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天才基本法》-正文天才基本法 正文 178、肄业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从时间线上来说,那是7年前的暑假。但实际对林朝夕来说,时间只过了半年不到。    她很清楚记得,在三位大学图书馆,在那个暴雨欲来的傍晚,她踏着阴暗灯光,在三味大学卷帙气味浓重的资料室里,试图寻找老林的过去。    可一无所获。    现在她来到了和三味大学相邻的另一所百年老校图书馆,仿佛即将面对一切未解的答案。    他们喘吁吁,站在资料室门口。    陆志浩仍在慢腾腾掏卡,不确定他的卡是否能刷卡资料室。林朝夕直接拿过他的校园卡,“嘀”地一声,刷开门禁。    永川大学近乎放假,图书馆里没什么人。    林朝夕穿梭于书架间,按照图书馆规则,很快找到了学校年鉴的那大排书柜。她已经计算过一遍老林可能入学和毕业的年份,因此可以直接抽出几本巨大年鉴,放在陆志浩手里。    她自己又拿了剩下的几本,带陆志浩走到靠窗的长桌旁。    数本厚重年鉴以此排开,林朝夕将他们统一翻到数学系那页。    骄阳下,字迹密密麻麻,如米粒般洒落书页。    “数学系,你要找什么,我帮你?”陆志浩好奇地问道。    “不用。”林朝夕淡淡回道,开始搜索起来。    从入学新生名单、到毕业生名单……    她一个个名字看去,这些姓名代表老一代永川大学数学系的天之骄子。其中一些名字,林朝夕后来在教材上还看到过,因此感到分外熟悉。    一页又一页,一年又一年……    林朝夕说不清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但她很清楚记得,在芝士世界老林和她相认后,老林直接拨了通了那串可能属于三味大学应用数学教研室的电话。    他说了两段话,第一段是――“是我”。    第二段较长,但她几乎能完全复述出来,老林说――“有个女孩拉着我的手,说她是我的女儿,我们刚从鉴定所出来,我想问问您,我们之间出现亲缘关系的概率是多少?”    老林那时的表情历历在目,林朝夕不止一次猜过,父女相认后,老林究竟会给谁打电话。    但除了妈妈外,她好像想不到别的可能性。    如果她的妈妈也是永川大学的学生,或者是老师的话,那似乎可以解释很多问题。    那时,她的想法还有些甜,像她这样从小生活在关爱中的孩子,其实很少有那么多阴谋的想法,她觉得那是电视剧里才会发生的故事。    而与此同时,林朝夕终于在数学系本科生入学名单上,看到了“林兆生”三个字。    她微微松了口气,觉得阳光都柔和起来,是理应如此。    她轻轻把那本年鉴合上,好像一切都有了自然的解释。    其实也没那么多所谓的疑团。她之所以没有在三味大学的年鉴上找到老林的名字,因为老林读了永川大学。    是她一直以来找错地方。    疑问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已经突然没什么疑惑。    她唯一不理解的,只有老林口中的“肄业”。    于是她又打开四年后的年鉴,翻到毕业生那栏。果然又很顺利找到老林的名字,老林还是当年的优秀毕业生。    毕业于永川大学有什么好隐瞒的,还要编自己“肄业”,好歹也是名校呢……    林朝夕松了口气。    现在,她知道了老林的毕业院校,却还是不知道老林那通电话究竟打给谁。    当时她也没看到最后两位,如果一个学校各科室电话号码接近,她其实也不能完全确定老林一定是致电了应用数学研究所。    所以她又跑回书架前,抽出她小学五年级时那本永川大学年鉴,翻到科室电话那栏。    手指点着号码,从上往下扫去,她开始核对每一个电话。不同科室、研究所电话都差最后四位,也就是说021-576323xx这个号码肯定属于应用数学研究所。    接下来是次级办公室电话。    应用数学研究所下各部门电话都不同,而021-576323xx这个号码,有可能是属于……    研究所秘书处或者――主任办公室。    林朝夕愣住,细想下去。    老林那句“是我”说得非常果断,在此之前没说我要找“某某某”,说明他知道接电话那位就是他第一时间要找的人。    按照常理,秘书处有不同人值班接听电话,所以……会是妈妈吗?    她边这么想,边去翻目录,找研究所职员名单究竟在哪一页。    说来也是很巧,目录页后就是学校当年大事记。    林朝夕扫了一眼,就找到她要找的东西。    xx年x月x日,国立永川大学朝开干部教师大会宣布任免决定:苏安之同志任永川大学心理系主任、党委书记;冯德明同志任永川大学应用数学研究所主任。    记录时代久远,印在脆而黄的年鉴上,看上去毫不起眼,可林朝夕心底却莫名颤了颤。    研究所主任是老王口中的“冯泰斗”。近来因同图构问题,和曾教授有点不对付。    说起来,她和冯教授还见过面。芝士世界的初中时,冯教授旗帜鲜明的反对过奥林匹克数学普及化,并出席过一次教学研讨会、而她和裴之,他们作为奥数夏令营学生受邀出席了那次研讨会。    在那次研讨会上,裴之站出来反对了冯教授所支持的观点。    她和裴之一样,不喜欢冯教授的观点,但那是因为她是奥数教育的既得利益者。    换到另外的立场上,冯教授关于奥数的那些观点,她其实是可以理解并且接受的。    林朝夕皱了皱眉,觉得自己想得有点远。老林跟他相认,干嘛要打电话给一个研究所主任?    还是秘书处可能性更大。    她从包里掏出纸笔,记下秘书处成员名单,并合上年鉴。    陆志浩:“没事了?”    “差不多了。”林朝夕把纸塞进口袋。    如果她想知道妈妈是谁,直接把名字报给老林,观察老林的表情,就可以知道答案。    但这件事真的有意义吗?    妈妈在永川大学工作了那么多年,和她也就隔了几个小时车程,但从没来看过她,就算知道了名字又怎样?    顶多以后和老林斗嘴时,有件可以反制老林的工具?    好像确实没什么意义了。    林朝夕感到一阵空虚和无趣,刚才那瞬间的激动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她一本本收起桌上的年鉴,和陆志浩一起,合力把那些巨大的年鉴塞回书架。    “你刚才干嘛突然那么激动,到底要找什么?”    “找解开我的身世之谜的答案!”    “咝”陆志浩倒吸一口凉气,问,“那现在呢,解开了吗?    “差不多解开了吧,我爸是永川大学数学系的学生,我妈应该在这里工作,因为某种原因,我妈妈不要我了,我爸爸独自抚养我长大。”    她站在永川大学顶天立地的书架前,很坦然地说出答案。    陆志浩沉默了下,过了会才会说:“你不要难过了,都过去了。”    “嗯。”林朝夕准备转身。    “你爸爸居然是我的老学长吗,几几届的?”陆志浩换了种想哄她高兴的语气说。    林朝夕笑了笑:“他1991年本科毕业,应该是91届的?”    她说完这句话,突然停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议地转回身,仰望那一排厚重年鉴。    在三味大学图书馆里,老林在很多数学相关书籍上写过笔记,当时出版书籍最晚是94年后。这意味着,在那段时间前后,老林还在从事数学相关工作。    这里有三年时间差,难道老林还在永川大学读了研究生?    那么所谓的“肄业”只有可能发生在他读研期间?    林朝夕上前一步,用力抽出91年那本年鉴,她把书就地放下,跪坐翻开。    1991年永川大学应用数学研究所新入学研究生名录中,果然有“林兆生”三个字。    林朝夕的手有些颤抖。    她仰头对陆志浩说:“帮我拿下94年那本!”    陆志浩赶忙把巨大的册子拿下:“又出了什么事?”    林朝夕这次无法回答,她又翻开厚重的年鉴,查看研究生毕业名录。    一遍、两遍……    她看完第三遍后,很确定,老林的名字不在毕业生名录上。    他确实“肄业”,也并没有骗她。    可学校年鉴不会写明学生为什么肄业。    可能被因故开除,可能因为身体不适,也可能考试挂科,甚至有可能没钱交学费……    但林朝夕心里有一个最恰当的答案。    老林当时和永川大学数学系某位不知名女生发生关系。女生不想要她,老林为了抚养她,所以从学校离开。    所有问题又回到原点,她还是拖累了老林,虽然老林从来不承认这点。    林朝夕还是跪坐在冰凉的地面上,虽然窗外阳光仍然光芒万丈,但她还是非常难受。    她拿出手机,给老林发了条微信――你为什么肄业?    老林――你猜?    林朝夕――因为未婚生女,必须抚养你年幼的女儿长大,所以选择离开大学校园。    老林――不对。    林朝夕无奈地笑了起来,合上书站起来,准备放过这个问题,只当是她自己知道的小秘密。当然,口袋里教务处的名单还是可以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这时,她的口袋又震了震。    林朝夕只能又把手机拿出来,发现老林居然发了一段长文字。    老林――1.林朝夕同学在永川大学答辩过程中,遇到了奇怪的中年人,突然找你认亲。a.是;b.否。    林朝夕心头一震,下意识想问什么叫“认亲”或者什么是“奇怪的中年人”。但基于她多年和老林斗智斗勇的经历,如果她对老林模棱两可的用词提出任何疑问,老林就可以直接判断出她没有遇到如上情况。    所以,她直接打了――a。    老林直接发了一段语音过来,林朝夕点开,放到耳边,老林温和又略带笑意的声音传出:“恭喜林朝夕同志激活隐藏副本,你可以做出以下选择。a.听陌生中年人继续哔哔。b.扭头就走,毫不犹豫打电话给你永川大学那位不太熟悉的好朋友陆志浩,问他借一张校园卡,前往大学图书馆五楼档案室,调阅1994年学校年鉴,翻看当年数学系研究生处分情况。皮埃斯,按照惯例,差不多在520页前后。    语音播放结束,林朝夕近乎不可思议地翻开了眼前的年鉴。    甚至用不了一秒钟。    就在520页上,就在1994年数学系处分名单上,她看到老林的姓名。    ――林兆生同学因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图同构验证的理论与方法研究》涉嫌学术剽窃,经系党委研究决定,予以开除学籍处分。    作者有话要说:老林、陆志浩、冯泰斗――永川大学(名誉校友林辰同志)    林朝夕、裴之、解然、阿光、老王――三味大学    chu――老林和裴之出国要去的学校(校名一脉相承的瞎编)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