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这该死的爱》-正文VoL.6 不是一个人  一回家我就进了洗手间,洗了脸,面对着镜子。  ”傻瓜,傻瓜,闵美娥。”  真像傻瓜。  为什么很多问题只想自己来解决?  为什么总想自己是一个人,明知道有很多人关心自己?  为什么总这么想,还自己面对伤痛?  ”不要发生同样的过失。你累的时候身边有仁河,有在天堂的奶奶,还有在远方的胜泰哥哥。最重要的是还有承珉在等着你。你再也不能让承珉等待了。”  我洗了一下脸,刚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纸条。  写着:  我有紧急事,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也可能晚点儿回来。你自己锁好门,先睡。我从鞋架的抽屉里拿了钥匙――仁河。  一到家就接到通知出去了,这么晚了……  笔也丢在了地板上,肯定有什么急事。  到底什么事呢?  拿着纸条进了房间,也没有什么事可做,我就坐着。夏天的风吹进房里,感觉很好。  但不是很清爽,不是很完美。  因为风,仁河写给我的纸条被吹到我面前。  我想捡纸条的时候,背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谁的号码?”  号码下面只写着KJ,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也没想什么。把纸条放回桌子上的时候,我那欢快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来电号码是仁河的。  ”仁河,你在哪里啊?”  ”女的,什么呀,不是啊俊吗?”  ”什么?”  ”你不能给我的朋友打电话。”  仁河的声音,就是仁河的声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仁河那么激动?  电话挂断了。  分明是仁河的电话,为什么其他人在说话。  还说”阿俊”?难道是在说江俊?  到底这女的是谁,还有仁河生气的声音,还有周边的杂声。  感觉有点不安,电话里那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  想到这,我突然想到一个人。  就是那上高打听仁河住的地方的那个没礼貌的女生。  就是染发的那个女生。  很明显。但为什么她拿着仁河的手机……  仁河不会是……去见那帮人吧?还是一个人去的?  仁河到底在想什么!  我需要帮助,但联系的地方只有承珉那里。  还有现在最想知道的纸背面的电话号码。  KJ是不是在说江俊?  我按照那个号码打过去,响了几声后有人接了电话。  ”谁啊?”很低声地说。  ”你是江俊吗?”  ”谁?”  ”我是美娥,是闵美娥。”  ”是承珉的老婆?”  说我是承珉的老婆,我有点伤心。  因为我现在还不是。  再想当老婆,我还得找回记忆。  ”现在这不是问题,你知道仁河在哪儿吗?”  ”李仁河?”  ”是啊。”  ”这个为什么问我?”  真冷酷,一提到仁河,他的声音更加冷了。  ”仁河好像去了染发女孩那里。”  ”染发?”  ”是啊,我校旁边上高的头发染成白色的那个人。”  ”殷有恩?”  ”你认识那个染发的?”  ”上高只有殷有恩一个……”  看起来江俊很冷酷,但说”殷有恩”的时候带了感情。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感情,但感觉到那感情是相处很久的恋人的感情。  还觉得这段感情已经逐渐变淡了。  ”现在好像仁河跟有恩在一起。”  ”什么?”  ”来电话了。”  ”你家住哪儿?”  ”什么?”  ”我说你家,好了,挂了吧。”  就这样电话被挂断了,我还没说我家的住址呢。  我再一次给江俊打了电话,但他不接。  怎么办?给承珉打电话?  因为这种事给承珉打电话,感觉很对不起他。我想了一会儿,刚想给承珉打电话,外面传来声音。  咚咚咚!  我到门口见到已经被汗淋湿,还喘着气的江俊,还有申连浩和承珉。  到底怎么回事?  ”仁河呢?”  江俊还喘着气问我,我第一次见到江俊这样。  感觉今天很不安。  ”不知道,不知道去哪儿了。但你们怎么到我家了?”  ”因为承珉。”  承珉?对了,他知道我家……  承珉和连浩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站着喘气。  不管怎么说,这帮人还跑得很快。  挂完电话不到十分钟,就到我家,到底跑得有多快……  ”美娥,你就没有办法知道仁河现在在哪儿吗?”  江俊的眼神有点紧张。  ”我也是因为那个,所以才这么等着,如果有定位系统……”  等一会,定位系统?啊!我推开江俊跑了出去。  ”你去哪儿?”  ”仁河家。”  ”什么?”  我使出全部的劲儿一口气跑到仁河的家。  接着江俊、连浩、承珉也来了。  ”你到这来到底想干吗?”  ”你先等我一会儿。”  我摁了门铃,门一开,我就进了屋。  ”美娥,什么事?出了这么多汗……”  ”阿姨,能不能定位仁河手机现在的位置?”  ”位置定位?知道这个干吗?”  ”别问了,快给我找,急!”  我眼泪快要出来了。  我得赶快找到仁河,仁河不能伤得太重。  阿姨也看出来我这么紧张,很快上到二楼,不久阿姨下来了。  ”这里。”阿姨给我一张略图。  这是我们学校跟上高中间的仓库。  连老师们都不愿意去的地方。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有什么事吗?”  ”不是的,不是什么大事,请您不要担心。不管怎么样,谢谢您。”  我行完礼之后,就跑出来了。  我一出来,姿势很酷的那三个小子一起跑到我面前。  有点害怕。  ”到底为什么,怎么会去这……”江俊有点不耐烦了。  ”我查到了仁河的位置。”  ”什么?”  一听我的话,江俊那不耐烦的表情一下子变成被吓到的样子。  ”因为仁河很淘气,所以阿姨在她手机里面设了定位系统,我也是想试试,就是这样……”  我递给他们那张图,他们一看到略图,很显然,表情马上僵住了。  江俊的声音还有点抖:”这里是……”  难道你们也害怕这里吗?  ”这里是联盟一进会经常聚集的地方。”连浩终于说了一句话。  平时很淘气的连浩也很严肃,这仓库难道有那么危险吗?  承珉说:”事情越变越复杂了。”  承珉的表情也僵硬了。  连浩接着说:”难道有恩姐姐伤心到这个程度了吗?”  说殷有恩伤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到了这个程度,要不要我们也聚集我校的一进会?”  承珉也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殷有恩,殷有恩……”  江俊在那站着反复叫着这个名字。  ”你能对有恩姐姐出手吗?”  承珉把有恩叫做”姐姐”?  像这种自尊心强的人也叫”姐姐”……不管是否比自己大,一直叫成自己同辈的小子……  ”……”  听到承珉的话,江俊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看着那张图。  我现在根本理解不了他们在说什么。  仁河现在,现在……  ”如果你没自信,我不会聚集一进会的。”  ”承珉,到这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江俊、连浩、承珉他们三个好像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知所措了。  仁河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不是来救仁河的吗?  ”呀!”  我气得不知不觉喊了一声。  仁河说特别喜欢江俊,但那小子却为了叫什么有恩的女生在彷徨。  不是,除了他,连浩跟承珉也彷徨了。  因为我的喊声,他们三个吓得都看着我。  这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这么大的劲儿,这么大的胆子,我打了江俊一个耳光。  这瞬间,现在我最讨厌的就是江俊这小子。  ”你不担心吗?”  ”什么?”  ”不担心仁河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你们在这看略图的时候,仁河现在跟很多人打架,她在一个人面对那帮混子!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那我们怎么办?”  江俊低声回答。  ”什么?”  ”那怎么办,一个是我该爱的人,一个是我想爱的人,她们俩现在在一起,我该怎么办!”  我第一次听到江俊兴奋的声音。  该爱的人?想爱的人?  ”想爱的人。”  ”什么?”  ”你该爱的人是叫什么殷有恩,你想爱的人是仁河,对吗?”  ”……”  ”在你跑到我家的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了。你喜欢仁河,不,你爱仁河,所以你很担心她。”  ”……”  ”你来的目的不就是想救仁河的吗?不管什么一进会,现在仁河处在危险中,难道你不去救她吗?”  ”想去,我也想去。”  ”那就去吧。”  江俊这小子真是傻瓜,跟我一样做出错事的傻瓜。  ”别管其他的,你必须守护你爱的人。”  ”!”  ”管这个管那个,你就守护不了。你不是还有朋友吗?你不是有铁哥们吗?你自己不行的时候,跟他们一起不就好了吗?为什么总想一个人承担呢?”  是啊,千万别像我一样……  不要做出放弃你所爱的人的手的事情。  不要像我一样伤心。  别让仁河伤心。  承珉笑着说:”OK!到此为止!”  在笑吗?有什么好笑的?  ”江俊,你听好没?为了这种事还犹豫不定,我真是傻瓜。”  ”什么?”  听到承珉的话,江俊有点慌了。  ”连浩,聚集一进会。”  ”OK!”  连浩立刻不知往哪儿打电话,我脑子想不出什么来了。  ”如果这样的话,有恩一定又玩游戏了,把生命当成赌注。”  拿生命作为赌注?什么游戏拿命作为赌注?  ”我不管现在的有恩姐姐,但我不想让你死。”  真听不明白承珉的话。  ”你不在你所爱的人身边,你活着也跟死没两样。”  承珉的这句话很对,没有比这个更正确的答案了。  ”是吗?”  江俊笑了,第一次看见他的微笑,真酷。  不管怎么样,现在不是光站着的时候……  ”如果你下决心了,就跑吧!”  我说完,开始跑了。  但是我后面一个人都没有,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三个早就跑到我前面了。  我们一口气跑到仓库,站着喘了几口气之后,抬头一看,噢!吓到了。  学校里有名的人都在仓库门前站着。  那帮人的样子都很特别。  ”走吧!”  承珉说完的同时,仓库的门开了,还有我眼前的场面。  ”仁……仁河!”  我跑到仁河面前,仁和已经有点站不住了,她的周围倒下了几个,包括男生。  这丫头疯了!真了不起,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  ”傻丫头,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就是知道了!还问我为什么来?这像话吗?如果我不是一个人,在我旁边的你也不是一个人,知道了吗?”  仁河听完我的话,笑了一下,真是可恶的丫头。  ”什么啊!上次在胡同见到的丫头。”  我把头转得发出声音。  因为仁河,我被吓得也没心思看周围了。在我前面站着叫殷有恩的那个女生,在她后面站着她所领导的蚂蚁军团。  我肯定被她们认出来了。  ”上次我问你仁河的住处,当时你说不知道,是吧?”  殷有恩这样问我,但我也有话说。  ”我说我不知道仁河的家在哪儿,但我没说我不认识仁河这个人。”  真是够胆量。  现在只能相信胜泰哥哥那不分状况乱打乱撞的大胆精神了。  ”什么?”  殷有恩的手上来了,我意识到她要打我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她以后是我的,不要出手伤人。”  承珉的话!至今还相信我的承珉!  他没有直接对我说,但从他的行动里可以看出,他还用自己的方式相信我。  ”什么?”  因为是深夜,仓库门口跟承珉一伙的那帮人根本看不清楚。  ”小破孩,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吗?”  我疯了,一个人来这种地方……  如果没有后面那帮人,我肯定一个人来。  ”没有后台,我能一个人来吗?”  还是够胆,胜泰哥哥竟教我这种奇怪的东西。  ”啊!”  有恩低声骂我一句,我们学校的人以江俊、连浩、承珉为中心,都走到我后面。  我感觉到他们的到来。  ”你扶仁河到油桶后面。”  连浩看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把仁河扶到油桶后面。  我从江俊旁边走过的时候,看到他那愤怒和担心交汇的眼神,感觉到江俊不知不觉中以被仁河吸引了。  ”你怎么拉着他们一起来的?”  一到油桶后面,仁河就问我。  不是拉着他们来的,是他们自己过来的。  ”你留下的纸条背面有江俊的电话……”  ”纸条背面的号码?”  ”是啊。”  ”那是江俊的号码?”  ”你不知道吗?还有简称呢,写着KJ。”  ”我没看见……”  稍微想动的仁河,突然抓住手臂,好象很疼似的。  ”还好吗?”  我一看仁河的手臂,疯了,手臂开了一个口,血还在掉下来。  ”什么呀!这是什么时候弄成这样的?”  ”^_^”  ”我好像就是蹭了一下,怎么出这么多的血?”  不光是蹭了一下,这已经裂开了。变成这样,他们还算是人吗?  他们是不是疯了,还带刀?  不是,带刀没什么关系,拿到刀捅人,真不像话。  我用嘴把我的衬衫撕开,然后包扎仁河的伤口。  ”很疼,能不能轻点?”  仁河疼得自己在叨咕着什么。  ”谁让你一个人来的?”  ”我不来的话,对江俊不利。轻点。”  ”最终还是为了江俊那小子才变成这模样的。”  ”你不是不让我放弃吗?啊,在轻点。”  我使了更大的劲儿,包住她的伤口。  谁让你用这种方式不放弃的!  我简单地给仁河包扎了伤口后,眼睛转向承珉跟有恩对面站着的地方。  我不敢打架,也很害怕,但我很想知道,染发的有恩这个丫头和他们三个的关系。  ”嘿,你去哪儿?”  还想知道有恩为什么对仁河做出这样的事。  ”我想知道……”  我说完就跳进那帮人群当中。  ”你怎么到这里了?”  连浩惊吓地跟我说。  ”别担心我,我不会惹事的,就想知道……”  我很坦然地说。  我一定会找出来的。  ”阿俊来了。”  听见有恩那嘲笑般的声音,真想打她的脸蛋。  ”是啊。”冷冷的江俊回答。  现况好像发展得很奇怪。  ”姐姐,到这个地步,你就收手吧。”  连浩把我推到他后面,对有恩说。  我想着谢谢连浩。这时我的目光跟承珉碰上了。  跟我一碰上,承珉就转过头去,看着有恩。  有恩伤心地说:”换成是你,你能收手吗?”  刚才那么霸道的模样消失了。  ”姐姐是真的喜欢江俊吗?如果你喜欢,你就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连浩很久没有说出这么正确的话了。  ”有什么不行?我爱他,可以连我自己的命都不要……”  有恩摸摸自己的手说。  被什么挠的痕迹。  ”有恩姐姐。”  承珉的声音,我对”姐姐”这个词有不好的感觉。  ”干吗?”  ”姐姐为什么现在一点都没有我们两年前见面时候的模样了?”  两年前见面?殷有恩跟承珉在两年前见过面?  ”两年前我是什么样?”  ”在日本,你很美丽;但现在,你很龌龊。”  日本,一提到日本,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了。  ”哈,哈哈,现在的我很龌龊!有什么龌龊?我想守护我自己的爱,难道这也龌龊吗?我没有错,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殷有恩,不要。”  江俊喊断了承珉的话,那么冷而那么认真的江俊很兴奋地喊了一声,有恩反而更高兴。  ”殷有恩,我不会爱你的,坚决不会爱你的。”  有恩说:”你可以不爱我,只要我爱你就行。”  虽然话是没错,但总是这样想还是错了。  ”有恩!”  有恩指着油桶后面倒下的仁河说:”江俊,你是不是爱她?”  仓库里所有的人看着有恩所指的地方,不是看油桶后面的仁河。  ”不知道。”  江俊无力气地回答。难道至今还没有信心?  ”你好好回答我,你那种态度使我更生气。”  终于殷有恩生气了,气愤地喊了一声。  ”真不知道。我想爱仁河。比起你那故意的笑,我更喜欢虽然对他比对你更冷淡,但是一直对我笑的仁河,也更想爱我不笑的时候常常逗我开心的仁河。”  江俊终于坦白了他内心的感情。  如果仁河听到这翻话一定会高兴的。  ”就是这样回答。”  有恩笑了,但是那笑容很可怕。  皮笑肉不笑,太可怕了。  ”你想守护她,所以来打我的吗?”  又开始挑衅了。到底那个叫殷有恩的在想什么……  ”好了,姐姐。”  承珉的不好听的声音。  但他还是没有丢掉”姐姐”的称号。  两年前在日本见过的殷有恩。  我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一点,没想到知道了越来越多的不知道的东西。  ”你让我不要做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吗?”  承珉很生气地问。  ”你们也是想来打我的,那就开始吧。”  有恩这句话说完之后,气氛真是达到紧张的状态。  只听到我们学校一进会跟上高一进会之间,就是黑蚂蚁跟深绿蚂蚁之间打斗的声音。  在这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到这,我后面突然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  啊!不行,我不能就在这被人打死。  ”傻瓜……”  承珉?我睁开不敢睁开的眼睛看了后面,正好看到承珉也在看我。  他一手搂住我的肩膀……  ”承珉。”  ”你就紧贴在我身边,我死都不会让别人来守护你。”  承珉还因刚才连浩的事情生气。  好像装成不知道,其实他一个一个都放在心里。  真是应该感谢的家伙。  承珉就这样抱着我打。  不是说打架,而是为我防。  一定很累,早知道就别为我……  我生来第一次见到了像是群架的群架。  快到有组织的水准了,这种群架只能在电视上看到……  过了一会儿,一般的人都倒下了。  剩下的就是承珉、申连浩、江俊、我、殷有恩,还有她的几个深绿蚂蚁们。  我们还稍处于下风。  ”哈哈!哈哈!……”  承珉的呼吸很急促。  抱着我打架确实……  ”承珉。”  ”你现在知道了?快去仁河那边。”  承珉指着仁河说。  申连浩跟江俊还在跟几个深绿蚂蚁打,都顾不上我们。  我在他身边,承珉一定不能好好打。  ”好,知道了。”  我刚想跑到仁河的旁边,突然听见后面砰的一声。  我立刻回头,只看到承珉倒在地上,连浩跟江俊还在使劲儿打一个深绿蚂蚁。  我再一次来到承珉的旁边,抱住头部正在流血的承珉。  我手上也沾了血。  ”啊!怎么……”  申连浩跟江俊把深绿蚂蚁都打倒在地,向我跟承珉走来。  包括殷有恩,上高的人都很吃惊。  ”傻瓜,哪有把敌人放在前面还看别的地方的人。”  申连浩的声音。  看别的地方?难道是担心我才这么做的?  是吗?承珉!是真的吗?  担心而看着我,所以被弄成这样的!  ”呵呵,江俊来打我,没想到承珉却变成这样。我也心疼我喜欢的弟弟,但是没办法。”  殷有恩卑劣地笑着说。  在这种情况能笑得出来吗?  说这么毒的话,还能笑得出来?  叫自己姐姐的弟弟,不是,即使不是弟弟,有个人流着血倒在前面,怎么还会高兴呢?  怎么那么高兴地笑出来了?  殷有恩你真是疯了。  我不能原谅像你这样的疯子。  我很胆小,没有力气,更加不会打架,但我绝对不会原谅殷有恩。  ”呀!”  ”闵美娥!”  江俊和连浩叫我,但我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这时在我前面的几个混混挡住我的去路。  ”你疯了?”  这混混中有一个人说,问我是不是疯了。  ”是,我是疯了,因为充满愤怒,所以我脑子不转了。你们给我让开。我去找殷有恩讨债。”  我想不起什么。  我连自己说什么都不知道。  只想杀掉殷有恩。  ”哈!你现在真的想死?”  在中间站着的混混的手上来了。  马上听到笨拙的声音,好像是被打了,但是觉得一点都不疼。  什么呢?  ”要去讨债,叫你避开,别阻拦。”  江俊帮我挡着。  从后面传来笨拙的声音,我回头一看,申连浩瞥了我一眼,继续处理几个深绿蚂蚁。  疯小子还装酷,但你们两个现在确实很酷。  我就这样一步一步接近殷有恩。  啪!殷有恩的头转过去了。  ”这是仁河的。”  殷有恩摸着被打的脸,头转向了我。  看得出她眼睛里的杀气,无论你多想把我杀了,我也是同样地对你。  啪!再一次打到殷有恩的脸。  ”这是承珉的。”  啪!”这是江俊的。”  啪!最后仓库一瞬间变得很静的同时,我的头转过去了。  疼,但比起承珉跟仁河的疼,简直是鸟脚上的血。  ”你算什么东西,你!”  ”你!”  我低声叫了嘲笑别人的殷有恩。  ”干吗?”  ”叫你姐姐的承珉,连像你这种丫头也当成姐姐的承珉流着血倒在地上,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像你这样讥讽,是不是太胡作妄为了?”  我这么一说,殷有恩的眼睛转到已经倒在地上的承珉身上。  然后眼珠子稍微晃动了一下。  ”没有一点感觉,没有一点感觉。”  ”别装了,你以为装着没感觉是很酷的事情,但你的模样看起来很凄惨,很卑鄙!”  ”!”  殷有恩用被惊吓的眼睛看着我。  ”为什么不能很真诚地对待别人?”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别捣乱了。”  ”是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来中间捣乱的不速之客!但是你很讨厌,特别讨厌,同时你又很可怜。”  ”闭嘴!给我闭嘴!”  殷有恩再次抓住手腕喊。  我看到了殷有恩手腕上的被蹭的痕迹。  就这样,我们沉没了一段时间。  ”那手腕……”  ”为了阿俊我丢掉了我的生命。”  殷有恩自己在叨咕着。  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叨咕着。  ”丢掉生命?”  我想起了刚刚承珉跟江俊的对话。  把生命当成赌注的游戏,难道是说这个吗?  ”是啊,自从江俊在几个月前开始复活……”  好像回忆起以前似的,殷有恩接着说。  ”什么?”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阿俊很窝囊,但是到韩国之后,因为他上了别的学校,过着跟我不同的生活,所以他现在正在复活。”  ”江俊复活不好吗?”  ”好?你爱的人因为别的丫头而复活,换成是你,你觉得好吗?”  ”别的丫头……仁河?”  ”是的,就是因为仁河。第一次见面是在一进会的时候,江俊说他在仁河身上找到了真正的爱,所以我……”  ”手腕?难道真想寻死?”  ”是的,我不能没有阿俊。”  ”你真疯了。”  ”是啊,我是因爱而疯的。”  ”不是,你那不叫爱,叫执迷不悟。你是因执著而疯的。”  ”什么?”  ”你也是为了爱才想寻死。但是你让仁河变成那模样,是因为你不能放弃江俊。”  ”那当然,我怎么会放弃我爱的人?”  ”你问过我,我爱的人因别人而复活好不好……”  ”……”  ”我认为好。”  ”!!”  ”如果我爱的人因别人而复活,因别人而笑,我可以放弃,使我爱的人能复活,能笑。”  如果是我,我可以放弃,虽然很伤心,但我还是会放弃。  使我最幸福的方法就是让我看到我爱的人――承珉的笑容。  ”如果爱一个人,当然希望自己爱的人会好好活着,也希望自己爱的人常常笑着。只希望这些,不可能希望这些以外的。那个人能跟你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只因为这个你也应该高兴……”  ”……”  ”这就是爱。”  ”这就叫爱吗?没有人会做出这么傻的事情。”  ”有。”  ”什么?”  就是有为了爱做出这些事情的人。  胜泰跟秀荷的爱。那就是真正的爱。  你所做的不叫爱,叫执迷不悟。  ”有,拥有真正爱的人。”  ”我这也叫爱,不光是你说的爱。”  ”你这个不叫爱。”  ”闭嘴!我爱阿俊,我爱他!”  殷有恩……  啪!  随着短暂的声音,殷有恩的肚子被我打了。  从仁河那里学来的技术,今天到是能派上用场了。  ”是啊,你是爱江俊,但是你看看你所做出来的事情。”  听完我的话,殷有恩抬起身子,环顾了仓库。  ”你看了之后觉得怎么样?心痛?伤心?”  我一一指着已筋疲力尽而坐着的江俊、申连浩、承珉,还有仁河说。  殷有恩的眼睛有点晃动,但马上回到原来的状态。  ”你只是高兴,你只想着你赢了。因为只想着得到江俊,不管别人变成怎么样,你只关心你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也是你的心而已!”  ”闭嘴!世上没有比我的心更确实、更重要的东西。”  ”所以说你那叫执迷不悟。”  ”给我闭嘴!”  叫喊着的殷有恩的眼睛里充满了眼泪。  ”暗恋……暗恋虽然痛心,但很美丽。”  ”我说你给我闭嘴。”  ”但是爱不管是一个人的,还是两个人的,不要过分。”  ”闭嘴!”  ”殷有恩……”  可以阻止有恩挣扎的声音。  承珉的声音。  伤得不轻,但承珉起来了。  看着这样的承珉,江俊跟连浩在旁边扶住他。  ”现在就收手吧。你也累了,我也开始不耐烦了。”  ”夏承珉。”  ”我叫你”姐姐”是因为你所做的事我都很满意。你做过的事情都是对的,一直想的对,也做的对,所以我叫你姐姐。但是现在怎么了?”  殷有恩一屁股坐到地上。  承珉没有再叫她”姐姐”。  ”今天你所做的,不是一直我看到的殷有恩做出来的事。所以收手吧,别等到更累、更不耐烦的时候……”  ”哈!哈哈!”  丢了魂似的,殷有恩苦笑不停。  她的模样看起来特别伤心,特别疼。  ”夏承珉,你说的对,这不是我想做的……为什么这样?到底为什么我疯到这种地步?”  冲着殷有恩的话,江俊把承珉托付给连浩,走到殷有恩面前。  ”殷有恩。”  听到江俊的声音,殷有恩抬起头看着江俊。  ”对不起。”  听到江俊说对不起,殷有恩再次低下了头。  ”殷有恩,真对不起。”  ”阿俊。”  ”啊?”  ”我真的很爱你,真的很爱你,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清楚,像是我们所爱的方向错了。”  因江俊的话,殷有恩哭着,抽动着肩。  殷有恩虽然是坏人角色,但毕竟是柔软的女人。  就是因为爱而变成现在模样的女人。  因为伤痛,会哭的女人。  我本不想破坏这场面,但还是拉了江俊的衣襟。  ”干吗?”  ”现在你去扶仁河。”  ”什么?”  ”此时你应该到你想爱的人身边。”  江俊抬头看了看殷有恩,马上向仁河走去。  连浩扶着承珉,我扶起殷有恩。  ”你不讨厌我吗?为什么对我……”  ”当然讨厌,讨厌得直想杀你。但是你现在不是坐在地上的时候,还有机会为爱而疯。”  ”哈,你真美丽。”  ”不会吧……”  有恩流着眼泪说。  我扶着有恩走出仓库到外面的时候,听到有恩低声对我说:  ”我真不爱阿俊吗?这对江俊来说只是执迷不悟吗?是这样吗?”  ”不是,你爱江俊。但是那个爱太过分,才到了执迷不悟的程度。”  ”难道爱也不能过分吗?”  ”是啊,如果爱得过分的话,就变成执迷不悟了,使对方很难接受……”  我看着正扶着仁河出去的江俊说。  ”是吗?”  ”好像是。”  就这样我扶着有恩走出了仓库。  仓库外面来了几辆救护车,仁河跟江俊先上了救护车去往医院。  想上第二辆车的连浩,只让承珉先上车,自己却走到我面前。  抓住有恩的一只手对我说:”你跟承珉一起去吧。”  ”什么?”  ”承珉现在很需要你。”  我无话可说。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连浩直到现在还把承珉当成最好的朋友。  ”你现在也想照顾承珉。”  到现在还很爱我,申连浩。  ”申连浩。”  我站到申连浩面前。  ”啊?”  连浩被我的行动给吓到了。  ”真的感谢你,也真的对不起。”  ”如果你觉得对不起,那你就到我身边吧。”  连浩开玩笑地说。  瞬间我有点慌了。  ”错!”  我就这样回应了连浩,然后往承珉躺着的车跑去。  跑的过程中我听到了,但装着没听到。  申连浩的话:  ”到我这来,真想跟你说实话。”  我上救护车之后看了连浩一眼,连浩正在和殷有恩上救护车。  申连浩!对不起!  ”啊!疼死我了。”  我因巨大的声音抬起了头。  急救人员正处理承珉的伤口,承珉疼得喊了一声。  好像看着谁。  ”能不能静一静,不要故意装得严重,你不是头伤得很重吗?”  急救人员说。  一边生气,一边把我的手放在承珉的胸前,还红着脸,真是变态大嫂!  ”不要压我的胸!谁说我头疼?是你压着我的胸,我上不来气,所以疼!”  承珉也不喜欢这个变态大嫂!  那变态大嫂听到承珉的话,脸马上变得通红通红的,然后看着我。  ”啊!你什么时候坐上车的?是学生?”  就是无视我的存在!  ”刚刚。”  ”你没伤到哪儿,干吗坐救护车?”  因为我坐上车,变态大嫂很不满,还说话很气人。  ”是我的保护者,别管她。”  承珉的一句话。  因为这句话,变态大嫂变得很静,我也很静。  ”保护者”,我不知道为什么很高兴,因为我好像听到承珉在叫我老婆!上一页《这该死的爱》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