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玫瑰绽放的年代》-正文第八章 第一次失眠    晚上,柳秋莎和王英躺在床上,从外面回来的王英仍是很兴奋,兴奋的王英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她一边翻着身子一边说:天山13岁参加革命。不知什么时候起,王英已经不直呼刘天山的名字了,而改成天山了。    王英还说:天山立过五次功了,都是大功。    王英又说:天山都32岁了,天山32岁了……    王英兴奋不已地议论刘天山的时候,柳秋莎脑子里都是邱教员的形象,他今年多大了,25岁还是26岁?他肚子里有那么多文化,讲课时总是一套一套的,仿佛天下的事都装在他的脑子里。还有邱教员的那双眼睛,他望着她时,那眼神一飘一飘的,像挠她的痒痒,让她浑身舒畅。    不知什么时候,王英停止了念叨她的天山,而变成了一阵轻微的鼾声。柳秋莎却睡不着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邱教员的声音和身影。这是她第一次失眠,让她幸福也让她痛苦。    在抗联时,山外有日本人的围兵,山里冰天雪地,只要队长一声令下:休息。    她不管是靠在一棵树上,或者钻到一片树叶丛中,很快睡去。睡了一会儿,又睡了一会儿,便有站岗的哨兵把他们叫醒,让他们活动一下身体,以免冻坏了。每次被叫醒,她都十分不情愿,然后就半睁着眼睛,乱跑上一会儿,接着头一歪,就又睡过去了。那时,睡觉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现在失眠的她,同时也被另外一种幸福折磨着了。    第二天,军训队的学员又在操场上上课了,她仍然坐在那棵枣树下,不知为什么,阳光依旧那么好,照在她身上暖暖的,她却一点也没有困倦的意思。她睁着眼睛望着邱教员,邱教员讲的每一句话,都一点一滴地流进了她的心里。    她觉得邱教员说话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还有邱教员白白的牙齿,甚至穿在邱教员身上的军装,也是那么合体,让她赏心悦目。    邱教员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浑身上下在那一瞬间,仿佛被大火点燃了,越烧越旺,她觉得自己都快被烧焦了。以前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自从胡团长的出现,胡团长的单刀直入,一下子把她的心扉打开了,然而进来的不是胡团长而是邱教员。    中午,她也不想睡觉,就坐在窑洞门前的土坡上。她知道,每天这个时候是邱教员散步的时间,邱教员总要在中午阳光最好的时候出来走一走。他手里有时拿着一本书,一边走一边看书,有时似乎在思考问题,在小河边走来走去,更多的时候,会吹一两声口哨,悠悠闲闲地走着。    今天,邱教员果然又出来了,他今天没有拿书,而是端着一盆衣服向河边走去,他的肩上还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他的样子潇洒而又从容。邱教员蹲在河边洗衣服,洗衣服也没忘了吹口哨。他的口哨吹得从容不迫,曲折委婉,河边树上的几只鸟在邱教员的口哨声中,也大着声音鸣唱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柳秋莎向邱教员走去。这时邱教员已经洗完衣服,正端着脸盆向回走,他似乎洗了脸,脸上湿漉漉的。他也看见了她,他没说什么,只冲她笑一笑。就在自己的窑洞前,他把衣服晾在铁丝上。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冲邱教员说:我帮你。    说完,不由分说接过邱教员的衣服晾晒了起来。    邱教员怔怔地望着她。她冲他一笑,她看见邱教员脸红了。    太阳很好,有春天的微风拂过,静静地在两人中间流淌着。上一页《玫瑰绽放的年代》下一页  书坊首页 |业务QQ: 974955917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