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武林萌主》-正文第231-235章    正文第二百三十一章刀林    侠一路都在追问着苏小舞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后者自测,一脸替好友保密的模样,实在是让皇甫非墨气不打一处来。    三人就这样一边闲聊一边沿着依河溪而建的石板街往苏州城东郊漫步而去。这种石板街,是江南常见之景。道路随着小河而建,沿路的屋舍随着水流而曲折,分布错落有致。    走了不多时,苏小舞便发现街上大凡和他们一样是侠士打扮之人,都差不多往一个方向而行,目的地显然大家都一样。    “居然这么多人吗?”苏小舞不禁轻声问道。    “是啊,不知道是因为故意的还是由于巧合,慕容玄瑟留给大家的时间很足够。足够得可以让很多人来得及赶到这里。”邵侠淡淡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苏小舞也不知道是心安了许多还是更加担心了。不过就算火拼,她也有自信她这个无名小卒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得到。    再不济,萧逸看在梓夏的份上,应该也会……    郁闷,她怎么一直在想武林正道会输啊?    苏小舞在心下叹了口气,这是预感还是怎么的?或者,她干脆就对这些一盘散沙的武林人士根本不放心。若是她来当武林盟主,肯定会先怎么怎么样,再怎么怎么样。    其实对于这个事件不看好的并不只有苏小舞一人,从各地赶来的侠客们个个脸上地神情凝重,气氛和这春光明媚的江南风景分外不合。    “喂。女人,表情那么僵硬做什么?”皇甫非墨闲闲地在旁边说道,“还是不习惯别人对你行注目礼啊?”    “你在说什么?”苏小舞莫名其妙,慢半拍才发现。好多人的目光都注视在她腰间的那把沧海清风剑上。说实在地,这把剑实在是太轻了,轻到都足以让她忽略的地步。“消息都传开了?”苏小舞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被人注目的感觉虽然很棒,可是她可不想被人暗地里做掉。看看这些人为了一个刀谱就拼成那样,她这里可是有着神兵利器啊!保不准现在就已经被某个人给瞄上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今天到场的都是正派人士。”皇甫非墨只要看苏小舞的眼神,便知道她心里担心的是什么。“没人敢和你抢。”    听了他的安慰,苏小舞脸上的神情倒没有半分缓解。开玩笑!就是因为到场地是正派人士她才担心!她向来认为能把自己的欲望隐藏得很好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要是真的有人能堂堂正正地站在她面前,说她配不上这把剑,她会很爽快地把剑给他。可惜根本不可能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嘛!    “别瞎想了,我们到了。”皇甫非墨轻咳了一声,提醒道。    苏小舞闻言抬起头,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庄院门外,进口处有块大横匾额,上书“枫叶刀林”,门后则是参天的枫叶林,气势磅礴。道路两旁站了两排统一着装的弟子。这架势让苏小舞叹为观止。    “唔,忘了说了,枫叶刀林还是一个很有名的道场。很多被宁远山前辈夺去兵器的江湖人。便留在了这里,期望着有一天能打败宁远山,取回兵器。或者,更希望在这里可以学到那个刀谱地一招半式。”皇甫非墨很是时候地解释道。    默,这枫叶刀林的实力也不弱嘛!苏小舞跟着皇甫非墨和邵侠走进庄院,一段很短的平坦道路之后。便是一座小山。枫叶刀林地道场在山顶处。山上栽满了枫树。都是每棵很高大,足可以称得上是参天大树。树龄都不下百年。枫树叶此时成片成片的绿油油,和普通的树倒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却可以想象在秋天来临之际,这里将会是何等美景。    “果然是枫叶刀林啊!这种景色也只可以在这里看到。”邵侠仰起头,语带钦佩地赞叹道。    苏小舞也学着他仰起头,顿时被头顶上刺目的阳光晃得睁不开眼睛。等适应了之后,她才发现那上面挂着的大大小小都是各种各样的刀,多个刀身从各个角度反射着阳光,才显得特别刺眼。    “这里地夜景一定很美。”苏小舞淡淡地说道,这里悬挂着地每把刀都代表着枫叶刀林地荣耀,可以回想当年此处在全盛之际是何等威风。“皇甫,现在枫叶刀林是谁在掌门?”苏小舞好奇地问道。    皇甫非墨一愣,随后笑道:“是宁顺琪。”    “哦?她是独生女吗?”苏小舞被头顶上的景色吸引住了全部视线,索性站在原地看个够。她怎么发现好多门派都是独生女?布衣山庄也是,慕容玄瑟地玄衣教也是。    “不是。她有五个哥哥。”皇甫非墨也停下脚步,顺着她的视线仰头看去。    “那她还当家?她武功有那么厉害?”苏小舞吃惊地收回目光,看向一脸若无其事地皇甫非墨。女孩子玩刀还能玩的这么厉害吗?    皇甫非墨轻笑地摇摇头道:“才不是呢!”    “是因为她虽然有五个哥哥,可惜没有一个喜欢练武。”邵侠发现他们两人没有跟上来,索性转回来陪他们站在这里聊天。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子,翻了翻说道:“喏,真是没有一个喜欢练武,而且还一个比一个能败家,直接导致宁顺琪要养家活口,才造成其小气的个性。”    “养家活口啊……”苏小舞不禁想起她刚到峨嵋派的时候,第一大计就是要养活全派上下。她这么回忆着,不禁对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宁顺琪有了些许亲近感。    “她的五个哥哥真没用,听说以前还想把这个庄院卖掉呢!结果幸好宁顺琪和道场的弟子保住了这里。不过,现在看来,她不知道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如果当初解散了道场,也许慕容玄瑟就不会把这里当成一回事了。”邵侠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下了最后结论。    “幸亏没解散啊!否则,我现在就看不到这种美景了。”苏小舞再次仰起头,看着那一把把钢刀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灿烂的光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正文第二百三十二章宁顺琪    叶刀林的主建筑群建在山丘的最顶上,站在枫叶刀林下望,半个苏州城都可以尽收眼底。    苏小舞站在那里,却并不是在看风景。她在观察枫叶刀林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环境。这里是一座庄院,占地面积并非很大,主要就是由一座小山组成。除了山顶的道场,其余的地方全部都是枫叶林。    这地势真不好。苏小舞不懂得什么兵法,但是这里若是被围上,他们就是孤军一个。    不过,慕容玄瑟也不会带很多人吧?又不是战场上打仗。苏小舞自嘲地笑了笑,她最近好像都是太过于敏感了。她叹了口气,朝左右张望了一下。    人很多,有很多熟悉的面孔,不过更多的是不认识的侠客,都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话题自然是不离玄衣教和慕容玄瑟。    邵侠是一到这里便立刻消失了,估计是四处打听消息去了,而皇甫非墨则一到这里就被熟人拽住寒暄,只剩她一人四处溜达,偶尔碰到认识的人便点头打个招呼而已,倒没有一个人上前和她说话。    苏小舞乐得清闲,她可懒得和他们假仁假义地客套,她宁可不听。反正有邵侠这个包打听,她不怕错失八卦。    枫叶刀林的道场朴素又不失大气,道场后面便是一片屋舍,环境一点都不像江南水乡的精致感觉,这让苏小舞有些意外。她原以为这里应该是典型的那种苏州园林模样,结果没想到居然看起来很是清苦。想那皇甫非墨说宁顺琪外号叫小气财神。小气是小气,可是毕竟后面带着财神两个字,肯定是赚钱能力一流啊。    不过道场倒确实应该是这样,若是富丽堂皇地话。估计她现在要更加惊讶。    苏小舞兴起想要见那个宁顺琪一面的想法,和道场的弟子打听了后院的路线,一个人沿着碎石路踱步而去。    此时太阳已经渐渐往西边沉了下去,一缕炊烟在后山冉冉而上,令苏小舞分外有种离群落寞地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立刻就烟消云散,由风吹送而来的香气令苏小舞不禁精神一振。    老天啊,她可是才吃过饭。苏小舞摸摸肚子,暗道她这么吃下去迟早会胖起来。不过在古代这快一年的时间里,她身体倒是结实了不少,以前宅女时爬楼都喘的症状。现在完全没有了。    说起来,她倒是要怨恨皇甫非墨呢?还是感谢他?如果不是他,可能她现在还在家里混日子呢。虽然现在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混日子,不过要有趣得多了。    到底,那次看到赵清轶拿出盒子的时候,她的心情是如何?为什么到最后都没有开口朝他索要?如果她开口,如果她伸手,他还会不给么?    苏小舞敲了敲脑袋,有时候她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想的是什么。正在懊恼之际,苏小舞忽然听到一个细小的猫叫声。从草丛里面传来。    想起皇甫非墨说过他被宁顺琪的猫咬伤的事,苏小舞好奇心大起,停下脚步。朝草丛中看去。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不禁睁大了双眼。    因为这是一只只有拳头大小地小白猫,浑身没有一根杂毛,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正天真无邪地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