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永恒之井-正文第八节  “克拉苏斯呢?”塞纳留斯问,语气一点都不客气。尽管晴空万里,可天上还是刮起了大风,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你的朋友在哪里?”  罗宁面对他表情尽量保持自然,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刚起来,就发现他不见了。”  森林之王的金黄色眼睛里满是怒火,眉宇好像一道利剑。“世界马上要有麻烦了。有些人已经感觉到了闯入者,是种不一般的生灵,到处吸食,似乎在寻找某些东西――或者某个人”。他仔细打量了下罗宁,继续说,“而且自从你们从天而降以后,似乎危险更近了。”  罗宁不由心生怀疑,这些无名生灵到底是什么呢?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时间就更紧急了,比他和克拉苏斯想象得还要紧。  塞纳留斯看罗宁一言未发,又补充说:“你的朋友如果要逃走,一定需要有人帮他。可他现在把你留在这里,这是为什么呢?”  “我――”  “其他人确实坚持,要我把你们立刻交出去。他们都很不理解为什么我把你们留在这里保护你们。至于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对这个问题,他们和我比起来,有更透彻的理解。而且为什么暗夜精灵对你们如此感兴趣,我直到刚才才相信他们的话。”  罗宁之前说话的心态都很平和,可现在塞纳留斯这样的语气,让他在内心也产生了某种抵触的力量。  “现在看来我得听从大家的意见了。”森林之王不情愿地说。  “我们听见你的呼喊了,”传来一个很低的嗓音,声音又很空旷,“你承认自己错了。”  罗宁想回头看究竟是谁在说话,可他的腿――他整个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他的身后有比森林之王更为有力的东西在推动他。  塞纳留斯对别人的那些意见似乎不是很高兴:“我得承认,只能那么做。”  “真理即将示人了。”一只厚重地长满毛发的手掐住了罗宁的脖子,紧紧地掐住。“而且很快就会知道了……”  “你应该呆在神殿里!”伊利丹坚持道,“玛法里奥和我都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泰兰德还是不听:“我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也看到了有多少骑兵在追他们!如果他们被抓住了――”  “不会的。”他瞥了一眼窗外。没有太阳的日子,他特别讨厌。他觉得自己的权力削弱了,魔法的威力也消退了。伊利丹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是那种拼命研究魔法的家伙,而老师塞纳留斯所教的东西他都不感兴趣。  他们站在广场附近,形势危险。泰兰德曾说如果风声不那么紧了,就回到这里来。月亮守卫和其他士兵几乎全体出动去追捕玛法里奥,只剩下几个在笼子附近寻找线索。可他们什么也没找到,连一个嫌疑犯都找不到。伊利丹也早料到这个情况了。实际上,他总以为自己至少和那些荣耀的巫师一样精明。  “我应该去追――”  她到底有完没完?“那么做的话,每个人都很危险!你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被带到黑鸦堡去见拉芬克雷斯特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也许会把我们带去当――”  伊利丹突然闭上了嘴。广场另一边来了一队穿着盔甲的骑兵,领头的正是拉芬克雷斯特自己。  他们要躲都来不及了。一队人马走过来,拉芬克雷斯特先看看泰兰德,然后是她的同伴。  当他看到伊利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我认识你,小伙子……伊利丹,是吗?”  “是的,阁下。我们见过一次。”  “这是?”  泰兰德鞠了一躬:“我是泰兰德・语风,月神殿的祭司。”  坐骑上的拉芬克雷斯特很尊重月亮神,看来他很高兴认识泰兰德。接着他又看着伊利丹:“我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那时候你在学艺术。”他摸摸自己的下颚,问:“你还不是月亮守卫吧?”  他这么问,其实说明他早已知道答案了。自从他们认识以后,拉芬克雷斯特就一直很关注伊利丹。这让他受宠若惊,而且也有点不自在。他根本还没有什么作为,就已经引起了拉芬克雷斯特的注意。“还不是,阁下。”  “那么你就不受什么禁忌,对吗?”他所谓的禁忌,就是一旦成为月亮守卫以后,都要遵守一定的誓言。因为月亮守卫必须对女皇尽忠,来不得一点含糊。  “我想是的。”  “很好,非常好。那么我希望,你能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  泰兰德和伊利丹一下子束手无策了。有可能是担心伊利丹的安全,泰兰德说:“拉芬克雷斯特阁下,我们很荣幸――”  没等她说完,他就做了一个不要继续说下去的动作。“不是你,祭司。虽然我很感谢月亮女神的恩泽,我只需要这个年轻人。”  伊利丹想极力掩饰愈发的焦虑,就问:“阁下,您为什么会需要我呢?”  “目前来说,就是调查逃犯的事情!我刚刚才知道这个消息。我想逃犯应该还没有被抓到。我有办法可以找到他们,但我需要一些魔法的帮助。当然月亮守卫可以胜任,不过我想找一些更得力的。”  按说,要拒绝级别这么高的一个暗夜精灵的要求,简直不可思议。可现在他的加入就意味着玛法里奥会有危险。泰兰德偷偷地瞥了伊利丹一眼,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想。而伊利丹却希望泰兰德可以帮他指条明路。  事实上,只有一种选择。“我很荣幸加入,阁下。”  “太好了!罗萨拉克,为这个年轻的巫师准备一头坐骑。”  部下立刻就牵来了一头闲置的夜刃豹,似乎拉芬克雷斯特时刻希望伊利丹能加入他们的队伍当中。夜刃豹蹲了下来,让他新的主人骑上去。  “现在还是正午,阁下。”罗萨拉克说。这时正好拉芬克雷斯特把缰绳交给了伊利丹――玛法里奥的孪生弟弟。  “你会跟我们一样尽力,是吗?”  伊利丹知道拉芬克雷斯特的言下之意。他知道自己的魔力在白天要弱一些,可是拉芬克雷斯特还是觉得能派上用场。他对伊利丹寄以厚望,这一点让伊利丹热血沸腾。  “我不会辜负你的好意,阁下。”  “太好了,年轻人!”  伊利丹上了坐骑,很快地瞥了泰兰德一眼,示意她不用担心玛法里奥和兽人布洛克斯。他现在跟拉芬克雷斯特走,会想一切办法帮助他,可唯一的前提就是他们两个能顺利地逃走。  泰兰德只是淡淡地微笑,略带谢意。伊利丹感觉准备好了,就向拉芬克雷斯特点了点头。  拉芬克雷斯特挥手向众人告别,就带着他的骑兵队伍上路了。伊利丹身体往前倾,跟上队伍的节奏。他希望自己既能取悦拉芬克雷斯特,又能保护他那大公无私的哥哥。玛法里奥很熟悉附近的地形,一定已经远远地把月亮守卫和那些士兵们抛在后面。如果真的不幸被捉住了,那伊利丹宁愿牺牲布洛克斯来保全他的哥哥。泰兰德应该可以理解的。他一定会尽力避免这一切的发生。血浓于水,亲情总是第一的。  一如往常,城市被笼罩在一片晨雾里。雾很快就会散去,所以这段时间对玛法里奥来说也许是个抓紧逃脱的机会。伊利丹直直地朝着前路看,心里在想,这是不是哥哥刚刚走过的路。有可能月亮守卫根本就追错了方向,那么拉芬克雷斯特现在这样的行动也就会变成徒劳。  队伍行进的过程中,浓雾很快就散了。晨间的太阳异常强烈,似乎要抽干伊利丹的能量,就好像急切地要吞噬浓雾一样。而且,这情形有些反常。但他磨磨牙齿,不想那么多。如果拉芬克雷斯特要他展示一下自己的魔法,他是不会让他失望的。现在去追捕布洛克斯,这让伊利丹和暗夜精灵的领袖建立了新的联系,而实际上兽人的出逃,跟伊利丹也不无关系。  当他们到达山脊的时候,远处的情景却让伊利丹皱起了眉头,拉芬克雷斯特也破口大骂。他不得不放慢了行进的速度。眼前出现了散布开来的小土墩。暗夜精灵只能小心翼翼地从山脊的另一头绕道而行,他们把武器都准备好了。伊利丹一展身手的机会来了。  “艾萨拉保佑。”拉芬克雷斯特喃喃自语道。  伊利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当他们靠近土墩的时候,发现满地尸体,他目瞪口呆。  至少有六个暗夜精灵,还包括两个月亮守卫,他们的尸体已经被撕裂开来。那两个巫师身体已经被吸干了,像是丢在太阳底下很久没人料理的水果一样。可以想见,他们临死之前奋勇反抗,痛苦异常。  有五头夜刃豹也死了,有些喉咙都被扯断了,还有一些五脏六腑都被拖出体外。  “我说得没错!”拉芬克雷斯特突然说,“那个绿皮的家伙肯定不是孤军作战!肯定还有同伙,至少两个。”  伊利丹没怎么在意他说了些什么,而是想,玛法里奥在这里打了如此惨烈的一场硬仗。这确实不像是他哥哥或兽人单独应战的结果,否则现在的情况不会那么惨。拉芬克雷斯特说得对吗?布洛克斯是不是胁持了玛法里奥,带他去投奔了自己的种族呢?  当时有机会,我真应该把这头野兽给杀了!伊利丹拳头紧握,怒不可遏。现在目标明确,是时候向拉芬克雷斯特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突然有一个士兵大喊起来,他发现了尸体旁边有些东西。“阁下,快来看!我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东西!”  把夜刃豹安顿好,拉芬克雷斯特和伊利丹马上睁大眼睛,去看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这是一种噩梦般的生灵,看上去像狼,但是已经极度地变形,像是发狂的神在极度疯狂的情况下创造出来的。即使已经死了,却还是面容恐怖。  “你认为这是什么,巫师。”  瞬间,伊利丹甚至忘记自己是巫师了。他摇摇头,说了实话:“我也不知道,阁下。”  尽管长相恐怖,但临死前想必是经历了一场鏖战,一根树枝插在了他的喉咙里,看样子是被戳死的。  伊利丹又想到了他的哥哥。他们分别的时候,哥哥是说要往森林方向跑的。是玛法里奥干的吗?好像不可能。难道他就死在附近,就像那两个月亮守卫一样被轻易撕开了?  “真奇怪。”拉芬克雷斯特咕哝道。他突然站直,眼睛向前看,又问:“其余的人呢?”也不知道他在问谁。“应该还有另外一部分的尸体!”  正有人要回答,只听南边传来悲壮的号角声,森林在那里好像突然塌陷下去了,翻越起来越发困难。  拉芬克雷斯特马上挥舞起大刀,指向号角响起的方向。“那里!但是要小心,周围可能还有这样的怪物!”  骑兵队伍都开始向前行进。每个精灵,包括伊利丹在内,都战战兢兢。虽然号角没有再次响起。但是这似乎不是个好兆头。  又走了一段路,他们看到另外一头夜刃豹的尸体,它的身子侧面被利爪撕开,脊梁骨被橡树砸断。不远处,另一名月亮守卫被压在一块巨石底下,身体完全变形。他恐怖的表情让骑兵队伍里最勇敢的战士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稳住!”拉芬克雷斯特命令道,“保持队形!”  号角再次响起,这次略显无力,却离得更近了。  一队人马赶快向声音来源的方向赶去。伊利丹有一种不祥之感,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背后监视着他。可是每当他回头看的时候,却只看到森林。  “还有一个,阁下。”一个叫罗萨拉克的暗夜精灵指着前方,脱口而出。  没错,还有一个可怕的怪物倒在地上,已经死去。它的身体懒散地趴开,好像临死之前在找人一样。鼻子被压碎了,肩膀被撕开,腿上还有好几道绳子形状的印记,非常奇怪。是谁杀了它呢?是装备精良的暗夜精灵吗?一个暗夜精灵被压在怪兽的底下。  在附近,他们又找到两具训练有素的勇士们的尸体,就像破烂的玩偶一样散落在地。伊利丹觉得很奇怪,如果暗夜精灵真的杀了这两个怪物。那么活下来的精灵呢?  过了一会儿,他们才找到剩下的。  一个士兵坐在一棵树旁,左手已经断了,可那么重的伤只用绷带随便包扎了一下。他愣愣地,也没看刚刚赶来的骑兵队伍,号角还在他的左手上,而身体上已满是鲜血。  他旁边还躺着一个幸存下来的――如果说半边脸被削掉,一条腿严重扭曲也算是幸存的话。他呼吸非常困难。  “你,说你呢!”拉芬克拉斯特吼道,“看着我!”  幸存者这才慢慢地眨了下一眼睛,不得不看着他。  “就这点吗?还有别的吗?”  他张开嘴,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罗萨拉克!去看看他的伤!如果他要喝水,给他水!”  “是,阁下!”  “你们剩下的,分开站!”  伊利丹还待在拉芬克雷斯特旁边,谨慎地看着周围,希望一切太平。而其他一些同仁包括三个巫师没有什么战斗力,就在旁边为他们打打气。  “说话呀!”拉芬克拉斯特咆哮道,“我命令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逃犯呢?”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血淋淋的士兵发出一阵狂笑,罗萨拉克惊讶不已,往后退了一步。  “没……没看见那逃犯,我的……阁下!”受伤的士兵回答道,“也许他把自己给吃了。”  “是那些野兽干的?那些猎犬?”  摇摇晃晃的暗夜精灵点点头。  “月亮守卫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不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呢?尤其在白天。”  受伤的士兵又一次大笑:“我……我的阁下,月亮守卫是死得最早的,根本不堪一击。”  通过一番努力,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士兵和月亮守卫在追捕逃犯,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从晨雾弥漫的时候一直追到太阳出来。他们并没有很真切地看见这两个家伙,可是却相信捉住他们只是个时间问题。  可是接着,却不料碰到了第一个地狱兽。  没有精灵看到过那么可怕的生灵。即使是已经死了的地狱兽,还是让暗夜精灵的神经不能平复下来。哈果森,领头的巫师,感觉到了其中的魔法。他让其余人都在一旁等一等,自己则骑上坐骑去查看那些尸体了,大家都听了他的命令。  “不寻常,”哈果森一边下马一边说。“提克金,”他叫一个月亮守卫,“我要你――”  这时第二个地狱兽扑到了他的身上。  “地狱兽是从附近树林里窜出来的,我的阁下。然后它直接扑向了哈果森,先是用爪子打死了他的坐骑,然后……”  巫师已经没有机会了。暗夜精灵还没反应过来,地狱兽的背部伸出两条可怕的触须,紧紧地缠住哈果森的胸腔和前额,月亮守卫尖叫不已。之前从没有暗夜精灵听到过他们的叫声。不多久,他们的眼睛就干枯了,腿被剥掉了皮,被怪兽抛出很远。上一页永恒之井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