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卜王之王(下)》-正文戊卷 风起罗浮 章三 阿猫阿狗  徐沫影和蓝灵下了飞机,正准备买张惠州地图查看一下东坡宾馆的具体地址,却不料迎面走上来两个年轻人,劈头就问:“请问这位是蓝灵蓝小姐吗?”  这两人穿着一致,都是白衬衫黑裤子,打着领带,胸前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东坡宾馆”四个字。徐蓝两人一看便猜到他们是宾馆的服务人员,肯定是前来接站的。蓝灵看了徐沫影一眼,随即答道:“对,我是蓝灵。你们是来接我们的吗?”  其中一个服务人员很恭敬地说道:“是的。看来贺会长说的没错,晚八点确实有姓蓝的小姐从西南方向过来。”  蓝灵一愣,诧异地问道:“怎么?”  另一个服务人员解释道:“哦,是这样的。易学协会贺会长晚饭时告诉我们,他测到万易节最后两名贵客会在今晚八点抵达机场,因此派我们过来接机。他说其中一个小姐姓蓝。我们在名单上查到了您的名字。”  “那这机场这么多人,你们怎么会一下子就认出我们?”  “贺会长还说,让我们捡最漂亮的小姐往车上拉,就准没错,于是…”  蓝灵“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女孩子最喜欢听的话,莫过于男人们夸自己美貌。此刻蓝灵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不再多问,笑道:“贺会长还真会说话。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就快走吧!”  两个服务人员恭恭敬敬地请他们上了一辆车,乘着朦胧的夜色,快速驶向东坡宾馆。途中,徐沫影忍不住向蓝灵问道:“这个贺会长是什么人?”  “中华易学协会会长,名叫贺六阳,据说是个易道高手,但从不轻易占卜问卦。”  “那这次为什么要算计我们的行踪?这种小事,应该不必劳烦他惦记。”  “不明白。或许,是因为他是万易节主要负责人,对我们的迟到感到焦心,因此才算了一下。”  星月满天,汽车在群山万壑之间穿行。徐沫影望着窗外月光下幽幽的山峦,突然说道:“知道吗,这罗浮山,可是咱们中国化学的发源地。”  蓝灵一怔,问道:“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东晋时期有个叫葛洪的著名道士,在这里修仙炼丹,写了一本炼丹书叫《抱朴子》,记述了不少化学现象,于是他被尊为现代化学的先驱者,呵呵。罗浮山上很多道观都是他建的,比如冲虚观,白云观。就是他,使罗浮山成为道教十大名山之一,人称道家第七洞天。你说,罗浮山不就是中国化学的发源地吗?”  “呵呵,这么说还真对。我只知道罗浮山上道观和寺庙很多,却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典故。”  “文化名山嘛!”徐沫影笑道,“东坡宾馆的名字,肯定是来自于苏东坡。当年他被贬谪到岭南的时候,在罗浮山下写了不少文章和诗词。”  “那我们的徐大诗人要不要跟苏大学士比一比,也在罗浮山留下点诗歌什么的?没准几千年后,后人就会在你乘过凉的地方建个影子宾馆呢!”  “好啊,我也来他个‘铁肩担周易,妙手著文章’!”  两人初来罗浮山,心情大好,一路上不着边际地海侃神聊了一番。蓝灵发现徐沫影今天的话特别多,还以为这是他跟自己更为亲近的表现,哪知道在徐沫影的心里,却一直在思量着怎样把自己跟柯少雪的事情告诉她。他不断说话,逗她开心,一是因为他心中愧疚,二是因为他要打消她心中的疑虑,以免她使用读心术,过早地挖掘到自己心中的秘密。  没多久,汽车在一处山脚下停下来。两人下了车,才发现面前矗立着一座灯火辉煌的大型宾馆。从停车场到宾馆门口,有大概一百多米的距离。在这片还算宽敞的平地上,摆着几个卖特产卖草药的摊位,游人们进进出出,你来我往,十分热闹。罗浮山是旅游圣地,非长松山可比,这里的游人数量之多远超长松山数倍。  两人在服务人员的引领下大踏步往宾馆走去。但是刚刚走出几步远,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突然跳到了蓝灵面前,那张脏兮兮皱巴巴的脸往蓝灵跟前一凑,把她实实在在地吓了一跳。  “漂亮的小姐,行行好吧,给点零钱!”老乞丐可怜巴巴地一伸手,开口行乞。  气味有点难闻。蓝灵皱了皱眉,禁不住抬起右手,在鼻子底下轻轻扇了扇,说道:“我今天没有零钱。”  这是实话,蓝灵身上确实没带零钱。不过就算是带了零钱,她也不会爱心泛滥到把钱扔到这种毫无礼貌的乞丐手里。  说完,蓝灵绕过老乞丐,准备走开,却不料那乞丐双臂一伸,又大大咧咧地拦住了众人去路。  “走开走开!”两个服务人员连声斥责。那乞丐却对这两个人不理不睬,径直向蓝灵问道:“喂,你明明身上有零钱,为什么不施舍给我一点?”  这是行乞还是抢劫?蓝灵有些厌烦地答道:“没有零钱,不骗你。”  那乞丐却继续伸手出来,眯着眼睛说道:“钱包在左边上衣口袋里,百元钞票十几张,十块的零钱三张。行行好给我一张呗?”  蓝灵不禁吃了一惊。那乞丐说的没错,自己的钱包确实在上衣左边的口袋里,钱的数目也完全正确。看一眼就能报出别人口袋里有多少钱,徐沫影或许能做到,但她自问达不到这个水平。单凭这手预测功夫,这个人也绝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乞丐。这人竟然还把十块的钞票当零钱,笑话,这就更不像是乞丐了。  由于老乞丐背对着路灯,昏暗光线下很难看清他的眼神,蓝灵无法使用读心术。她正想盘问一下这人的来历,徐沫影突然抢上前问道:“老前辈,您怀里的八百块钱还没花完,没必要这样行乞吧?如果您急着用钱,就把我这五十块拿去吧!”说话间,徐沫影掏出一张五十面额的钞票,递给老人。  老乞丐白了徐沫影一眼:“说什么老前辈?难道你也做过乞丐?唉,虽然你心善,可惜你的钱不够香,我没什么兴趣。”说着,他抽了抽鼻子,又看了看蓝灵:“小丫头虽然漂亮,可是心既不够黑又不够红,强敌环伺,当心弄丢了情郎啊!”  说完,老人不再说话,转身一颠一颠地走了。  蓝灵和徐沫影对望一眼,对万易节的藐视已经收起了一半。  正在这时,只听耳边一个清脆的小男孩的声音说道:“叔叔,请问你的姓氏在你家乡当地是个小姓,对不对?”  徐沫影一愣,转过身,只见两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站在旁边,仰头看着他们。其中一个长得十分清秀,脸色白皙,眼睛会说话一样乌溜溜地打着转,看样子正在等待他的回答。另一个男孩皮肤略黑,年纪虽然跟这个孩子相仿,但却沉稳许多,很认真地看着他们两人。  徐沫影一指自己的鼻子,问道:“是问我吗?”  “是啊!”白皮肤的小男孩点了点头。  徐沫影弯下腰,笑着答道:“对,我们那边只有我一户同姓的,是个小姓。”  那男孩洋洋得意地瞧了同伴一眼,又向徐沫影问道:“那你姓余,剩余的余,对不对?”  徐沫影正待回答,旁边那个皮肤稍黑的男孩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姓徐,不姓余。单凭卦象简单的判定确实是姓余,但眼前是两个人,要加上一个双人旁才对。你又输了!”  “少吹牛了!”白皮肤的小男孩冲他吐了吐舌头,转头问徐沫影:“叔叔,您到底姓什么,余还是徐?”  这两个小孩,在比赛谁测得准吗?  徐沫影分别看了看两个人,笑道:“我姓徐,他算对了。请问你们……”  他刚想问问两个孩子的来历,却见那黑皮肤的男孩拉起白皮肤的手,转过身就钻进人群里去了,只留下一句话:“走吧,再去给我买一支冰淇淋,要五块钱一支的!”  “不对,明明说好买三块钱的!”  “你耍赖!”  ……  徐沫影跟蓝灵又对望一眼,彼此心照不宣。谁说万易节来的多是阿猫阿狗,看这样子,他们都开始怀疑自己才是阿猫阿狗了。上一页《卜王之王(下)》下一页http://www.kanunu8.com/advs/2024/new_bottom_1.js”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