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国内作家港台海外外国文学青春校园都市生活历史军事古代文学短篇诺贝尔韩流影视商战吸血鬼书评书讯网络原创穿越言情玄幻奇幻科幻恐怖灵异仙侠修真武侠推理官场小说传记纪实鬼故事盗墓小说游戏小说职场专题作家—-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 —- 外国作家 —- 校园作家 —- 言情作家(网络) —- 武侠作家 —- 网络作家 —- 推理作家 —- 科幻作家 —- 恐怖灵异作家 —- 韩国作家 —- 位置:首页短篇作品文章内容烟花烫来源: 作者:乐小米(纪伟娜) 发布时间:2011-01-16→乐小米(纪伟娜)作品集  起:小生来求一方金湘绣。  三月天,桃花炎炎,极力开尽。仿佛行人一回眸,那粉粉纤纤的花瓣便要落掉一般。隔墙柳枝盈盈,澄碧满天。  这是一家绣坊,红墙碧竹。青色瓦楞上,几只灰羽白腹的雀儿在专心啄食。白玉雕栋上悬着杏黄匾,书着烫金大字:金湘绣。  那时的他,尚是一介书生,正为上元节上惊鸿一见的尚书府千金魂不守舍。才子佳人的香艳旖旎霎时烫热他的心头。柳下徘徊,花前埋影,只为能见她一面。  此时,在这绣坊前踟蹰半天,才举手,敲门。  开门的是一环髻丫头,豆蔻年华,鹅黄小衫,妙眸流转,含笑打量了他一番,粗布衣衫,难掩文雅风流之气。她笑,贝齿樱唇:公子,来求什么?  他缓过神来,叨扰姐姐,小生来求一方金湘绣。  他的小心惹得她吃吃发笑,银铃似的,洒满青瓦红墙。他不敢抬眼,竟觉得刹那间桃花都开上了脸。  她掩笑,公子,你还是跟姐姐们商量,挑个小样,也好费工夫。说罢,闪进门。  他尾随走进大院,几树桃花,皎皎其华;芳草萋迷,他看她袅袅娜娜的走在卵石小路上,不由想起那个妙词:步步生莲。  抬头时,她已映掩入一片桃花中。  于是,他在院里急急寻觅。情景,似在梦中。  当他走到那片潇湘竹林前,只见雕花绣架前,一群佳人,手拈银针,彩线压过织锦,立时,鸳鸯戏水,荷叶团摆。听了她的相报,顿时,莺莺燕燕娇笑不停,弄得他满脸窘色。  开口的是一个面泛桃花的女子,伶俜,这便是那位公子?  她嫣然一笑,上前拉他,素白的手指埋在他粗涩的衣袖中,指尖的温度渗入他的皮肤,她只顾急,忘了礼数,公子,你快说来,要什么花式?  他红着脸开口:小生施子介,有礼了。  桃花女子笑,书生,姐妹们的针线可不是你的酸腐买得来的。既然伶俜带你进来,你的请求,我们没不应的理。  他满脸绯红,小生久闻金湘绣大名,奈何贫寒之人,无缘相求。今日冒昧敲门,也蒙姐姐们不弃……  伶俜对桃花女子皱眉,大姐,这书生榆木,不如我说。上元节时,他遇见一官家小姐,便丢了魂。日日痴念,夜夜挂牵,今儿,他来求一方金湘绣,赠与那小姐,希望能结百年……  施子介目瞪口呆的望着她。伶俜吐吐舌头,不再言语,掐了一朵桃花,别入耳际,几分俏皮,冲施子介巧笑如花。  桃花女子微愠,横了伶俜一眼,笑,公子想要怎样的绣样呢?交颈鸳鸯,临水桃花?  施子介摇头,那些怎抵得上织媛小姐的千万分之一呢?  伶俜撇嘴,将桃花扔在地上,踩了几脚,叹,你这几分颜色,怎入人家公子眼呢?  桃花女子问,那公子想要……  施子介道,想为小姐描幅丹青,恐墨迹卑微,难入尚书府。所以来金湘绣,将小姐的画像给绣于锦上。  桃花女子看了看伶俜一眼,叹,公子却也情深。  那日,他离去,伶俜低眉相送,朱色大门幽幽敞开,清冷不似人间。伶俜如雏菊凛冽盛开,施子介喉头一紧,却不能言。只好施礼告辞。  承:我叫夜妖,千年如是!  湖水幽蓝诡秘,安以轩在湖边抚琴,琴声婴宁,少女哭泣一般。  湖水中荡开,她睡莲般浮出,眸如点漆,水藻般的秀发湿漉漉的贴在白如细瓷般的颈项前,黑色纱衣因水紧贴在皮肤上,如凛冽的墨菊,神秘纤细而冷淡。她看着抚琴的他,笑,书生,我该赞美你的琴声,还是赞美你故事呢?  她的声音顺着琴声溜下,仿佛少女哭泣。安以轩按住琴弦,望着她,琴声戛然,那不过是故事开端而已。  她笑,我知道,不过是一个叫施子介的书生爱上一官家小姐么?  安以轩的手指滑过琴弦,他说,难道,你看不出,伶俜也爱上了施子介?  她咯咯的笑,开什么玩笑!转身,沉入湖底,茂密的长发,在水里飘摇,如寂寞的水藻。  当她露出水面,水珠从她颠倒众生的脸上滴下,她笑,极妖娆,书生,好好写,一旦我腻了,就吃掉你!说完,柔细的手指划过菱花般的唇,做一个嗜血的手势。  安以轩抬眉,做水妖真好,哭也没人看到你的眼泪。  她笑,我不叫水妖,我告诉过你,我叫夜妖。说完,梦一样消溶在水里。  她是这个湖里寂寞的妖,每天唱着寂寞的调子。  这里,反反复复、复复反反,只有走向湖边的脚印,却没有一个脚印再离开。  湖里盛满了香艳,也堆满了白骨。  制造这些香艳的女子,穿着落寞的黑衣,细瓷般的皮肤在阳光下闪耀,划伤寻欢人的眼。  他们对她殷勤的笑,他们说,愿为她散尽家财,愿为她妻离子散,甚至,愿她死,只为博她一笑。  所以,她毫不吝啬的笑了。  也毫不吝啬的拿走他们的命。  是他们说的,可以,为她死。  安以轩是沿着这些脚印而来。头束青色方巾,身着银灰长衫,藏着密密的针脚,也藏着密密的心事。  那时,她在湖边。阳光非常好,照在她细瓷般的皮肤上。刚刚晾干的长发,斜挽着一个髻,别样慵懒。  他向她作揖,叨扰姐姐,小生……  这般相同的开场,骤然间,划过层层叠叠的时空,炸雷般,触痛她耳蜗。  转身,抬头。  时光踉踉跄跄辗转回来,几只灰羽白腹的雀儿呼楞楞的飞过红墙碧竹,飞过她记忆的沧海。  他也愣了,因为她惊为天人的美,他不轻薄,却也年轻,经不起这美丽。  她皱眉,你,怎么来到这里?  他傻傻看着她。静湖的香艳他听说过,静湖的阴森他也听说过。他来,只因金湘寺的藏经阁里,他看到一个故事。  故事里,那个叫伶俜的少女的眉眼,烙铁一样,烫伤了他。  如果,如果他不是一个寒门书生,就不会寄读在金湘寺,那么,他不会在藏经阁层层摞摞布满灰尘的书籍里找到野史《金湘绣》,也不会因为一个五百多年前的故事,无断轻狂,来到静湖。  故事结尾,伶俜,坠下了湖。从此这座湖,水面再也没波纹荡起,人们称它静湖。  安以轩想起这个故事,再看看眼前的女子,不知如何回答,拼命清嗓子,掩饰窘态。  她笑,黑色缎衣,无尽落寞,合上眼,长长睫毛投下暗影,她说,你从金湘寺来,对吗?  安以轩讶然。  她如何不知,金湘寺所在,就是五百年前金湘绣的旧址,那些擅绣擅织的女子们,早已人影遥邈,连同那个故事。  他问过她,伶俜是你吗?  她笑,慢慢沉下湖底,再慢慢探出头,水珠在她脸上晶莹着,眼泪的模样。她说,可笑!我叫夜妖。千年如是!  她要他写那个故事,她想知道,故事的最后,施子介与织媛,会怎样痴缠?偶尔,她也使坏,在他书案前扬一阵风,弄得他墨迹满身。  她坐在湖边,白皙的小腿在月光下拨动着湖水,不见一丝波纹。她笑,你莫不是爱上了她?  他不理,继续写,伶俜的眉伶俜的眼。  夜妖看着他清秀遒劲的小楷,你将一个女子写的这么美,不怕我杀掉你?  她没杀他,却在他面前杀过很多人。  那些男子,看到她,魂魄飞到三天外。他们殷勤,原本清新的面孔都变得丑陋。她问他们,每一个都很小心的问,你不留恋家中娇妻么?  他们摇头,没半分犹豫。  夜妖得意的看着远处的安以轩,叹,如果他们记得木石前盟,我怎能取得他们性命呢?  黑色缎衣落尽,只有浓密的青丝遮住她年轻的身体,她迈入湖中,长发荡漾,水藻样疯狂生长。她对着每一个寻欢客回眸,横笑。  那些男子无一例外,中邪似的,跳下水。而静湖就像密闭的容器一样,封闭住了他们的命。  不见血迹的杀戮。  月光下,她笑,眼睛微开,伤口一样。她在安以轩身边,黑色缎衣肌肤一样长在身上。她撩起裙摆,眼神清澈,你都看到,他们寡情,与我无关。  安以轩倒吸冷气,眼前的她,分明断肠毒药。  转:任凭你怎样美好,终究孤独一生!  五百年前,当她叫伶俜时,爱上了他。他叫施子介,是她的毒药。如何说起?五百年前,她爱上他那刻?决不是金湘绣门盈盈一笑起。要比那早很多。  她是玉帝最讨巧的女儿,十指纤巧。织就云霞漫天,绣来虹霓如练。  他是她手中的针,五色石所凝,天地精华所致。当王母将他放入她掌心时,她笑靥如花。  她被称为织女,就因为这枚针。  而他,在她指尖有了温度,懂得温柔。她扎伤手,嫣红的血浸遍他的身体,从她皱眉中感觉到疼痛。  从她孩童岁月,到她少女年华,天庭沉闷岁月中,他用比针尖还细的心思铭记她每一分毫容颜的改变。  他最不忍看她的眼,望进去,便掉了灵魂。而他是一枚针,最需要的就是聚起成形的灵魂,终一天,可化得人形,站在她身边。  天庭生活在她花一样的季节里变得苍白。她开始对他自言自语,她说,这最大的悲,怎会是人间红颜变白头呢?应该是天宫岁月,红颜难老。  她对他叹气,不如我送你到凡间,免去你天宫寂寞之苦吧。  他想拒绝,可他只是一枚针,不懂语言,便从她盈盈指端坠入凡间。  施子介,便是他做人第一世。  当她在云端,看到他,眼睛喜出泪。她原以为,这枚针,落入人间,不是一段寂寞的路也该是一座孤单的山,可如今,他竟因自己的温度和血液,造化成如此文雅秀挺骨血丰盈的男子!  那天,彩霞漫天。她对大姐说,我要去人间!  那个面如桃花的女子顿时呆住。漫长的天庭岁月,她如何不知,情生,意动,便是万劫不复!  伶俜,你怎能不知,玉帝的女儿,为什么偏偏是这名字?它的意思就是,任凭你怎样美好,终究孤独一生!  她悄然堕入凡间,身着白衫,如同出尘的仙子。偷偷跟在他身后,听他的脚落在地上荡起的声音,看他灯下读书时亦喜亦怒的容颜。  一只飞蛾,撞在灯焰上,噼一声,荡成一阵烟,落于书案,他眉心皱起无限怜惜。  她喊他,施子介。  他转身,只见竹影摇荡。  原来,她喊他时,被姐姐拉到一边。那个面如桃花的女子,细长的眼划过她年轻的脸,你这么轻狂,会吓着他。  她笑,说不定他还记得我呢?他是我的针啊。  姐姐叹气,转世后,哪来记忆?一碗孟婆汤,情也好,恨也好,过了奈何桥,都没了影儿。  红墙碧竹的金湘绣中,大姐说,小妹,施子介喜欢的是尚书千金,今儿,会来求金湘绣。姻缘天定,不能强求,你还是早早回天庭吧。  她错愕,不信,心却龟裂。  原来,一碗孟婆汤,他已忘记他身上有她的温度,骨中有她的血?  敲门声震断她的思索。她匆匆开门,只希望,大姐的话是假。门缝里却见,他暗藏心事的眉眼。  开门,浅笑,鹅黄小杉,妙眸流转,她藏起泪,将最美的样子,交给了这场人间的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夜妖喃喃,望着安以轩,月光的清冷洒满他的脸,他在写故事。她喊他,施子介?  他愣了,抬头。他不知,他来静湖那天,那么雷同的对白,让她以为,他是施子介的转生。  夜妖眼中泪水婉转。她说,只要你承认你是施子介,只要你说,是你辜负了我,我便不再杀人。  ……上一篇:一笑倾城  下一篇:邂逅美男子许安↑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推荐小说 ・桐华: 散落星河的记忆 ・蜘蛛: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桐华: 半暖时光 ・流潋紫: 后宫・如懿传5 ・蒋胜男: 芈月传 ・辛夷坞: 应许之日 ・张嘉佳: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念一: 锦绣缘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Fresh果果: 脱骨香 ・古龙: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2014-2015年【10部】最热门的经典武侠 ・瞬间倾城: 烽火佳人 ・蔡骏: 生死河 ・丹・布朗: 地狱随机小说 ・石康: 晃晃悠悠 ・严歌苓: 穗子物语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vivibear: 苏丹的禁宫 ・雪儿: 天使耍你铁了心 ・海青拿天鹅: 春莺啭 ・倪匡: 怪新郎 ・儒勒・凡尔纳: 机器岛 ・高罗佩: 大唐狄公案・黄金案 ・九把刀: 猎命师传奇・卷五・铁血之团 ・张小娴: 交换星夜的女孩 ・赤川次郎: 天使系列 ・骆平: 蓝桥 ・忆文: 胭脂宝盒 ・司马紫烟: 大雷神 ・古龙: 绣花大盗 ・朱天文: 朱天文中短篇作品 ・朵朵: 野蛮侏罗纪 ・施耐庵: 水浒传 ・丁力: 苍商努努书坊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