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还情剑》-正文第五八章 硬闯少林寺  苹儿道:“你是七绝魔剑的传人,这修正七绝魔剑的大任,就要落在你身上了。”  李寒秋道:“此等大事,必须静心苦修个三五年才可有成,但在下已没有这等时间了。”  苹儿道:“吉人天相,咱们连番遇险,均能逢凶化吉。”  李寒秋道:“就算江南二侠杀不了我,我也无法再活过三年了。”  苹儿道:“为什么?”  李寒秋摇摇头,道:“因为我和人订下了死亡之约,一旦我报了大仇。那就任人宰割,就算我不能再对任何人有所承诺。”  苹儿微微颔,道:“我明白。唉!我追随你的身侧,虽然是连经风险,但我心中却一直很快乐,你不用对我有什么承诺,那太庸俗了。”  李寒秋道:“但我有一天,会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死。”  苹儿道:“真到了那一天,你死了,我也会安排自己,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世上也没有永远不死的人,能过三年快乐的日子,死又有何憾呢?”  李寒秋怔了一怔,道:“你要如何安排自己?”  苹儿道:“我不想说,而且说出来也没有用,反正我心里有了打算,所以,不和前面的行程如何艰辛,如何痛苦,我都不会放在心上。”  李寒秋举步向前行去,一面说道:“就目下情势而言,咱们非得到少林寺中一行了。”  苹儿道:“一切由大哥作主,小妹听命行事。”  两人出了农舍,李寒秋一面行走,一面说道:“有一事,我心中有些想不明白。”  苹儿紧行两步,和李寒秋并肩而走,道:“什么事?”  李寒秋道:“少林派共分僧、俗两支,弟子众多,遍布天下,江南二侠如此胡作非为,声势动天下,难道他们当真的全不知晓么?”  苹儿道:“我想他们早已知晓了,方家大院中,已囚禁了很多少林弟子。”  李寒秋道:“如若他们真的知道了,何以不见有何行动,目下少林派正当兴之时,弟子们能手辈出。”  苹儿道:“我想这中间一定有原因,我心中早有一个想法,不便提出。”  李寒秋奇道:“什么想法?”  苹儿道:“自然是关于这次少林寺之行,纵然咱们能平安的到达嵩山少林寺,也未必能见到少林掌门方丈,见到掌门方丈,也未必能够说动他遣派寺中主高手对付方秀。”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道:“为什么?”  苹儿道:“因为,他们早已知道了,咱们晋山拜谒,也不过是重复一遍他们早已知道的事,至多是咱信说的比他们知晓的较为详尽一些。”  李寒秋道:“如是于前辈亲自赶到呢?”  苹儿道:“如是于前辈亲自赶去呢?”  苹儿道:“他去了,自然和咱们有些不同,他不但能说的更为详尽,而且,还会有一套进剿强敌的办法,也许能使少林掌门动心。”  李寒秋道:“照你的说法,咱们这一趟少林之行,毫无补益了。”  苹儿道:“我本不想妄置一言,一切都从你安排,但你这样问我,我倒是不能不说了。”  李寒秋道:“你的机谋不在我之下,知晓的事情,比我还多,岂可隐机自秘。”  苹儿道:“大哥夸奖了。”语声一顿,接道:“就我所知,不但少林弟子被方家大院囚禁,就是武当门下,也有很多弟子,被囚禁于方家大院之中。”  李寒秋道:“那是说方秀和天下武林为敌之心,早已为江湖所知了。”  苹儿道:“这半年来,特别明显,稍为留心江湖事务的人,必然都已知晓,少林、武当等各大门说都不敢动,岂无原因。”  李寒秋停下脚步,道。“不错,争取灵芝之时,还有各大门派中人参与,但此时看来,各大门派惟都已自行退出了江南。”  苹儿道:“如若说方秀有一个畏惧的人,那人就是你了。七绝魔剑就正大之人看去,失之恶毒,但除魔卫道,却又是一股震慑敌心的力量。我从未看到方家大院在对敌行动,有过像和你动手中那样的失败,每一战都落得伤亡累累,全军覆没。”  李寒秋轻轻叹息一声,道:“刚才我伤在韩公子的掌下,我的心志已不能和七绝魔剑配合,才留给他一个可乘之机。”  苹儿道:“怎会如此?”  李寒秋道:“因为我心中的仇恨,淡了很多,再加上对那韩公子,又有着一份特别的好感,因此,在下手之时,不够毒辣,已给和这七魔魔剑变化配合,故而留给了韩公子还击的机会。”  苹儿道:“唉!我听那韩公子的说话,似是很难和你有和解之望。”  李寒秋苦笑一下,道:“他一身所学,确是比我博杂,而且才气、聪慧,都在我之上,有一天,他也会在武功上赶过我,那时,他就会杀死我了。”微微一笑,接道:  “不过,他很难在这短期之内,找出一套破解我七绝魔剑的武功,此后一两年内,我还有杀死他的能耐。”  苹儿道:“那你就杀死他吧!如若他不能悔悟,如若他不能摆脱方秀、韩涛的亲情,他的才智越高,也就愈为可怕。”  李寒秋道:“说来很可怕,对于韩公子,我总有着不忍下手的感觉。”  苹儿道:“为什么呢?”  李寒秋道:“我不知道,也许是为了你,也许是为了娟儿,或是我和他有着一种特别的说不出为什么。”  苹儿道:“可能你们是惺惺相惜?”  招头望望天色,接道:  “咱们是否还该到少林寺中一行呢?”  李寒秋道:“于老前辈被方秀所擒,生死未卜,到少林一行,是他的心愿,不论此行结果如何,咱们也该走一趟了。”  苹儿道:“大哥说的是。”  两人取道北上,兼程而进。  一路上晓行夜宿,这日中午,到了少林寺外。  这座名闻天下的武林圣地,并没特别森严的卫,两人一直行到寺外,也无人出手拦阻。  当两人行近寺门时,一个身着灰袍的僧人,大步迎了出来,合掌道:  “两位施主,今日庙门不开,有劳两位跋涉了。”  苹儿道:“我们不是进香而来。”  那灰袍和尚似是早已预知此事,是以并无惊讶之感,淡淡一笑,道:  “两位施主之意是……”  李寒秋道:“求见贵寺方丈。”  灰袍僧人道:“两位施主大号怎么称呼?见敝寺方丈有何贵干?”  李寒秋道:“区区李寒秋,这位苹姑娘,我们身怀密函,要面呈贵寺方丈。”  那灰袍和尚皱皱眉头,道:“这个么,两位来的不巧。”  李寒秋微微一怔,道:“怎么回事?”  灰袍僧人道:“敝方丈封关坐禅,就是本门中人,也无法接见,如今两位身带密函,一定要面呈方丈,岂不是一桩麻烦的事么?”  李寒秋一皱眉头,道:“大师之意,是说我等虚此一行了。”  灰袍僧人道:“敝寺方文虽然封关坐禅,但有长老会,可代行方丈作主,也是一样。”  李寒秋略一沉吟,道:“这个,这个……”  灰袍僧人道:“李施主似很碍难。”  李寒秋道:“在下是受命送信来此,千里奔波,一路风险,那交信人,再三告诉在下,要面贵寺方丈。”  灰袍僧人道:“施主可以说出那遣托阁下到此之人的身份么?”  李寒秋道:“于长清不知大师是否听到过?”  灰袍僧人略一沉吟,合掌说道:“两位施主请入寺中待茶,贫僧把尊意转报长老会,以凭定夺如何?”  李寒秋回顾了苹儿一眼,举步向前行去,心中却暗暗忖道:  “这名闻天下的少林寺,并非如传言中那般高不可攀,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多了。”  两人随在那灰衣和尚身后,行入了寺内一座小客房中。  这座客房,大约是专门用来接待外宾之用,室内布置的十分雅洁。  一个小沙弥献上两杯香茗后,缓步退到一边。  那灰衣和尚,双手合掌,道:“施主可否把函件取出,交由贫僧带转敝寺长老。”  李寒秋缓缓把函件取出,双手递向那灰衣和尚,道:“修书人乃贵寺方丈的方外好友,只是不知贵寺中长老,是否认识他?”  灰衣和尚道:“贫僧们自会慎重处理此事。”接过函件,又道:  “两位请在此等候一会,贫僧尽快回音。”  李寒秋道:“大师请便。”  那灰衣和尚转身而去,足足过了有大半个时辰,才赶了回来。  李寒秋道:“贵寺长老怎么说?”  灰衣和尚望了李寒秋和苹儿一眼,道:  “敝寺三长老,研读了这封书信之后,要贫僧转告施主,他们知道这件事了。”  李寒秋一皱眉头,道:“就这样简单回答么?”  灰衣和尚道:“是的敝寺长老要贫僧转告施主,敝寺近日事务繁多,不便多留施主。”  李寒秋道:“大师可是在下逐客令么?”  灰衣和尚道:“施主言重了,贫僧只是转告长老之意。”  李寒秋大感为难的回顾了苹儿一眼,低声道:  “咱们走吧!”  苹儿霍然站起身子,道:“不能走。”  灰衣和尚似是未料到苹儿竟会发作起来,一皱眉头,道:“女施主意欲何为?”  苹儿道:“我想我们千里迢迢,奔行至此,应该见见贵寺方丈。”  灰衣和尚道:“贫僧不是说过了么,敝掌门闭关坐禅……”  苹儿接道:“这大的少林寺,应该有一个代理方丈的人吧?”  灰衣和尚道:“一切事,都由长老会代为作主。”  苹儿道:“好吧,那我们就见见你们长老会的主持人如何?”  灰衣和尚道:“这个,贫僧无法作主了。”  李寒秋道:“那就请大师传报一声,就说下书人求见长老。”  灰衣和尚沉吟了一阵,道:“这个么……”  李寒秋一皱眉头,接道:“要大师转报一下,大师似是甚感为难。”  灰衣和尚轻轻叹息一声,道:“敝寺中近有点事务,寺中长老,个个繁忙,实也无暇再管别人的事,施主来得不巧的很。”  李寒秋道:“这么说来大师是不愿通报了么?”  灰衣和尚道:“两位施主受人之托只管信,如今是信已送到了少林寺,两位施主的任务已完,似乎用不着再多管别的事了。”  苹儿站起身子冷冷说道:“这中间有些不同。”  灰衣和尚道:“哪里不同了?”  苹儿道:“我师又要我们把密函面呈贵寺方丈,但你却不肯带我去见贵寺方丈。”  灰衣僧人道:“贫僧已经说过,敝寺掌门人,正在封关期间……”  苹儿道:“应该有代理的人啊!”  灰衣僧人道:“长老会乃本寺中长老组成,并非是一个人,贫僧应该带你去见哪个?”  苹儿道:“哼!一派强词夺理,你不带我们,难道自己不会去么?”站起身子,大步向里面行去。  那灰衣僧人大急,横身拦住了苹儿的去路,道:  “敝寺中清规森严从不允许女客进入二殿。”  苹儿道:“那不要紧,我到大殿中瞧瞧就是。”  灰衣僧人道:“大殿中除了收受香火的佛像之处,并未住人。”  苹儿道:“你如不想我擅闯重地,触犯寺法,只有一个法子。”  灰衣僧人道:“什么法子?”  苹儿道:“请出你们寺中长老,和我相见。”  灰衣僧人摇摇头,道:“女施主,少林寺中长老,岂是随便能够见到么?”  李寒秋脸色一变,冷冷说道:“看大师之意,分明是有意不让我等见贵寺中负责人了。”  灰衣僧人道:“两位施主,官有官法,行有行规,我少林门户有少林门中的戒律,两位这等强行入见的作法,岂不是强人所难么?”  李寒秋缓缓说道:“少林寺中的戒律,只能约束贵寺中人,我们局外人,似是用不着受此束缚吧!”  那灰衣和尚突然泛出怒意,又打量李寒秋一眼,道:  “两位施主,如若想硬闯少林寺,只怕是有些不妥吧!”  李寒秋道:“在下想不出有何不妥。”一侧身,直向前面冲。  那灰衣和尚左手一伸,拦住了李寒秋,道:“施主听贫僧相劝,闯不得,少林寺何等所在……”  李寒秋左手一伸,五指疾向那灰衣僧人右腕之上扣,口中却冷冷说道:  “任凭大师舌番莲花,也无法阻止我们求见贵寺方丈之心。”  两人口中在说话,右手已是招数连变,对拆了数招。  李寒秋心中暗道:“既然动上了手,不用和他缠斗了。”心中念转招数一变,攻势突转凌厉。  那灰衣和尚的武功竟是不弱,一连封挡开李寒秋三十余招,才被李寒秋一掌按中左肩,身不由已的向后倒退了五步。  李寒秋回顾了苹儿一眼,道:“咱们走吧!”大步向前去。  那灰衣和尚已知自己难是李寒秋之敌,也不再出手拦阻。双手合十,高宣了两声佛号。  但见人影闪动,花木中,突然闪出四个僧侣,并排拦住了李寒秋的去路。  李寒秋心中暗道:“原来少林寺是在暗中戒备。”  这四个僧侣,虽也是穿着灰色僧袍,但却是各佩戒刀。  李寒秋自知脚上的功夫,没有过人之处,眼看对方佩有兵刃。  立时一翻身腕,拔出背上长剑。  苹儿紧行一步,靠在李寒秋的身侧,低声说道:“大哥,不能伤人。”  李寒秋苦笑一下,道:“我只能尽力控制自己。”  原来那七绝魔剑,凌厉恶毒,招招是伤人绝学,剑法施开,用剑人也无能绝对控制。  四个拦路僧侣,一见李寒秋亮出了宝剑,也唰的一声,抽出了戒刀。四柄戒刀,在日光下闪闪生辉。  李寒秋长剑平胸,缓缓说道:“在下李寒秋,求见贵方丈。”  最左首一个僧侣,似是四人中领队,冷冷说道:  “求见敝寺方丈,要按敝寺中规戒行事,岂能执兵刃硬闯。”  李寒秋道:“可惜的是,贵寺知客,不肯通报,在下既无法遵守贵寺戒律行事,只好凭藉武功硬闯了。”  左首僧人道:“放下手中兵刃,为时不晚,如再逞强,当心刀剑无眼。”  李寒秋哈哈一笑,道:“大师说得不错,刀剑无眼,在下如是失手伤了诸位,还望诸位原谅。”  身子一侧,直向前面冲去。  四个僧人手中戒刀,同时伸出,幻起了一片刀光,阻止李寒秋前冲之势。  李寒秋反手一剑,快如闪电,当的一声,震开了一柄戒刀,身承剑闯,从四僧空隙中直闯过去。  但见寒光一闪,两柄戒刀,同时伸了过来,封住了去路。上一页《还情剑》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