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杨千紫中短篇作品》-正文轮回幻影    一    我叫梵歌。我是洛影帝国三皇子断影的侍女。    事实上整个王宫里没有人把我当侍女的,断影待我如掌心至宝,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所有人都因为断影对我的眷顾而让我三分。我每次不开心的时候断影都要比我难过得多,所以我总是开心地笑,我不想他因为我而露出忧伤的表情。    我一百岁那年入宫时断影已经一百五十岁了。白色的长袍,及腰的金发,他站在后花园的莲池边朝我远远地伸出手来,他说,梵歌,我是断影,以后我们形影不离好不好?他身后的莲花在那一年里空前地盛放,浓重的粉辉映淡定的白,妖艳得有些诡异。    从此断影真的与我形影不离。白天的时候他总是拉着我的手在皇宫里横冲直撞。夜晚的时候,他喜欢把我抱到高高的塔顶上肩并肩地仰望星空。他有时会默默而长久地凝望我的侧脸,他对我说,梵歌,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我沉默片刻,狡猾地反问,那,你知道吗?    断影把他白色的披风解下来披到我身上,很认真地说,也许知道,又也许不知道。我只希望我和你可以永远这样形影不离。我们都不要去碰那种叫做爱情的东西好不好?    我好奇地问,为什么呢?我们现在这样形影不离,算不算是爱情呢?    断影伸出手揉揉我头发,傻丫头,我一直把你当小妹妹呢。这怎么会是爱情呢?    二    今天是断影的哥哥,也就是二皇子蝶影的生日。整个洛影帝国一片喜庆的气氛。毕竟这是蝶影三百岁生日,法典上规定在这一年里他是必须要成婚的。皇宫里举办了盛大的宴会,断影让我穿上最华丽的罗裙陪在他身边,寸步不离。断影告诉我,蝶影是他最亲爱的小哥哥。    可是在断影和他所有皇族的家人们为蝶影施许愿咒的时候,我独自跑到了后花园里看睡莲。盛大的宴会对我来说有些喧嚣,我看着满池沉静的莲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午夜微凉而暧昧的空气。    蓦然转身,看见身后站着一个英俊的男子正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我忽然有些惊慌失措,一时间不知该往哪里走。    他一步一步朝我走来,紫色微卷的头发一漾一漾地四散开去,宛若神明。深沉而宁静的声音,他说,我是星残,洛影帝国的占星师。    我的心猛地沉下去又浮上来,丝丝震颤,摇曳心旌。我听见自己虚弱的声音说,我是梵歌,二皇子断影的侍女。    我忽然很想问问断影,这种剧烈心跳的感觉,可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耳边响起断影曾经说过的话,我只希望我和你可以永远这样形影不离。我们都不要去碰那种叫做爱情的东西好不好?    三    当晚,当我和断影再一次坐在高高的塔顶上仰望星空的时候,我开心地对他说,我想,我爱上了一个人。    断影的笑瞬间凝固,梵歌,你说什么?你爱上了谁?    我怯生生地说,今天我在后花园遇见一个占星师,我看见他的时候心会剧烈地跳,我猜这也许就是爱情。    断影许久没有说话。后来他干涩地朝我笑,梵歌,你说的占星师是星残吧?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说过的话吗?我们都不要碰那种叫做爱情的东西不是很好吗?    我低头,忽然很想流泪。断影,我真的没有忘记你说过的话。可是我真的爱上了他,我不想骗你。    断影看着我,怜惜地扶着我的肩。梵歌,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我不怪你。    我看见断影的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忧伤表情,我有些心疼。可是断影,你说过你不爱我的不是吗?    四    有了爱情,断影真的不再与我形影不离。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他了,因为我一直都跟星残在一起。他是洛影帝国里最年轻的占星师,目光如炬。我常常抱膝坐在石阶上看他站在高高的祭坛上神情严肃地仰望星空。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风一样涌进我的霞衣,裙角飞扬,绯红如我的脸庞。星残对我说,梵歌,过些天就是我三百岁生日了,到时候我去向二皇子断影提亲好不好?    我低下头,幸福氤氲了午夜冰澈的气息。我忽然淡淡地心酸起来,也许以后真的不能再与短影形影不离了。    星残送我回皇宫的时候轻声地对我说,梵歌,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会伤害到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我如惊弓之鸟般拉着星残地手睁大了眼睛问,星残你说什么?你是说我和你在一起会伤害到断影是吗?    星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背。梵歌,不是这样的。那只是假设,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是整个帝国里最伟大的占星师,如果他有事的话我怎么会不告诉你呢?    五    星残到皇宫提亲的时候,断影病了。他的脸苍白如纸,原本灿烂的金发好象失去生气的植物,再也不见曾经的光泽。我顾不了礼数与矜持,跑到断影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说,断影你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断影你得了什么病什么时候会好?    断影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轻轻地握了握我的手。他直直地看着星残的眼睛虚弱地说,请你以后好好照顾梵歌。    我的泪不可遏制地涌上来,断影,断影……我在心里茫然地念着你的名字。你曾经说过要跟我形影不离的,可是我终究还是要离开你了,因为我没有听你的话,我碰了那种叫做爱情的东西。    星残握着我的手走出皇宫,他紫色的头发在阳光的辉映下发出水晶一样的光芒。他的睫毛密而乌黑,长长地扇动着好象蝴蝶飞舞。他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梵歌,如果我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有些事我是心甘情愿被你骗的,可是有些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我晃动着星残的手臂,很认真地说。    星残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带我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我没有说话,我感觉得到星残此刻的凝重和踌躇。他可能做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对错与否的决定,他的手心细微地渗出汗来。    他的声音有些飘忽有些单薄,他说,梵歌,我带你去见二皇子蝶影。我的法力不够,我不能看出我们前世今生的所有原由。可是我知道,洛影帝国苍穹中最亮的四颗星中有三颗分别是你,我和断影的守护星。在我们两个的守护星渐渐靠近的过程中,断影的守护星开始黯淡无光。也许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蝶影的守护星是整个洛影帝国中最亮的那颗,他也许知道我们想要的答案。    六    二皇子蝶影的宫殿里,星残和我望着蝶影的背影默默地站在那里,不知从何说起。    蝶影转身正对我们,露出礼貌而深沉的笑容。他跟断影长的很像,只是比他的面容更加刚毅冷峻些,毕竟他已经三百岁了。    星残攥紧了手心,终于开口问他,我占星的时候发现你的守护星是整个洛影帝国中最亮的一颗。你是皇族的二皇子,一定看过法典以及别的一些我无法触及的古籍。可不可以告诉我,断影,梵歌和我的宿命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一种玄机?    蝶影没有回答星残,他径直走到我身边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梵歌,如果你知道了自己的前世,你会不会改变今生的选择?    我手足无措地站在这里,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蝶影没有再问我。他默默地走到窗前,优雅地抖了抖长袍,坐到靠窗的石椅上,目光悠远而飘渺。他说,梵歌,我说给你听。    七    洛影帝国在上古的时候是由三种元素衍生出来的,这三种元素便是,影,光和水。    法典上清晰地刻着你们的名字,梵歌司水,断影控影,星残掌光。最初的时候你们只是单纯的精灵,喜欢在花间月下快乐的飞舞,直到有一位伟大的人类祭司把你们的灵力汇聚在一起,洛影帝国才就此而生。三位本是形影不离的精灵渐渐懂得人类的情感,水系精灵梵歌爱上了光系精灵星残。同样深爱着梵歌的断影因爱生恨,在愤怒中误杀了星残。梵歌和断影都无法面对星残的死,痛不欲生,双双因灵力衰竭而死。祭司不忍看到三位精灵如此悲剧收场,于是倾尽毕生的法力降下灵咒,令三位精灵在千年之后得以重生。按照洛影帝国法典的规定,精灵是无法参与轮回的,因为他们本来拥有永恒的生命。    可是祭司为了惩罚断影,他令重生以后的断影不能表明对梵歌的爱。如果梵歌爱的是断影,三人都可相安无事。可是一旦梵歌爱上星残,便是断影生命枯竭之时。    这是他当年因爱生恨的代价。    梵歌,这就是你们的前世今生。    梵歌,你知道断影会因你而死,你还会不会选择星残?    梵歌,断影从前世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对你的爱,难道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蝶影的声音一遍一遍地萦绕在我耳边,我麻木地站在这里,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断影往昔的面容,他清澈地对我笑,他对我说,梵歌,我只希望我和你可以永远这样形影不离。我们都不要去碰那种叫做爱情的东西好不好?    我颓然地跌坐在地上,眼睛迷茫地望向远方。许久之后,我才发现身边的星残已经泪流满面。他紫色的头发有些凌乱,眼睛里弥漫着被刺痛的痕迹,细长的手指忧伤地绞在一起,我知道他的心一定也很痛。蝶影淡定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飘来,他说,是的,我的前世就是那个伟大的祭司。可是以前的事已经过去,我希望你们三个都可以幸福地生活。    八    星残拉着我走出蝶影的宫殿。一路沉默。天快亮的时候他忽然问我,梵歌,我和断影之间,你更爱谁?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其实在我心里,根本没有明确的答案。我抬头看他的眼睛,什么话也没有说。    梵歌,如果一定要你在我和断影之间选择一个,你会选谁?    我忽然很软弱,只好轻轻地靠在星残的怀里诚实地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断影如果因我而死,我一辈子都不会快乐。对不起,星残,我想我会回到断影身边。我希望我们三个都可以幸福地生活。    星残的指尖摩挲我的长发,下巴抵住我的头顶轻轻地叹息。梵歌,如果你不快乐,那么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梵歌,如果有一天我会离开你,请你不要为我悲伤。    九    我终于选择了断影。洛影帝国三皇子空前盛大的婚礼上,我听到窃窃私语的人声之间在谈论星残死讯。    有关幸福的空中楼阁轰然崩塌。我木然地站在华美的盛宴中间,徒劳地凝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苍凉。星残,他怎么会死呢?    蝶影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他的声音低沉而铿锵,他说,对不起,梵歌。其实我骗了你。断影和星残之间无论你选择谁,另一个都会死。因为当年的祭司希望结束你们三个纠缠错结的宿命。可是我已经不是前世的我了,我现在是断影的哥哥,我只是希望我心爱的弟弟幸福。梵歌,原谅我。断影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穿着绝美的华裙一步一步走出正在举行婚礼的宫殿,星光闪烁的苍穹依旧弥漫暧昧而冷澈的味道。我想起星残站在高高的占星台上默默而长久地仰望星空的样子,紫水晶一样的长发,蝴蝶般飞舞的睫毛。他说,梵歌,如果有一天我会离开你,请你不要为我悲伤。    他是洛影帝国最伟大的占星师,他又怎么会对自己将死的讯息一无所知?    星残,我还没有来得及对你说,如果没有你,我也一样一辈子都不会快乐。    尾声    我终究没有离去。我嫁给了断影,从此我们形影不离。    我已经伤害了星残,我不想再伤害另外一个深爱我的人。宿命之中所有的纠缠错结想必应该已经尽数散去。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忘记他。思念已经无处可归,不如永恒的忘却。    在漫长一生中无数个与断影并肩坐在塔顶仰望星空的夜晚,我总是一如既往地想起星残,以一种故做平和的姿态。后花园的莲池我已经全部种上了水仙,我怕看到淡定沉静的莲不动声色地怒放,我怕一次又一次地看到曾经在莲池边与星残第一次相遇的幻影。上一页《杨千紫中短篇作品》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