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63章 四声 75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一】    “永川克里斯汀文艺中心突发火情牵动所有市民的心。据悉,共有超过三千名原本准备参加宋声声先生追悼会的痴心粉丝被困火场,其中包括未及撤离的文艺中心员工和数十位第一时间赶到火场参与救援的的民警。”    “据第一时间逃出现场的受困人员向记者透露,文艺中心内起火点非常多,大部分起火点位于垃圾桶周围,文艺中心内的消防系统因不明原因遭到破坏。”    “与此同时,相关消息称,卢笛湖隧道和永川大道严重堵塞,造成救援人员进入熙宁开发区速度缓慢。”    ……    无数消息通过数不清的手机、电话传播开去,许多人在哭泣、求助、也有人相互依偎靠在一起。    刑从连环视四周,他的手机自卷闸门落下后便再未响过,周围很多人都在拨打电话,但看上去没有人能成功拨出。    如果不是耳机内还能听见林辰奔跑、与什么人交流、上车然后剧烈喘息的声音,他甚至觉得他们身处与世隔绝的荒岛,周围所有景象与任何灾难片里都会拍摄的场景一般无二。    一开始的慌乱过后,接下来便是最难熬的求救时间。    有人拼命捶门、有人开始砸窗,同样的,仍旧有人不断从二层楼上涌下,很显然,就算把窗户全部砸破后,逃生速度也及不上人流涌下的速度。    更何况,刑从连脑海中再次浮现克里斯汀文艺中心的平面图,他们现在虽在一层,却相当于普通民居5楼左右的位置,窗口逃生危险性极大。    小型爆炸、火灾、断网、通讯受阻、逃生困难,消防系统出现故障,这就是他们现在面临的困境……    而且他向原本矗立的公演信息牌看去,屏幕全黑,原本滚动出现字幕也消失了,那么现在又要加上另一个问题,断电……    他迅速分析完现在的情况,问题确实很多,但并不代表他们真的身陷绝境,一切问题总有源头也总可以解决,他向身旁看去,问:“通讯问题是怎么回事?”    王朝浑身湿透,鬓发上都在滴水,眼神中没有半点绝望,他反而很精神地从背包里抽出笔记本电脑,第一句话是:“幸好买了防水包,小王同志真是太明智了。”    虽然这话很不合时宜,刑从连竟难得觉得欣慰。    王朝很快查完信号:“不像是基站和信号屏蔽的问题,应该是现在打电话的人太多了,所以通讯受阻。”    现在的情形果然比当日安生国际商场更加难以应对,断电断网,意味着他们没办法使用广播系统安抚群众,看着空间里间或亮起又暗下的手机屏幕,刑从连问:“可以群发短信吗?”    “群发是没问题,关键是发给谁?”    刑从连望向窗外,果断道:“用基站,给信号覆盖区域里所有手机用户发送短信。”    “就和诈骗短信一样是吧!”王朝眼神一亮,:“没问题,小意思。”    天花板上只有零星小雨滴下,窗外已经隐约白烟飘出,二层火势渐大,熙宁派出所所长想带人逆人流向楼上冲去。    刑从连将人拉住,平静道:“稍等。”    “我们得上去摸情况啊!”    刑从连望着熙宁派出所长和数位警员的焦急面容,点了点头,他拿出王朝的平板电脑,调开平面图,对几人说:“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这是二楼消防卷闸门和应急消火栓所在的位置,为了方便表述,由南至北以卷闸门为分隔,分为a1-a10区域,请您带队分别厘清这10块区域的火情,其中a5为中央大厅出口、重点区域,必然积压大量人流,务必注意安全。”他说完,又从背包里拿出四组无线耳机,“抱歉,只有这四组了,还有,这是我电话,等会通讯恢复后请随时保持联系。”    他随即在手机里输入一串数字,几人向他郑重点头致意,那种义无反顾的目光,刑从连想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    林辰收到短信时,刚从搭乘的一辆私家车上下来。他与一位抱着女儿、面容焦虑的父亲擦肩而过,车主降下车窗,祝他好运。    他仰望眼前的摩天大楼,又回望远处巍峨耸立的文艺中心建筑,缕缕青烟开始缭绕在建筑物周围,熙宁开发区消防大队已经把仅剩的两辆救火车辆开到现场,但比对着那巨型建筑和建筑前宽阔的广场,那两辆消防车显得如此杯水车薪。    “警方已接到报警,为了通讯顺畅,如无紧急状况,请您放下手机切勿重复拨打救援电话。”    林辰冲入电梯口,按下按钮,才有时间阅读刚才收到的短信。    电梯大门洞开,他步入电梯。    “火情不明,请您尽量呆在安全地带,因楼层过高,请切勿使用窗口逃生,如遇浓烟请保持匍匐,等待救援。”    电梯迅速攀升,红字不断变幻。    “忌惊慌、忌推挤,警方一定尽所能保护大家生命安全,请相信我们。”    叮咚,楼层到达音响起。    ……    卷闸门内。    刑从连的耳机里不断响起其余所有人汇报火情的声音,唯独没有林辰的声音。    “刑队,咳咳……a1、a2区域火势并不严重,因卷闸门下落,我们暂时无法抵达a3、a4。”    “火势都是从消防通道附近蔓延开来的,消防通道完全无法疏散群众。”    “据刚才从a5、a6逃出的群众说,人流最密集的中央大厅附近火势最为严重,不过里面情况不明。”    刑从连按住耳麦,看向王朝,“能联系上中央大厅里的粉丝吗?”    王朝迅速从粉丝会抢票名单里调出号码,拨打过去。    ……    木问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时她坐在中央大厅靠前的位置上正在编写给老公的短信,她想了想,还是把“照顾好女儿”几个字删掉。    四周尖叫声都已经平息,哭声倒也不是很多。试图寻找出口的人也都退了回来,周围黑漆漆的,除了安全通道口亮着的绿灯外,只有每个人手机屏幕的光线,从高处看下去,就好像星海一样,闪闪发光。    刚才,前排某个姑娘背包里的炸开了,火焰顿时铺散开来,幸好那个姑娘身边的另一位眼疾手快,而她们又正好坐在消防栓旁边,大概冥冥之中有什么人在护佑她们吧,火势被丨干粉灭火器顺利扑灭,除了附近几人有不同程度烧伤外,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损伤。    空气里已经隐约有一些焦糊味道,现在,烧伤都不算太严重的损伤了。    木问花举目四望,按下接听键。    ……    林辰还在不停向上攀爬,电梯并不会直接到达最高处,虽然那位美景先生可能在这栋高楼任何一处地方,但实际上他也只能在实际意义的最高处,也就是天台。    他的耳机里不断响起刑从连的声音,刑从连一边安抚中央大厅的女歌迷,一边迅速了解火情,顺便还用复述的方式叙述给他火场近况。    消防人员已经开始破门,其余区域问题不大,但大火从中央大厅外烧起,所有参加见面会的粉丝被困火场。    “最严重的问题是。”刑从连顿了顿,林辰仿佛听见切割机切割卷闸门的声音,“这栋建筑自带消防系统全线停止运转。”    “这不可能,先前喷淋系统不是还起作用吗?”    “恐怕是一层放水用光了蓄水,所以二层火场的喷淋系统因缺水无法启动,如果我没有猜错,是停电导致消防水泵出现问题,无法抽水。”    “这不可能!”林辰拉着扶手跑上最后一层楼,封锁天台的铁门尽在眼前,“消防系统有二路备用电源,拉闸都不会断电。”    “所以,这栋建筑的智能控制系统被人为破坏了。”    “你刚才说,因为一楼泄水所以先行用光了二楼喷淋系统水源,也就是说凶手并没有在一楼制造火灾的意愿,他的目标一直是二楼中央大厅的那些粉丝。”他将手搭上铁门,心念电转,“刑从连,这里有问题,为什么一定是宋声声……”    林辰还想再说什么,但他感到后背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电光火石间,他迅速拔枪上膛,后转抬腕,然而他身后那人不躲不闪,在那瞬间,林辰只能看见那人眼里潜藏的温和笑意。    那是位中年男人,灰西装黑色双肩包,耳朵里插着一副耳塞,仿佛在听什么轻快的乐曲,他用枪口对准那人额头,那人竟不躲不闪,笑着对他说:“林辰,我等你很久,你怎么才来。”    【二】    林辰从未被那样叫过名字。    很亲昵很和气,带着一丝向上翘起的尾音,甜甜的,仿佛父母在叫心爱的孩子,又或者主人在唤宠物归家。    他的枪稳稳抵在那位中年人的眉心,对方双眼轻轻弯起,透露出温和的笑意,那眼神中没有任何惊惧,有的只是一团和气。下一刻,对方动了,林辰的手按在扳机上,无法扣下,中年人伸出手,很和蔼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又轻轻捏了下他的耳垂,最后毫无畏惧地将脑袋从他的枪口移开,微微侧身,推开他身后的铁门:“要看吗,一起吧。”    天台上长风爽飒,离天越近的地方,阳光也越刺眼。    晴空湛蓝,林辰收起枪,对方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就算你有枪,但我也可以对你做任何事情,可你不敢向我开枪。    不得不说,如这位先生一样的操盘手对形势的判断真和李景天那样的纯粹变态完全不同。    林辰跟在对方身后,站在正对文艺中心的位置上。    广场上人头攒动,从高空看下去就像是望着无数蝼蚁挣命,    蓝天下,远处那栋银白建筑看不出任何火光,但隐约有白色的烟雾飘散出来,林辰很清楚,当从他的位置也可以看到熊熊烈火时,也正是整栋建筑回天乏术时。    他身旁的中年人非常欣慰地俯瞰脚下乱象,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收回视线,向他伸出手:“林辰,初次见面,我自我介绍下,我叫梁美景,你可以称我为美景先生。”    林辰也非常有礼地向对方欠身致意,将手搭了上去与之交握:“您好,美景先生。”    对方搓了搓手,像是对他肯称他先生非常高兴:“其实上件事情之后,我就想来见你,不过近来要忙的事情比较多,我就没及时去找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怎会。”    林辰将□□转了半圈,塞回口袋里,美景先生似乎对他这一举动非常赞赏:“是啊,我们也是难得有机会聊聊天,用兵器相对,不如用真心相对。”    林辰点了点头,问他:“那我可以坐下聊吗?”    他问这个问题时,中年人表情中有些微诧异,不过很快恢复:“你想坐在哪里?”    林辰用实际行动回答他的问题,他直接在天台上盘腿坐下,虽然中午的水泥平台已经被晒得滚烫,不过他还是坐得非常安逸,然后他抬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对方一起来坐。    美景先生见状,微微笑起,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雪白的手帕,铺在地上,也跟着坐了下来。他笑盈盈看着高空下的火场,火势蔓延得非常快速,在很短的时间内,橙红色火焰已经烧穿玻璃幕墙,在半空中张牙舞爪。    “我记得那时候,你的小师妹也是跳楼死的?”    林辰望着身旁中年人眼角边的鱼尾纹,很平静道:“是啊,那时候我和她的距离,差不多就是我们俩这么近,但我还是没有救下她。”    “那么看到宋声声尸体的时候,你也是这种感觉吗?”    “什么感觉?”    美景先生的眼神仿佛在发光:“就是恨不得死的人是自己,拼命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救下他们?”    “是啊,锥心之痛,不过如此。”    “真是抱歉给你带去那么多痛苦,不过其实你不用太自责,你的小师妹真的是心甘情愿死的。她临死前那天早上还给我口丨交过,像那个年纪的女孩,恋父情结太严重,就算是我也很难招架。你知道,她还给我怀过孩子,不过最后流产了,真是遗憾。”    美景说着苦笑了一下,但林辰只能从那样的笑意中看到嘲讽之意。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林辰指了指自己耳朵里的耳塞,“全程录音,我可以当作您是在陈述罪情吗?”    “当然可以。”美景先生笑道,“林辰,我的孩子,我只是想在你死之前,和你说说话而已。”    林辰单手支颐,撑着膝盖,很轻松地指了指身边的人,又指了指自己:“为什么您觉得,我们两人之间死的一定是我呢?”    “因为我有预见能力啊,等会儿你会心甘情愿从这栋楼上跳下去,摔得血肉模糊,我已经亲眼看到那样的场景了,你死的时候,真是美得不像话。”    林辰微微侧首,灼热的阳光将他照得浑身滚烫。他认真问道:“可是我还不想死,怎么办?”    “这世界上哪有不想死就不死的事情啊。”美景笑了起来,“宋声声也不想死啊,他像条狗一样活了那么多年,为了活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可那又怎样呢,最后得死呀。”    “你真是这么认为的吗?”林辰蓦然抬头,看着美景先生无奈的面容,很认真说道,“如果您真是这么认为,我忽然觉得我稍微有了能活着走出这里的可能。”    ……    火势蔓延得比想象中更快。    李崇远作为第一批赶到现场的消防中队队员,面对眼前的庞然大物和不断被防火门封锁的现场,竟有种绝望之感。他已经参与火灾救援有差不多10个年头,还有半个月他就可以光荣退役。在他10多年的救火生涯里,并非没见过比眼前灾情更严重的火场,但没有哪次比这次的死亡阴影更加浓重。    他握住切割机,用尽全身力气割开眼前的卷闸门,他的队友已经上到二楼更加危险的火场里疏散群众,火焰烧至玻璃幕墙,传出剧烈爆炸声响。以他的经验来说,这样的火情调集30辆以上、足够铺满整个广场的消防车辆才勉强够用,而现在,他回望布满绝望神情的广场,继续握紧手中的机器。    在卷闸门割开的瞬间,有人一把将门踹开,人流随之蜂拥而出。    他来不及帮助人员疏散,而是向门内豁口处望去,在角落位置看到两个正不停打电话的人,他想起方才中队长布置的紧急任务,疾步过去,朝人敬礼:“刑队长您好,熙宁中队李崇远,奉命协助您处理火情。”    那位并没有第一时间理他,而是低头听着电话,过了一会,他才挂断电话,语气沉稳宁和,竟无半丝慌乱:“还是我向您简单汇报下现在火场情况,一楼受困人员基本都已经由安全通道从地下停车场撤离,只有我们这块区域和对面同样区域没有安全通道可供撤离,但现在主要问题是二楼火场施救困难,所有安全通道被堵,加之卷闸门下降造成火场分割,有零星人员被困。”那位边说,边用平板电脑向他出示所有起火点,他说完,又在立体图中最大的大厅上画圈,“大火包围了中央大厅,里面有三千人,因消防系统全线故障,排烟设备停止工作,预计受困人员最多还能坚持10到15分钟,就会首先因有燃烧产生的毒气体中毒身亡。”    李崇远猛然抬头:“太快了,我们人手太少,这么短时间内不可能疏散三千人。”    “以您的经验,中央大厅那三千人唯一的生还可能是什么?”那位这样问他。    李崇远举目四望,将克里斯汀文艺中心的所有消防资料在心中过滤一遍,他抬头,很果断地说:“我们后续中队最快也要10分钟后到达火场,文艺中心采用r级智能联动消防系统,除非消防系统重新恢复运转才可能短时间内减弱火势,但还不清楚消防系统失灵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配电房。”在那位刑队长身边,一个很年轻的技术员说,“我刚测算了下,消防系统应该从未被激活,任何一栋楼的火情监控点位都非常多,没有人可以同时破坏全部监控点,要短时间内让整栋建筑消防系统失灵的最快方式就是截断主电源,我怀疑配电房被炸烂了。”    “备用发电机组在哪?”    他和那位刑队长异口同声问道。    【三】    玻璃幕墙不断炸裂。    所有人都远离建筑,避免被溅落物砸到,每一次小型爆炸,都会引起广场人群一阵尖叫。汹涌的人流不断推搡,谁也不知道,下一簇火苗将从何处腾起。    消防警员升起云梯解救被困群众,不断有受困人员被从火场疏散出来,到最后只有身着藏青色警服的警员还在不断冲入火场。    林辰看着脚下炼狱般的景象,耳机里不断传出刑从连调配现场人员的声音,听着刑从连的声音,他渐渐平静下来。    长风横空而过,他按了按耳麦,看向身旁气定神闲的中年人,问:“您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我说,并不存在你还可以活着走下这栋楼的可能。”    “为什么?”    “你马上就会知道。”    “不用马上,您既然在这里等我,又说我会心甘情愿跳楼自杀,您恐怕拿捏着很多人的生命,才有底气这样说。”    “林辰,你真是让我赞叹。”美景脸上露出赞许神色,“所以你要跪下来求我吗?”    “您刚才不是说了,我会心甘情愿从这里跳下去,我的命都在您手里,那么下跪就不必了吧。”林辰很诚恳道,“那么在我死之前,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哈哈哈。”美景先生非常爽朗地笑了起来,“这样吧,我给你三个问题的机会,就像你和李景天玩的那种,不过比那种要刺激一点。”    “愿闻其详。”    “你看,我们现在离天台边缘已经很近了,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我每回答完一个,你就向后退一步,当我把最后一个问题答完……”中年人摊开手心,轻轻吹了口气,“你就会转过身,从这里消失,随风而逝。”    “非常有趣。”林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有些散漫地从地上站起,他背对着远处火场,凝视着自己身前这位中年人。    “你好像很有自信?”    “因为我真的很会猜,而您千万记得把心事藏好。”    他说着,向后退了一步:“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是宋声声?”    ……    刑从连听见林辰问这个问题时,正在穿厚重的消防服。    据从负二层逃出来的工作人员说,那里火势也非常大,除非穿越火场,否则根本没有办法进入中央控制区找到备用发电机组。    “还有一道电子门,我把门禁卡给您,您一定藏好,千万别被烧化了。”    一位自称是文艺中心总经理秘书的年轻男子向他递出门卡,刑从连点头接过,耳机内传出的清淡嗓音却令他忍不住握紧卡片。    他能听见高楼顶部呼啸而过的风声,林辰提问的声音已经被风掩盖得几不可闻,但他很清楚地知道,林辰就站在天台边缘,并且非常坚定地后退了一步,踩在了死亡线上。    在那一刻,他竟非常非常想甩开一切冲上楼将林辰拉住。他抬头,仰望百米高空的楼顶,然后回头,戴上氧气面罩,向地下室走去。    ……    “林辰,这么宝贵的机会你居然用来问为什么我会选宋声声,真是令我非常意外。”    “反正我都快死了,解开心结比较重要。”    “你还不明白吗?”美景先生啧啧轻叹,“我选宋声声是因为我很清楚什么样的人才最吸引你。”    “听您的意思,宋声声只是一个诱我们上钩的鱼饵,文艺中心的火灾事故是为了报复我们?”    “怎么能说是报复呢,该说是回礼更恰当。”美景先生真切道。    “因为我们抓了杨典峰,又破坏了您的直播,但为什么这场行动没有直接针对我们?”    “林辰,我的孩子,你真是太天真了。”美景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回过头看看底下那些哭得那么悲伤的人们,你尝过的锥心之痛,他们马上也会尝到。当他们看到自己所爱的人被烈火烧成焦炭的尸体,又听到他们爱人不过是一场报复的牺牲品时,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呢?”    林辰很不以为然地反问:“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怎么想?”    “那我告诉你,他们中一定有很多很多人觉得,如果你们警方不和我们作对,这些人就不会死,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正义的人害死了他们的挚爱。”    林辰点了点头:“嗯,当这些人发声谴责警方的时候,你可以推波助澜,让这种声音渐渐成为社会主流,今后执法者不敢发声、做事开始束手束脚,这是你想要的结果?”    “是吧,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大众心理究竟是多么容易操控,人都是愚昧而随波逐流的,只要稍加操纵,这场大火里死的无辜遇难者都可以变成脑残追星族,很多人会说他们不追星就不会死,纯粹活该……”    “嗯,我明白了,虽然觉得您有些天真又闲得慌,不过听您这么一说,宋声声的粉丝死定了?”    “别耍赖,这是第二个问题吗,要退步啊。”美景用手指了指林辰身后的地面。    ……    木问花趴坐在中央大厅里,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就她死后的社会评价展开了讨论。其实每个人都可能考虑过自己的死法,因为追星而被困火场烧死,听起来好像并不光彩。    不过,那位美景先生大概也不会想到,其实她现在脑子里想的东西和那位想挽救她生命的林姓顾问差不多。这个世界上傻逼那么多,要是每个傻逼的话你都要听进耳朵里记在心里,那不如早点死掉好了。    在你的生命里,还是爱你和你爱的人比较重要,这几乎是一位即将被烟雾呛死的母亲兼追星族的肺腑之言了。她完全保持着匍匐在地的姿势,看手机相册里女儿、老公、还有她最爱的宋声声先生的照片。    她嘴里哼着一首很轻快的歌,然后她听到,和她趴在一起的那个姑娘也哼唱了起来。    空气的温度渐渐升高,安全通道喷射出明显可见的火焰,大火虽然还没有完全烧穿大厅墙壁,不过也大概很快了。    ……    林辰又后退了一步。    他的脑后没有长眼睛,但他还是能感受到身后猛烈的劲风和百米落差所带来的摇摇欲坠感,那都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压力。    他的耳麦中传出刑从连粗重至极的喘息声音,虽然不知对方身处何方,可光凭那一下又一下艰难的喘息,他也能判断出,刑从连应该是进入了火场最深处。那里应该很黑,非常烫,让人呼吸一下都要用尽浑身上下的所有力气,刑从连的面罩上应该满是水雾,擦掉一些水雾,他应该就能看见那双幽绿如潭水的眼眸。    “当然不是一定会死。”美景先生坐在地上,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对他说,“林辰,其实只要你从这栋楼上跳下去赎罪,我保证他们大部分人都可以活下来。”    “1命换3000?”林辰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也太划算了,您什么时候开始做亏本生意了?”    “一点都不亏啊,传说中的林顾问还是很值钱的,其实你看,你死或者下面那些人死,对我来说其实是一样的。”    “我明白了,如果我按你说的跳下去,就可以告诉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邪不胜正那些话纯粹是心灵鸡汤,人嘛,总是要向更强大的一方屈服。”    美景先生双手轻抚,开始鼓掌:“所以啊,林辰,你最多还有10分钟。”美景从书包里拿出一包小饼干,拆开包装,塞了一块在嘴里,“不过这对你来说应该很难吧,毕竟你的优柔寡断已经害死了宋声声。你明明有一整个月的时间可以救他,可是那时候你在干嘛,抢票吗?你要是用强硬态度要求和宋声声见面,说不定宋声声就突然鼓起勇气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了,我们的计划也不会成功,底下的人或者你也不会死……”    “我都快死了,您就别骗我了。宋声声缺了颗牙,被你装了监听器,你又用粉丝的命威胁他,他才不会把事情告诉我。”顶楼的风总是大得非常突然,林辰就地坐下,很无奈地道。    “你知道假牙的事情?”美景先生脸上终于现出些意外的神情。    “是啊,我刚才问你为什么是宋声声,其实应该也有一些他本人的原因吧?”    美景先生又从背包一侧的口袋里掏出水壶,拧开杯盖,汩汩清茶流入杯中。他对着茶杯吹了口气,脸上露出追忆往昔的笑容:“宋声声啊,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那种特别名贵的大型犬,皮毛光亮,有很多人喜欢,牵出去的时候小姑娘们都会爱他爱到尖叫,我是真心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爱的。”    林辰很耐心地问道:“那您又是为什么要毁了他呢?”    “他第一次去找相野的时候,那天我正好也在,听说他被人一遍又一遍虐待,我也是很心疼的。不过你也知道,李景天是李老的孙子,我们在新尼的业务还得仰仗李老,所以相野就很好脾气地劝宋声声稍加忍耐。可是声声他不同意。我见过他身上的伤啊,浑身青紫,惨不忍睹,明明都已经那么惨了,他居然还有力气和相野拍桌,整个人斗志昂扬,好像在燃烧。”    “后来呢?”    “他实在不听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当场把他绑在椅子上。相野拔开他的嘴,我拿了钳子,把他的牙拔了出来……”美景说着,悠然饮了口茶,“你真该看看那时的场景。他流了好多好多血,痛得要把喉咙都喊破,我们还费了老大功夫给他止血,装假牙。可到最后,他看我们的眼神,还是燃烧着的,一点也没有屈服,真是太有意思了。”    “既然他是那样的人,您是怎么让他屈服的呢?”    “你知道吗,把一匹猎犬的腿打断,看着他趴在狗窝里苟延残喘的样子才最有趣。”美景先生嘎吱一声,咬下一块饼干,“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不停地在背后搞小动作,以为我们发现不了,但实际上我们真的什么都知道。有一天,他在翻相野的卧室,然后我就走进去,把他抓了个现行。”    “您惩罚他了?”    “也说不上是惩罚吧,毕竟第二天正好是他的唱片签售会。在见面会之前,相野带他站在那个签售会书城的高处,给他看了一则新闻,新闻上是逢春大学两位女生出车祸的消息,其中一位女生宋声声认识,是他一个得心脏病的女粉丝,他还给那个粉丝捐了很多钱,然后相野告诉他,他那位粉丝心脏病手术很成功,都已经重新回到大学上学了,因为他的冒险行动,害我们要连夜杀人,真是累死了。”    林辰很难不跟随美景先生的声音回到十多年前的那个时刻,宋声声所经历的一切比他所能想象的更加残酷。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大概不过如此。    “他哭了吧。”    “是啊,他揍了相野一拳,然后哭了。据说那是他第一次流眼泪。他哭得惨极了,和个贞洁烈女一样,就差拿刀抹脖子了。”    “但是您没有让他死?”    “是啊,我们告诉他,他要是敢死,我保证会杀了他很多很多粉丝。”美景这么说的时候,将目光投向远处的火场。白烟已经转青,一切景象都宛如地狱,“我说话一向算话。”    【四】    木问花在唱歌,具体来说,是整个中央大厅的姑娘们都在轻声歌唱。    【这世界上不存在永远的爱情,也没有人能够永生,所以放肆吧,潇洒吧,去他妈让他滚蛋吧。】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选了同一首歌。她们已经全部聚在一起,但火真的太大,一些身强力壮的妈妈饭们把年纪很小的姑娘们护在更里面的地方。但谁都知道,她们今天逃不出去了,所以她们才开始唱歌。    那是声声最喜欢的一首歌,虽然整首歌里的歌词非常不雅观,但它有个非常非常好听的名字《iwillwithyouforever》    iwillwithyouforever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回头的时候,仿佛看到声声站在舞台上,他整个人亮得像在发光。    他说:“因为我比较帅,还是我守护你们好了~”    ……    地下空间行进比想象中更加艰难,积压的浓烟让探照灯都失去作用,刑从连汗如雨下,呼吸非常困难,但或许是因为地下空间太过安静,他能很清楚听见百米高空上的那番对话。    他能听见美景平静又带着喜悦的声音,也能听见林辰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时,尾音里痛苦的颤动。    但他现在却必须把那些画面赶出脑海,认真听耳麦中的指示。    “老大、李队长,在你们前方5米应该是个楼梯,走下楼梯,你就能看到中控室了。”    “收到。”    “中央大厅那个木姑娘说,火已经破墙了,烟特别大,他们可能支持不了多久了”    “我查了文艺中心的资料,中控室采用了rm5型电子门,断电后门应该会自动打开保证人员安全,如果没开我恐怕服务器挂了门卡会失效刷不开,但你直接输密码应该就行。”    “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老大,你死了就没人给我零用钱花了。”    ……    林辰按了按耳麦,听到王朝最后那句话时,他竟觉得非常欣慰。    刑从连养大的孩子,真是无所畏惧。    时间也差不多了,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从地上站起。    见他起身,美景先生忽然眼前一亮:“怎么,他们已经到那扇电子门前面了吗?”    林辰摇了摇头:“还没有,所以是电子门被您做了手脚吗?”    美景笑了笑:“这算是最后一个问题吗?”    林辰摇了摇头,但还是向后跨了一步,长风将他的衣襟吹得烈烈作响,他忽然冷笑起来:“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您听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吗?”    “什么话?”    “反派死于话多。”    美景先生大笑起来,他捂住嘴,防止嘴里的饼干屑喷出来显得不雅,“这是什么意思?”    林辰毫不犹豫掏出枪,拉开保险、给枪上膛、对准地上那位中年人的眉心:“说了那么多其实你都在兜圈子。你不断把话题引向一个论点,我和宋声声一样,因为我们挑衅,所以你们才被迫杀人。”    “这是事实啊。”    “这不是事实,这是典型用动机a遮掩动机b的手法。归根结底还是,你的动机从来都不是向我们复仇,你就是要杀了宋声声的粉丝。你刚才说你知道了我抢票,这说明你一直在监控粉丝见面会的选票系统,而当时的抢票规则也非常有意思,它说明场内的每一个粉丝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你故意挑选了宋声声最元老级别的粉丝,这里面一定有原因。而宋声声正因为你行动推进逐渐意识到这点,才会选择用自杀来提醒我们。他的死亡时间拿捏得再恰当不过,相野被捕而我们能及时赶到这里,都是因为他。”    美景只是笑着摇头,没有说话。    “宋声声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坚韧的生命,自从你为他装上那颗牙齿之后,我恐怕他很多年都没有说过什么话了,大概连你也没有想过,死人其实真的会开口。”    “林辰,我才是那个认识宋声声很多年的人,而不是你。你以为他为什么不想和你见面?因为他不敢啊。他已经被打断了骨头,连筋都被一根根抽出来了。你不知道他有多么想重回舞台,就是跪着都要爬回去。所以他根本舍不得死,如果他像你说得这么聪明早就知道我们想做什么,他早该自杀了,为什么非要选在今天?”    “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一定是今天。”    天上晴空万里,阳光刺目,林辰看了一眼那朗朗乾坤,非常认真地问道。    宋声声,还有什么,是你想说,而我没有听到的事情呢?    ……    地下空间内,那扇坚固的电子门前,显示密码失败的提示音不断响起。    刑从连回过头,身后是洪水猛兽般的滚烫黑烟,他看不见任何火光。在他身边,与他一起下到火场的消防员正不断尝试用门卡开门。    但失败、失败、仍旧是失败……    最后,李崇远扔掉门卡,从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拿出工具,准备直接撬掉电控板。    “王朝,还有别的办法吗,门打不开,撬锁可行吗?或者电子对冲?”    “我靠老大,照理来说这种电子门断电后就会自动打开,你们甚至连密码都不用。你告诉我,电子显示板上的模式是failsafe还是failsecurity?”    刑从连随即看去:“failsecurity。”    王朝怒吼:“哪个傻逼把把门调到failsecurity模式,他以为中控室是金库吗?老大你让李队千万别尝试破门,failsecurity模式下安保级别最高,强行破门会自动锁死,我保证你们短时间内一定打不开!”    李崇远立即停手,而他耳麦里王朝还在不断说话,可刑从连忽然觉得周围非常安静,安静到,他只能听见林辰轻缓的呼吸声音。    “林辰,我们要密码。”他对他这样说。    ……    林辰举着枪,向前跨了一步。    大概是发现了他脸色的变化,坐在地上的中年人说:“门不太好开吧?这样,你给我留个电话,你自杀以后,我就把密码告诉他们,别担心,我一向说话算话。”    “你更换了电子门的密码?”他问。    “bingo,所以你到底想不想救人?”    林辰觉得这真是很好笑:“我刚才说过了,美景先生,反派往往死于话多。其实这也算是个心理问题。像您这样的反派人物都骄傲、自大、自以为掌控全局,所以到了最后的胜利时刻,你们总是忍不住自我夸耀,因此总是容易说太多废话。言多必失,我建议您现在就闭嘴,如同我对李景天的真切建议一样,从现在开始不要给我任何猜到答案的机会。”    “就算你要猜,也要掌握我的生平资料,可是你连我究竟是谁都不知道……”美景轻声细语道。    看着美景先生得意而狡诈的笑容,林辰平静地道:“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刚才已经和我说了那么多话,我足够了解你。”    “是么?”    “你愤世嫉俗,有明显的反社会和自恋型人格障碍。你视人命如草芥,你认为众生皆恶,看不起所有普通平凡的芸芸众生。你把人命当成儿戏,你总觉得这一切是你布下的游戏而所有人不过是你手中的棋子。你嘲讽粉丝们对宋声声愚蠢的爱恋,当然,你觉得宋声声也很蠢,你非常非常看不起他。”    “他真的是条狗啊。”    “我刚才说过,你最大的问题在于认为宋声声是受你控制的玩物,我想,恐怕是他对你的虚与委蛇给你造成了这种印象。他在被你控制的每一天里都斗志昂扬。他绝不妥协从未放弃,这是一场除非他走向生命终点才会结束的战斗。而既然他选择了死亡,这说明他已经用死亡迎来了最后的胜利了。    “你夸宋声声夸得我都要脸红了啊。”    “所以,那个密码,真是你设下的吗?”他冷笑着,又向前走了一步。    在他问出那个问题后,他很明显看到美景先生脸上原本得体的笑容中出现了一丝裂痕。    “不用回答,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答案了。”他将手指轻轻按在唇上,做了个噤声动作,“像你这样的人,最喜欢玩那些残酷的人**。让宋声声知道他的反抗害死自己的粉丝也好,逼我自杀救人也罢,你对这个世界永远怀揣最大的恶意,却最喜欢玩那些毫无意义象征性的东西。如果你要设一扇永远也打不开的密码门,杀了那些挚爱宋声声的粉丝们,请问,你会用谁想出来的数字呢?”    林辰说完,又向前跨了一步,他离地上那位恶意的化身已经越来越近,“你的表情告诉我,那个人是宋声声。你不会真愚蠢到随口问过宋声声你最喜欢什么数字,准备用他最爱的数字,杀死那些最爱他的人?”他没有给美景任何说话的机会,因为他终于知道,宋声声为什么会选择在今日死亡,“昨天,他来过这里彩排。他当然不可能知道你的计划,不过他是那么聪明的人,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一定会终于把一切细节串联起来。他终于知道你要做什么。你要杀人,要杀很多很多人,所以他必须用自己的死来阻止这一切。他了解你的恶劣,或许当日你只是随口问他,真正设置密码时不一定会用他想的那串数字。但当他自杀之后,你却更有可能会用他想的那段数字,因为活人设下的密码永远有被破解的可能,但死人想出的密码不会,对吗?    美景先生脸色铁青,他的脸上终于没有了那丝温和谦恭的伪装。他笑得非常残忍,那是自远古而来的邪恶生命,他满嘴血腥,以吞噬善意为生。    林辰知道他猜对了:“你是不是在想,你究竟忽略了什么东西,让宋声声得以把密码传递出来。可他明明一句话也没有对我们说过啊。你没有想过吧,你看不起的那条老狗,居然在死了以后还能往你心口猛地插上一刀。”    美景咧嘴笑了起来:“不,你猜错了,那是我设的密码,宋声声那条老狗,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不,那是他想的数字。”    骄阳刺目,长风贯空。    林辰缓缓开口:“宋声声进入演艺圈太早,他没有读过太多书,如果是他设下并且要传递出来的密码一定不会太复杂,但却只有爱他的人才能猜到。你应该知道宋声声很喜欢画的那个符号&,但在他死亡的浴缸里,我并没有看到那个符号。我一直在想,像他这样充满信念的人,为什么不画那个符号呢?”    “为什么?”    “因为宋声声曾经在一次演唱会上说过,如果有天我死了,请你们为我唱一首歌。那是一首充斥着去你妈爱谁谁的歌,但名字却意外感人的歌。这首歌来自于他挚爱的童话,而只有资深粉丝才会知道,在那首专辑的歌词本上,每一行后面都有一个装饰性的&,除了其中一行。那一行歌词像裹脚布一样长,却因为排版问题,后面少了个&。”    “所以他设下的密码,就是那句歌词。”    林辰并不知道,那位被拔掉牙齿、备受威胁,整日活在悬剑阴影下的人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他甚至不知道宋声声究竟是靠什么在走上舞台实现自己的心愿前选择自杀。    但是桀骜、放纵、理应拥有火一般生命的宋声声,他充满斗志他从未放弃。    他曾经问过自己,磨难和痛苦是否会令人灵魂也变得卑微,他想,宋声声已经给他答案。    他仿佛看到18岁的宋声声爽朗地笑着对他说:嘿,我这么骄傲,怎么可能向命运这种狗屁玩意低头呢,我永远也不会像命运低头啊。    他跨出最后一步,用枪口死死抵住了中年人的眉心:“将军。”    尾声    水幕铺天盖地而下。    木问花被扶出火场,虽然她刚才在火场里等了很久,浑身滚烫,但在她走入阳光中的那一刻,她才第一次发现阳光是那么温暖。    隔着无数人,她第一眼就看到她生命中最爱的男人抱着女儿向她冲了过来,然后她的爱人们用前所未有的力度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她亲了亲女儿柔嫩的脸颊,用被烟熏得有些焦黑的手指,擦去了女儿脸颊上的泪痕。    ……    广场上到处都是人人人。    虽然在通电前,王朝已经提前发短信提醒过所有人要提前趴倒尽可能远离着火点、同时注意高温水蒸气,但还是有一些离着火点太近的人被热气灼伤,不过和没命比起来,受点伤也算不了什么,吸入浓烟也能治好,反正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    反正小王同志是这么想的。    陆续到来的救护车里下来了很多长腿护士姐姐,正在给伤员做简单包扎。    他终于能够比较惬意地坐在警车里,吹着空调,看着笔记本,不过他估计等会儿耳麦里就会传出他老大的怒吼,让他滚去做这做那。万一老大要他去修服务器修网络什么的,他觉得自己一定得开个高价,总之先冲个战网点买守望先锋328数字典藏版好了。    ……    林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楼的。    地上有一摊四分五裂的尸体,就在刚才,美景从高楼上一跃而下。他甚至来不及扣动扳机做出任何反应,对方就选择了死亡。    原来1换3000,最后跳楼自杀的人,变成了美景先生。    他绕过地上那人的尸体,推开所有想要搀扶他的警员。    或许是在高空晒了太久,他只觉得头疼欲裂,耳膜剧痛,仿佛总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一会儿是宋声声在唱歌,一会又是刑从连最后那一声“好”,他耳边不停有电子门开锁失败的滴滴声响起,不断不断,令人绝望。    他觉得自己已经分不清时间顺序,所有的画面都变得模糊,但他脑海里却很清楚记得美景跳楼前的最后一幕。    那位温和的中年人在他枪口前起身,嘴唇翕动,笑着对他说:“请代我向刑队长问好。”    说完这句话后,美景就飞快跑到天台边缘,格外潇洒地一跃而下。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之后,他试图不停呼唤刑从连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他觉得手里的枪很重,重得他几乎无法握住。如果美景复仇的对象是他们两个,刑从连恐怕也有危险,而他的配枪在他手上,在火场遭到任何袭击都会非常危险。    他向广场奔去,四周都是相互依偎的人群,男男女女在拥抱在接吻,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幸福笑容。天空中有水洒下,火光已经渐渐熄灭,但还有零星的毕波声和玻璃炸裂声。    可他找不到王朝,也找不到刑从连,目之所及没有任何熟悉的面容。他不停地向所有人询问刑从连在哪里,却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还有人很奇怪地问他:刑从连是谁,是你什么人?    是啊,刑从连是谁,他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他踏入火场,看到那扇被割开大口的银灰色安全门,门里空空如也,他想找的人并不在那里。    他想放声大喊,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因为紧张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地上很湿,非常湿,一切都变得四分五裂。他间或与一些救火人员和被营救出的人群擦肩而过,有人问他要去哪里,要找谁,他无法回答。他的耳边再次出现非常多的声音,广场上仿佛有人在唱歌,还是那首歌,宋声声的歌。歌声仿佛穿透黑夜的明光,给周围的混乱一点点染上光明的色彩。    有人唱:这世界上不存在永远的爱情    他向地下室走去,空间里只有安全通道绿莹莹的光,周围黑暗,非常黑暗,天花板上有水滴下。    他渐渐听到脚步声音,那是一位拖着沉重步伐的消防员,他抓住对方,又问了一遍那个问题:刑从连在哪里?    对方挠了挠头,然后将面罩摘下,对他说:“你找刑队长啊,他刚还在楼下。”    他松开那人,向更下层的空间跑去,他推开地下的每一扇们,却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广场上的歌声仿佛穿透层层水泥板传递下来,但那也有可能是他的幻听。    也没有人能够永生……    有人在给歌曲和声:也没有人能够永生……    他将要推开走廊尽头最后一扇铁门,就在这时,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猛然回头,拔枪,死死抵住那人的额头。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绿莹莹的双眼,仿佛是森林中最清冽的那泓泉水又或者是拂过眼角眉梢一缕很清淡的风。    那人灰头土脸,脸上早已被烟灰熏得漆黑一片,但他眼中含笑,对他说:“是我,不用怕。”    在那瞬间,林辰猛然听见无数声音涌进他的耳内,很多人都在叫嚣:所以放肆吧潇洒吧去他妈让他滚蛋吧……    这世界上不存在永远的爱情,也没有人能够永生,所以放肆吧,潇洒吧,去他妈让他滚蛋吧!    所以放肆吧潇洒吧去他妈让他滚蛋吧!    他松开手里的枪,一把抓住那人头发,非常用力将人推到墙上,然后重重吻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我翱翔于风从未远去    亲爱的姑娘请不要为我哭泣    ――宋声声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