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天官赐福》-正文天官赐福 第一卷:血雨探花 极乐坊携君问仙乐 3作者: 墨香铜臭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那少年似乎并不清楚“白衣祸世”是什么,只懵懵懂懂地看着谢怜,突然,他又“啊!”的一声大叫,原来谢怜不知不觉中抓住了他的肩膀,握得用力了。他一叫,谢怜回过神来,连忙松手,道:“对不起。”    花城沉声道:“你太累了,先休息吧。”    他话音刚落,大殿侧面的一扇小门娉娉婷婷地进来两名女郎,带了那少年下去。他频频回头,谢怜道:“没事的,待会儿我再去找你。”    花城转向他,道:“你先坐下休息吧,暂时别见他了。若想问什么话,我自会撬开他的嘴。”    “撬开他的嘴”这措辞略可怕,谢怜忙道:“不必了。他若是说不出什么来,就算了。慢慢来吧。”    花城到他身边并排坐了,道:“这少年你打算怎么处理?”    谢怜想了想,道:“先把他留在身边,带着再说。”    花城道:“他是鬼非人,你不如把他留在鬼市。我这里不多他一张吃饭的嘴。”    谢怜道:“三郎,多谢你。但是……我说要把他带着,不仅是养他而已。”    鬼市的确是花城的地盘,他若愿意罩着,没人能伤到那少年,也不会饿着他。但最重要的,其实是要慢慢引导这少年,将他的神智和言语都梳理清楚,让他能有个正常的样子。鬼市虽热闹,却群魔乱舞鱼龙混杂,不宜为此。除了自己,谢怜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人愿意花费许多耐心去引导这少年了。他道:“你帮我找到这少年,我已是很感激。接下来的事也不能再麻烦你了。”    花城似是并不赞同,但也不多说了,道:“没什么麻烦的。你在我这儿,需要什么说一声便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突然,谢怜觉察异动,花城腰间那把弯刀,似乎突然起了什么变化。    他低头一看,登时奇了。原来,那把弯刀的刀柄处,雕着一只银眼睛。眼睛的花纹不过是几条银线组成的,可虽然简单,却极为传神,若有生命。他原先没看到,是因为这只眼睛原先是闭着的,合成了一线。此时它却睁开了眼,露出了红宝石般的瞳珠,骨碌碌地转了一圈。    花城也注意到了,沉声道:“哥哥,我离开一下,马上回来。    谢怜道:“示警?”莫非是风师大人和千秋在鬼市里现了法身?他也想起身,“我也去看看。”    花城却把他轻轻按了回去,道:“放心,不是泰华殿下他们。哥哥坐着就好,不必前去。”    他既如此说了,谢怜也不好非要同去。花城转身朝大殿外走去,远远一挥手,珠帘向两边自动分开。待他出去了,满帘的珠玉又噼里啪啦合拢,摔得一阵清脆声响。    谢怜在墨玉榻上安坐了片刻,想起此行目的,站起身来,穿过那两名女郎退下的小门,看到一片花圃。花圃中朱红的走廊穿插,空无一人。    谢怜正在想该往哪里走,却见一道黑色背影匆匆闪过。    那背影,正是下弦月使!    谢怜想起他手腕上那道咒枷,还是颇为在意。再回想这人动作,似乎很忌惮被人发现。于是,谢怜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    绕到那人消失的转角处,谢怜贴着墙角,再悄悄望去,那人果然行动极快,且有留意前后左右,看来的确很警惕,生怕被人发现。谢怜心想:“这下弦月使该是三郎的下属,在三郎的地盘上行事又为什么要如此鬼鬼祟祟?”    他怀疑此人可能不怀好意,也藏匿身形,跟了上去。那下弦月使七弯八转,谢怜始终屏息凝神跟在他身后三四丈之处。    转入一条长廊,长廊尽头是一扇华丽的大门,谢怜心想:“如果他这时候转身,左右都没地方闪躲了。”    谁知,他刚这么想,就见那下弦月使脚步一顿,回头望来。    那人顿步时谢怜就觉得要不妙,情急之下,若邪飞出,在顶上方的木梁上绕了几圈,将他整个人高高吊起,贴在了最上方。    下弦月使回头没望到人,也没想到要抬头仔细看看,终于转身继续前行了。    然而,谢怜还是不敢这么快就把自己放下来,维持着贴在天花板上的姿势,轻巧无声地往前挪,边挪边觉得自己简直像一条壁虎。好在对方没再走多久,便在那扇华丽的大门前停了下来,他也不挪了,静观其变。    这座小楼大门之前有一尊女子石像,婀娜多姿,当然,从谢怜这个角度,看得最清楚的只有她圆圆的脑袋,还有手里托的那盏圆圆的玉盘。下弦月使却不先去开门,反而转向那女子塑像,举手往那玉盘里丢了什么东西。只听“叮当”两声脆响,谢怜暗暗猜测:“骰子?”    这声音他今天听了许多次,只怕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忘记了。果不其然,下弦月使移开手,玉盘里的正是两个骰子,两个都是鲜红的六点。    下弦月使这才收起了骰子,开门进去。那门竟然没有锁,他进去之后随手关上门,谢怜也没听到上锁或上门闩的声音。等了片刻,他才像一张纸片一样飘到地上,抱着手臂研究了一下这扇门。    照理说,这间屋子看来不大,在里面做什么都应该有些声音传出来。然而,那下弦月使关门进去之后,屋子里竟是没有半点声息。谢怜果断举手一推。    果然,打开门后,屋里空无一人,瞧上去,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华丽小房间了。屋内陈设一目了然,断没有藏匿暗道的可能。    谢怜关上门,若有所思地望向一旁这座使女石像,以及她手里的玉盘。    看来,玄机便在于这玉盘里的两枚骰子了。    这屋子还是上了锁的,不过不是真锁,而是一道法术锁。    要开这把锁就需要一把钥匙,或者通关口令。要用骰子在这盘子里抛出两个“六”,打开门后才会看到真正的目的地。    可是,要他现场抛出两个“六”来,这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谢怜只得望屋兴叹,在门前转了一会儿,抽身往回走。走了一阵,却猛然顿住脚步。迎面走来一个身形颀长的红衣人,腰悬一把修长的银色弯刀,正是花城。    他抱着手臂,边走边道:“哥哥,你可叫我好找。”    他出去时是什么样,回来时也是什么样,只是原先挂在他腰间的那把弯刀已经出鞘,和刀鞘一起悬于鲜红的衣摆上,走起路来叮叮当当,极是嚣张。而厄命刀柄上那只银色的眼睛已经闭上了。谢怜镇定地道:“我本想去看看那孩子的,谁知你这屋子太大,走岔路了。”    他原本是想告诉花城方才所遇之事的,可话到嘴边,却转了一道,咽了下去。    他此来鬼市,是为了探查那名失踪的神官的下落。一切蹊跷线索均不能放过,说不定,那失踪的神官就被关在这间屋子里。    还是先想办法进这道门去看看。若这两件事无关,当立即告知花城他这名属下的异动;而若是有关……    花城一边带着他往回走,一边道:“你若还想见他,我自会派人把他送过去,用不着亲自去找。”    大抵是因为心中有鬼,谢怜对花城说话的口气不由自主地更软和了,道:“嗯……你这么快便把事情处理完了?”    花城道:“处理完了。不过又是一群废物在丢人现眼罢了。”    一听他说“废物”,口气十分熟悉,谢怜猜测道:“是青鬼戚容来闹事吗?”    花城笑道:“不错。我不是说了吗,谁也惦记着我这地方呢。那废物想鬼市不是一年两年了,可他最多也只能想想了,眼红得紧,所以时常派些比他更不如的废物来捣乱。见怪不怪了。别在意,刚好我有个地方想让哥哥看看,哥哥可愿意赏个脸跟我走?”    谢怜欣然道:“自然。”    二人穿过几条长廊,花城把他领到了一座巍巍大殿之前。    大殿的门似是以钢精打造,雕刻着凶猛的恶兽,令人胆寒。花城走进过去,猛兽们自动分开,打开了门。谢怜还没进去,便感觉一阵杀气扑面而来,手背青筋一现,若邪蓄势待发。    然而,看清屋内情形之后,他眨了眨眼,防御之势瞬间卸下,双腿自动带着他走了进去。    大殿之内,四面墙壁上陈列着各式兵器,有刀,有剑,有矛,有盾,有鞭,有锤……竟是一间兵器库!    任是谁人,只要是男儿,身处这样一件兵器库,四面八方都被各式武器环绕,定然如置身天界,热血沸腾。谢怜也不例外,睁大了眼,满面放光。上一次他露出这样的神情,还是在君吾的兵器库。    他面上平和依旧,心潮却已澎湃得说话都卡了一下:“可……可以摸吗?”    花城笑道:“哥哥随意。”    谢怜的手就摸上去了,在各种兵器法宝之间流连忘返,如痴如醉道:“这些……都是珍品啊!此剑好,在以一敌众之战中,必然能发挥神技;此剑亦好!等等,这刀也很……”    花城靠在门边,盯着他满面潮红、爱不释手的模样,道:“哥哥,你觉得如何?”    谢怜看那些兵器看得都舍不得回头,道:“什么如何?”    花城道:“喜欢吗?”    谢怜道:“喜欢啊。”    花城道:“很喜欢吗?”    谢怜应道:“很喜欢!”    花城似乎窃笑了,但谢怜没注意到,他整个人心跳都加速了,将一把寒光闪闪的四尺青锋从剑鞘中抽出,惊叹不已。花城道:“哥哥可有看得上眼的?”    谢怜容光焕发,赞不绝口:“看得上,看得上。我全都看得上眼。”    花城道:“我原是想说哥哥手头没有称手的兵器,若在我这里有看得上眼的,就挑一把拿去玩儿,既然哥哥这么说了,那就全送给你好了?”    谢怜忙道:“别别别,不用了。我也用不着什么称手的兵器。”    花城道:“是吗?但是我看哥哥,分明很喜欢剑啊。”    谢怜道:“喜欢不一定非要拿到手嘛。我很多年都不用了,只要看看就很高兴了。再说你全送给我,我也没地方放呀。”    花城道:“简单。我把这间屋子也一起送给你不就好了?”    谢怜只当他在开玩笑,莞尔道:“这么大一间屋子我可带不走。”    花城道:“不用带走,地也送给你好了,有空就过来看看它们。”    谢怜道:“罢了罢了,兵器库还需要人经常清扫打理的,我怕我亏待它们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剑放回架上,怀念地道:“从前我也有一间这样的兵器库,但是后来烧毁了。这些兵器都是不可多得的法宝,三郎要好好爱惜啊。”    花城道:“也简单。有空我来帮哥哥清理兵器库不就行了?”    谢怜笑道:“那我可请你不起。怎敢让鬼王阁下给我打杂?”    忽然,他想起出发前,君吾对他的告诫:“妖刀厄命,诅咒之刃,不祥之刀。这种邪兵,一定需要十分残忍的祭品和血淋淋的决心才能炼成。不要碰它,也不要被它伤到。否则后果无法预料。”    想了想,谢怜还是道:“不过,三郎,这些兵器,应该都比不上你的弯刀厄命吧?”    花城挑了挑左眉,道:“哦?哥哥也听说过吗?我这把刀。”    谢怜道:“略有耳闻。”    花城吃吃笑道:“我猜,不是什么好的耳闻吧。是不是有人告诉你,我这把刀是以邪门的血祭之法炼出来的,用了活人当祭品?”    一如既往的敏锐至极。谢怜道:“还好。每个人都有些不太好的传闻,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信的。不知我是否有幸得见那传说中的弯刀厄命?”    花城道:“哥哥,其实,你早就见到它了。”    他几步走到谢怜面前,低声道:“你看。哥哥,这就是厄命。”    他腰间那把佩刀上的眼睛又骨碌碌地转向谢怜。不知是不是错觉,谢怜觉得,这只银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