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阿菩-《边戎》-正文卷二一 累卵之役 第三三八章 洗衣槌  顾大嫂怒气冲冲地出宫要帮完颜虎出气,但出来以后却觉得不知该怎么办,心想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就去找了张老余的养女张氏,陈阿猴的老婆刘氏,周胜的老婆李氏,王大辉的老婆萧氏,胡茂的老婆许氏等等,她先将完颜虎的处境说了,把这几个女人都气得不行,都说要帮虎皇后讨个公道!不过这些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商量了半天也没弄出个行得通的计策来,最后萧氏叫道:“商量个什么!咱们一起去塘沽找皇帝问个清楚!”  顾大嫂大喜道:“对!咱们直接去找皇帝!”说着就让他儿子雇了几辆马车,兴冲冲来到塘沽,到了行宫外就嚷着见皇帝。  这几个女人虽然粗鲁,但个个都是元老部民,顾大嫂还曾是工部主事,又是上将夫人、一品诰命,所以阍官也不敢无视,入内如实禀告。  折彦冲一听眉头紧皱:“这些女人,怎么也来趟这浑水!”便不肯见她们。顾大嫂等在行宫外等了半日,被拒绝了又请见,如此再三才愤愤离开,路上七嘴八舌,依然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李氏忽然道:“咱们都没读过书,不如找一个读过书的人来商量,看看有什么好办法没。”  众人都说好主意,但要找谁呢?京师与塘沽读书人遍地都是,但这帮女人都觉得男人不可靠,最好是找个女的,想来想去,萧氏便提议去找赵橘儿,顾大嫂想了想说:“不好!这个大宋公主柔柔弱弱的,未必是个有主意的人。而且她平常也不怎么出来和我们说话,我可不怎么信得过她。再说她是宋朝的公主,那什么秀是西夏的公主,两人都是公主,也许会相帮。”大宋的公主和西夏的公主其实不一定有关系,赵橘儿也不见得会因为两人都是公主就要帮嵬名秀,但这帮女人叽喳了一会却觉得有可能会相帮,于是就把找赵橘儿的想法给否决了。  正议论着,恰巧经过林氏钱庄,顾大嫂偶然瞥见那个“林”字,不由得抚掌大笑道:“对,对!我们找这个人去!说不定能想到个办法!”  众人便问谁,顾大嫂说道:“这个人是极有主意的,比男人还强!我和她打过几次交道,知道她不是坏人。而且她和我们一样都是元国民会议的代表,出了这等事情她理应出头!”说着朝钱庄上那个“林”字一指,众人便都明白过来,都道:“若是找到了她,那多半能想到个好办法!只是不知她在不在附近。”  却巧了,林翎正好在塘沽,而且是昨日才到。林舆听说母亲从福建回来赶紧飞马前来相见。如今林舆已是虚岁十八,母子俩三载不见,林翎见儿子出落得高大英挺,渐脱少年稚气而显青年之姿,无论容貌气质都与当初第一次遇见的杨应麒极像,心中又是欢喜,又是伤心。  林舆见母亲气色不好,极为担忧,便问她是否船上太过辛苦。林翎微微摇头道:“不是,我坐了一辈子的船了,还怕这个?”  林舆道:“要不我去请个名医过来看看。”  林翎道:“我真的没事,在福建时已请江南的名医诊过脉了。”  林舆一听反而更担心了:“请过医生?娘你真的病了?”  林翎微笑着道:“你别乱担心。医生是给你外公请的,当时我因旅途劳顿而显得疲惫,所以你外公便让医生顺被给我把个脉,医生说我只是太劳累了,只要休息休息就好。”  林舆这才放心了些,又道:“既然这样娘你就别老奔波了嘛,南北几千里的跑,就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  林翎叹道:“你在北边,你外公在南边,我是两头都放不下。”  林舆道:“那我们想办法接外公来北边住?”  林翎道:“你外公要是肯来还用等你开口?我早接他来了。别说北边,就是大琉球他也住不惯。当初局势危急时我也曾接他到大琉球去,结果事情一缓他又回去了。再说你外公年纪也大了,经不起折腾。好了,别说这些了,跟娘说说你的事情吧。我离开这段时间里,可有人来提亲?”  林舆闻言大窘:“什么提亲!娘你怎么一开口就不正经。”  林翎微笑道:“什么不正经,我们家舆儿这般人才,自然是得提亲的人踩坏十条八条门槛才正常。怕只怕你眼界太高,看不起天下的好女子。”说着凑近一些问:“最近有没有见雅琪?她选驸马没?”  林舆啊了一声叫道:“你提她做什么!她……她比我大!”  林翎道:“女大三,抱金砖。要什么紧!舆儿,告诉娘,雅琪到底成亲没?”  林舆讷讷道:“还没……”  林翎笑道:“她年纪也不小了,现在还不选驸马,多半是在等你。”  林舆叫道:“娘你别胡说了!你再胡说我就不和你说话了!”  林翎却不管儿子窘迫,依然微笑不断:“这件事情皇后虽然没明说,不过她相中你想你做她女婿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南下前曾托她帮你找媳妇,做主你的婚事,在福建时可多担心她不等我回来就把你的亲事给办了!哈哈,说不定我回来时你连儿子都有了。怎么皇后变得这么有耐性?居然还等我回来。”  林舆叫道:“娘你别说疯话了!我不和你说这个了。再说皇后最近也没心思理这事。”  林翎哦了一声,问:“为什么?出什么事了么?”  林舆便将嵬名秀一事的始末说了,他近水楼台,对整件事情知道得比谁都通透完整,他叙述时林翎并不插口打断,直等儿子说完才叹道:“他的胆子似乎越来越小了。”林舆问谁胆小,林翎道:“还有哪个他?你老子!”  林舆奇道:“这件事情和他关系很大么?”  林翎道:“自然是很大的,若是他肯站在皇后那边,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