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华人文学港台海外外国文学青春校园都市生活历史军事古代短篇诺贝尔韩流影视商战吸血鬼书评网络穿越言情玄幻奇幻科幻恐怖灵异仙侠修真武侠推理官场传记纪实鬼故事盗墓游戏职场专题作家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散落星河的记忆》-正文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4    洛兰换好衣服,和辰砂赶到执政官的官邸。    封林、紫宴、楚墨……其他六位公爵已经都在了。    安达眼神犀利地扫了眼洛兰,一板一眼地说:“执政官的病情突然恶化,陷入昏迷。为了尽快把安教授送到,只能紧急调动军舰护送,抱歉惊扰了各位。”    众人面面相觑。    洛兰眼前一黑,差点摔倒,辰砂一把扶住她,她才没有当众失态。    封林急切地问:“怎么会这样?昨天我见执政官时还好好的。”    紫宴说:“我今天……昨天早上和执政官通话时,听上去他没有任何异常。”    棕离阴沉着脸,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导致执政官昏迷?”    安达木着脸,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像是智脑的机械声,“请各位不要胡乱猜测,没有行刺、没有下毒、没有遇到任何恶意袭击,是执政官自己不小心掉进了水里。”    百里苍一脸匪夷所思,讥嘲地问:“不小心掉进了水里?你指望我们相信这么荒谬的事?”    封林的表情也很崩溃,“执政官的身体不是完全不能碰水,只是要避免长时间浸泡在水里,他是3A级体能,就算不小心掉进了水里,也很快就能起来吧!”    左丘白冷冷说:“这个理由没有办法说服我们相信。”    百里苍附和:“就是!当我们白痴吗?”    安达坦然地看着七位公爵,“编故事才需要逻辑缜密,现实往往就是这么荒谬。”    众人哑口无言,因为安达说的对,正因为很荒谬,反倒应该是真的。    楚墨温和地问:“事出总是有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达说:“执政官大清早就离开了,下午快吃晚饭时才回来。他浑身湿淋淋,说自己不小心掉进了湖里,别的什么都没有再说。你们想知道,等他醒来后,可以自己去问他。”    辰砂立即扭头,目光如利剑,盯向洛兰。    洛兰心虚地低下了头。可是,他们明明早上就分开了,为什么执政官到下午都没有换上干净衣服?难道他去湖底寻找注射器了,整整在水里泡了一天?    百里苍不满地嘟囔:“你都不敢问,我们哪里敢多事?”    楚墨轻拍了下他的肩膀,百里苍闭嘴了。    安达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依旧是一张僵尸脸,目光从七位公爵脸上一一扫过,“你们可以回去等消息,也可以在这里等安教授出来。”    大家各怀心思,彼此看了一眼,没有一个人想要离开。安达也不再多言,转身上了楼。    ――――・――――・――――    会客厅里。    所有人都坐了下来,耐心地等候消息。    家政机器人滚着轮子转来转去,给大家送上热饮和点心。    辰砂把一杯热茶递给洛兰,冷冷说:“喝一点。”    洛兰不敢和他目光对视,惴惴不安地抿了几口,可手脚依旧冰凉,身子发冷。她往封林身边坐了坐,轻声问:“为什么执政官的身体不能浸泡在水里?”    封林心烦意乱,说话又急又呛:“你说为什么?日渐腐烂的身体能浸泡在水里?你的脑袋长在脖子上只是用来看的吗?”    “我以为……”洛兰嘴唇翕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当时她解开绷带、揭下面具时,殷南昭的身体和脸的确在腐烂,可因为千旭完全没有活死人病的症状,她就以为是殷南昭为了糊弄她,借助药剂伪装出身体腐烂的症状,只是一个误导她的假象。    就像他在岩林里偷梁换柱,用真野兽伪装成千旭变成的异变兽,然后自己亲手击毙真野兽,让她以为千旭死了。    可是,现在他的确昏迷不醒……洛兰糊涂了,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难道殷南昭真的有病?    早在她来奥丁联邦前,殷南昭已经穿上黑袍、戴上面具,遮盖住全身,封林他们对他的病也丝毫没有起疑,他应该的确有活死人病的症状。    但是,千旭的存在又说明他不仅仅只是活死人病,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绝不能让人知道的隐情,但和她无关。因为在她来奥丁联邦前,殷南昭就改换身份、匿名千旭在封林的研究院治病了。    洛兰正在焦灼不安地思索,突然听到百里苍压着声音问:“楚墨,你觉得执政官的病到底有多严重?不会突然死掉吧?”    “绝不可能!”洛兰的声音又尖又细,像是紧绷变调的琴弦,不但把其他人吓了一跳,也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我说……”百里苍不满地看着洛兰,“这是你能插嘴的事吗?辰砂,你干嘛把她带过来?她可是阿尔帝国的公主。”    辰砂还没有说话,封林暴躁地呛声:“安达都没吭声,你废什么话?”    百里苍双拳对碰了一下,气势汹汹地站起来,咧着一口雪白的牙,像头大黑熊一般狞笑着,满脸不屑,“想不废话,来啊!一个A级体能!”    一直置身事外、埋首看书的左丘白抬起了头,淡淡问:“你在说谁?”    百里苍有点犯怵,虽然左丘也是A级体能者,看着永远安安静静、清清淡淡,可从小到大他在左丘手里从来没占到过一丝便宜,“不是说你!”    楚墨温和地劝:“百里,执政官在楼上。”    辰砂已经打开安达发给他的信息,投影在百里苍面前,上面明确写着让他和洛兰来执政官官邸。    百里苍看了眼不动如山的辰砂,又看了眼拿着书的左丘白,嘴里嘀咕了一声“女人”,悻悻地坐下。    “执政官……”棕离刚张口。    楚墨说:“等安教授。”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    洛兰心乱如麻,百里苍的话“不会突然死掉吧”一直回响在耳边。    本来,她理所当然地认为绝不可能。    开什么玩笑?殷南昭可是3A级体能!就算身体有些病痛,也肯定能寿终正寝。但是,3A级体能者几乎不可能昏迷,殷南昭现在却昏迷了。    如果不是情况危急,安达不会调遣战舰送安教授来阿丽卡塔。封林、楚墨他们的担忧都溢于言表,让洛兰意识到自己的理所当然太乐观了。    等待的时间越长,气氛越凝重。    洛兰觉得胃痉挛,手紧紧地按压在胃部,忍受着刀刺般的疼痛。    她以为自己爱的是千旭,恨的是殷南昭,根本不会在乎殷南昭的死活,可真的直面生死时,她突然发现,即使他不是千旭,即使他欺骗了她,她也没有办法接受他有任何差池。    这一刻,真和假、对和错都不重要,只有他的生命最重要。    ――――・――――・――――    百里苍焦躁地走来走去。    封林端着点心盒子,翻翻拣拣,不停地吃着甜食。    左丘白就像是在阅览室里,一直在专心致志地看书。    棕离慢条斯理地擦拭着他的武器匣,把巴掌大小的武器匣擦拭得光可鉴人。    紫宴心无旁骛地用塔罗牌搭建着塔罗牌屋。    只有楚墨和辰砂一直平静地坐着,就像是刚刚坐下来才开始等候一样。    百里苍突然站定,试探地问:“天马上就亮了,要不……上去看看?”上一页《散落星河的记忆》下一页努努书坊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