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19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许黎睁开眼的第一感觉是晕,然后是疼,本想抬手揉脑袋,却看见贴在手肘上的绷带,咧开嘴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坐起来发现身上至少穿着裙子,她的表情明显轻松了不少,一转头看见阳台上坐着个人,从发型来看是个男人。    没找到拖鞋,许黎只好光着脚过去,看见蒋钺坐在藤椅上翘着二郎腿眺望远方,手里还拎着半瓶啤酒。    突然发现身边站了个人,沉思的男人被吓得不轻,还没开口手里就酒就被她拿去了,许黎从他面前走过去,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扬起脖子把酒当水往喉咙里灌。    “你…那个…我喝过了。”    他虽然不是处女座,却有些洁癖,尤其是入口的东西,如果被别人碰过,他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再碰,所以很难理解她这种豪放、大气的姿态。    “你要是没喝过,我还不敢喝呢。”    说着,她把酒放回圆桌上,现在嗓子舒服多了,光脚踩在地板上有些凉意,许黎就把腿收回来,整个人蜷缩在椅子上,用裙子盖住脚背。    “你昨天为什么会在那儿?”    瞥了眼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她,蒋钺勾勾唇继续眺望远方。    “碰巧路过,你经纪人被赶出来之后,就给我打电话,他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    没想到周伟彦还真是去搬救兵了,趴在膝盖上的许黎扯了扯嘴角,抬手从头顶把长发往后撩了一下,手肘处的绷带引人注目。    “可能…可能是觉得里面的人是你哥哥,找你过去能化解尴尬。”    其实,她觉得周伟彦是人为蒋钺想泡她,所以才在那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你昨天对他们俩做了什么?两个人这会儿都在医院躺着。”    比她活着逃出包厢,更让他感到惊异的是,那两个人差点死了,这个剧情反转的太突然。    “没做什么,就是…请他们放我一条生路。”    大概是昨天的致幻剂导致她体力消耗太严重,现在的许黎像是大病初愈的人,说话都没什么力气,更没有昨天在包房里的杀气。    “是嘛,你直接把他们请到医院去了。”    说着,他低头笑了一下,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吐出一口烟圈后,从裤兜里摸出一个u盘扔到圆桌上。    “摄像机里的东西,自己收好。”    闻言,一直背对着他的许黎慢慢扶着椅子转过来,把那个看上去没什么特殊的白色u盘捏在手心,她下意识的问道,    “你拷贝了几份?”    没想到她反应的这么快,蒋钺低头笑得有些难为情,但面上还是死撑着。    “也没几份,多谢了。”    昨天在那种情况下,她还不忘把摄像机带出来,就是因为机子录下了房间里的一切,记录下那两个男人的丑态,这是给她自己留的退路。    “光说一个谢字,就够了?”    她差点死在哪里,他倒是坐收渔翁之利,赢得轻轻松松。    “我可是救了你的命,要是没有我,你以为你逃得掉?”    见他冲自己挑眉,她扯了扯嘴角,翻着白眼把他指尖的香烟抢过来。第一次抽烟,她并没有体会到传说中的快*感,反而被呛了一下,让他笑话了一会儿。    “你要是肚子饿了,我就下楼让人给你拿吃的上来,总从我手里抢东西算怎么回事?”    虽然被呛了一下,可许黎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精气神,她慢慢坐起来像是在算计什么,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被那两个变态抓住?说来说去还是你欠了我的。”    她觉得这次的事情里,蒋钺完全是躺赢,她和林麒、蒋正阳斗得三败俱伤,胜利的果实全到了他手里。    “这笔账你也能算到我头上?”    “难不成…我去和你父亲算?”    看着现在这样浑身长满倒刺的女人,他觉得还是刚才那个她顺眼一点,一番眼神的斗争后,蒋钺先认输。    “好吧,这次算我欠你的。你今后打算怎么做,得罪了蒋正阳和林麒,别说娱乐圈,大气层以内都不会有你的活路。”    才说了几句话,她又觉得口干舌燥,干脆把瓶子里剩下的啤酒都喝完了,像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笑着对他说。    “如果找不到活路,我就拖你一起下地狱,谁让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蒋钺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因他而起,不然蒋正阳不会突然找上许黎,还挖出了她的身份。    没工夫和他说这些没用的,半瓶啤酒根本填不饱她的肚子,许黎揉着肚子对发呆的男人发号施令,    “你去给我弄点吃的来,昨天中午到现在,我就没吃过一口正常的东西。”    第一次见这么不讲道理的她,他还有些接受不了,以往许黎见到他,虽不说唯唯诺诺,但绝不敢用这种颐指气使的态度。    “我带你下楼吃饭。”    “把你拖鞋给我!”如果她有鞋,早就下楼了。    对上她恶狠狠的语气,蒋钺低头看了眼脚下的鞋子,犹豫半天还是让给了她,三十六码的小脚,穿上四十五码的大拖鞋,许黎每走一步,鞋子都有飞出去的可能。    还没到楼下,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看见淼淼和周伟彦出现在楼梯口,看见她还活着、完完整整的活着,两个人显然都松了口气。    “黎黎姐!”    淼淼跑上来扶她下楼,刚走一步就发现不对劲,许黎走路的姿势不对劲。    “我没鞋子,暂时先穿他的。”    在众人吃惊的目光里,蒋钺光着脚大摇大摆的走下楼,到鞋柜里找鞋穿。    这个时候许黎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白大褂,带着金属边框眼镜,笑起来眼睛眯到一起,像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终于醒了,这个新货还真是猛。”    “您是?”    “我……”    “他叫赵四儿,是个医生,你有哪里不舒服就直接和他说。”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当然蒋钺快了一步,成功的把医生的话堵在嗓子眼。    “你大爷的,你才是赵四儿,老子叫赵季行!”    面对跳脚的好友,蒋钺不以为然的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换频道。    “赵医生,昨天…谢谢你。”    “客气客气,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你先去那边坐着,我再给你做个检查。”    赵季平没有蒋钺高,但也比许黎高出一个头,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    他自然把淼淼挤到一边,扶着许黎坐在沙发上,把听诊器戴在耳朵上,接着就想把另一端塞进她的裙子里。    “你丫够了,检查就检查,你还在这里耍流氓是不是?”    说着,蒋钺直接把听诊器从赵季平的耳朵上拽下来,一把扔到对面的沙发上,转头对淼淼吩咐。    “你去给她弄点吃的来,她刚才在楼上喊饿。”    后知后觉的淼淼急忙往厨房跑,昨天他们这些人躲在这个别墅里,没有保姆、也没办法请钟点工,做饭的工作一直是她在负责。    “你抽她一管血,拿回去化验,看看还有没有残余药物?”    “老子不需要你教,再叽歪歪,你就自己来!”    本以为来这里给美女看病是个美差,结果从昨天到现在,他唯一和许黎的亲密接触,就是帮她打镇定剂,之后就一直没派上用场,蒋钺还不准他离开。    抽完血、吃完饭,许黎感觉自己又活了,把昨天的事简单说了一下,重点说了自己是怎么被蒋钺拖下水的。    “啧啧啧,你哥还真是个禽兽啊,你要不然出家得了,实在不行就去喜欢男人,让他被人gang。”    这么恶毒的话,当然也只要有赵季平才说得出来,他显然早就知道蒋家的情况,所以这个时候也不忘往兄弟心口上插刀子。    “赵四儿,你特么再不闭嘴,我今天让你哭着出去。”    第一次听见蒋钺爆粗口,许黎有种很神奇的感觉,这个男人给她最大的印象就是喜欢端着,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实际上是个坏心肠的老狐狸。    “我特么说了好多次了,你丫再叫老子赵四儿,我就恁死你。”    “你们俩能不能别吵了!”    要不是怕打不赢,她真想左右开弓,赏他们一人一个耳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说废话!    被她这么一吼,两个剑拔弩张的人都坐回去,昨天检查摄像机的时候,看见许黎那干脆利落的断子绝孙脚,几个男人都觉得某个地方有点疼。    “蒋先生,这次的事是因你而起,我昨天是为了自保,但是现在我同时得罪了两个惹不起的人,你得帮我摆平这件事。”    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她也不想去计较他那张脸,上辈子的恩怨可以先放一放,她好不容易才活下来,不能再死一次。    “你这话说得轻巧,怎么摆平?你以为你昨天打的是两个街头小混混?”    这件事不是他不想帮,是真的很难帮,除非……“你回林家认祖归宗?”    “不可能!你以为如果我认祖归宗,林麒的母亲就会放我一条生路?我不仅是她婚姻失败的见证,还是把他儿子打到伤残的人,她不买凶杀我就不错了。”    话音未落,她身边的两个男人都默契的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也知道你昨天那一脚有多狠啊,林家的根都差点被你踢断了。    “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办法。”    听到这话,天真的许黎立马竖起耳朵,等待赵季平的高见,而旁边的蒋钺压根没往心里去,他哥们什么样,他比这屋子里的任何人都清楚。    “你去给挖老蒋家的墙角啊,试问天底下还有几个人能压的住蒋正阳那个变态,除了他亲爹也就没别人了。”    听完这不靠谱的话,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犹豫要不要往赵季平的脸上来一拳,偏偏这个时候旁边的蒋钺,竟然出声附和。    “我觉得赵四儿这个提议不错,你要是能爬上老头子的床,别说是蒋正阳,天王老子来了你也不用怕。”    本来就心情不好,他还有闲工夫胡扯,许黎抓起手边的抱枕就往蒋钺的脑袋上砸去,毫无准备的他被砸的头晕目眩。    “我刚才的话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我找不到出路,我就拉你一起下地狱,你如果不相信,就尽管试试!”    看完她打人的动作,赵季平默默地收拾自己的医疗箱,不动声色的背着东西准备跑路,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他惹不起。    蒋钺也是被她砸的没办法了,站起来一把抓起许黎的手,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我还有一个办法,不过有些冒险。”    “你说!”    为了能活命,冒险一点她也不怕,再险还能险过她昨天吗?    “下午和我一起去医院,以我未婚妻的身份出现在蒋家人的面前,至少这样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    这是他现在能想到的,最合适的办法。许黎如果没有一个够硬的后台,蒋家和林家的两位夫人,就算是为了给儿子报仇,也能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    他的话一出口,屋子里瞬间鸦雀无声,别说是许黎,就连赵季平都蒙圈了。    确定她不会继续发疯打人,蒋钺把她手里的枕头抽走,抬手一扔不偏不倚砸在赵季平的脑袋上。他可是看出来了,这货竟然想丢下他跑路,太没义气了。    “我给你时间考虑,如果你能在今天想出更好的办法也行。那几张照片威胁不了他们,最多是防着他们不在明面上为难你,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就像你对蒋正阳说的一样,杀一个人,远比我们想的容易。”    在蒋家这些年,他不争不抢,不是没有野心,而是他看得明白,野心再大也得先有命去用。    蒋正阳能在寒冬腊月把他推进湖里,蒋夫人能给对坚果过敏的他碗里加花生酱,这对母子从一开始就不希望他活。    他们对待他这个流着蒋家血脉的人尚且如此,如果是无依无靠的她,他们会有一万种方式让她自然的死去,并且不会让人察觉。    这下许黎彻底冷静下来,低头看着地板思考他的话,昨天林麒是真想弄死她,蒋正阳也不想她好过,她为了活命在包厢里把那两个人得罪的更狠,完全没有和解的可能。    这个时候,赵季平也顾不上被砸的脑袋,拧着脖子问这个不怕死的好兄弟。    “你认真的?这个时候还和她站到一边,不怕活不过这个月啊。”    “你以为我不站在她这边,他们就不会对我出手?蒋正阳已经疯到但凡和我走得近的女人,他都不放过,我没多少退路了。”    这些年他一直退,不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是找不到爆发的契机,昨天看着从虎口逃出来的许黎,他突然找到了希望,这个女人比男人还要坚强,最关键的是她和他一样,都没有退路了。    听完这话,赵季平沉默了,有的时候一味的退让,真的换不来对方的良知,因为有的人从生下来就没有良知这个东西。    没有人打扰思考的许黎,她再一次在脑海中盘算,就像她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先了解自己的底牌和实力、然后了解对手的手段,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如果不和他合作,她会像赵季平说的那样,活不到下个月。如果和他合作,她可能连这个星期都活不过去,但是她有机会亲手扳倒自己的敌人,解决隐匿在暗处的危险。    一种是等死,一种是用命去赌一把,她的野心不大,只是想好好活着。    “我要上楼打个电话。”    说完,她抬手问淼淼要手机,在脖子上挂了俩电话的淼淼急忙把许黎的取下来交给她,她拿着手机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跑。    这个时候那边还是晚上,但她必须和许云心通一次电话,如果她那个父亲是个心软的人,她就不用踏上蒋钺这条贼船。    “我的天呐,现在才几点钟……”    “妈,我有事和你说。”    顾不上母亲的抱怨,许黎直接开口打断她的话。    一听这个语气,许云心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估计问题还很严重,急忙坐起来。    “你说吧,我醒了。”    许黎在电话里,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尤其是关于林麒的那部分,一个字都没落下。    在半夜得知这种事,许云心也没有像别的女人一样激动的大喊大叫,沉默了半晌才开口。    “许黎,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提过接你回林家,也没有说想见你一面,你…明白了吗?”    年轻的时候许云心也想过,如果那个男人要求她把女儿送回林家,她是不是可以以此作为要挟。可是五年、十年、二十年,转眼女儿都快二十五岁了,那个男人也从没开口说过这种话。    现在,轮到许黎沉默了,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林麒昨天能出手那么狠,因为他有恃无恐。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