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圆不破-《帝梦清萝》-正文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来生愿  第六十七章来生愿  我红着脸推开他,刚刚一时激动竟忘了自己还在沐浴,不仅身无寸缕,更弄了他一身的水,顺治的视线在我胸前巡视,想要躲回水中却被他揽住,我只好将手环上胸前,做着无谓的“抵抗”。  顺治将我的手拿下,轻抚上我满是吻痕的身子,眼中充满了怜惜,他略带自责地道:“都是我不好,疼吗?”  我害羞得紧闭着双目,轻轻摇了摇头,顺治将我的手捉到他的扣子上,我睁开眼,他眼中的暗示令我羞涩不已。  水温已不似刚才那样温热,可我却丝毫不觉,只为我身边的他,比火更加炙热……  当我们回到床上之时,水早已变得冰凉,地上的大片水渍是我们在水中不断“运动”的证据,我浑身酸软地倒在床上,欢乐的余韵还未过去,脸上潮红一片,他的指尖缠弄着我的发稍,不时地在我颈间轻扫。  “讨厌,好痒。”我躲避着他的手指,钻入他的怀中,顺治满意地拥住我,找到我的唇,给了我一个响亮的吻。  “今天早朝晚了?”我问道。  顺治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双手不停地在我后背游走。  他的触碰让我浑身麻酥酥的,我抗议地掐了一下他的胸膛,“他们……知不知道你是为什么晚的?”我指的是那些大臣们。  顺治看了看我,轻笑着说:“宫里的消息一向传得很快。”  我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原本我还心存侥幸,现在看来,满朝文武恐怕都知道皇上今早是因为与皇后“嘿咻”所以才迟到了。  我瞪着他:“以后……不准迟到!”  顺治懒懒地伸了下腰,一脸坏笑地道:“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想做那个多情的唐玄宗,我可不想当那个短命的杨玉环。”  顺治用力地搂着我,贪婪地吸取着我身上的味道,喃喃地道:“如果你不这么诱人,谁又会想做那么无道的唐玄宗。”  他……也没说什么嘛,怎么我的脸又这么不争气的红了?  “惠儿,”他用下巴摩挲着我的锁骨,“你有什么心愿吗?”  “心愿?”我有些迟疑地反问,我的心愿是让你爱上我,从此只属于我,你做得到吗?  顺治轻点着头说:“嗯,给你的父兄加官进爵?还是给科尔沁多划些属地?只要你说,我全都答应你。”  听着他的话我怔怔地看进他的眼睛,他以为我会要这些吗?乘着机会为自己的“娘家”多争取些好处?如果那样,我们之间,岂不是变成了赤裸裸的交易?我心中怒气微升,他到底将我当成了什么?就在我一气之下想推开他的时候,为何他的眼中滑过一丝落寞和一丝期盼?他分明是在笑着啊。  也许,他遇到太多这样的事情了吧?如果……我不是与科尔沁没有半点关系,我会也向他要求那些事吗?我万分心疼地将他的头搂在怀中,轻声道:“我的心愿有好多呢,你要记清楚了,然后全答应我哦?”  “嗯。”尽管顺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但他还是抬起头轻轻朝我笑了笑。  我的心像被掐住一样难受,轻吻了一下他的唇,看着他的眼睛,我慢慢地道:“从现在开始,你要永远对我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开心时,你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时,你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你也要见到我……”看着顺治越来越亮的眼睛,我轻笑,“暂时先这么多,以后想到再加上。你做得到么?”其实这些都不是我最想说的,我最想说的是,你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人,你做得到么?  顺治紧紧地抱着我,轻轻啃咬着我的耳垂,含糊不清地道:“我早该知道……”  突然顺治好像想起了什么,他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抬起身,掀起纱帐喊道:“常喜。”  “做什么?”我不解地看着他。  顺治笑了笑,这时常喜从外室进来,顺治从他手中接过一只玉制的小盒子。顺治小心地触着我身上的淤痕道:“今早走的时候还没这么明显。”他把盒子打开,里面填满了碧色的凝露,一股清凉的香气在帐内漫延开来,“这个药叫‘碧萝’,”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药露涂到我的身上,刚一沾身,便觉得清凉至极,让人非常受用。  “它能活血去淤,对这种淤痕很有效果。”  听着顺治的“解说”,我又要生气了,看来他是经常处理“这种”淤痕了?  我拔开他的手,将身子转向一边,闷闷地道:“穿上衣服就都盖住了,别人也看不到,又有什么关系。”  顺治将我拉回来,认真地道:“我看到会心疼,总想着别伤着你,但一碰到你的身子,我便有些控制不住。”  虽然他这么说,但我还是生气,我赌气地道:“心疼死你!这个东西不知多少人用过,我才不要用!”  顺治愣了一下,半天才回过神来,笑道:“原来你……在吃醋?”  “哼!”我偏过头不理他,他扳过我的脸,淡淡地道:“她们哪有这个福气。”说着又看着我笑道:“只有你。”  虽然他这么说,但我的心里还是堵得难受,我投入他怀中,闷闷地道:“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他点点头,我深吸了一口气,憋回即将涌出的泪水,轻声道:“答应我,如果有下辈子,你还娶我,好吗?”  他轻声笑了,似乎在笑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傻话。  我勉强随着他笑了笑,“如果……你下辈子不是皇帝,你就只娶我一人,只爱我一人,好吗?”我虽然极力地抑制,但眼泪还是不听话地溢出,我妥协了吗?在暂时拥有他以后向这个时代妥协了?向他的三千后宫妥协了?在得到与失去之间,我更怕的,是失去!这让我不敢对他提出今生的要求,只期盼他对我许下来世的承诺。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傻的女人吗?我真是的来自二十世纪的女人吗?我怀疑。  顺治的笑容渐渐敛住,他深深地看着我,表情莫测,我有一丝恐慌,下辈子……也不行吗?我只是要一句话而已,还是要求得太多了吗?我硬挤出一分笑容,慌乱地道:“我是开玩笑的,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现在陪在我身边就好了。”低下头,掩饰着自己的眼泪,我几乎耗尽全身力气才张口说道:“真的,我什么都不要了,真的……”  我的泪水决堤而出,得到了他,又想要得更多,我还是太贪心了。  顺治忽然用力地抱住我,用力,再用力。差一点,我以为他会将我的胸腔挤碎。  “惠儿,我的傻惠儿……”他的声音有一丝沙哑,让我听不出他的真实想法,也许我的确很傻,在他面前,我甘愿做一个看不见听不着的傻子,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幻想着……他只属于我一人!  “福临。”我轻唤着他,我不想了,我只想好好的抓住现在。  “嗯?”他的脸埋在我的颈侧,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  “我以后……一直叫你福临好不好?”说完我自嘲地笑了,我的要求怎么这么多。  顺治抬起头,低声说:“好,以后,你只叫我的名字。”  “只有我吗?”人的贪欲真是永无止境。  顺治深深地看进我的眼睛,“只有你,我的妻子,才叫我的名字。”  谁快来制止我,我又要哭了,先这样吧,这样……已经很好了呢。  “惠儿,”顺治心疼吻了吻我的脸蛋,“我们接着上药好不好?”他的手抚上我的身体,“这些痕迹,我看了好心疼。”  我涨红着脸点点头,他挑起一抹药露,细细地涂在我的身上,忽然他邪邪地一笑,趴在我耳边轻声道:“太医说,‘碧萝’对治疗裂伤有奇效。”  裂伤?我哪有什么……啊!我的脸一下子红得仿佛能滴下水来,他说的难道是……  顺治的眉宇间闪过一丝自责,“刚刚在水中,我太心急了,没顾及你初夜的创伤,”他的手向我身下探去,“痛么?”  我全身通红,像一只熟透的虾子蜷缩进他怀中,看着他邪肆的笑容和手中的“碧萝”,羞得再不敢睁开眼睛,窗外的明月不知何时躲在了浮云身后,仿似羞于见到室内的如火春情,夜,还长着呢……上一页《帝梦清萝》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