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摇花放鹰传》-正文第二十五章 茶中下毒  东方雁道:“这么说来,秋兄对台妹的印象不坏了?”  秋飞花道:“兄弟对令妹的感觉是如日耀目,不敢多看,所以么?平淡得很。”  东方雁一皱眉头,道:“舍妹为人虽然孤傲一些,但她对秋兄,似乎是已经很客气了。”  秋飞花道:“哦?”  东方雁道:“听舍妹的口气,似乎是并未对秋兄有所拒绝。”  秋飞花道:“那是因为在下没有对令妹提什么要求,所以,也无法拒绝。”  东方雁笑道:“秋兄,咱们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计较女人的小性子。”  秋飞花淡淡一笑,默不作声。  东方雁接道:“秋兄!对台妹,我了解得十分清楚,她既然未说不字,那就是默许了咱们登车去看看,走!兄弟带路,咱们瞧瞧去。”  秋飞花摇摇头,道:“算了,东方雁,咱们相信,令妹的设计,一定是巧夺天工。”  东方雁道:“兄弟却是有点不信,非得瞧瞧才能相信。”  伸手拉着秋飞花,大步向前行去,秋飞花无法拒绝,只好任那东方雁拖着向前行去。  行到了篷车前面,东方雁高声喝道:“妹妹,秋兄想见识一下你用什么方法能将这座篷车改得能作三个卧榻之用。”  车廉起处,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婢,探出头来,说道:“少爷,请上来吧!”  东方雁举腿一跨,登上篷车。  顺手一拖,把秋飞花也拖了上去。  只见篷车中铺着黄色的地毯,沿着一边,伸出一条宽约一尺的木凳,整座蓬车内只有那一只木凳,和木凳前面一张小木桌。  木桌上,早已摆好了三杯香茗,细点。  东方雁轻轻吁一口气,道:“小妹,你好像早已知道我要来了。”  东方亚菱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看看,但却想不到,你把人家秋兄也给拖来了。”  秋飞花微微一笑,未多接言。  东方亚菱道:“秋兄,巧妇难为无米炊,这地方大小了,无论如何的利用,也只有这大的空间。”  秋飞花回顾了一眼,道:“设计得很精美了,每一个用途,都占了车中空间的全部,无怪是很宽敞了。”  东方亚菱点点头,道:“看来,秋兄对建和机关之学,也有一点心得了。”  秋飞花道:“在下只知一二皮毛,谈不上心得二字。”  东方亚菱道:“秋兄请用茶吧!”  一辆篷车的空间,实不大,但在东方亚菱的完美设计之下,车中停了五个人,并不觉着拥挤。  秋飞花端起茶碗,轻轻喝了一口,只觉满口芳香,但余味却带一点苦涩的药味。  东方亚菱轻声一笑,道:“秋兄,这茶味道如何?”  秋飞花摇摇头,道:“从来没喝过这样的茶。”  东方亚菱道:“这本来就不是茶。”  秋飞花道:“是药。”  东方亚菱道:“是!一种很慢,但却很激烈的毒药。”  秋飞花心头微微震动,但口里却笑着说道:“姑娘给在下这杯毒药的用心何口呢?”  东方亚菱仲手端起另一个茶碗,揭起碗盖,竟然和秋飞花碗中的茶色一样。  轻敢樱唇,喝入了一口药茶,东方亚菱笑一笑,道:“这种药,食下之后,一日内,毒攻心脏,必死无疑。”  东方雁脸色一变,道:“妹妹,你这是什么用心。”  他对东方亚菱,知之素深,如她绝不曾随口胡说。  东方亚菱诡媚一笑,道:“哥哥,这里有三杯药茶,我和秋兄各喝一杯之,还有一杯是留给你的。”  秋飞花心中虽然也有些嘀咕,但他还沉得住气,倒是东方雁急得面红耳赤,罕-“妹妹,你先毒死秋兄,又想自己吞毒而死,现在,好像连我也要毒死了。”  东方亚菱道:“哥哥,我离家的时候,留了一封信,告诉爹娘,说是奉你之命,偷偷离家,我如是被毒死,你还能一个人回去么?”  东方雁道:“爹娘虽然疼爱你,但也不能让你胡做非为,你茶中下毒,毒死了别人,也把自己毒死,这些事,难道爹娘还查不出来么?”  东方亚菱举手,理一下安边散发,笑一笑,道:“哥哥,秋兄是不是你的好朋友?”  东方雁道:“不错,很好的朋友。”  东方亚菱道:“秋兄是你的好友,我是你唯一的妹妹,你如不喝下这杯毒茶,岂不是连我们也不要了。”  东方雁道:“妹妹,看你说的似乎是很认真啊?”  东方亚菱笑道:“秋兄不了解我,也许认为我是在胡说八道,但哥哥,你应该明白,我不是随便说话的人。”  东方雁道:“正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随便说话的人,我才觉着事态十分严重。”东方亚菱道:“哥哥,如若我们要被毒死了,你也应该陪陪我们,要是你不喝这杯茶,从此起,我就不再理你了。”  东方雁脸上铁青,端起茶,道:“好!我喝下去。”  举杯就唇一饮而尽。  他虽然最后喝下毒茶,但却是一口气把一杯毒茶喝完。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端起茶杯,道:“秋兄,请啊!”  也把一杯毒茶喝完秋飞花笑一笑,道:“东方姑娘,这杯毒茶,一定要喝完才成么?”  东方亚菱道:“不错,一定要喝完才成。”  秋飞花道:“为什么?”  东方亚菱道:“我这每一杯茶中,放的毒药都有一定的份量,如是你不把那一杯毒茶喝完,怕是毒性不够,那就不足以致命了,到时间,闹的不死不活,小妹就大对不起秋兄了。”  秋飞花道:“这么说来,是非得把这一杯毒茶喝完了。”  东方亚菱道:“不错,秋兄既然喝了一口,最好把这一杯全喝下去。”  秋飞花道:“好吧!不死不活的,比死了更为难过。”  东方亚菱道:“那就快请吧!”  秋飞花笑一笑,端起茶杯,全部喝了下丢。  东方亚菱淡淡一笑,道:“哥哥,秋兄,你们都这样信任我么?”  东方雁道:“你这样逼我们,我们不想喝也不成了。”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哥哥,秋兄,你们都有着精深的内力,是么?”  东方雁道:“内功又能如何,也无法解身中之毒啊?”  东方亚菱道:“至少你们把血脉打开了,死的时候,可以舒适一些。”  东方雁轻轻吁一口气,道:“妹妹,我找你出来,让你涉险受惊,你折磨我一个人就是了,但这些都和秋兄无关,快解了秋兄身上的之毒,让人家走吧!”  东方亚菱道:“你呢?”  东方雁道:“哥哥陪着你,等候毒发身死。”  东方亚菱脸色一整,道:“哥哥,这种毒,没有法子解去,请你闭上双目吧!快生运气调息。”  东方雁目注秋飞花,长长吁一口气,道:“秋兄,兄弟对不起你。”  秋飞花道:“不要紧,在下很相信命运,人应该死在哪里是一定的。”  东方亚菱不再理会两人,缓缓闭上双目。  秋飞花淡淡一笑,也闭上双目。  只有东方雁心头焦虑至极,目光转动,早已不见了两个随来的丫头。  原来,东方亚菱早已示意,两个丫头已悄然下车而去。  东方雁凝目望去,只见秋飞花气定神闲,紧闭双目,运气调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  冉看东方亚菱时,只见她秀目紧闭,嘴角间浮现出安详的微笑,似乎是完全不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  东方雁轻轻吁一口气,忖道:“他们这样沉着,我急也是无用了。”  心中念转,怒火渐平,也闭上双目运气调息起来。  正当东方雁,秋飞花,真气流转,渐入忘我之境时,东方亚菱霍然睁开了双目。  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解开布包,取出了两枚金针。  双目凝注东方雁的前胸比划了一阵,突然一咬牙,把金针刺了下去。  东方雁身躯颤了一下,睁开双目,望了东方亚菱一眼,重又闭上双目。  他似想说话,但口齿启动,却末发出一点声息。  东方亚菱卷衣袖拭一下头上的汗水,目光又转到了秋飞花的身上。  同样的部位,在秋飞花前胸上比划了一阵,东方亚菱突然伸出右手,一针刺了下去。  秋飞花也有着东方雁同样的反应,身子颤动了一下,睁开了双目,望望东方亚菱,但立刻又闭上双目。  望望两人逐渐又恢复了安静的神态,东方亚菱突然伸手,在车沿的木框上按了一下。  但闻“仆”的一声轻响,木壁间敢开一个小孔。  东方亚菱伸手取出笔砚,和一幅白绢,拂拭去小木桌上的茶水,摊开白绢,伏案画了起来。  她画得限用心,也很仔细,挥笔熟练快速,不一会工夫,已画出了一座十二一层的宝塔。  描绘出那塔形的轮廓之后,东方亚菱的画笔,突然间。转变的十分缓慢。  天色逐渐的黑了下来,东方亚菱点起了两支火烛。  不知道耗去了多少时间,两支蜡烛,都已经烧成了半残,东方亚菱才停下了蕊笔,白纸上,盏出了一幅玉塔图,完全模仿黄元奇雕刻的那玉塔一样。  每一层上的盏面,位置,都完全一样,东方亚菱凭藉着强力记忆,尽量求真。  这是极耗心神的事,东方亚菱画好了一幅绢画,已然累得满脸倦容。  她仲展一下双臂,长长吁一口气,日光转注到秋飞花的脸上,凝注了片刻,突然仲手,拔下秋花身上的金针。  秋飞花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两道冷森的目光,盯住在东方亚菱的身上,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东方亚菱轻轻叹息一声,道:“秋兄,你有什么要说么?”  秋飞花道:“没有。”  东方亚菱道:“秋兄,看来,你对小妹有着很多的误会?”  秋飞花道:谈不上误会,在下只是有很多不大了解的地方,希望请教姑娘!”  东方亚菱道:“你说吧!小妹会很用心的听。”  秋飞花道:“姑娘先要我们喝下一杯药酒,然后,又在我们的前胸上刺了一针,不知是用心何在?”  东方亚菱道:“秋兄的感觉呢?  秋飞花道:“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觉着像做了个梦一样。”  东方亚菱道:“这和做梦有很大的不同。”  秋飞花道:“哦!哪里不同了。”  东方亚菱道:“梦里景物依稀,至少,你的记亿不曾那样清楚,但现在,你每一点经过,都记忆得十分详尽。”  秋飞花道:“原来如此。”  东方亚菱回过头去,拔下东方雁身上的金针,道:“哥哥,我实在很倦了,不知道……”  东方雁接道:“慢着,你可是在下逐客令?”  东方亚菱道:“哥哥,你知道,我的身体一向不好,我很倦了,实在需要休息。”  东方雁道:“可以,但你在休息之前-一定要解说清楚。”  东方亚菱的脸上,确有无比的困倦,脸色苍白,缺乏血色。  东方雁点点头,道:“妹妹,我看得出来,你的确很困倦,实在很需要休息了,不过,你先得解说清楚两件事情,然后才去休息。”  东方亚菱道:“哥哥,你想问什么?”  东方雁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我们喝下一杯毒茶,然后,又刺了我们一针。”  东方亚菱道:“哥哥,你问的和秋兄一样啊!”  东方雁道:“秋兄已问过?”  东方哑菱道:“是!不过……”  东方雁道:“秋兄既然问过了,那就算了,你很倦,咱们就不用谈了,秋兄,咱们走吧!”  他的脸色一直带着轻微的怒意,虽然他尽力忍耐着,没有发作出来。但表现忿怒之色,已然溢于言表之间。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哥哥、秋兄,恕我不送了。”  东方雁翻身跃下马车,秋飞花也只好跟在东方雁的身后市丢。  两人下了篷车,直向五岳庙中行去。  这时,天色已然到了二更过后,夜色浓深,还下着毛毛细雨。  东方雁晃燃了火摺子,找一处干净地方坐了下来。  收好火摺子。东方雁长长叹一口气“道:“秋兄,兄弟抱歉得很?”  秋飞花道:“什么事?”  东方雁道:“关于舍妹的为人,想不到,她竟然会这样胡闹。”  秋飞花哦了一声,微笑不言。  东方雁道:“早知如此,我一定不曾叫她来了。”  秋飞花道:“也许她有别的什么作用。”  东方雁沉吟了一阵,道:“这话也对,她对秋兄,如何解释?”  秋飞花摇摇头,道:“没有解释。”  秋飞花道:“是……”  东方雁道:“秋兄没有问她么?”  秋飞花道:“问了。”  东方雁道:“她怎么说?”  秋飞花道:“她还没有说,就动手拔下了东方兄胸前的金针。”  东方雁霍然站起身子。道:“这鬼丫头,我要去问问她!”  秋飞花伸手拦住了东方雁,道:“东方兄,不用了。”  东方雁道:“为什么,这件事,她如不能说个让我们信服的道理,我绝对不能放过她!”  秋飞花道:“东方兄,我相信她不会真的加害我们,你是她的兄长,这一点,你应该信得过她,再说,现在,你就是去了,也未必能见得到她。”  东方雁道:“为什么?”  秋飞花道:“因为她已经睡了。”  东方雁道:“睡了,找也要叫起来?”  秋飞花道:“如是她不起来,你能冲上车去么?”  东方雁呆了一呆,答不上话。  秋飞花道:“所以,不用去了,东方兄,就算令妹想毒死我,啊!至少,她不曾把自己也毒死,对么?”  东方雁道:“这个,总叫人想不明白,这鬼丫头,不知在耍的什么花样…长长吁一口气,道:“不过,我还是担心一件事?”  秋飞花道:“什么事?”  东方雁道:“如果她给我喝下的不是毒茶,那将如何?”  秋飞花心头震动一下,道:“不曾吧!我看过茶色一样。”  东方雁道:“秋兄,她是我的妹妹,我们相处很多年,想不到,她是这样一人。”  秋飞花道:“你们兄妹在一起长大,东方兄,竟然一点也不了解令妹么?”  东方雁道:“小弟惭愧得很。”  秋飞花道:“就算是令妹真的在茶中下了毒,也是在下自愿喝下的,和别人无关。”  东方雁道:“秋兄,事情由兄弟身上所起,如若舍抹在茶中下了毒,把秋兄毒死,我会替你报仇!”  秋飞花微微一笑,道:“你怎么替我报仇呢?”  东方雁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舍妹如若真对秋兄下了毒,我不会放过她。”  秋飞花:“你准备杀了令妹么?”  东方雁道:“不错,如若她真的毒死了秋兄,兄弟绝不会放过她。”  秋飞花道:“东方兄,就算是真的,我看也不必如此小题大作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倒是兄弟心中有一点不解之处,请教东方兄。”  东方雁道:“不敢当,秋兄请吩咐吧!”  秋飞花道:“令妹在咱们的前胸上,刺了一枚金针,不知用心何在?”  东方雁道:“咱们东方世家,家传有金针过穴之术,兄弟不懂此道,但舍妹却对此有着很深的造诸。”  秋飞花道:“原来如此。”  东方雁道:“秋兄,你是我见过同代人物中,最具男人气概的男人,舍妹,应该是美女中美女,我原想两位一见之后,会生相惜之心……”  秋飞花笑一笑,接道:“东方兄,咱们不谈这件事,在下想请教东方兄,咱们几时离开此地?”  东方雁道:“本来。咱们随时可以离开,但现在,似乎要等几天了。”  秋飞花道:“等什么人?”  东方雁道:“等舍妹。”  秋飞花道:“等令妹作什么?”  笑一笑,接道:“我恨留心看过舍妹两位随行女婢,她们剑术、武功的造,似乎不在我们之下,所以,保护令妹的事,似是用不着咱们费心了,咱们能抗拒的敌人,令妹的两位从婢。也可以应付,如是两位从婢对付不了的事,咱们也对付不了。”  东方雁道:“不!我要等待秋兄,看看是不是会在三日内毒发。”  秋飞花道:“令妹会在此地等三天么?”  东方雁道:“大约不会!”  秋飞花道:“咱们等令妹,那是和她的篷车同行了。”  东方雁道:“小弟正是此意……”  秋飞花突然沉声喝道:“什么人?”  只听一声冷漠的轻笑,传了过来,道:“我老人家已经在此住了数年之久,你们不过是刚刚进来,虽然这是无主的古庙,但老人家先住进来,就是我的地方,你们占据了我的地盘,还要喧宾夺主,撞走我老人家不成。”  秋飞花道:“阁下很高明的闭气工夫啊!”  那人哈哈一笑,道:“我老人家,有一个很奇怪的毛病,那就是睡熟之后,人就像死了一样,听不到一点声息。”  秋飞花道:“啊!在下秋飞花,阁下可否见示贵姓大名。”  黑夜之中,东方雁听声辨位,听出那声音,来自大殿之旁,但闻那人说道:“你们两位么?大年轻了,我老人家怎会认得你们这等后生晚辈,把你们师父的名字说出来。”  秋飞花道:“阁下不认识我们,但我们也许会认识阁下,请把姓名说给在下听听,人的名、树的影,阁下的大名,也许咱们早已听过了。”  那人冷然一声,道:“你们一定要知道我老人家的名号么?”  秋飞花道:“不错,咱们总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人家两三句话,就给吓唬跑了那人冷笑一声,道:“你们年纪轻轻的,怎的就对我老人家这样的不信任?”  东方雁冷笑一声,接道:“你阁下大概听到我们谈的事了,认为我们中了毒,是么?  咱们虽是中了毒,但自信还有余力对付阁下。”  那人似是被东方雁激起了怒火,冷笑一声,道:“你这小娃儿,说话很冲啊?”  东方雁霍然站起身子,似想发作,但却被秋飞花伸手拉住,低声道:“东方兄,对方并无恶意,咱们最好能忍耐一下。”  东方雁冷哼一声,又生了下来。  那人却不肯放过,冷冷的接道:“你这个小娃儿,不过依仗一些上辈余蕴,别说是你这后生晚辈,就算是东方一洲本人,见了我也要客气三分。一下子提出了东方一洲的名字,只听得东方雁呆了一呆,道:“你认识我爷爷?”  那人哈哈一笑,道:“原来你是东方一洲的孙子。”  东方雁只听得剑眉一扬,道:“你说话客气一些。”  那人笑道:“我老人家已经很客气了,你爷爷和我老人家称兄道弟,如是排了辈份。  你要如何称呼我老人家。”  东方雁怒道:“你在胡说什么?”  秋飞花低声道:“东方兄,忍耐一些,则要真的开罪了老人家的朋友。”  那人嗯了一声,道:“秋飞花,你这小子还不错,至于东方小子,虽然对我人家大不恭敬,但看在东方一洲老儿的面子上,找他不和他计较了……”  声音突转严肃,接道:“时辰快要到了,你们由现在开始,要多多小心,快一躲入神前供案之内。”  秋飞花心中忖道:“这人虽然倚老卖老,但他的口气之中,却无恶意,这些,也不似恐吓之言,不可等闲视之。”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阁下可否说清楚一些。”  那人道:“如果没有事情,你们也不可能发觉我老人家早已在此了。”  秋飞花道:“不错,晚辈进入大殿之后,曾经凝神听过,末察觉此中有人。”  那人道:“我老人家不愿意你们无声无息的被人算计了,替我作了替死鬼,所以,才和你们费了不少口舌。”  他说的很认真,叫人无法不信。  秋飞花低声道:“东方兄,咱们宁可个其有,不可信其无。”  东方雁道:“到目前为止,咱们还不知道他的姓名,怎能够听他之命。”  秋飞花道:“目下情势诡异难测,咱们似是只有先到供台下面再说。”  东方雁沉吟了一阵,道:“好吧!咱们过去瞧瞧。”  两个人一面运气戒备,一面缓步向前行去,这时,两人的目力,已然适应了这大殿中的黑暗,目光所到之处,只一个身着灰衣,蓬首白髻的老者,盘膝坐在供台前面。  秋飞花低声道:“东方兄,忍耐一些,这位老人家我很面善,似是一位武林前辈隐侠。”  他怕东方雁出语无状,会引起一场不必要的纠纷。  东方雁哦了一声,道:“兄弟不讲话了,一切由秋兄应付。”  秋飞花道:“老前辈,咱们要躲到哪里?”  灰衣人一探手,道:“老身后面供台下面。”  秋飞花双目凝神。已然看清楚,灰衣老人严肃的神色,似乎是正在对着一件很大的劫难。  轻轻吁一口气,秋飞花低声道:“老前辈,有事么?”  灰衣老者道:“我老人家现在忙得很,没有时间和你们说话。快些躲入供台下面去吧!”  秋飞花道:“为什么一定要躲入供台下面。”  灰衣老人长眉耸动,冷笑一声,道:“我告诉你老人家没有时间和你-嗦,你们只有两条路走,如是不愿躲入供台下面,那就早些离开大殿。”  秋飞花轻轻一扯东方雁的衣角,躲入供台下面。  那灰衣老人背对供台,正好把那供台堵住。  东方雁低声道:“秋兄。这是怎么回事?”  秋飞花摇摇头,道:“目下我也不大清楚,不过,看情形,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咱们耐心看下去,一定可以大开眼界。”  两人低声交谈之间,大殿外已传来一声冷笑,道:“胡老儿在么?”  灰衣人傲然一笑,道:“老夫已恭候大驾多时了。”  殿外冷冷声音接道:“你出来送死,还是我进去取你性命。”  灰衣老人轻轻吁一口气,不温不火地说道:“我老人家懒得走动,你如是有种,就自己进来吧!”  殿外人冷笑一声,道:“我迢迢千里,找到了此地,难道还不敢进入这区区数步之路。”  灰衣老人哈哈一笑,道:“老妖婆,你不用一个劲的发威,我老人家要是害怕你那些毒虫毒兽,还会早来此地恭候么?”  殿外人声怒道:“胡老儿,你敢骂我老妖婆,你胆子不小啊?”  灰衣人笑道:“你急什么?动手打架,最是不能发火,你如是动了怒,那就先着败象。”  殿外人似是火气愈大,厉声喝道:“老匹夫,不用拿二言语激我,月儿!亮火把,咱们进去瞧瞧。”  但见火光一闪,果然亮起了一只火把。  一个全身红衣的少女,高举一只火把,缓步行了进来。  藏身在供台下面的秋飞花,抬头看去,只见那红衣少女,长发披肩。秀眉如画,目似秋水,有一种特别动人的妖媚之气。  东方雁心头震动了一下,暗道:“这丫头,好生妖媚。”  但闻那灰衣老人笑道:“老妖婆,你自己不敢进来,却派了个小妖女来打头阵,我老人家可役有怜香惜玉的慈悲心肠……”  但见人影一闪,大殿中,陡然出现了一个银发萧萧的黑衣老呕。  那是一身黑的闪光的衣服,火炬照耀之下,闪动着夺目的光辉。  手中执着一根鸠头杖,两肋间,各挂着一只革囊。  面如满月,目如铜铃。身躯高大约有如男子。  只听她冷哼一声,接道:“胡老儿,老身要打落你一口牙齿,割了你胡说八道的舌头。”  姓胡的灰衣老人冷然一笑,道:“老妖婆,你跑了一趟苗疆,带了什么毒物回来?  我老人家要见识一下。”  那红衣少女双手执着火把,用力向地上一插,硬把木制火炬,插入了砖地之中”  “秋飞花只瞧得一皱眉头”忖道:“这丫头,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内功却已如此深厚,木穿砖地,不着痕迹。”  红衣少女插好了火把之后,垂着双手,站在黑衣老枢的身侧。  黑衣老呕冷笑一声,道:“胡老儿,要老身先出手么?”  灰衣老人道:“不错,我老人家想瞧瞧,你由苗疆带回来的什么稀奇古怪之物。”  黑衣老岖冷哼一声,道:“老身一出手,怕你胡老儿,就没有还击的力量了。”  灰衣老头人哈哈一笑,道:“我老人家最大的毛病,好奇之心特重,就算是因此送了老命,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黑衣老枢冷哼一声,道:“话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  秋飞花心中暗道:“这两人对答之间,虽然是充满着仇恨的意味,但话未说绝。似乎两人之间,还有着未尽情意。”  但见那老枢伸手从左肋革囊中,取出一个玉盒,缓缓打开。  火光下金影前动,飞起了两只金色的蝴蝶。  四只金色大翅扇风,绕殿飞舞。  黑衣老枢道:“胡老儿,你一向自翔见多识广,可认得出这是什么?”  灰衣老人哈哈一笑,道:“这个吗?不稀奇,不稀奇,我老人家三十年前就见过了。”  黑衣老枢冷冷说道:“你在哪里见过?”  灰衣老者道:“苗疆。”  黑衣老枢道:“你知晓我从苗疆而来,是么……”  灰衣老者接道:“我老人家从来不打妄语……”  摇动着脑袋接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黑衣老呕道:“你如真的知道,为什么不说出它的名字?”  灰衣老者道:“老夫我既然识得,自然能叫出它的名字,这是苗疆奇产的八毒之一。  毒金蝶。”  黑衣老呕冷哼一声,道:“知道它的名字不足为奇,你知道它的利害么?”  灰衣老者道:“苗疆金蝶,身坚如铁,口中毒液,溃肌化血,翅上毒粉,沾身如贴,子不见午,呜呼哀哉。”  黑衣老呕冷笑一声,道:“-你倒是真有几下子啊!”  灰衣老者道:“夸奖,夸奖。我老人家号称“无难翁”,天下岂有难住我老人家的事情!”  黑衣老呕收起玉盒,盘空飞舞约两只金蝶,却是越飞圈子越大。  伸手探入革安,又取出一个金色的袋子出来,张开袋口,飞出来一群长过一寸的白色巨蜂。  东方雁暗中数了一下,那巨蜂共有一十二只。  黑衣老呕道:“胡老儿,识得这个么?”  灰衣老人脸色忽然转变得十分凝重,道:“玉芝毒蜂?”  黑衣老枢道:“哼哼,你倒识货得很!”  灰衣老人道:“苗疆八毒,被你弄到手里两种,看来你神通不小。”  黑衣老枢脸上泛起一片得意笑容,但不过一闪而逝。道:“无难翁你可是怕了?”  无难翁道:“就算金蝶、玉蜂,二毒并袭,也未能伤了我老人家。”  黑衣老呕道:“那就再加一种如何?”  无难翁道:“好吧,你抖出压箱底,试试这些毒物,能不能要了我老人家的性命。”  黑衣老枢果然又伸手从革廷中摸出一个半尺长,四寸宽的木盒。  这一次,她执在手中,却不肯一下子打开,脸上是一片冷森的杀气道:“胡老儿,你见过这木盒子么;”无难翁道:“一个木盒,谈不上什么来历,我老人家用不着多费心思。”  黑衣老呕微微一笑,有些洋洋自得的说道:“无难翁,老身终于把你难住了,是么?”  无难翁道:“笑话,那只不过是一只檀木盒子罢了,老夫第一眼就认出了它。”黑衣老枢放声笑道:“无难翁,原来,这世界土,也有难住你的事情。不错,这是一只檀木盒子,但名贵的是那盒子里面的东西,又能装些什么呢?”  黑衣老枢愈发得意了,道:“无难翁,这是特制的盒子……这木头也是天下又坚牢的木头,它坚逾精钢,世间也只有这一种木头,才可以防止着这等口齿如,体积细小的动物,但可惜,你如真能通晓万物,早该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了。”  无难翁心中一动道:“铁齿毒蚁?”  黑衣老枢道:“不错,这是苗疆八毒中,列名第二的铁齿毒蚁。”  无难翁道:“看起来,你老妖婆这一次是必取我老命才甘心了。”  黑衣老枢道:“和老身作对的人,只有一条路走!”  无难翁道:“什么路?”  黑衣老枢道:“死路一条,不过,咱们相识数十年,交过三次手,念在这一份情意的份上,老身网开一面,给你另一个选择。”  无难翁道:“好!你说出来听听看,如是条件不大苛刻,我也许可选择一下。”  黑衣老岖道:“你跪在地上,给我叩两个头,我就饶你不死。”  无难翁道:“这件事,似乎比死还要麻烦了,我老人家选择死亡,也不能给你叩头。”  黑衣老岖道:“胡老儿,你算过账没有?”  无难翁道:“什么账?”  黑衣老岖道:“一个人一生中可以叩上无数次头,但却只能死一次。”  无难翁道:“我明白,不过一个人死去之后,什么事都不知道了,所以,我老人家主张死了算啦!”  黑衣老枢道:“胡老儿。你员的决定要死了?”  无难翁道:“是!不过,我老人家不曾束手待毙的。”  黑衣老岖道:“我知道。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  无难翁道:“我老人家已经考虑过了,你可以出手了。”  黑衣老岖道:“看来一个人命中注定要死了,谁也没有法子留住。”  无难翁原本一副嬉皮笑脸神态,此刻却突然变得十分严肃,语气也带着股冷漠,道:  “老妖婆,这些毒物。都是向别人借的了?”  黑衣老枢道:“这些毒物,都已是通灵之物,只要知晓使用之法,虽然是借来的,但也如本主在场相同。”  无难翁冷冷说道:“老妖婆,毒金蝶和玉芝毒蜂,早已在我老人家的想象之中,但找却没有想到,你会借到了铁齿毒蚁……”  黑衣老岖接道:“你害怕了。现在还来得及改口。”  无难翁道:“老实说,对付铁齿毒蚁,我老人家没有什么把握,那是迫得我全力施为了,我如是伤了那些毒物,你如何向人交代,苗疆之人,各具有怪癖,如是他们一旦翻脸,好友成仇,所以你也要慎重考虑一下。”  黑衣老枢冷笑一声,道:“胡老儿,你如心生畏惧,何不干脆认命算了,用不着花言巧语,我既然能够借到这些毒物,自然有我的办法,不用你替我担心了。”  无难翁叹口气,道:“你此固执己见,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黑衣老岖冷冷说道:“老身不愿再拖延时间,你准备好了没有。”  无难翁神情严肃的说道:“准备好了,你如一定要出手,那就请出手吧!”  黑衣老枢冷笑一声,道:“月儿,准备出手。”  那妖媚绝伦的红衣少女,应了一声,突然伸手往右腰一摸,抖出一把三尺六寸的软剑,一欠身,妖声说道:“胡大伯,你要多多包涵,师命如山,恕小月放肆了。”  无难翁道:“不用甜言蜜语了,我老人家不吃这个……”  语声一顿,目光转到那黑衣老枢的身上,接道:“人家一个好好的女孩子,被你教得这等妖里妖气,老妖婆,你也不觉着惭愧?”  黑衣老枢怒道:“我有什么惭愧?我传她妖媚之术,乃天下最上乘的奇术,现在她火候还浅,春情洋溢无法收敛,一旦到了火候,她能到收发随心之境,天下的男人、奇士,都要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了。”  无难翁道:“几时才能到火候?难道要她和你一样的老了不成,哼!你一生习练媚术,但你有什么成就,天下有几百多少男人,拜倒你石榴裙下了?”  黑衣老呕道:“我不行,我没有练成,但我一定要找一个承我衣钵的人,月儿天生媚骨,已具风情,就算她不练媚术,也会成为一代尤物……”  无难翁道:“练了你的媚术呢?”  黑衣老枢道:“那将会凝集成一股狂飙,使天下男人,尽都低头。  无难翁道:“练到头发白了,和你一样的结果。”  黑衣老呕忍道:“胡老儿,你听着,如果今天晚上你能保住性命,一年之内,你就会见识月儿的成就了。”  无难翁道:“我老人家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不曾往阴沟里翻船黑衣老人冷笑一声,道:“月儿,攻上去。”  红衣女应一声,突然挥动长剑,一道寒芒,疾射而丢。直刺无难翁前胸。  无难翁左手拍出一股潜力。逼住了剑势。  那红衣少女似是早已知道了无难翁的深厚内力,一吸气,长剑收回人也疾快的向后退了六七尺远。  无难翁右手拂动,自袖底卷出一股芷风,迎了上去。  两只金蝶,吃那芷力一震,斜斜向一丈外地上落去。  “波”的一声轻响,两只金蝶竟然双双跌落在实地之上。  黑衣老呕冷哼一声,道:“胡志兴,你的乾清真气,似是又有了进境。”  无难翁道:“老妖婆,这一次是你最后的机会。你如愿还回苗疆奇毒,我老人家还可以放你一马。”  但见那两只跌落在实地上的金蝶,双翅扇动了两下。突然又飞了起来。  东方雁吃了一惊,低声说道:“秋兄,乾清真气,无坚不摧,但却似打不死这两只金蝴蝶”“秋飞花道:“这中间很有道理,一则是这等毒物天生坚硬;二则是他们承受袭来约力量,都在双翅之上……”  两人谈话的声音,以已被黑衣老枢听到,冷笑一声,接道:“好啊!胡老儿,原来,你还找约有助拳之人。”  无难翁冷笑一声,道:“当今武林之世,能为我老人家助拳的人,屈指可算,人家只不过是路过此地,借宿庙中,不巧的是,刚好碰上了咱们的约会之日,我老人家不愿他们无辜受害,故而让他们躲入供台下面。”  黑衣老岖道:“满口谎言!”  无难翁道:“信不信是你的事,我老人家用不着骗你。”  但见白光耀目,那红衣少女已再次挥剑攻上。  这一次,来势猛恶,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寒芒,直对无难翁冲了过去。  这一击,威力无伦,无难翁也不禁一皱眉,喝道:“小丫头,真要找死。”  左袖一挥,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道,直撞过去。  红衣少女原本挟一团剑光,直飞过去,但却被一股强大绝伦的力道直撞开去。  但闻蓬然一声,剑光敛收,那红衣少女被这一击之力,迫得直撞到墙壁上,竟然晕了过去。  黑衣老妪气的全身发抖,冷笑一声,道:“无难翁,你好恶毒的手段,对付一个小孩子,竟然也下这个毒手。”  无难翁冷冷说道:“老妖婆,我已经再三的声明,你由苗疆借来了三种毒物,准备要我老人家的性命,小丫头全力攻击,诱我老人家稍稍一分心神,就可造成毒物乘虚而入的局面,自然不能怪我对她施下毒手了。”  黑衣老妪忍道:“不论你如何解说,都无法使我相信,你一掌劈死月儿,咱们这一辈子,就算是没有完的,除非今夜我把你杀了,替她报仇。”  无难翁冷冷说道:“随便你怎么说了,你要和我老人家拼命,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黑衣老妪厉声喝道:“月儿死了没有?”  无难翁道:“我老人家虽然在盛怒之下,但自信手也有些分寸,我想不会死。”  黑衣老妪道:“不会死,为什么躺在地上不起来。”  无难翁道:“这个,我老人家就不明白了。”  黑衣老妪一皱眉头,道:“月儿,你伤势如何?”  红衣少女道:“伤得不轻。”  黑衣老妪道:“你没有晕过去吧?”  红衣少女道:“刚刚晕过去,现在又醒了过来。”  一面说话,一面缓缓站起了身子。  黑衣老妪冷哼一声道:“那你是装的了?”  红衣少女道:“不是装的,弟子刚刚确实晕过去了。”  黑衣老妪道:“哼!由此刻起,你要再耍什么花样,当心你的小命。”  红衣少女道:“弟子真的被撞得晕了过去。”  黑衣老妪道:“去守着殿门,我要放出所有的毒物,对付胡老儿了。”  红衣少女应了一声,缓步返到大厅门口,手横长剑而立。  黑衣老妪冷笑一声,道:“胡老儿,你要小心了。”  无难翁道:“我老人家恭敬教益,你要施展毒手,尽管请便。”  黑衣老妪冷笑一声,道:“胡老儿,这是你自己说的,别怪老身心狠手辣了。”  无难翁道:“你带了三毒同来,大约是早已确定了要我老人家的性命了。”  黑衣老妪道:“你只要肯叩一个头,咱们这一天风云,立刻就可以消失了。”无难翁笑一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低头拜妇人。”  黑衣老妪冷哼一声,道:“我要了你的命,看你还会不会如此嘴硬。”  无难翁笑道:“就算你把我老人家乱刀分,我也是一样说法。”  秋飞花心中暗暗忖道:“这位无难翁,表面上看去,虽然是一位和蔼异常的老人,但骨子里,确是一位非常坚持原则的人。”  只见那黑衣老妪口中念念有词,右手突然一挥,玉芝毒蜂,振翼而起,在空中盘旋一周,以疾如流星一般的速度,直向无难翁冲了过去。  无难翁双手连挥,一片罡风,自掌涌出去。  那十馀只玉蜂,被强猛的掌力,震得身躯摇动,向后退出一丈多远。  但那些毒蜂顽强异常,后退了一阵之后,突然又向前冲来。  无难翁一皱眉头,道:“好坚硬的毒蜂。”  右手一挥,又是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力道似是不强,一股柔和的掌风飞了过去。  但那毒蜂一和那柔和的掌力相触,立时向后退去。  表面上看去,那掌力不见力道何在,但击中了毒蜂之后,却突然发挥了无与伦比的力量。  但那毒峰体积很小,两个透明的蜂翼又很大。  身体所能承受的力量很小,虽然受到那奇异的力量震动,但仍然未被震落。  这一掌笼罩的方位不大,虽然阻挡了三只巨蜂向前的冲奔,但另外四只毒峰,却分由两侧乘虚而入。  巨蜂的动作快速,一闪之间,已到了无难翁的身侧。  无难翁右手屈指一弹,一缕指风,疾飞过去,正弹中当先飞来的一只巨蜂之上。  那巨蜂被指风弹中,一分为二,尸体分成两段,落着实地。  无难翁一指击毙了一只巨蜂,但另一只毒蜂却已到了无难翁的右侧面颊。  这时,无难翁再想回手出击,已来不及了。  但见寒芒闪动,一道冷锋,掠面而过。  剑光过后,那飞近无难翁前的一只玉蜂,被斩作两段。  无难翁双手已收了回来,指弹掌劈,片刻间,击毙了七只毒蜂。  黑衣老妪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啸声,馀下的毒蜂,全都飞了回去。  无难翁冷笑一声,道:“玉芝毒蜂,也不过如此。”  黑衣老妪两道目光,盯注在无难翁的脸上,瞧了一阵,道:“原来,你早已设下了埋伏。”  无难翁冷冷笑了一声。道:“你带了弟子和三种毒物而来,就算我老人家请了一个帮手助拳,那也算不得什么。”  黑衣老妪怒道:“什么人帮你的,叫他滚出来,给我看看。”  秋飞花突然一长身。由供台下飞跃而出,道:“在下秋飞花!”  黑衣老妪冷冷说道:“你敢和老身作对。”  秋飞花道:“在下并无意和老前辈作对,不过,在下觉着,老前辈施毒物伤人,也未免有失江湖气度。”  黑衣老妪道:“反了,反了,一个年轻后辈,也敢对老身如此无礼。”  秋飞花淡淡一笑道:“老前辈如觉着在下这举动无礼,那也只好由老前辈说了。”  黑衣老妪道:“好小子,你敢来么?”  秋飞花道:“老前辈准备对付我么?”  黑衣老妪道:“胡说,对付你这小子,还要用什么毒物?过来,老身只用三招,就可以要你小子的命。”  秋飞花星目闪动,笑一笑,道:“老前辈只要晚辈接你三招?”  黑衣老妪道:“是!你只要接下老身三招,算小子不错。”  秋飞花笑一笑,道:“如是晚辈接不下三招,死于老前辈手下,那就是晚辈无能了,但如在下接过三招呢?”  黑衣老妪怔了一怔,道:“有什么条件,你可以提出来。”  秋飞花道:“谈不上条件……如是在下接过三招,希望老前辈给我一个面子。”  黑衣老妪道:“什么面子?”  秋飞花道:“如是在下接过三招,两位这一场恩怨,就此一笔勾消。”  黑衣老妪道:“这个,这个……”  秋飞花道:“如是前辈能在三招内,击败在下……”  黑衣老妪接道:“老身有绝对把握。”  秋飞花道:“这就是了,如是在下败在你的手下,那就无法化解这场恩怨了。”  黑衣老妪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你小子过来。”  秋飞花抬头望着那盘空飞舞的金蜂,道:“老前辈,可不可以把这毒蜂收了。”  黑衣老妪道:“可以。”  口中异啸,招回金蜂。  秋飞花缓步行了出去,道:“老前辈,咱们答应一个打法。”  黑衣老妪道:“你自己选吧!”  秋飞花道:“兵刃太过凶险,所以,在下之意,咱们比试拳掌。”  黑衣老妪道:“也好。”  这时,那红衣少女突然接口说道:“师父,别上了他的当。”  黑衣老妪怔了一怔,道:“上他什么当?”  红衣少女道:“这人要你收了毒物,再要放弃兵刃……”  黑衣老妪点点头,道:“说的是,不过,只要胡老儿不插手,为师三招定可要他的命,不管是拳掌,兵刃。”  凝目望去,只见无难翁紧闭双目而坐,似是还在运气调息。  秋飞花替他出了面,他却连问也不问一声,似乎是,这件事,和他完全无关一样……  黑衣老妪又双目中神光闪动,一掠秋飞花,道:“老身索性再给你一个机会。”  秋飞花道:“什么机会?”  黑衣老妪道:“让你先出手。”  秋飞花道:“这个,在下不敢僭越了。”  黑衣老妪道:“好!你小子还是知道一点礼貌。”  秋飞花道:“老前辈请出手吧!”  黑衣老妪向前跨了一步,迫近秋飞花的身前,道:“先接老身一掌。”  “呼”的一声,劈了过去。  秋飞花一咬牙,右手举起,接下一掌。  双方掌势相触,秋飞花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黑衣老妪冷笑,道:“你只有这道行,也敢和老身作对?”  秋飞花大大的喘两口气,道:“老前辈好雄浑的掌力。”  黑衣老妪拐杖交到左手,右手一招“五丁劈山”迎头击下。  秋飞花虽然吃了大亏,但仍有馀勇,右手一扬,竟然又硬接下一掌。  这一掌的力道,似是比起那前一掌,更加凌厉,秋飞花接下一掌之后,被震的向后退了三步,身子摇动了一阵,但仍然没有倒下。  黑衣老妪冷笑一声,道:“小子,你是反穿皮袄装羊啊!”  秋飞花道:“晚辈运气好,这一掌,竟然还没有伤到辈的性命。”  黑衣老妪冷冷说道:“你再接老身一掌试试。”  喝声中忽然一掌,疾劈而下。  只见那黑衣老妪的脸色冷肃,就能想到这一掌的凶猛。  秋飞花一吸真气,右手一招,竟然又硬把一掌接下。  这一掌,黑衣老妪用出了八成以上的真力,秋飞花却用尽了全力。  但闻篷然一声大震,秋飞花这一次竟稳站未动,不过,双足深隐入泥土中,一寸多深。  黑衣老妪道大喝一声,道:“好小子,你敢摆老身的道子。”  举起了手中的拐杖。  秋飞花冷冷说道:“老前辈,晚辈硬接三招,不折不扣,应该是已经够了。”  黑衣老妪道:“你骗了老身。”  秋飞花道:“就算晚辈动了一些心机,这也不算什么错吧!”  黑衣老妪道:“如是老身全力施为,你绝然无法接下老身三招。”上一页《摇花放鹰传》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