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热搜女王》-正文热搜女王 正文 第18章作者: 一碗麻辣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是不是包厢里冷气开得太足,刚坐下不到两分钟许黎就觉得后背发冷,黑色的大理石地面、昏黄的水晶吊灯、金丝勾边的红色桌布,处处尽显奢华和肃然。    见氛围尴尬,周伟彦先端着酒杯站起来,“承蒙二位老板看得起我们许黎,我在这里先……”    “周先生,你先出去吧。”    周伟彦脸上一僵,端着杯子的手颤了颤,下意识的低头看许黎,“这个不太好吧,我是她的经纪人,我……”    现在别说是许黎,就连他也觉得不对劲,这两个人今天怎么看都不像是谈生意的,就算他对许黎再不满意,也不可能亲手把她往火坑里推。    见他不知趣,一直靠在椅背上的林麒,笑着把手肘靠在桌子上,用手背托着下巴,身体微微前倾,开口威胁不知趣的周伟彦。    “你是要我亲自送你出去吗?”    “我…我不敢,我……”    “那你还不快走?现在你是从门出去,再过一会儿,我从这窗户把你送出去。”    一听这话,周伟彦急忙放下杯子,弯腰拿东西的时候给许黎使了个眼色,一边给他们俩鞠躬、一边转身往外跑。    说实话,许黎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回来,静水山庄是个休闲度假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就算是跑出去也逃不过这俩人的手掌心。    见她一直没吱声,还以为她是被吓傻了,蒋正阳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把外衣脱掉仍在椅子上,一步、两步…不到五步,他就站到了她身后,把手轻轻放在她肩上。    “许小姐看见我和林先生,不太高兴啊?”    压下心里的厌恶,许黎扯了扯嘴角笑着摇头,“许黎不敢,只是不清楚二位找我来,到底是谈什么合同?”    “合同的事,咱们先不谈,今儿,咱们谈些私事。”    说着,他慢慢弯下腰,彻底把身体的重量压在了她的瘦削的肩部,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爱人,贴在她耳边低语。    “我今天就是想看看许小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把蒋钺那小子迷得神魂颠倒,许小姐到底是用这、还是这、还是……”    他的手指轻佻的从她的红唇移到饱满的胸前、又从胸前……最后被许黎挡住了。    “蒋先生这话怕是说错了,我没什么过人之处,更没本事把蒋钺迷得神魂颠倒,我和他不熟。如果您是因为这件事找我来的,那我就该告辞了。”    说着,她一拍桌子准备站起来,却没想到那个看似绅士的人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头皮一紧,许黎摔回椅子上。    “想跑?你以为今天只有我一个人找你?天真。”    说完,他松开手抬头看着对面的人,“现在该是你们兄妹俩叙叙旧的时候了。”    从进屋到现在一直没慌乱的许黎,听到兄妹俩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真的乱了。    “兄妹?我们林家只有我一个孩子,老爷子和其他女人生下的贱种和我可没什么关系。”    两个男人交替站到了许黎的面前,林麒抬起她的下巴,盯着面前这张让无数男人失了魂的脸,扬起嘴角笑得张扬而残忍。    “啧啧啧,这张脸还真是和那个女人长得一模一样呢,要是划花了不知道会让多少男人心寒。”    下巴传来的疼痛让她皱起眉头,还没说话就听见蒋正阳的声音,那个男人坐在椅子上,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摄像机开始鼓捣,低着头漫不经心的说着令人作呕、生寒的话。    “你要动手,也等我爽过之后,对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我可下不去手。”    闻言,林麒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松开钳住她下颚的手转身看着他。    “都说朋友妻不可欺,可你倒好专挑你弟弟的女人下手,一个破鞋而已,值得吗?”    人前温文尔雅的蒋正阳,听了这话之后,不仅没觉得尴尬,反而抬头笑了笑。    “这种滋味等你体会了才会明白,蒋钺这小子这么多年都没找女人,我可是等的都快心痒了,这次一定要给他备份大礼。”    听着这两个变态男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许黎差点把昨天的饭都吐出来,果然不管过去几百年还是上千年,男人总喜欢靠征服女人来展示自己的权利。    “蒋钺的女朋友是欧阳姗姗,蒋总您找错人了。”    虽然这个时候说这话有些恶毒,但是欧阳姗姗想杀她在先。    “你说欧阳啊,我都玩过了,没什么意思,平时看上去端庄优雅,一到床上就跟个□□似的,说不定已经是万人枕了。”    说到这,蒋正阳突然顿了一下,又一次抬头,笑着对许黎说。    “要不是她让我查你,我也不知道你原来还和林家有关系,回头我还得好好谢谢他。”    万万没想到还是欧阳姗姗在背后搞鬼,许黎虽然面上镇定异常,但是心里恨不得现在提刀阉了这两个变态,再出去弄死那个疯子。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许黎懒得和林麒攀交情,明显这个男人更恨她,蒋正阳只是想通过折磨她来报复蒋钺。    包厢里除了几个花瓶和桌上的酒瓶,几乎没有能拿来当武器的,就当许黎陷入困境的时候,她看见蒋正阳把桌上的一堆钢管组合成一个摄像机支架。    当她沉思可否用那个不足一斤重的小型摄像机砸人的时候,就感觉颈部出现一阵钻心的刺痛,一股未知的液体被林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注入她的血液,拔出枕头的瞬间,许黎被他一掌推下椅子,膝盖撞到地板,又是一阵钻心的疼。    “啊!”    看着被自己推倒的女人,坐在桌上的林麒举着手里的注射器,笑得像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这刚从国外拿回来的试验品,还没正式投到市场里,就先用你来做做实验,也不枉老头子花那么多钱把你养大。”    说着,他把针尖还带着液体残留的注射器随手扔出去,圆形的针筒滚到墙边才停下来。    “卧槽,你真是个疯子,你给她注射的是什么?”    虽然话有些着急,可蒋正阳的声音里没有半分对许黎的担心,全是兴奋和好奇。    “一种进口的致幻剂,可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正式投入到市场之前,我得先看看效果,你把摄像机开上。”    “你就不能等我玩够了再动手?”    “那不行,我得看看她药效发作之后的反应,说不定还能给你助助兴。”    听完他们的对话,许黎真是有了杀人的冲动,但她手里没有武器,接着林麒从桌上跳下来,抬腿从她身上跨过去,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啧啧啧,你这副样子真的不太好看啊。笑一个,不然拍出来不好看,我怎么拿给合作商,骗他们入股啊。”    许黎没理他,她在想怎么活下去,周伟彦估计是指望不上了,这个地方跑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见她没反应,林麒骨子里的恶毒在瞬间被激发,一脚踹向她的腹部,被踢飞的许黎一直滑到墙边才停下,差点吐出一口鲜血。    因为腹部火辣辣的疼,她慢慢蜷缩起身子,几次想爬起来都无能为力,她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致幻剂的药效发作,他们给她机会跑,她都跑不了。    手肘紧贴地面的许黎,从胳臂和腰部的缝隙中瞥见不远处的针筒,估计了自己和针筒的距离,又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林麒。    趁着那两个人正在商量怎么折磨人的话题,她小心翼翼的爬过去把针筒拿在手里,捏紧拳头咬着牙,全程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捏紧手里的针筒,像是鹰击长空一般瞬间跃起,狠狠地踢中林麒的胯*下,趁他吃痛跪下去时候,举起手里的针筒狠狠地扎下去,却在碰到他皮肤的瞬间收住手。    万万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还没奋力一搏,蒋正阳都惊呆了,更别提已经失了半条命的林麒,即使下*身疼得像是要断了,可他还是能感觉到针头戳在皮肤上的寒意。    “如果我把管空气打进你的动脉,你觉得自己还能活多久。”    林麒咬着牙浑身冒着冷汗跪在地上,许黎拿着装满空气的针管抵着他的脖子,右手紧紧揪住他的衣领,手背上青筋四起,头发凌乱的搭在身后,裙子是还有一个鞋印,虽然看上去落魄不堪,可这一刻她却扭转了局势。    “许…许黎,你冷静一点,不许胡来!”    看着那根抵在林麒脖子上的针头,蒋正阳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是他打电话约的林麒,如果他出了事,林家不会放过他。    “你现在想和我说杀人是犯法的,是吗?不过啊,如果林麒死了,我就是林家唯一的孩子,但是你死了,蒋家还有一个蒋钺。”    看着她嘴角嗜血的笑容,蒋正阳第一次明白魔鬼真正的样子,许黎说的没错,如果她把林麒弄死,林家会和她算账,却不可能要她的命,因为她是林家唯一的孩子。    但是,失去长子的林家,就会把他当做发泄愤怒和仇恨的出气筒,他死了,蒋家还有一个蒋钺。    “你别冲动,我们有话慢慢说,别乱来,你们可是兄妹。”    看着终于慌神的男人,许黎扯了扯嘴角,笑得讽刺而残酷。    “兄妹?抱歉,我妈妈只有我一个孩子。你现在照我说的做,做错一步,我立马弄死他!”    导演一直以为她是擅长拍打戏,实际上她是擅长打架甚至是杀人,只是这个世界杀人会付出的代价太重了,不值得她这样做。    “好好好,你说,你说什么都可以。”    蒋正阳不怕许黎跑出去,反正这里差不多都是他们俩的天下,没人会帮她,就怕她真的在屋子里和他们同归于尽,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怕死。    “把我的包踢过来!”    等包被蒋正阳踢过来,许黎扬起红唇笑了,和刚才林麒拿着针筒时露出的笑容一样无辜。    “现在,把你的手机扔出窗外,别耍花招,杀人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麻烦。”    比起歇斯底里的怒吼,许黎这种不温不火甚至带点温柔的声音,才真的让人从骨子里感觉到恐惧,说杀人这种字眼的时候,她脸上甚至没有半分凶狠的表情。    “现在,把你的衣服脱掉,全身的衣服都脱掉,一件也不能剩。”    “你!”    虽然搞不清她是要做什么,但蒋正阳本能的抗拒接受这种侮辱。    许黎也不和他争,只是低头看了眼疼得一直想往地上躺的林麒,“你的好兄弟,好像不怎么在乎你的小命啊,要不然我先把你眼珠子插出来?嗯?”    结尾的那个嗯,声音转了三个弯,若是平时肯定能让人骨头都酥了,但是现在却只能让人头皮发麻。    再不情愿,蒋正阳也不得不脱,最后连个裤衩都没剩下,许黎就那样平静的看着他,没说任何激怒他们的话,毕竟这是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这个时候恐惧比怒火更有效果。    “扔出去,全部扔出去!”    咬着牙的蒋正阳恨不得亲手撕了面前的女人,但她手里握着他的命脉,只能黑着脸把衣服扔出去。    如果是别的酒店,这么大的动静一定被人察觉了,但这度假村地广人稀,别说扔衣服,他就是扔个桌子下去都未必有人发现。    “然后呢?”    “然后你往窗户边上走,不用走太快,慢慢来……”    她的声音突然放轻、放慢,就像是在哄孩子入睡一样,蒋正阳也鬼使神差的跟着她的节奏慢慢往窗边走,等他在窗边站定的时候,就看见许黎已经抽掉林麒的领带把他的手绑上了。    见他看过来,她抬腿狠狠地踹向林麒的后背,鞋跟仿佛已经嵌入他的肉,本就半死不活的人,瞬间真的疼晕过去了。    接着她快步向前,跑到桌边抓起酒瓶子胡乱砸向被吓蒙的蒋正阳,他下意识的抬手挡着脸和身体的要害部位,等他把手拿下来的时候,许黎已经举着椅子站到他的面前。    哐啷一声,十多斤重的红木椅子迎着蒋正阳的脑袋砸下去,人和椅子差不多同时报废。这还不算完,她咬牙抬腿狠狠地踩向他身上某个令人作呕器官,杀猪一般的尖叫差点把杯子震碎。    这时许黎返身抓起放在架子上的摄像机,对着浑身赤、裸的蒋正阳拍了几秒钟,确定录下了他的脸和身子,才抱着摄像机往外跑。    路过人事不省的林麒身边时,弯腰把包拿起来,再狠狠地往他腹部踹了一脚,拉开门跑出去,最后还不忘关上门。    出门后,取手机的同时把针筒放到包里,一路上低头跑进电梯,取下快要脱落的发卡,把头发拨下来挡着脸防止被人认出来。    “淼淼,你在哪里?”    “我们还在度假村,黎黎姐,你在哪里?”    “我在电梯里,正在下楼!”    说完,她发现那边淼淼似乎是在和人说话,接着她听见淼淼说,“我们把车开到大门口,你快出来。”    知道他们还没走,许黎松了口气,低着头一路小跑出了酒店大堂,跑下数米高的台阶却没看见淼淼说的车子,正当她感觉身体支撑不住的时候。    吱的一声,一辆陌生的黑色轿车在她身边停下,车门被拉开,一双古铜色的手臂伸出来拉住她的腰,把她拽进了车里。    她刚摔进车里,车门就关上了,车子也一个转弯往大门的方向开,陌生的环境让许黎心生恐慌,抬手就向面前的黑影劈过去,却被人轻轻松松的拦了下来。    “真没想到,你能活着出来。”    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女人,蒋钺慢慢松开手,扶她坐起来,适应车里光线的许黎这才看清面前的人是他。    “你……”    她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从前排传来周伟彦的声音,“蒋先生,咱们往哪开?”    “去倾城花园,我在那边还有一套房。”    “不行,我要去医院!他们给我注射了致幻剂。”    这种时候也顾不上问他为什么在这里,现在看来他至少不是敌人,许黎低头从包里把针筒拿出来。    “你竟然还记得把针筒拿出来,致幻剂?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说着,他低头拿手机,并同时吩咐周伟彦,“既继续开,速度快一点,我估计她一会要发病了,这东西一般二十多分钟的就会发作。”    于是,早年有个车手梦的周伟彦,一下子把油门踩到底,车里的人差点飞起来。    “赵四儿,咱们这边市场上最近有新货吗?致幻剂。”    那边的人不知道和蒋钺说了什么,许黎看见他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凝重。    “我明白了,你来我倾城花园的别墅一趟,带着你的药箱,我给你找了个病人。”    没寒暄几句,蒋钺就挂了电话,看着他的晦暗不明的表情,她的心一下子悬在半空中。    “你朋友怎么说?”    闻言,蒋钺撇撇嘴把手机收起来,转手把针筒交给自己的助理,对她笑了一下。    “他说这东西没解药,因为是新产品也不知道有多少副作用,不过你是第一次注射,问题应该不大,不过……”    见他到这个时候还和自己卖关子,许黎真想给他也来一针,“不过什么…嗯……”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蒋钺的一个手刀劈晕了,看着倒在淼淼怀里的人,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过我得把你绑起来,免得你把我们这一车的人都弄死。”    说着,他扯掉自己的领带,把她的两只小手绑在背后,又要来助理的领带,把她的双脚也绑在一起,还不忘把那双能杀人的高跟鞋脱下来扔到后来。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