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优柔王子之歌-正文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正文 第四章 不可预知的吻(4)  “清泉:不知道为什么,和你通信的时间越久,对你了解得越深,我就越觉得你可爱,越来越被你吸引”  “停!”我赶紧打断他,迷惑不解地睁大眼睛瞪着他,“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这封信上的内容?就算是我本人也才刚刚收到信啊,还没看完呢!这太奇怪了!”  明优也猛地睁大了眼睛,他好像突然从某种状态中清醒过来似的,本能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又连忙松开,有点仓皇地着急解释:“我你你刚刚在看信的时候我顺便偷看了一点,就这么简单!要上课了,我先走了,再见!”  然后明优就像一道极光般嗖地一下飞出了我的视线,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股逃跑的迷离气息。  我呆站在地反复想:  在我刚刚看信的时候顺便偷看了一点?这个理由可信吗?呃还可以吧,应该是这样的吧,要不然,也没什么别的更好的解释啊。那就是这样了,那就相信他了,他也没必要我嘛。呵呵。  于是,我想通了,一身轻松地蹦跳着跑去教室继续看温良的信了。  “温良,我来看你啦!今天的身体状况有没有好一点啊?”放学后,我以最快速度赶到温良家,冲着他露出了牙套闪闪的笑容。  “嗯。”他对我点头微笑,明明是那么迷人的微笑,明明还是像以前一样充满了天使的味道,可是我怎么就始终觉得这个笑容既苍白又寂寞呢?我知道,温良的心情还是没有好起来。他只是紧紧地闷在心里,不想展露出来,让别人担心。  我深呼吸一口气,冲着温良露出了更灿烂明媚的笑容,扬着手中的保温桶冲他说:“温良,看看看,这是什么?是我给你煲的鸡汤哦!我昨晚跟妈妈学的煲汤,你赶紧尝尝,看看可以打多少分,呵呵。”  “谢谢你,清泉,我给你打一百分。”  “你还没尝怎么就打分?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即使没有鸡汤,光是你这份心意就可以打一百分。我喝的不是汤,是你最真最诚的心意!”温良无比真诚地对我说。  我开心地笑了:  “哈哈,好的,我接受这个分数!对了,这几天你没去上课,我把你落下的这些课的课堂笔记都3好了。你看看这些笔记就会很清楚上课的内容了,不懂的再问我。我一定会在你复课之前帮你把落下的功课彻底补上去的!”我边说边从书包里掏出一大本3得工工整整的笔记给他。  “清泉,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温良漂亮的眼里升腾起大朵大朵的感动,但是感动的缝隙里还是填满了我怎么也进不去更驱不散的厚重忧伤。温良还是在另一个世界里孤独游走。他不属于我的世界。我在心里悄悄发出一声叹息,然后看看表,刷地站了起来:  “对不起,温良,我不能在这里陪你了。我得赶紧替你去打工。你再请病假的话老板就会把你给炒鱿鱼的!明优向公司给你申请的生病慰问金放这里了,他要你练的新歌也放这里了。我走了哦,你赶紧趁热喝鸡汤吧!Bye-bye!”  “清泉。”温良叫住我。  “又是要说‘谢谢’吗?别了别了,我都听了你无数的‘谢谢’了,我们都这么久的好朋友了,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我生病的时候你也可以这样对我啊,我可没有任何企图,你别这么生分好不好?”  温良笑了:“路上注意安全。”  我也笑了:“谢谢。”  走出门去的时候我又不放心地转头凑到门口:  “温良,一定要记得喝鸡汤哦!还有,千万不能忘了吃感冒药,我打完工以后再过来看你一次。”  “呵呵,好的,你好像变成我妈妈了。”  “拜托,换个比喻好不好?我有那么老吗?”  “那就你好像是上天安排给我的爱心天使”  “我没有那么漂亮!哪有我这样圆圆胖胖的眼镜加牙套加青春痘的天使啊!”  “我觉得你挺漂亮的”  “温良,我想哭”  “傻瓜。”  一个星期以后,温良终于康复了。我松了一口气,欢快无比地去上学。  “哇!这不是我们学校那个赫赫有名的大歌星明优吗?他跟女朋友的照片被登出来了!听说他为了落蕾妍甩了一百多个前女友,真有个性啊!”  走到校园里时,就听到有同学在路上这样议论。  “唉,是啊,学校里有个大明星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不过那个落蕾妍确实是很漂亮啊,难怪明优会这么喜欢她。你看看这报纸上拍的——”  “拍的什么啊?可不可以让我看看?”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忍不住凑了上去。  那两个男生一看到我,便有点嫌恶地皱起了眉头:  “牙套妹,一看你就是个书呆子,娱乐新闻你肯定不会感兴趣的啦!滚一边去吧!”  “说我不感兴趣啊?我很感兴趣的!两位帅哥,这张娱乐报纸你们看完没有?看完了就卖给我吧,我出一块钱,不,两块钱!”  “哎呀,算了算了,念在你叫了声‘帅哥’的份上,就送给你了。”两个男生把报纸扔给我,便走了。我赶紧将报纸凑到眼皮底下仔细看,这一看就不得了!  天哪,蕾妍和明优约会时的亲密拥抱照居然上了娱乐报纸的头版头条,被放大成好大一幅啊!旁边还有一排狂野而醒目的大字作为标题——新生代歌坛巨星明优和平民新女友到底可以拥抱多久?  我气得不行:  “这帮狗仔队,真讨厌!如果被蕾妍看到了,她一定很生气!如果被温良看到了,他的心就要裂开无数瓣了”  “清泉,你在看什么?快上课了,怎么还不去教室?”就在这时,我的脑袋顶上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好听声音。我寒毛直竖,赶紧把报纸收起来藏到后面,但是没弄好,被我弄到地上去了。我连忙仓皇地去捡,温良却抢先一步灵敏地捡到了手。  随即,他打开报纸,看到了那幅照片。我看到他的眼睛像被针扎了般巨痛地弹跳了一下。之后他赶紧将报纸收拢来,放到我手上,假装若无其事地微笑着对我说:  “我要去上课了,你也赶紧去上课,否则会迟到的哦。模范生是不能迟到的。再见。”  然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修长瘦削的背影上好像颤动着隐约的泪光。唉,温良一定很难过,可是没有办法啊,叫他爱上的是一个根本就不爱他、并且完全不属于他的女生呢?我看温良这么难过,自己更难过呀,但是我再怎么难过又有什么用呢?我的难过帮不了温良一丁点儿的忙  只能默默地为他祈福了!老天爷爷,拜托你多赐予温良一点儿开心,我愿意把本应赐予我的所有开心都毫无保留地送给他!  下午放学之后,明优和蕾妍甜蜜地牵着手来找我:  “清泉,我们决定现在出去庆祝温良病愈,你是第一功臣,你一定要去的!”  “那温良呢?他可是主角啊!”  “他在老师那里有点事情,我们怕你待会儿回家去了,所以就想先把你叫上后,再去教室等他。”  “好吧,我现在就跟你们一起去你们教室等他。”  等到温良回教室时,教室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了。他有点震惊地看着我们:  “找找我有事情?”  “走,出去替你的康复开庆祝宴!书包都帮你收拾好了!”我à着温良就要走,温良却僵在地一动也不动。他的目光忧伤而复杂地扫过明优和蕾妍紧牵在一起的手,然后低下头,英眉蹙成一把锁: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是该去还是不该去,请让我考虑考虑”  “好的,你慢慢想清楚,我们不逼你,最重要的是你开心。”我柔声宽慰他。  于是,温良开始了他习惯性的漫长的抉择  10分钟以后  明优等得不耐烦了,开起了玩笑:“温良同学,你不会今晚只想单独跟清泉庆祝吧,我和蕾妍成了电灯泡吗?”  “不是!绝对不是!请你别误会!”温良紧张地看了蕾妍一眼,大声而快速地否决。即使蕾妍已是别人的女友,温良还是不想她误会自己啊!温良心底的幻想其实还是没有断!  所以,他当即决定:  “好的,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庆祝!”  明优和蕾妍见温良终于答应了,很开心,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到了庆祝地点吃饭,大家正吃到兴头上,明优还喝了点酒,狗仔队就突然钻了出来。他们举着数码相机噼里啪啦地冲明优和蕾妍拍照,还录像,蕾妍本能地想躲避,但是明优à住了她。他边喝酒边à着蕾妍兴致盎然地跟狗仔们说:  “怎么?报纸上刊了那么一大幅亲密拥抱照片还不够吗?还想拍点更够劲的——接吻照吗?我今天高兴,就成全你们!顺便替我向全世界宣传宣传我最伟大的幸福爱情!”  明优说完真的就当场亲吻起蕾妍来,蕾妍想挣扎反抗但是徒劳无功。狗仔们赶紧拍照录像  这时候,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的温良像触电般地站了起来。他眼神痛楚而愤地看着明优亲吻蕾妍,嘴唇艰难地动了动,手也动了动。他一定是很想阻止明优吧,很想阻止明优亲吻蕾妍。可是,就在我以为他要开始展开阻止行动了的时候,他却又猛然间如同一块化石一样僵立在了那里,动了半天的嘴唇紧紧地闭合住了,想伸出去的手也收了回来。他怎么了?他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吗?他是骤然惊醒,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阻止的理由,所以才无奈地退却了吗?过了几秒钟,温良忽然侧身向外,抬起了一只脚,他是想跑掉吗?他是在不想看到这一幕、且又无法改变这一幕的情况下选择逃离吗?可是,温良的一步还没迈出去又收了回来,他又怎么了?是同样找不到逃离的理由吗?阻止也不可以,逃离也不可以,那他还能做什么呀?  他所能做的,就是,咬着牙逼迫自己重新坐了下去,把头扭得很偏很远,尽量不去看那对情侣!  然后,我看到他开始闷头喝酒,一±,又一±,再一±,最后是整瓶整瓶地灌。他的脸就像那些酒一样苦涩而辛辣,夹杂着歇斯底里的无奈和悲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温良,从来没有见他喝过这么多的酒,从来没有见他如此痛苦到要借助酒精寻找安慰和依靠。我的心就像在剧毒里焚烧一样疼痛难忍!我很想紧紧抱住他,在他的耳边大声地安慰他、鼓励他,但是我不能;我又想阻止他喝酒,因为借酒浇愁愁更愁,但是终归没有忍得下心,因为现在酒是他唯一的依靠和解脱!  这个时候,狗仔队终于抱着战利品满意地离开了。明优放开了蕾妍,我现在才发现蕾妍美丽的脸上已是泪水涟涟。  她受辱地看着明优,颤抖着发出了愤而痛苦的声音:“我现在才知道我们俩约会时的亲密拥抱照上了娱乐报纸,你一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刚才又完全不征得我同意就在狗仔队面前亲吻我,让他们拍,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我不是你制造娱乐新闻的工具!我不想让自己的恋情成为全世界的娱乐!你一点儿都不会尊重我的感受,在这场爱情里我们一点儿都不平等!”  “蕾妍,对不起,但是我一早就告诉了你,当我明优的女友注定地要承受这些。你从答应成为我女友的那一刻起心里就应该已有了准备!怎么,才一开始,你就承受不了了吗?”  “不是承受不了,是你的态度!你一点儿都不尊重我!”蕾妍哭着跑走了,明优赶紧去追她。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我和温良了。我不说话,在一旁安静地陪着温良,直到他喝够后,就送他回家。  在回家路上,温良吐得很厉害,吐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看着他苍白瘦削的面孔,看着那像珍珠般漂亮而悲伤的泪滴,看着此时那么寂寞那么痛苦的温良,心疼如同海啸般疯狂地吞没了自己。我在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悲痛里无法自抑地流出了眼泪。它们就是坏了开关的水龙头里的水,一定要跟温良的眼泪争个赢头!  我就这样边哭边用校服袖口帮温良擦眼泪,温良怔怔地看着我,突然哽咽发问:  “清泉,为什么要哭?”  我“哇”的一声哭得更大声了:  “你哭我就想哭啊!”  温良震住了。他睁大漂亮而深邃的眼睛,呆呆地看着我。看了好久,好久,然后,他突然捧起我的脸,将自己有点冰凉的嘴唇贴上了我的嘴唇  我整个身子像被电打了般瞬间僵硬!  温良温良他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吻我啊?是把我当成蕾妍了吗?是因为喝醉酒了,神智不清醒了,加上刚才明优亲吻蕾妍那一幕太过刺激他,所以在这么多复杂的因素作用下导致他把我错认成蕾妍,而情绪失控地做出了这么冲动的事情?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温良他这么这么地爱蕾妍啊,目睹自己的至爱被别人亲吻,这该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一个残忍场景。温良他多心痛啊,他一定痛昏了头,只差没晕倒了  可是,可是我不是蕾妍啊!我是清泉,温良一点儿都不爱的那个又胖又丑的清泉。如果温良事后清醒过来,他一定会非常后悔的!不行!我必须推开他,我不能让他错下去!  但是我又怎么忍心推开他啊?他现在正沉浸在一个美妙的梦境里面。在这个梦境里,只有他和蕾妍,蕾妍属于他,是他独一无二的完美公主。他在亲吻他独一无二的完美公主,他那么幸福,那么快乐。他不想醒,永远都不想醒来!就算公主是假的,可是温良的感觉是真实的!他刚刚已那么痛苦了,他希望做这样一个梦来让他解脱,让他忘掉一切的悲伤愁苦,我怎么可以残忍地摧毁掉它、让温良重回到梦魇般的现实世界里来呢?  所以,左思量右考虑,我还是没有推开温良。  就让温良做一次这个梦吧!也让我自己做一次梦,做一次与温良相亲相爱、比翼双飞的梦。蕾妍是温良的梦,而温良,是我清泉的梦啊!  今生,就让我们俩这样放纵一回  梦醒后,一切都会回到点。  于是,我伸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温良,任由他柔软清甜的吻带着我在水云之间尽情飞翔  这是我生命最最起初的一个吻,就算夺走它的人永远都不会记得它,我也对他心存感激。谢谢你,温良,谢谢你夺走了我的初吻。因为它本就应该属于你,它只属于你!因为你做了这个举动,我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因为,我可以在我死去的那一刻,骄傲地告诉所有人,我最初的吻给了我最爱的人!  “扑通——”就在这时,温良突然离开我的嘴唇,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我连忙焦急地蹲身一看:  “啊,来是醉过去了!”  我连忙叫辆计程车,和司机一起把温良弄上车,然后送温良回他自己家里了。  之后,我回到自己家,整夜都没有睡着。那个吻在我脑子里千遍万遍地不停放映,怎么样都不肯停,我快要被它给折磨疯了  爱神啊,饶了我吧,说好了,梦醒之后一切都要回到点的!  我不能多想!不能多想!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