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阿菩-《边戎》-正文卷十一 锋鞘难衡 第一六八章 偶遇  种去病走在津门的大街上。  心情,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津门实在是一个好地方,如果将来老了能到这样一个地方将养,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小市民来说津门的竞争还是蛮激烈的,但对种去病这种人来说,商贩们面红耳赤的争吵也是一种令人惬意的观赏对象。  他忽然想起了杨应麒的一句话:“如果你有机会到津门去…………”  七将军说的没错,这里的氛围确实很宽松,与萧铁奴军中相比简直是两个天地。这里,几乎有些像汴粱了,或许没有汴粱那么淳厚,气象却更新,甚至更自由!  “那狗官……”  路过大将军府时,对面的华表坛上一个民妇正在哭诉。华表坛的书记正记录着民妇的话,做完好转呈到律法机构备案。种去病站在一边把那民妇的哭诉听完,那是一件令人泣下的冤情,旁边许多人都听得哭了。济困会――津门一些善心人自发组成的一个组织的一个成员把那民妇接了去安置好,一个老人在旁敦促书记要赶紧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因为那可能牵涉到流求地方上的一宗腐败大案。种去病从这个老人的言语中听出他似乎是什么“华表坛评议组”的成员之一,大概是民间推举来监督华表坛运作的机构之一。  期间种去病曾见到杨应麒的马车从华表坛边经过,对于那民妇的哭诉和围观着的呼喝半点不理睬,完全没有停下来“体察民情”的意思,自去办他的事情但看马车行走的样子也不见得有什么急事。津门民众对此也不见怪,反正事情有专人负责,何必七将军来多管闲事。  种去病看了一会,便转了个路口,问明孤山寺的地点,随进香的人流进寺,寻到地蕺阎,为自己死难了的战友祷告。这时孤山寺的规模己经不小,不但佛堂就有十几殿,而且左为医馆,右为义舍,后面临近藏经阁的地方还有一座全津门规格最大的义学学堂。种去病正自游览,忽然前厅有人喧闹,原来是一个赤裸了右肩的和尚在大声邀战,自称为大宋少林寺武僧,要向名气甚大的悟明和尚单挑。  “少林寺和尚和孤山寺的和尚单挑?”  种去病看得津津有味,但没一会便有一个多事的人道:“少林和尚你闹错地方了!这里是孤山寺,是天台宗的地方。悟明大师的禅武学堂不在这里。”  那和尚便问在那里,有多事的少年道:“跟我来!”  那和尚跟了去,种去病也随着人流走,不久来到禅武学堂,却只是一个前后三进的大房子,门面甚是简朴,看不出这竟然是这几年轰动东海的武学殿堂!  那和尚在门外大声出言挑战,不久门内走出一个童子来道:“是少林寺的大师么-”  “当然!”  那童子便问法号师承。  “贫僧慧音,座师乃是当今少林方丈海宽禅师。”  种去病是中州人士,在中原学武,与少林寺原也有点渊源,一听这话便知道这个和尚是冒牌货。少林虽以武术驰名天下,但当代方丈却是文僧,不懂武功。  那童子显然也知道此事,哑然笑道:“海宽禅师也懂得武术么?”  那和尚却以为那童子是在讽刺海宽,怒道:“你敢诋毁先师!”  那童子更是笑得难以止歇道:“先师?海宽禅师还没圆寂呢,你就叫他先师了!”那和尚大怒,欺上前去,那童子身子一矮,肩头顶住了他的小腹要把他顶出去,谁知这慧音和尚却也有几分本事,那童子年幼力小,没能顶他一个跟头,只顶得他退了几步,被那大和尚消了去势后揉身欺上,把那童子抱住就用额头撞他的额头,撞得那童子叫苦不迭。那童子手脚灵便,但毕竟年纪太小,这和尚又完全仗着自己的身材蛮来,所以吃亏。  旁边的人都起哄,斥责那和尚以大欺小又没有武风,那和尚反而振振有辞说:“老子这是铁头功!”  种去病看得眉头大皱,走过去用铁钩钩住那和尚后颈之肉提起,那和尚痛叫一声,手自然而然就放开了那童子,同时脚也撑了起来,以便缓解颈肉被铁钩刺入的痛楚。种去病趁他膝盖拉直,一脚把他踢得跪下了,这才放开了铁钩。  那和尚大怒,手一撑,扑上来和种去病拼命,种去病一让让开了去,脚一绊又摔了他一跤。旁边围观的人多有识货的,见到种去病这一招无不喝彩。那和尚挣扎起来又扑上来,种去病还是一让、一绊,偏偏那个和尚就是躲不开这招。如此来来去去三四回,那和尚摔得鼻青脸肿,知道今日遇上了辣手,不敢再闹,恹恹去了。  种去病摇了摇头,就要离开,忽然门内有人呼佛号道:“高明,高明!不知这位壮士如何称呼?”  种去病回过头来,见是个和尚,举手道:“不敢,姓种。”  那和尚道:“原来是种壮士。听壮士口音不似本地人,是要来参加下一届东海擂台的么?”  种去病笑笑道:叫、可这两下功夫,可不敢上去献丑!”  那和尚正色道:“种壮士此言差矣。我看种壮士身手法度,当是有武术师承的。若是无师自遁之辈,如此谦逊也无妨;但若出自名门,便不该把师承之学说轻了。”  种去病闻言忙敛容道:“受教了。”  那和尚又问:“种壮士师承,不知能告知一二否。”  种去病笑着摇了摇头。那和尚看看周围人群,说道:“是和尚糊涂了。种壮士,舍内颇有茶水,可肯屈尊入内歇一歇脚么?”  种去病心道:“这禅武学堂内部究竟是什么样子,进去看看倒也无妨。”便告谢了,由那和尚引入堂内。  进了大门,却是一个大院子,院子中排列了十八般武器以及各种打熬力气的器械,再进一重门,却是些雅洁的廊屋。那和尚引种去病进其中一间小屋,茗茶相待。  种去病问:“大师可就是津门大名鼎鼎的悟明禅师么?”  那和尚笑道:“种壮士认谬了,悟明师弟哪有我这般衰老?其实我在这里也是过客,得悟明师弟以礼相待,暂时留在此处与他门下弟子切磋几天武功罢了。”  种去病哦了一声道:“原来大师也是外来,却不知宝刹何处,宝号如何称呼。”  那和尚道:“少林海遁。”  种去病心中一凛,随即笑道:“这么说来,刚才那个假少林和尚,却是孔子跟前卖学问,鲁班门口弄大斧了。小可也唐突了,早知有少林武僧高手在此,便不当贸贸然出手,阻了和尚大显神通。”海遁笑了笑道:“种壮士代少林打了这假货乃是大快人心之事,我辈只当感谢,岂会见怪?”又问:“种壮士的武功师承,可也与少林有些渊源?”  对方若是外行,种去病或者便直言告知,但海遁乃是少林寺当代有名的武僧,与中州各武术家多有来往,若种去病将师承直接告知,怕对方马上便窥破了自己来历,歉然道:“事有不便,师承不敢轻表,还请见谅。”  海遁和尚倒也不见怪,笑了一笑只是劝茶。过了一会道:“海遁年交五十,嗜武却如少年。今日见了种壮士这般武艺,心痒难搔,不知种壮士可肯下场印证印证否?”  种去病连称不敢,海遁再邀,种去病仍辞,海遁三邀,种去病心头傲起,忖道:“你是要通过武艺来洞察我的师承来历么?哼!我便不用少林僧教的武功,也可与你一战!”便道:“难得大师如此雅兴,去病却之不恭!”  海遁大喜,便命童子准备更衣。海通道:“后院有一处地方甚是宁静,不如便在那里一决胜负,如何?”  种去病道:“甚好。”  两人换了短袖衣裤,海遁领到后院,但见一座假山边铺着一片好大的沙地,跨过栏杆,脚底触处但觉软硬适中,正合动手。  种去病取了一块布把铁钩尖锐处包了起来,海通道:“你少了一只手,正当用它来补足,何必包裹!”  种去病笑道:“你年己将老,小可正该让你一手。”  海遁眉抟怒发,蓦地欺身攻他下盘,种去病见他攻得急了,一闲躲开,腿一扫反扫中对方胫骨,海遁吃痛,几乎就要摔倒,一个猫伏滚开数尺,这才站起来道:“好功夫。”  种去病笑道:“是大和尚不该动怒!”  海遁走上一步说:“再来,再来。”  种去病心中赞叹:“常人吃了我这一脚,没有三天爬不起来,这海遁和尚果然了得,练得一身好筋骨!”脚下乱走,想要寻他破绽,但海遁既定下心来,种去病便没得手的地方,两人相持渐久,种去病心中略见烦躁,被海遁看破,欺身而近,两人手腕相交,种去病但觉断手一酸,己被制住,跟着腰间被撑住,整个人被摔了出去,这第二回合却是输了。  海遁笑道:“和尚还没老,倒是种壮士少了一手,终究是吃亏。”  种去病打起了性,眼中杀气陡生,便如一头狼露出了獠牙,两人本是比武,但种去病此时的眼神却如要杀人一般。海遁见状吃了一惊,眼见他欺近,包住断手的布条忽然裂开,白晃晃的铁钩便向自己脖子划来。  海遁大骇,若双方都性命相搏,种去病未必便能赢他。但这时一个忘情拼命,一个自觉克制,海遁便落了下风。  眼见一场好好的比武就要见血,忽然一只手把从后边伸出,硬生生把种去病的肩头给按住了。  种去病陡觉肩膀受制,自然而然地便一个矮身,坐倒在地出脚反踢,同时铁钩挥出向对方要害划去。这是他在战场上养成的拼命习性,手脚动得比脑子还快。  但对方反应却也不慢,一被种去病挣脱马上逗开,种去病三脚一钩没踢着划中对方,马上跳起凝神待敌。  那人喝道:“你干什么!比武还是拼命!”  种去病被这一喝喝得心神一定,冷静下来,满脸惭愧,忙向逗在一旁的海遁和尚道:“大师见谅,小可失态了。”  海遁合十道:“无妨。少年人易于激动,也是人之常情。”又道:“种壮士是从战场上归来的吧?”  种去病昂然道:“不错。”  海遁叹道:“怪不得能有如此杀气。战场上骁勇善战自是好的,但杀气太重,恐有伤天和。种壮士下得战场后,须多读佛经消解戾气才好。”  种去病还未说话,刚才按住种去病那人哈哈笑道:“和尚迂腐了。比武场上存得慈悲心,战场上可存不得。没一点杀气,如何胜敌!须得令敌人破胆,胜敌而后方能止杀!”  海遁微微一笑,却也不辩。  种去病刚才沉浸于战斗当中,这时才发现除了刚刚出现在场中这个人之外,栏杆那边还有一个和尚,一个青年,看样子也都是练家子,心想:“他们都是禅武学堂的人么?这海通称那悟明和尚为师弟,可见他在禅武学堂中地位不低。但眼前这人看样子不过三十上下,竟敢直斥他迂腐,这人又是谁来?”平眼望去,对方也正望过来,看了看种去病的断手,问道:“你姓种?”  种去病点头道:“不错。方才多得这位大哥出手制止小弟暴乱。不知这位大哥如何称呼?”  那人却没回答,又问了一句:“你是萧字旗下、从阴山那边来的吧?”  种去病心中一凛,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那人道:“你的事情我听老七说过,反倒是六奴儿从来没跟我提起。”  种去病听了这话大吃一惊,问道:“请恕去病眼拙,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那人笑了笑道:“六奴儿叫我大哥。”指着栏杆外那个青年道:“叫他二哥。”又指着那和尚道:“这个是禅武学堂的主儿,悟明和尚。”  种去病听得惊疑交加,忽然想起一事,向那青年看去,果见他脖子上有块胎记,正是曹广弼的标志之一萧铁奴和他提起过的,赶紧单膝跪下道:“末将种去病,见过大将军、二将军。”  种去病面前这个人正是折彦冲,他见种去病如此,微笑道:“这里是武场,但论武艺,不论身份。起来起来。”  种去病才站了起来,便听旁边曹广弼道:“看你这身手,有在大宋军中历练过吧?”  种去病心头微震,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曹广弼又问:“世衡将军传下的西北种家,与你可有关系?”种去病低头道:“我这等人,何敢高攀,莫的侮了世衡将军。”  曹广弼冷笑道:“在我汉部为将,不足为荣,反以为辱么?”  种去病心中吃惊,知道说错了话,惶恐道:“去病该死,请二将军降罪。”  折彦冲挥手道:“好了好了,都说这里只论武艺,说军中之事作甚?来,种兄弟,我们比一场。”  种去病沉吟道:“不敢跟大将军动手。”  折彦冲笑着问道:“为何?”  种去病道:“若尽情,恐出手没分寸伤了大将军贵体;若不竭尽全力,又是对大将军不敬。”  曹广弼皱眉道:叫Ⅵ卜年纪,哪来这么多的顾虑!这般不夷快!“  种去病尴尬地笑了笑,却仍不敢动手。  折彦冲也有些失望,说道:“那便算了吧。”对曹广弼道:“二弟,我们来一场。”  曹广弼二话不说便跳下场来,种去病和海遁忙都退到栏杆以外。折、曹二人行过武者之礼,便即动手。但见场内沙尘纷飞,拳如电,脚如风,种去病看得呆了,心道:“大将军与二将军都是光明正大的身手!”摸了摸自己的断手:“我却是不行了,这辈子,只能杀人!  忽听场内啪一声响,折彦冲被摔翻在地,曹广弼笑道:“大哥,你身手可慢了啊,脚下也飘了,是被人奉承多了吧?”  折彦冲一声冷笑,翻起来反攻,拳拳凶狠,曹广弼一个遮掩不住,颊上吃了一拳,登时肿了起来。  折彦冲笑道:“老二,你不够稳才是真的。手都软了!以后朱衣巷少去,让阿虎给你介绍户好人家正经。”  种去病心道:“朱衣巷,那不是烟花之地么?二将军会去那种地方?”  曹广弼哼了一声道:“你少在军中后辈面前坏我的名头。”  折彦冲笑道:“去几趟朱衣巷,坏什么名头!军中宿将,乱世名妓,佳话啊!”  曹广弼被折彦冲说的有些尴尬,讷讷道:“旧相识罢了。”  折彦冲道:“既然如此,何不赎出来?”  曹广弼皱眉道:“今天比武,尽说这些干什么!”揉身上来与折彦冲摔跤。两人纠缠在一起,一直翻滚到都没力气,这才一起仰面躺着一起喘息、大笑。  种去病看得羡幕,心道:“若彦崧在此,我们也能这般”忽又摸了摸那锋锐的铁钩,心中颤抖:“但要是像刚才那般杀起了性子,岂不伤了他?”正自出神,忽然有人扯了自己一下,却是悟明和尚。  海遁与悟明和尚领头走出院子,种去病会意,也跟了出来。三人守在门外,随口论些武技。良久,曹广弼才走出来,对种去病道:“大哥要见你。”与海遁、悟明点头道别便径自离去了。种去病心怀惴惴,入内见折彦冲,走近前来,只见折彦冲端坐在刚才躺着的位置上,满是汗水的衣服都干了,显然是长久未动所致。  折彦冲指着栏杆上披着的干净衣服道:“帮我拿过来。”一边站起身来,随手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从种去病手中接过干净衣物穿上。  种去病见折彦冲眉头紧皱,脱口问道:“大将军,出什么事了?”  折彦冲随口答道:“广弼说要回大宋”  种去病吃了一惊:“什么!”  “我本来想挽留的,但终究劝不住他,”折彦冲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或还有转机,你莫要向外人提起。”  种去病想了想问道:“若是六将军问起,去病当如何回答?”  折彦冲道:“广弼要去大宋的事,现在也就我和应麒知道。不过六奴儿自然不算外人,他若问起,你照实说便是。”这时他己经穿好衣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个地方不错,以后若有空不妨常来玩玩。年纪轻轻的,别老阴沉着脸。今天我还有事,这便先走了。”顿了顿道:“在军中好好干。”  种去病应了声是,目送折彦冲出门,自己又在这院子中站了许久,许久。上一页《边戎》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