搜索引擎直接推送出她真正想找的那个人。    蒋钺,男、地产大亨蒋明朗的次子,大型网游《新界传奇》的总策划师,rj游戏公司创始人兼执行官……    把这份由粉丝撰写的百科资料看了十遍后,心情复杂的许黎“依依不舍的”放下手机。    大概是上辈子吃的亏太大,她现在一看见那张脸,即使知道不是一个人,依然会觉得浑身发冷,后颈隐隐作痛,耳边似乎还能听见族人凄厉的哭喊和哀嚎。    “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    简直就是复制版的独孤晔,连耳朵后面的痣都在同一个位置,如果换个发型就是独孤晔本人。    ****    在家憋了两周,许黎终于忍不下去了,打算出门走走。    “黎黎姐,要出去啊?”    “嗯,出去转转、随便逛逛。”    十几天过去,网络上关于她的消息已经所剩无几,许黎觉得是时候出门长长见识了。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想一个人走走。”    说着,许黎笑了笑拉开门出去。从医院回来到现在,她第一次走出这套公寓,面上稳得一比,心里早已风起云涌。    要不是生性冷静,许黎能在电梯里转圈圈,她计划用一周时间适应外界的一切,以免将来出洋相。接受原主的记忆,不等于她能把所有的事做得和原主一样。    担心遇上出院那天看见的狗仔队,她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就沿着路一直往前走。    这个世界的繁华和奇怪,远超许黎的想象,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她也傻乎乎的仰头望着耸入云霄的建筑,还差点把帽子弄掉。    路过一家琴行,她的脚步终于停下来,店里只有三五个客人,她站在橱窗外看着摆放在架子上的七弦琴,一双小手微微颤抖。    “美女,进来看看吧?试一下不要钱。”    店员没认出她,许黎也没在意对方的眼神,她的注意力都在琴上,走进去后发现不仅有琴,还有筝。    只消一眼就知道是琴中次品,可她却手痒的厉害,没和人打招呼自顾自坐在木椅上,凝神静气把手轻轻落在琴弦之上。    抹、拂、挑、勾……一把普通的七弦琴,在她的手中发出恒古而悠扬旋律,随着指尖的力度、速度同时加重,琴弦发出的声音穿过肌肤,在胸腔中产生共鸣,路过的人都被声音吸引,鬼使神差的走了进来。    拂上琴弦的瞬间,许黎就变回了坐在城楼上、立于敌军阵前的巾帼英雄,几分钟过去,额头上布满虚汗,受伤的右手开始叫嚣,她不得已停下来。    低头握住右手腕,她的脸上尽是挫败感,这个身体比她想得还弱,正当她在埋怨右手不给力的时候,静默的四周突然发出振聋发聩的掌声,吓得许黎浑身一颤。    看着不知何围聚的人群,受宠若惊的许黎急忙站起来,用手压着帽檐儿头也不会往外走,跑出几百米才敢回头看有没有人追来。    “弹个琴也能被围观,这个世界的人真没见过世面。”    有了这场惊吓,除了买水之外,她再没进过任何一家店,抱着矿泉水漫无目的的在路上闲逛,最后……迷路了,靠着手机导航才顺利到家。    “淼淼姐!”    刚关上门,就被身后咋咋呼呼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许黎把瓶子放到一边,正要提醒淼淼以后别这样,就被她手机上的视频弄得不知所措。    “你…你怎么有这个视频?”    那个带着小猪佩奇帽素手抚琴的人,可不就是她自己,刚才惊慌失措的她只顾着逃跑,没注意到有人在录像。    “微博上的,有粉丝@你,问弹琴的到底是不是你?我要怎么回复?”    “不回复,就当没看见。”    说着,许黎趿着拖鞋往里走,对这件事并不上心,也没什么兴趣。    可是她不在意,有的是人在意,视频是路过那家琴行的某直播达人拍摄,之后被粉丝转载到其他平台,又被许黎的粉丝认出来转到微博。    当许黎还在家里思考上哪儿搞一把好琴来的时候,她这个刚过气不到两周的演员,又以另一种方式开始刷屏。    不光是吃瓜群众和粉丝帮忙转发,就连某些作曲家也纷纷点赞,追问曲子是何人创作,没弹完的部分在什么地方能找到?在b站更是出现大批跟风、模仿的视频,却都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    “黎黎姐,咱们真的不回应一下吗?”    两天时间不到,微博转发量过万、各大直播平台、视频网站的观看量加起来近千万。有人认出那是许黎,一直在微博追问,还有人说她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炒作,根本不会弹琴,只是作秀。    “不回应,随他们猜去,我昨天在网上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称心如意的古琴,你知道去哪能去买把好一点的琴吗?”    她上辈子的青鸾在抄家的时候不知所踪,那是把绝世好琴,父亲花千金从某名士手中购得,和青鸾相比昨天的那把琴,大概就是儿童玩具车和布加迪威龙之间的差距。    说完,她舀了一勺冰淇淋放进嘴里,清凉、香甜的美味,真是让她难以自拔。    “古琴?我托人去问问,现在好的古琴比钢琴更难寻,有点年份的琴都在收藏家手里,要不就在博物馆。”    闻言,许黎点点头,表示理解。    这两个星期经纪人和许云心都没出现,只打了几通慰问电话,让她安心养伤,她(他)会帮忙找到合适的戏。    这样想着,门铃突然响了,许黎转头问同懵逼的淼淼。    “你最近买东西了?”    “最近没在网上买东西。”    说着,淼淼跑去开门,却被站在门外的人,吓得合不拢嘴。    “伯…伯母!”    听见淼淼结结巴巴的声音,许黎眉毛一挑急忙把面前的冰淇淋推远,刚站起来就听见了那熟悉的脚步声。    着对方脚下的高跟鞋,她真想提醒一句:鞋柜里,有拖鞋!    “妈!”    声音刚出口,她发现母亲身后跟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穿着白色短袖衬衣怀里抱着个很大的木盒。    “这……”盒子太大,放什么都可能,她完全猜不到会是什么。    “放在茶几上,辛苦你了。”    一头雾水的许黎站在原地,看着母亲从包里拿出钱交给陌生男人,之后男人就离开了。    “打开看看吧。”    得到准许后,她打开木盒揭开金色绸布,一把伏羲式的古琴映入眼帘,看着面前这把漂亮的琴,许黎下意识抬手捂住嘴,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身边的女人。    “你…看见视频了?”    “想看不见都难,这是你外公留下的宝贝,现在归你了。”    说完,许云心不自然的低头嘀咕,“那些年逼着你学琴,看来还是有点用处的,老头子的在天之灵也能瞑目了。”    接着她抬头吸了吸酸涩的鼻子,笑着对许黎说。    “对它好点,这可是你外公的命根子。当年他得了绝症都不肯卖掉琴治病,如果你不爱惜,老头子会半夜跑到梦里来骂我。”    看着面前这个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思念而眼眶泛红的女人,许黎第一次发现许云心真的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她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渴望家庭的温暖。    “我会好好爱惜它,谢谢妈妈。”    “别谢我,这琴本来就是他给你的。你们公司最近有个古装戏开拍,过不了多久会有人给你打电话,做好心理准备。”    要不是怕吓着人,许黎都想给许云心一个熊抱,这个母亲的办事效率能吊打业界很多经纪人。    “好!我的伤也快……”    话还没说完,许黎的手机响了,她抱歉的笑了笑,低头把手机拿起来,是经纪人的电话。    “什么事?”    “今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要买下你前天弹的曲子的版权,明天咱们去和他们见一面。”    “曲子、版权?什么人要买?”    “rj游戏公司,他们在网上看见你弹琴的视频……”    之后经纪人的话,许黎都没听进去,脑子里都是那两个字母:rj。    如果她没记错,那家游戏公司的老板叫蒋钺,就是和那个杀千刀的男人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人。    一听这话,淼淼急忙抱着化妆盒坐回去,她觉得许黎今天很漂亮,根本用不上再补妆,一袭水墨吊带长裙,乌黑秀丽的长发一半披在肩上,一半被绑在脑后,既优雅又带着几分俏皮。    一路上,许黎都靠着椅背假寐,知道车子停稳才睁眼。    在电梯口的工作人员,看见他们这支队伍,急忙小跑过来。    “你好,我是rj游戏公司的音乐副总监,周浩。”    “你好,我是许黎,感谢贵公司给我这次机会,希望可以合作愉快。”    对上她少女般活泼可爱的笑容,周浩有几秒钟的失神,当许黎抽回手时,他竟然觉得有些遗憾和失落。    “这边请,因为您是公众人物,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慌乱,所以我们直接从停车场上去。”    “多谢!”    “我冒昧的问一句,您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我在音乐库里对比了很久,没找到相似的曲目,是您自创的?”    “我自创的,曲子只有谱,没有名字。”    昨晚她和淼淼商量了一个小时,也没能相出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她前世学的曲子太多,能记住谱,却记不住名字。    “没有名字!”    看着对方诧异的表情,许黎无辜的笑了笑,娇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网上流传的心机girl,反倒像个邻家妹妹,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署名权可以送给你们,我这个人不太会取名字的,太烧脑了。”    见她懊恼的似乎想抬手敲敲脑袋,周浩急的差点去抓她的手,免得她伤害自己,好在许黎没那么做。    “这件事咱们上去了再谈,正好今天我们蒋总也在公司……”    听他提到蒋总,她瞬间都笑不出来了,本想着贵为总裁的蒋钺会很忙,根本没时间关心这种小事情,看来她又是想多了。    rj游戏公司成立近十年,是蒋钺在大学时期就创办的独立公司,因为前期一直不差钱,后期发展势头迅速,已经在国内的游戏公司里算得上首屈一指。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