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错体私奔》-正文第五章    “夕里子,不行啊——”绫子在口中嘟嘟嚷嚷着。    “迟到啦——快起身——”    然后睁开眼睛,有点看不惯的房间映入眼帘。    咦?这是什么地方?    好象是酒店,绫子起码知道。可是,怎么看也说不上是高级酒店,房间也不大。    大致上是双人房,床有两张,另一张有人睡过的迹象。    谁呢?绫子赫然清醒过来。    “对啦!”    终于想起来了。    昨晚累得很,于是搭出租车来到这间酒店。跟什么人一起——是谁呢?肯定不是跟马或狗。    “嗨,你醒啦。”    浴室的门打开,出来的是……安西京介。    “啊,你好。”    绫子慌忙把毡子拉到肩膀上。    “你睡得很好,我不忍心吵醒你。”京介微笑。“你真的睡得很舒服的样子。”    绫子有点脸红。    “妹妹们常取笑我,说我是幼儿式睡眠。”    “没有的事。能够熟睡是令人羡慕的事,最好不过了。”    京介已经穿戴整齐。    “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吧,中午。”    “中午!”绫子瞠目。“糟了!怎办?”    “有什么要事吗?”    “不——没有。”    “那就慢慢来好了嘛。”    “可是不能这样——”绫子说。“这里是什么地方?”    “距离名古屋市区二十分钟车程的酒店。市区内的酒店全爆满了。”    “是吗?……噢,必须打电话给朋子才行。”    “不,不用了。”    “为什么?”    “我刚才打过了。她向你问好。”    “是吗?”绫子松一口气。“我想她一定为我的失策而生气了——”    “你不是尽了最大努力去做了吗?”    “嗯,我每次都尽了最大努力的。可是一做起来总是失败。”绫子耸耸肩。“但我不介意,人的能力有个限度嘛。”    “你说得对。勉强不来的。”京介点点头。“你是不是饿了?”    “一点也不。”绫子回答之后,想了一下,又改变主意。“其实很饿了。”    “那就到餐厅吃点东西吧。”京介笑了。“我在下面等你,你慢慢准备。啊,你穿晚装可能不方便,我随便买了件容易活动的便服给你。就摆在那边。”    “谢谢。”    “下面餐厅见。”    说完,京介走出房间去了。    呜呼——我这人真迷糊啊。跟朋子的私奔对象一同住酒店,还呼呼大睡到中午绫子几乎因自己的散懒态度而受“感动”。    不如冲个花洒浴清爽一下好了。    “对了。”    绫子想打个电话回家。昨晚打过了,但没说得太详细,即使今天回去可能也搞得很晚了。夕里子一定很担心,回去的话准挨她的骂:“干嘛一个电话也不打回来?”    那孩子稍微温柔一点就好了——总之,找电话,电话。绫子拿起床边的电话,拨回豕……幸好记得冢里的电话号码。    “在不在?”她喃语着。等了一会,传来嘟嘟嘟的传呼音。    “快来接呀……在干什么?”    她把自己平时的悠闲束之高阁,径自埋怨着时,突然想到了。    长途电话不是免费的。酒店费当然是安西京介付了,这么一来,电话费也等于叫他付。    不行!朋子准备跟他私奔,不能随便浪费钱财。    绫子放下电话筒。她不可能知道同一个时候,珠美刚好在对面拿起电话筒来。    “算了。待会用公众电话打好了。”    作出决定后,绫子打着大呵欠走进浴室。    “准新娘悲剧死亡”……新闻标题映入京介眼底。    这就是那个绫子?    他禁不住差点失笑。到底是几时的照片?刚刚念高中的时候吗?    发型不同,那种水性杨花的媚态一点也没浮现出来。    “警方正在寻找她结婚前交往过的男友们协助调查——”    男友们?真正爱她的只有我而已。谁也不了解这件事情啊。    新闻报导上,把她写成悲剧的女主角。假如揭开真相的话,他们就知道我才是悲剧的主人翁。    可是,京介不求任何人的谅解。谁也不了解的,这就是人生。    “点什么?”女侍应来了。    “我要咖啡和三丈冶。还有一个人会来。”    “好的。”    女侍应再端一杯水过来,放下后,走到餐厅靠里边的地方扭开电视机。    新闻时间。    咖啡先来,京介一面看电视,一面慢慢喝着不太好喝的咖啡。    “久候啦。”绫子来了,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这个是活生生的“绫子”。    “我吃什么好呢?”    在看菜牌时,女时应走过来。    “我要咖喱饭。”    “是。”女侍应记在发票上。“太太,喝什么?”她问-    子吓了一跳。    “呃……咖啡。”    女侍应走开时,绫子笑着说:“被人叫“太太”,一时之间不知她叫谁哪。”    绫子,你是我的“太太”,永远的。谁也不能得到你。    “几点钟回东京?”绫子问。    “嗯——如方便的话……”    “嗄?”    “不,朋子说她对你不起,叫我带你在这一带游览一下才回去。”    “怎么可以!不能做那种事的。而且如果我不回去,妹妹们会担心的。”    “是吗?”    “嗯。朋子也一定希望尽快见到你才是。”绫子说。    咖啡来了。    “我两种都要。”绫子说。    是的,以前你也是这样,每次都要加糖和奶精。    绫子边喝咖啡边回头看电视。    “……警方认为是那些男友们因恨绫子小姐决定结婚的事而杀害她。”广播员的声音传进耳朵。    “哎呀,她也叫绫子。”绫子皱眉头。“竟然被杀了,好不幸。”    “是呀。”    绫子的眼睛从电视移开时,画面上出现京介的睑。    “我妹妹最喜欢这种案件了。她的情人是刑警嘛。很好很温和的人——我妹妹时常插手案件,做危险的事。”    广播员在说出京介的名字和特征期间,绫子在说话,所以完全没听见。    “……正在全国指名通缉中。”    绫子再一次转向电视的同时,京介的照中消失了,转为下一个新闻话题。    京介松一口气。    “为什么要杀人呢?”绫子摇摇头说。    “这个嘛……不能一口断定杀人的那方是壤的。当中也有非杀不可的家伙。”京介说。“你不认为吗?”    突然,绫子气忿不平地盯着京介。    “不。”绫子有力地说。“那是杀人者的蛮理。没有人是杀了也无妨的。当然其中有非常过分的人,我也有气得想杀的人……不过,我不相信我自己如此公平。”    “公平?”    “可不是?谁也不能说,在别人眼中,自己不是讨厌的家伙呀。”    “呃——的确是的。”    “谁也没有权利叫别人死,你觉得是不是?”    京介有点儿被她征服的感觉——“对不起。不知不觉生气了。”绫子有点难为情地说。“我总是这样,别人说我像小孩子似的。”    “不,你说得对。”京介说。“我……”    “久候啦。”    女侍应把咖喱饭摆在绫子面前。    “噢,我的先来啦。”    “没关系。你先吃。”    “对不起,那我不客气了。”    绫子开始吃东西,然后……女侍应忽然在桌旁站了一阵。    京介感觉到女侍应的视线。她肯定是在看自己。    女侍应回去了。是否察觉到刚才在电视上看到京介的睑?她装着在看别的地方。    然后向柜台深处喊一声“我出去一下”,从餐厅走了出去。    京介用力把纸巾捏碎。    绫子肚子饿了,一下子就把咖喱饭吃了一半。    “对不起。”京介说。“我们必须走了。”    “嗄?”绫子吃一惊。“可是你的三文治……”    “没关系。赶时间。”京介催促绫子。“走吧。”    绫子莫名其妙地跟着回到房间。    “安西先生,怎么啦?”    “其实——”京介关上房门。“我有件事瞒着你。”    “怎么说?”    “我被警察追踪着。”    绫子吓得直眨巴眼。    “是不是超速驾驶了?”    “不是的。我……为了这次的私奔,到处筹钱,筹不够。但我不想让朋子失望。一念之差,我把工作地方的钱偷走了。”    “啊。”    “刚才女侍应看看我就不见了,一定是去报警了。在我见到朋子之前,总不能被警察捉去。承蒙你关照,我很感激……那我马上就要逃跑了。”    这是京介的赌注……绫子会怎样做呢?    当然,仔细一想就知道,偷走工作地方的钱这点小事,不可能连名古屋的酒店女侍应也认得他的脸,不过绫子大概不察觉吧。    “不行。”绫子说。“我答应过朋子,一定要带你回去见她的,这个诺言必须实现才行。”    “但是……”    “我也一起走。”    绫子急急准备——没什么好准备的。    “你真的肯跟我一起逃?”    “嗯。”绫子点点头。    “那就走吧。”    的确十分危急。    两人从太平门出去外面。正当快步走在马路上时,远远传来巡逻车的警笛声。    “幸好来得及。”京介说。    “待会去哪儿?”    “唔。”京介说。“暂时躲在山中好了。”    山中?    确实有“躲起来”的感觉,可是——有电话吗?绫子担心起来。    京介截住出租车。    “跟朋子联络一下的好……”他让绫子先上车。    “我晓得。先找到藏之所才叫她来。首先必须先离开这里。”    “是的。”绫子一副谅解的样子。    京介想,这样子就可以永远跟这女孩在一起了。直到最后的一刻“我回来啦。”夕里子在门外喊。    “你回来啦。”珠美跑出来。“刚才电话在响,我一拿起来又收线了——这个人怎么啦?”    珠美瞪大眼睛是当然的事,因为夕里子和国友两人一头一脚地合力抱着一个男人进来。    “他叫风野……客厅的沙发没问题吧。”    “等一下。我收拾一下杂志。”    珠美率先冲向客厅去。    “真是的。”好不容易把风野-在沙发上,夕里子气喘不休。“怎会有人晕倒这么久不醒的?”    “不是死了吧?”珠美说。“何不搔一搔他的脚底?”    “别胡来。对了,你说电话……”    “收线了嘛。我在上厕所。”    “会不会是姐姐?”    “不晓得,我又不是千里眼。”    “你好冷酷。”    “这叫现实……瞧!”    珠美果真在风野的脚底搔起痒来。    “哗!”风野坐起来,东张西望。“这里是哪儿?”    “终于醒觉啦。还是在装睡?”国友说。    “唉——刑警先生。”风野叹息。“这是什么地方?相当破旧的公寓——”    “好无礼。”夕里子瞪眼。“这也是高级公寓哦。”    “啊,失敬。我是说,如果跟米原宅相比的话。”风野分辨一番。    “你一听到牧田弦一的事就晕倒了。你没忘记吧。”    风野稍微垂下眼帘说:“嗯——吓一大跳。因为太意外了。”    “光是意外也不至于晕倒呀。你知道牧田弦一的事吧。”    风野似乎坐立不安,两手相握。    “太太对这件事……”    “你指米原里美女士?见你晕过去,她很吃惊哦。其后我们把你扛出来,就不懂她如何了。”    “是吗?”风野点点头。    “风野先生,你不是米原先生的秘书么?为何不去公司?”夕里子问。    风野有点难为情地看这夕里子,说:“呃——一半一半。”    “一半一半?”    “我也为太太办事。社长的事当然不必说。”    “那不是忙不过来吗?”    “当然啦。不过……太太要办的事是有薪金的。”    夕里子终于领会过来。    “那縻,你是太太的男朋友……”    “差不多。叫做玩伴吧。”    “呵。”珠美听见了。“玩什么?计算机游戏机?扔小布袋?”    “珠美!……哎,风野先生,你和牧田弦一是何种关系?”    “情侣?”珠美插嘴。    “我是……”风野稍微犹豫之后说:“牧田弦一的哥哥。”    “嗄?”夕里子和国友大感意外。唯有珠美嘟起嘴巴。    “怎么,那多无聊。我以为是更意外的关系哪。”    “为何不同姓?”国友说。    “我从小做人养子。”风野说。“我和弦一很少见面。可是——这次的事——”    “告诉我。”国友拉来椅子,在风野面前坐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风野沉默片刻,终于用沉重的语调开口道来。    “向朋子小姐推荐弦一的是我。”    “你告诉里美女士的吧。……在休息时,她问“有没有适合朋子的人选”。”    “于是……”    “她说医生最好。不晓得为什么,她拘泥于医生做人选。”    “医生吗?但牧田弦一不是医生呀。”    “我知道。”风野点点头。“我也只是开玩笑的。当我告诉她,我认识的人中,有个本来念医的,不久她就叫我安排她跟那个人见面了。”    “于是你介绍了牧田弦一?”    “当然,我没想到真的成事。”    “你没告诉她弦一是你弟弟?”    “没有。因为我和他不同姓,而且我觉得没有说的必要。我弟弟是被杀的吗?”    “一-毙命。”    “怎会这样——”风野摇头。    “你有什么头绪?”    “不晓得——我弟弟不是那种与人结怨的人。”    “但是不正常哦。”珠美抗议。“他好象对小女孩有兴趣。”    “啊——那是事实。”风野点点头。“他胆子小,因此不敢跟女孩子说话。不过……为人良善,绝不会用粗的。”    “说的也是。”珠美点头。“有时太亲切了,反而给人麻烦。”    “但不觉得奇妙吗?”国友说。“米原里美为何让牧田弦一和女儿结婚?怎么想都不合理,不是吗?”    “呃——说的也是。”风野点头。“但我认为——假如我弟弟因此机缘而成功就好了——绝不是看钱份上。我弟弟需要的是自信。虽然生得高大,却有自卑心理。”    “我明白的。”珠美一本正经地说。    “可是——他死了——”风野泄气地说。    稍微沉重的空气流过。这时候,电话响了。    “可能是姐姐。”夕里子冲上去。“是,喂喂。啊。他在。请等一下。”    夕里子转向国友。    国友紧张地接过电话筒。    “我是国友……嗯……那么,他们在一起?……知道了。”国友想了一下。“也好。另外联络,再见,”    “怎么啦?”    要国友答复夕里子的问题似乎十分困难。    “警方赶到安西京介和绫子所住的酒店时,被他们察觉了,跑啦。”    “跑了?那么……”    “绫子跟他一起。”    夕里子倒抽一口凉气。    “他拿姐姐……做人质?”    “我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总之,那边警方也在奋力追查他的行踪。”国友搭住夕里子的肩。一定没事的。提起精神来。”    “嗯——安西京介想干什么?”    “他被指名通缉。一定很快就找到的。”    “是的——”    夕里子为别的事担心。大概国友不会了解的,可是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关系,夕里子可以理解绫子的心情。    虽然觉得不可能——“你说什么?进入山中?”绫子说。    “嗯。”京介点点头。“前面就是山道。这个季节没人在了,我们可以去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绫子很困惑。    “可是……朋子在等你呀。”    “我晓得。”京分说。“但是现在去见朋子的话,他们会捉我的。警察不是傻瓜,他们一定在她那边等着。”    “那怎么办?”    “总之先躲一躲。我以前利用过前面不远的小屋。现在应该还保存着。”    “小屋——两房一厅吗?”绫子问。    “住得不会太舒服就是了。”京介笑起来。“你怎样?你可以回去了。不过,这里的事请别说出去,好吗?”    绫子迟疑不决。    当然,陪到这个地步,可以说已经仁至义尽了。如果继续陪他进入山中的话。    怎么想都做得“太过”了。    但是,在这里分手又如何?    京介可能永远不会从山上回来了。最后变成泰山,站在动物的前头,“啊啊”声叫看从一棵树荡到另一棵树——不可能吧!    “你不是一直住在山中吧。”绫于说。    “当然了,顶多两三天。警察不会找到这种地方来的。一旦他们转去别的方向搜查时,我就离开这儿,去见朋子。”    “那么,我和你一起去。”绫子说。    “可是……”    “总之,我必须把你带回朋子身边。”绫子坚决地说。“我和你在一起。”    京介暗暗松一口气。    这就好了。可以不必一个人死了。    一个人死和两个人死的差别很大,还有几小时的事而已。    “那就走吧。”京介催促她。    绫子对步行不太有信心。可是事到如今又不能反悔说不去:假如到了小屋……有电话吗?电视呢?必须看看新闻才行。    还有,走山道会流汗,最好可以泡泡热水——从未在小屋住过的绫子,以为跟酒店一样。    两人迈步了。京介拖住绫子的手,沿着和缓的上坡道前进——风野终于平静下来,站起来说:“打搅啦。”    “你上哪儿去?”    “再不去公司的话,社长会发脾气的。”风野对国友说。“我想替弟弟办丧事。    不要紧吧?”    “当然。我替你联络。”    “那么,请多多指教。”风野走向玄关。    夕里子送他出去时,大门打开了。    “对不起。”    进来的是……“朋子小姐!”风野瞪圆了眼。    “啊!”    朋子和市川和人呆立在那里。    风野大吃一惊也是当然的事。    “糟糕。”国友搔搔头皮。“你们来得不是时候哪。”    没法子。国友再把风野请进客聪,同他说明窝藏朋子的原委。    “原来如此。”风野点点头。“我明白了,最重要的是朋子小姐得到幸福嘛。”    “谢谢。”朋子微笑。“不要告诉大家哦。”    “我答应你。”    “没想到你是牧田先生的兄长——”    “我们两兄弟长得不太相像吧。”风野站起来。“那我真的告辞了。”    “关于你晕倒的事,你准备怎样告诉里美女士?”    “呃——坦白告诉她好了。没法子呀。”风野耸耸肩鞠个躬,走出客厅。    “哎。”送走风野后,夕里子回到客厅说。“他是否已说出真相了?”    “一部分吧。”国友点头。“不过,我感觉到他似乎没有把真相全部说出来。”    “他隐瞒着什么事?”    “米原里美的目的呀。他当然应该听到什么才对。”    “说的也是……朋子,吃过饭吗?”    “嗯,我们正想去吃点什么。”朋子和和人的手紧紧相握着。    夕里子看了几乎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怎样?大家吃饭盒好吗?我去买。”和人提议。    “我附和!”珠美的声音立刻叫起。夕里子不由笑了。    除了回警署的国友外,结果和人出去买了四份“便当”回来。    “麻烦了大家。”朋子说。“绫子到底在哪儿呢?”    “不晓得。”夕里子耸耸肩。“对姐姐来说,在城里或在山上都无大差别的。”    当然她没想到,绫子真的去了“山中”——来历不明的野小子?牧田弦一又如何?    “可是现在你不是让她跟来历不明的牧田弦一结婚么?”    国友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讽刺的话。    “嗯。那是另一回事。”里美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作为名门之女,她想自己挑选结婚对象是不对的,不合礼仪呀。”    好会说话!夕里子又吃惊又佩服——夕里子突然望一眼站在旁边的风野。    国友向他询问了昨晚派对的许多细节,风野在冒汗。因为里美像泥鳅一样,完全捉摸不到她的意思。    风野是米原龙也的秘书,但他为何在这里?夕里子想。    “我的睑上有什么吗?”风野问。夕里子慌忙摇摇头说:“不……对不起。”    “总之……”里美说。“我猜不到谁会杀朋子,朋子的朋友何以在那个地方被杀,我也不知道。”    “呃——那么说,有关牧田弦一被杀的事,当然你也毫无头绪。”    “当然。”里美说。    “你说什么?”有人大喊。    是风野。国友和夕里子对望一眼。    “刚才你说什么?”风野的睑变青。“牧田弦一——”    “他被杀了。被人用-打死……”    国友没说下去,因为风野嶝一声晕倒在他面前。    国友和夕里子慌忙奔上前去。    “怎样?”    国友替他把脉,点点头说:“没事。他晕倒了。”    “可是,为何他会这样?”    “大概吃错东西吧。”国友故意轻松地说。“让他找个地方躺一下。”    “是……嘿。”    两人合力把风野扶起来。    “打搅啦。”    国友告辞,把呆住了的里美-在后头,扶着风野走向玄关。    “怎办?”夕里子说。    “当他晕倒时,有没有看见米原里美的样子?她真的大吃一惊。”    “完全预料不到之故。”    “换句话说,这位秘书老爷一定知道什么。起码他听见牧田-一死了时,因受打-而晕倒了。”    “这个人搬去哪儿?”    “先放到车上……”    “游车河?”    “开开心地回去吧!”    两人的对话轻松又愉快。包括风野在内,他们三个离开了米原宅上一页《错体私奔》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