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屋塔房小猫》-正文第六章    当时我们的反映:    主人啊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嘿嘿!!    喵喵把导演的名字记下来,我要杀了他!!    那个场面以后,无论出现什么样的镜头我都大笑不止,男女主角无论用什么姿势做爱,站着,坐着,躺着的,我都觉得滑稽可笑。喵喵的兴致被大大破坏,无比懊恼的抱着美亚上了屋顶。    我静下来从喵喵的立场上考虑了一下,觉得他确实很可怜。有性冲动的时候按耐不了,但是老婆又不配合,他肯定挺伤心,于是我上去和他商量解决办法。    主人我想过了……    喵喵算了,什么都不需要了,我到外面找女人就是了。    主人别说气话了,听我说。不至于气成这样吧?    喵喵(勃然大怒)对你来说那一点儿都不重要是不是?我每天晚上不管凿地还是锤墙你一点儿都无所谓是不是?    本来上来和他商量,一听他说这些话,我也火了。    主人谁说无所谓?但是我就是不想做有什么办法?    喵喵刚才不也说了吗?就算为了我你花点心思迎合一下不行吗?    主人那不一样,我就是看了三级片也没有什么想做的欲望。    喵喵那还要怎么样?我到海里给你抓条章鱼回来?    主人章鱼生活在江里。    喵喵海里也有!    主人反正,看那样的录像带对我没什么用处。    喵喵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主人你要是给我表演的话,也许我能……    喵喵(态度突然转变)什么表演?嗯?嗯?    主人脱衣舞什么的……    喵喵那还不容易!    喵喵只用了0.2秒就脱光了衣服,我一点也不觉得有趣。    主人不是这样,你能不能做的刺激点儿?    喵喵怎么做?    主人你先把衣服穿上。    喵喵切!(穿好)    主人(想了半天)你擦点儿口红吧,可能会很性感。    喵喵不干!    主人那我也不干!    喵喵今天我怎么总是被动,你真是个坏女人。    主人哈哈哈!以后要尊称我为女王!    喵喵涂上了口红,哇!真的很性感。房间里的气氛也变得很不一样。    喵喵那天涂了口红,跳了舞还唱了歌,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尴尬,后来居然很象个专业歌手——唱了朴志胤的歌。    喵喵(一边跳舞)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少女……,你不用犹豫……    主人噢噢噢……小妞太帅了!    喵喵您有钱么?    主人小姐,今天伺候伺候我?    喵喵(妩媚的娇笑)我听您的!    话音未落,我把喵喵抱在怀里,一切都顺利进行。    所以说,性生活中,花心思的热身活动还是很重要的,韩国电影“结婚记”中有这样一句台词:“你是洗衣板吗?怎么就知道往那儿一躺?”以前,我还以为只有少数人才那样,要一起生活一辈子的夫妻,怎么可能总是重复单方面的性生活?    但是看了网络上的留言,才知道那样的情况并不是少见。真奇怪,若是不花任何心思怎么可能几十年过着一成不变的性生活?不觉得无聊和单调吗?    我有个和我同岁的朋友,已经结婚好几年了,有一天,她居然说不知道性生活究竟该怎么进行。    朋友他说和我做那个没意思。    主人(以为朋友在开玩笑)那你就让他用手自行解决。    朋友我不是开玩笑,结婚三年,现在已经有6个月没做了。    主人你也不想做?    朋友不是……不是不想做……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除了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还能怎么办?我想问问他,但是太难为情了,实在说不出口。    主人夫妇间有什么不能说的?    朋友你不会理解的,我脸皮太薄真的问不出来。    这是和我生活在同一时代的女人的告白,不知道他们以后会是什么样,但可以确定的是,不论是我的这位朋友还是她的丈夫都对这种性生活不满足。他们都不知道该如果相互爱抚,不懂得放些令人想入非非的音乐,也不会用黄瓜按摩来营造气氛,朋友觉得这么做很奇怪。    我反倒觉得说这么做很奇怪的朋友真是很奇怪,但我能做的,也只有劝她和丈夫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无论在社会上受到什么样的挫折,哪怕全世界都把你抛弃了,还剩下一个温暖的怀抱可以依靠,那就是丈夫或者妻子。我和喵喵虽然还没结婚,但是在共同的生活中感受到了这一点。    为我信任的人跳一段脱衣舞有什么不可以?和他一起看三级片有什么难为情?真的希望十年以后的一天,朋友们能再坐到一起,说说各自的经历,说说什么时候营造了什么样的气氛,丈夫又是如何喜欢。    性生活不是简单的活塞运动,也不是勉强应付几分钟觉得妻子差不多该满足了就顾自痛快的敷衍。要是夫妻在性生活中都能坦诚相待,都能感到乐趣和满足就好了,真的希望不再有性生活后黯然叹气的人。    和喵喵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没能坦率地面对这个问题,特别是我没能敞开心扉。但是喵喵面对羞涩的我居然从不隐讳他感到好奇的事情,仔细的询问,刚开始我也很难适应,觉得他象个变态,心想世界上那么多的男人,我怎么偏偏上了一个变态的贼船?哈哈……    他甚至还问起我以前结交过的男朋友,但是什么事都只问一遍之后就再不提,并不抓住把柄没完没了。他只是想把自己和我从前的男友做个比较,然后才能知道怎样才能对我更好。因为他的细心和宠爱,我才能更加坦诚的奉上真实的自己。    喵喵,你是谁?(一)    前辈们经常说——写作一定要真实。    但是??    大学没意思,只不过别人都上所以我也上了而已。    我喜欢写作,但又讨厌学习写作理论。为了写出好的作品,应该有更多的生活体验,但却要一连好几个小时坐在教室里盯着课本,教室里没有人生。    我开始沉迷于化妆打扮,虽然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也并没有安安分分地在家呆着。    缠着妈妈给我买新皮鞋,缠着爸爸多要零用钱,生活就这样变得越来越无聊。朋友们不是忙着取得各种毕业证,就是忙着参加各种活动,而我什么都不感兴趣。那时候我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下面这些:    ——原来一年级就可以休学(因为逃课的次数太多了,朋友们都以为我休学了)。    ——你是学生还是小混混,怎么连学校大门都不进?    ——你有没上学?(母亲)    真惭愧。    尽管连化妆品的种类都分不清,唇线都画不好,我还是买了无数的化妆品,每天忙着穿耳洞,当我往一只耳朵上打第六个耳洞的时候(只要开始一两个,那么到第六个只是时间问题)我走进了一个文学社团。    其实除了这个社团还有包括文学学会在内的六个文学团体,但是我走进了这个叫做“钟爱文学”的社团,成了其中的一员。    你问我为什么偏偏加入这个社团?那天中午吃完饭走出食堂,看见那块比我用脚写的还难看的老土标语,上面写着“欢迎加入‘钟爱文学’社团,燃烧自己的文学青春”,是因为一时同情心发作?    总之如果当初没进入这个社团,也就不会遇到喵喵,也就不会产生我是不是在和一个来自猫咪星的外星人谈恋爱的疑问,更不会知道自己也来自猫咪星这个身世之谜。    呵呵(苦笑)每当我扯着母亲的裙角吵着要买零食的时候,母亲总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说:“我当时要是不把你从青石桥底下捡回来就好了。”    不错,我从猫咪星上掉下来的时候,落在了青石桥下。而在那一年前,喵喵从猫咪星掉到了陵渡桥下。    有本漫画上说,地球上其实一个地球人也没有,恋人们都是在不同的时间从一个星球上来,然后一生寻找彼此。这些移居在地球上的人被冠以新的名字——地球人。    如果有不知道青石桥和陵渡桥的读者,请现在就给住在釜山的亲戚打电话问问。什么?亲戚也不知道?我敢肯定,您的这位亲戚一定是外来的间谍。    为了加入这个文学社团,我拖着沉重的身体(我的体重非常重)上了学生会馆五楼,一个非常文学的场面展现在我面前。    在不到十米的走廊里,我遇到了两个用年轻的激情进行演奏的民乐队,一个舞蹈队,三个倾情演唱李承哲歌曲的学生和一个沉浸在大鼓演奏中的青年。    在这些激情民乐,打鼓,婉转歌唱,火辣舞蹈中间,我看到了文学社团所在的房间,其实这时候我就应该转头回去好好学我的习,可前面我也说过,我是个傻瓜。    “一开门立刻热情迎上来的前辈们”……    现实是一开门,一个人也没有。(他妈的!)    房间又脏又乱,谁喝完后随手丢弃的两个烧酒瓶歪倒在地上,好像那个位置原来就是给它们预备的。    一个新生的梦想在这一瞬间象沙丘一样散灭了(这是非常文学性的比喻,各位一定好好记住以后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炫耀一下)。但我并没离开,而是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为了给前辈们留一个好印象,我特意涂了新买了唇膏,还偷抹了母亲的面霜,真不甘心就这么走了。这时候,有个人叫我。    不知名的谁噢!快进来,进来!    仔细一看才发现,房间中间有块大幕,有只手从大幕里伸出来拼命地示意我过去。    不知名的谁别有什么负担,进来呀!    妈的!满地酒瓶子还让我别有什么负担!    撩开那面分明是从什么地方捡来的白底大花的大幕(搞文学的人的审美能力居然这么差),里面坐着的人做出可爱的表情朝我微笑着。    不知名的谁哇!新生!    长的象个高中生的这个男生瘦的皮骨相连,一只手里拿着一本成人杂志。这个人就是日后和我缘牵一线的喵喵。几年以后被我叫成喵喵的这个人当时对我不停的挥着那本成人杂志。    就在我犹豫该不该过去的时候,脚下忽然踩到了一堆软软的东西。“千万不要”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低头看,爸爸为祝贺我歪打正着的考上大学而送我的十二万八千块的高跟鞋正踩在一堆呕吐物上。    喵喵嗯,那是昨天91级的前辈吐的。    主人是吗!    喵喵从口袋里掏出一团已经快揉成抹布的手纸递给我,其实我真的很讨厌揉成这样的手纸。    喵喵快擦擦吧,鞋看起来挺贵的,有一万多块吧?    虽然见面还不到一分钟,我已经发现这个人长得有点荒谬。但毕竟是初次见面的男生总不好发火(那时候的处境确实很窘迫,学校生活无聊透顶,又没有朋友,所以最起码应该找个男生解闷),所以我顺从地默默把皮鞋擦干净。    把纸巾扔到那一堆污物上,我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到了大幕的这一边我深深感到刚才评价那边杂乱不堪是个错误,因为那种散漫的气氛(七歪八倒的椅子,满地乱滚的酒瓶,墙上的草书)和这边相比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这里除了那些还有被谁一拳击碎的玻璃窗,墙上醒目的红色大字“直到南北统一的那天”(让人怀疑这个社团的政治性),还有什么?在地上的比萨。    我实在不愿再回想了!    喵喵咱们相互介绍一下,我是94级的喵喵。    主人我是95级的主人。    喵喵你抽烟吗?    主人啊?不,不抽。    一般文学社团里来了新生的时候,常理上总是要问“你经常写作吗?”或者“你读过的书中印象最深、最有感触的是哪一本?”诸如此类的问题,但是他居然问什么抽不抽烟……    喵喵你下去到1楼的小卖点给我买包烟上来。    主人啊……啊?!    喵喵不买的话就不让你入会。    当然我对这种让后辈女生给自己买烟的变态很是愤慨,但是和我义愤填膺的意志相反的是,下一个瞬间我居然买了烟又乖乖的上来了。    主人呵呵,买回来了。    喵喵哦,辛苦了!    喵喵说完突然拿着烟越过比萨穿过大幕消失了,我明明可以在那时候逃跑的。    过了一会儿,喵喵前辈手里拿着几本漫画回来了。    喵喵(把漫画放在桌上)世界真是可怕,昨天给十支烟就借,今天就变了!啧啧……    主人啊?    喵喵旁边的漫画社团。    主人啊?不是前辈要抽烟才买的吗?    喵喵哈哈!说哪儿去了?我不会抽烟,这确实有点遗憾。不过是和隔壁交易罢了……    他开始专心的看漫画,我怒火中烧,要是在别的地方,肯定是拉住新生的手嘘寒问暖,他怎么这样?    在这样一个根本无视我的存在的    地方,我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我一定要坚持我的尊严,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却开始和他一起看起漫画。    《蓝色的故事》真的很有趣。    喵喵,你是谁?(二)    大约看了一个小时的漫画,门突然开了,从外面走进来好几个象是前辈的人,非常热情地握手——和喵喵。(到底把我当什么了?难道没发现我的存在吗?)    前辈1(灿烂的笑着)他妈的浑小子,你怎么来了?    喵喵前辈,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    前辈2(亲切的微笑)兔崽子!自从去年在迎新生的时候见你一面,今天还是头一次呢!    在他们温暖的笑容和亲切的拍打中,我才知道原来骂人的话也能说得如此感人。    他们自顾自的嬉笑闲聊了好半天,才发现了正要悄悄溜出去的我。    前辈1嗯?好像是个新生嘛,要去哪儿?    主人啊?我就是想再去看看别的社团……    瞬间,他们友善的目光熄灭了。    前辈2妈的!新生连自我介绍都不做就这么想走?    前辈3大韩民国的礼仪都消失到哪儿去了?啧啧……新生居然这么无礼,一点不懂礼貌。    突然想起了小学一年级时去买手鼓的路上遇到的小痞子,那眼神,那语气,连同那句专业用语——“妈的”。    主人(声音极小)前辈,别这样。    前辈1总得先请新生吃顿饭,才能让她干活吧。喵喵,你去请她吃一顿。    喵喵给我点钱。    前辈1哈哈哈,卖了你肚子里的器官,自己看着办吧。    我错过了最后一个逃跑的机会,自暴自弃地跟喵喵一起去吃饭。不管怎么说,还是喵喵请我吃了一顿。在学校食堂,我们一边吃着毫无味道的饭菜,一边聊起来。    主人(带着些许期待)前辈既然是文学社团的成员一定读过很多书吧?    喵喵嗯,虽然没有值得炫耀的,倒是国内出的书没有我没读过的。    主人天哪!(完全信服)都是什么书呢?    喵喵英雄门,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皇帝神话,恶魔神话,道王,剑王,拳王……    主人嗯……前辈,除了武侠小说,有没有别的……?    喵喵当然有,119救助队,Thebest……    为了掩饰失望的泪水,我低头假装专心吃饭。    那以后,喵喵可能是怕连我这个唯一的新生都丢了,所以几乎是形影不离地监视着我。他自己一年都没在社团露面,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产生这么强烈伟大的维护社团的爱心。    喵喵带着我走遍了网吧、漫画店、动画室等等地方,以至于同系的同学都以为我们是在谈恋爱,有时候我也想,我们到底是不是在谈恋爱呢?    突然有一天,前辈1通知我晚上社团有活动,6点集合。我起初还以为是什么社团的庆祝活动,但很快就知道我错了。一进社团房间的门,看见墙上赫然几个大字——    入……入伍?    正惊讶得回不过神来,喵喵和前辈们喝得醉醺醺的进来,开始了每个人一句的勉励。    前辈1希望你能在部队洗心革面,找到一个全新的自己……    前辈2把肉体的痛苦当成一次精神觉醒的机会……    前辈3保家卫国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前辈1妈的!哭什么?来,(大声呼吁)干了!干了!    前辈2兔崽子,你居然不喝?喝不喝?这小子连前辈给的酒都不喝,还有没有王法了?张嘴!张嘴!大婶,拿棍子过来!    前辈3妈的!都喝没了!(甩给后辈一千块钱,按市价只能买两瓶烧酒)去买十瓶烧酒一只炸鸡!    在这样的气氛中,对酒精过敏的我默默地吃着下酒菜。    难道你就不能先告诉我一声你要入伍了?难道又想说这都是为我好?    气愤,委屈。最后终于干了一杯酒,马上冲了出去。    你问我难道喝一杯酒也至于这样?不错,我家都这样,这是遗传。曾祖父,祖父,爸爸,我。    一边唱着徐太志的“必胜”一边冲向了卫生间。    想掩饰什么。什么?你说我想掩饰眼泪?错了,我只不过不想让人看见我呕吐的样子。    那些嘲讽女人在呕吐的时候很丑陋的人都不是好人,世界上最难忍受的有两样东西,一样是自以为是的人,另一样就是想呕吐的感觉。    自己在卫生间呕了半天,突然有人在后面帮我捶背,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这一捶却立竿见影。我一下子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一时间脸上鼻涕眼泪一大把,转过头刚要道谢,却发现原来是喵喵。    他总说武侠小说中提到能让人血流不止的穴位,看来武侠小说中也提及能让人痛快呕吐的穴位。    主人哦……前辈?!    喵喵吐完了?    主人(哽咽)前辈……!    喵喵怎么了?哭什么?    我觉得一定得说些什么,我的眼镜掉到了坐便器里,我的头脑也象坐便器一样混乱不堪。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眼泪从眼睛里涌出来流到嘴里,我的样子滑稽可笑。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的话至少有一百句。    ‘前辈?咱们什么关系都不是吗?你这么认为吗?’(这不是一个刚呕吐完的女人应该说的台词)    ‘前辈……你不走不行吗?’(说不出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哭,不行)    ‘抱抱我!’(这女人疯了吗?)    最后我终于开口了,虽然生平看过的所有电视剧场面在脑子里打转,我还是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    主人眼镜……    喵喵什么?    主人你把我把眼镜捞出来。    喵喵你吐的,你自己捞。    主人不嘛!    喵喵用手把眼镜捞了出来,然后大约洗了五次手,再然后扶着摇摇晃晃的我走出学生会馆。奇怪的是校园中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一看表,才发现已经凌晨一点了。    当时我应该担心回去会不会被爸爸打死,但是酒精的力量确实惊人。    我们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主人呜呜呜呜呜呜!    喵喵总哭什么?    主人你管我哭不哭!    喵喵好好!继续哭吧!    沉默了一会儿,我停止了哭泣。    喵喵主人,嗯……    主人什么事?    喵喵我要入伍了,你是不是因为这个伤心?    主人谁说的?我一点儿都不伤心!    喵喵那你为什么哭?    主人谁哭了?那是汗!    喵喵(笑了)是吗!    主人是个眼睛里流汗的家伙。喵喵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土,伸手把我拉了起来,象哄小孩子一样摸着我的头说:“我会好好的,很快就回来,你自己别去漫画店。”    说完,他把我丢在草地上,自己走进学生会馆。留下我自己在运动场一边喊着“癞蛤蟆”一边大哭。    主人癞蛤蟆,癞蛤蟆……啊啊啊啊~!我才不会去看你呢。癞蛤蟆,啊啊啊~就是你休假回来我也再不会和你一起去漫画店,啊啊啊啊啊~    别问我为什么一直喊“癞蛤蟆”,把路边的饮料瓶看成高丽青瓷的人也大有人在,这是酒精的力量。    喵喵第二天就搭夜车去了部队。当然,我没去送他。    初恋的痛苦……    但是,喵喵是空军,每个月都有两夜三天的休假。    哇哈哈哈哈哈哈!    喵喵,你是谁?(三)    除了刚开始的三个月,一切休假正常,这让我知道原来入伍也可以这么闲散舒适。虽然他名义上是个士兵,但是他能忽而坐在社团活动室悠闲地看漫画书,忽而带着一帮人去喝酒——酒量不怎么样的人倒是很能张罗。    你问他是不是被安排到附近执行任务?哈哈哈!他自己说是在全罗北道的某个雷达基地服兵役。(可是我刚问过他那个基地的海拔高度是多少,他说是军事机密。我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没关系,他仍然坚持说是机密不可外泄。也好,你的机密我替你保守,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海拔不海拔的。)    服兵役的士兵最不喜欢听到的一句话是:“又休假了?”但是喵喵除了第一次休假,这句话已经听了无数遍。    在喵喵服役期间,我和另一个人开始了一段恋情。    新生的爱情实在很惊人,又吐又哭的事情好象就是昨天发生的事,但我已经和似乎之前从来没在我的世界中存在过的前辈4(不信你翻翻前面,是不是从来没提到过)堕入了爱河。    我很快就忘记了喵喵是何许人也。但是我和前辈4与其说是恋爱倒不如说是“学习”更贴切一些。我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黑色兔子”,以下简称“黑兔”。    *咖啡屋    黑兔和我温情脉脉地坐在桌子两旁。    黑兔昨天我们学习了新批评主义,新批评,也就是NewCriticism,指的是开始于20世纪美国的批评主义的一种,刚开始的时候主要用于诗歌批评。?#¥%    喵喵(在手册上写道)“学校”——“家”。    主人(瞟了一眼)哇!前辈,当真?    喵喵当然,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学校和家两点一线,再无二心。    主人连图书馆也不去?    喵喵噢,对了。(又补上了一笔)“学校”——“家”——“图书馆”。    主人今后连漫画店也不去了?    喵喵对了!(又补上)“学校”——“家”——“图书馆”——“漫画店”。    主人(已经看穿他所谓的决心)那游戏厅呢?    喵喵噢,忘了。(补上)“学校”——“家”——“图书馆”——“漫画店”——“游戏厅”。    主人我劝前辈就按原来的样儿过吧,反正都一样。    那以后我们又不知不觉的亲密起来,但是却不象从前那样形影不离,确切地说是不能那样。因为不管黑兔在汉城还是在釜山,他都是我众所周知的男朋友,这让我很苦恼。上一页《屋塔房小猫》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