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罗伯特·希克利短篇作品》-正文万能制造机    格里高尔坐在桌后。“AAA行星消毒公司”办公室内尘埃满布,这是一家专为新行星改善自然环境的公司。格里高尔一眨不眨地凝视手中那张包含2305种不同物品的清单,试图查出还有什么被遗漏了。    防辐射油膏?宇宙中使用的照明弹?水的净化设备?不,这一切都写在清单上了。    他打个呵欠,望望手表,合伙人阿诺尔德理应回来了。他一大清早就去采购全部物品并运去飞船,几小时后他们即将起飞去狄梅吉Ⅱ星执行任务。    但是万事俱备了吗?宇宙飞船可是一座需要自力更生的孤岛。如果在那里把豆子吃光了,那你是无法上小店购买的。万一飞船的防护外壳坏了,你就该有备用的壳板、更换的工具和如何更换的指导书。宇宙实在太大,别指望有人能援救你。    清单里还有制氧设备、香烟……这简直就是家超级市场而不是宇宙飞船了。    格里高尔扔下清单,无聊地拿起扑克在桌上玩起他本人发明的牌阵游戏。    几分钟后阿诺尔德大大咧咧地进了办公室。    格里高尔不解地望着他的伙伴:通常只要这小个子化学家喜笑颜开,欢欣鼓舞,往往就意味着公司将面临一场巨大的厄运。    “你全办妥了?”格里高尔既胆怯又情不自禁地发问。    “万事大吉!”阿诺尔德傲然声称。    “可我们马上就要起飞……”    “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一切都没问题!”他一屁股坐上桌沿,“我给公司省下了一大笔钱。”    “得了吧,”格里高尔叹气说,“你又干下了什么蠢事?”    “不!”阿诺尔德郑重其事地说,“你只消想想那白白浪费在装备上的钱,我们得带齐2305种物品,而大多只是以防万一。实际上我们也许只用到其中的一种或两种,结果却弄得飞船拥挤不堪,塞满了根本用不着的装备!”    “但往往恰好是这一种或两种物品挽救了我们的生命!”    “我当然考虑过啦,幸好我找到了远征所需要的最必需的装备!”    格里高尔站起身,他极力控制自己说:    “阿诺尔德,我不知道你找到了什么,但我希望你还是尽快把2305种物品装上飞船为好。”    “可惜不行了,”阿诺尔德神经质地笑笑,“钱不够啦,就为了买下这件最需要的装备。”    “它是什么玩艺?”    “绝对独一无二货真价实的必需物品!去飞船看看,我让你开开眼界。”    在去宇航港途中,阿诺尔德一直神秘莫测地暗自发笑。飞船已矗立在发射场上准备起飞。    阿诺尔德郑重地打开舱门。    “就是它!”他嚷道,“瞧!这是台能应付任何灾难的‘万应灵丹’!”    格里高尔进入舱内,他看到一台奇特的大机器,机身上杂乱地安装着刻度盘、小灯和各种指示表。    “这算什么?”    “它难道不挺美的?”阿诺尔德温柔地拍拍这台机器,“我从星际旧货商乔那儿以非常合算的价格买到手的。”    格里高尔立刻明白了一切。他本人有时也和乔打交道,但每次都非常不妙。乔卖出的那些不可思议的机器的确能工作,不过后果如何就是另一码事了。    “我绝不和乔的任何一台机器飞入太空。”格里高尔斩钉截铁地声明,“我宁愿把它当作废钢烂铁处理掉!”    他急急忙忙地到处寻找大铁锤。    “等等,”阿诺尔德央求道,“先让我把它演示一下好吗?你想过没有,如果在宇宙中发动机出了故障:第三个齿轮松动了,螺帽遍寻无着,这时你该怎么办?”    “我可以从2305种物品中找出一个新螺帽,专为应付这类特殊事件。”格里高尔说。    “果真如此?你得明白清单上并没有列入4英寸的硬铝螺帽!”阿诺尔德胜利地叫道,“我检查过的,你说你该怎么办?”    “这我就没戏了,你有何高招?”    于是阿诺尔德傲然走向这台机器,按下按钮,对它响亮而清楚地说:    “我要硬铝螺帽,直径为4英寸。”    机器发出低沉的轰鸣声,灯光闪烁,闸板缓缓打开,他们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颗闪光发亮,已经制好的螺帽。    “怎么样?”阿诺尔德大喊大叫。    “哼,”格里高尔不太热情地说,“不过就是做了个螺帽而已,它还能干什么?”    阿诺尔德重新按下按钮:    “给我们来一磅新鲜大虾。”    闸板打开——里面真是活蹦乱跳的大虾!    “我真糊涂,应当要洗干净并加工好的大虾才对。”阿诺尔德遗憾地说。    “它还能做什么?”格里高尔问。    “你想要什么?要幼虎吗?还是要25W的灯泡或口香糖?”    “你是说任凭什么它都能制造?”    “对,一切的一切,只要你要就有!这是万能制造机,自己试试吧!”    格里高尔试了试,很快就连续得到矿泉水、手表和一罐沙拉酱。    “这还不错,”他说,“但是……”    “还有什么但是?”    格里高尔摇摇头,事实上连他也说不清。不过根据亲身体会他知道这种新玩艺总不太可靠,绝对不会像第一眼所见到的那样。    在饱餐美味的沙拉拌大虾以后,他们很快得到准许起飞的通知。一小时后他们的飞船已进入太空。    他们飞往狄梅吉Ⅱ星,这是颗中等大小的行星。气候炎热而潮湿,非常适合植物生长,唯一的缺点是雨量过多,几乎所有时间都在下雨,即使不下也总是乌云低垂。他们的任务就是设法控制雨量,这倒不困难,只要掌握调节天气的原理,化几个昼夜就能让一切正常了。    一路上没出任何事故,前方的目的地在望。阿诺尔德关掉自动驾驶仪,驾驭飞船穿过厚厚云雾,千米厚的暗白雾层中很快露出山峰,几分钟后飞船盘旋在索然无味的灰色平原上。    “这里的景观相当奇怪。”格里高尔评论说。    阿诺尔德点点头。他习惯性地使飞船作螺旋飞行,先拉平,接着保持平衡,关上发动机开始着陆。    “真不明白这里为何不生长植物。”格里高尔自言自语说。    过一会儿他就明白了:飞船在刹那间消失在空无一物的虚假平原内,滑过几十米后,才轰隆一声跌落在陆地上。    他们以为是灰色的“平原”原来却是一层特殊密度的雾,除了狄梅吉Ⅱ星以外在任何地方都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俩解开皮带,确信自己没有受伤,就着手检查飞船。    这种意外降落的后果可想而知:无线电和自动驾驶仪已无法工作,飞船的外壳有十块防护板发生翘曲并脱落,更糟糕的是连操纵系统也有零件损坏了。    “我们还算走运。”阿诺尔德下结论说。    “不错,”格里高尔望望大雾说,“但是下次你最好还是使用仪器着陆为妥。”    “现在你可以看到万能制造机是多么不可缺少的了,我们开始修复如何?”    他们拟出了所有损坏部件的清单。    阿诺尔德走向万能制造机并按动按钮:    “飞船的防护板,5英寸见方,厚度为半英寸,用第342号合金制造。”    万能制造机很快送出了他要的防护板。    “我们要的可是十块。”格里高尔说。    “这我明白,”阿诺尔德重新按下按钮,“再来一次。”    机器没有运作。    “大概我得下达完整的指令。”阿诺尔德肯定地说。    他用拳捶了一下按钮又给了命令:    “飞船的防护板,5英寸见方,厚度为半英寸,用第342号合金制造。”    但是万能制造机仍然一动不动。    “有点奇怪。”阿诺尔德说。    “怎么啦?”格里高尔心中泛起一阵寒意。    阿诺尔德又试了一次,还是毫无结果。他沉思片刻,再次捶打按钮说:    “来只塑料碗。”    机器生产出明晃晃的天蓝色塑料碗。    “再来一个。”阿诺尔德说。    万能制造机却置之不理。阿诺尔德转而要支蜡烛,机器迅速给了他。    “我还要一支蜡烛。”阿诺尔德命令说。    机器又毫不作反应。    “真有趣,”阿诺尔德说,“我早就该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了。”    “你什么意思?”    “很显然,万能制造机的确能生产出任何东西,但却只生产一次。”    阿诺尔德又作了试验:他让机器生产铅笔。它也这样做了,但只给一支。    “糟糕,”格里高尔说,“我们还需要九块防护板,操纵系统也需要三个绝对相同的零件,这该怎么办?”    “总会有办法的。”阿诺尔德依然无忧无虑。    飞船外开始下起小雨。    “我对机器的行为只有一种解释,”阿诺尔德在几小时后说,“那就是它喜新厌旧。”    “什么?”格里高尔精神陡然一振,刚才他被簌簌细雨催得昏昏欲睡。    “这是台智能机器,”阿诺尔德继续说,“在得到命令后,它译成执行语言并进行生产。但是为什么只生产一次呢?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我想唯一的解释是:机器和人类非常相似,只在生产新产品时才获得一定的快感。而一旦制成后就产生厌烦,于是它只生产新产品,不喜欢重复。”    “我这辈子没听到比这更混蛋的分析了!”格里高尔吼道,“但不妨假定你是正确的,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就连我也不知道。”阿诺尔德说。    “我猜也是如此。”    这天晚上万能制造机给他们的晚餐相当不错,有煎牛里脊肉,有苹果馅饼。美食明显提高了他们的精神状态。    “不妨索取代用品……”格里高尔深思道,他吸上一大口“万能”牌香烟,“第342号合金并非是用来制造防护板的唯一材料,应该还有别的合金也能让我们飞回地球。”    但万能机不肯生产任何铁合金制成的防护板,他们便要了青铜板,获得成功,可在这以后机器又再拒绝生产黄铜板或锡板。    对于铝板万能制造机倒很爽快,而且还生产出镉板、铂板、金板和银板,连钨板这种独特产品也给了,真不知它是怎么铸成的。阿诺尔德又要了超强度的陶瓷板,最后的一块板则是用纯锌制造的。    当然某些金属板可能熔点不高,但只要冷却系统不出毛病,它们将能一直维持到地球。    这一夜他们工作得不坏,早上喝了万能牌的葡萄酒作为庆功。    第二天他们着手安装防护板,船尾搞得五花八门,活像一块块拼接的零头布料。    但是要修复操纵系统的问题就大了:需要三个完全一样的零件,全部由极为精细的玻璃和导线制成,不可能有代用品。    万能机毫不迟疑供应了第一个零件,只是一切就此结束,直到中午他们也束手无策。他们想吃龙虾,机器响上一阵后又是落空。因为他们要过了大虾,而龙虾和大虾都属于甲壳动物,看来万能机是把物品按类分列的。    “我们大概只能吃罐头了。”格里高尔叹气说。    阿诺尔德委靡不振地一笑:    “可是当我买下这台机器时,我还以为再也不用为吃喝操心了,所以……”    “你是说连罐头食品也没准备吗?”    “正是。”    他们向机器索要鲑鱼或淡水鱼,同样一无所获;想吃羊腿或香肠时又碰上一鼻子灰。    “我们吃过了牛里脊肉,这就为所有哺乳动物的肉类打上了句号。”阿诺尔德说,“这倒不难获得完整的生物分类理论了。”    “只是我们先得活活被饿死。”格里高尔泄气地说。    他重新点了炸小鸡,这次机器倒是毫不推托就送出了,然而他又为自己没要只大火鸡而后悔不已。    狄梅吉Ⅱ星继续在下雨,飞船周围一片烟雨迷雾。    晚餐的时间又到了,他们决定再弄点吃的。凉拌蔬菜并不费事,但卡路里还不够。万能制造机给了烤面包,馅饼根本别再指望。经过一个小时的多次索取和拒绝,他们才弄到煎鲸肉,看上去万能制造机搞不大清楚鲸该如何分类。    飞船内壁出现了水珠,钢护板上也发现铁锈。    再次出现午饭问题。由于苹果馅饼而使各种水果都不再出现,他们只好要了青蛙、烤山雀和蜥蜴肉。在这以后所有的爬虫类、昆虫以及两栖动物都不会再有了,真是山穷水尽。    舱外依然细雨霏霏,飞船更深地陷入泥沼之中。    格里高尔突然冒出一个主意,他反复考虑尽管成功的概率不大,但不能不试。    他缓缓走近万能制造机,阿诺尔德两眼放出惊异的目光:“你想干什么?”    “我打算给这家伙一道最后的命令。”格里高尔嘶哑地说。    他用颤抖的手按下按钮,低声说了些什么,起初什么迹象也没有,然后阿诺尔德突然警告道:“赶快后退!”    机器摇摇晃晃,震颤不已,灯光乱闪,指针疯狂地摆动不停。    “你叫它做什么?”阿诺尔德问。    “我叫它复制出一个自身来!”    万能制造机抽筋似的前后颤抖,冒出阵阵黑烟,弄得他们咳嗽不止。烟雾消散后他们发现万能制造机仍在原地,不少地方的油漆都脱落了,某些指示器瘫痪而不起作用,但在旁边却出现另一台油漆未干的新万能制造机!    “万岁!”阿诺尔德喊道,“有救啦!”    他转向新万能制造机揿下按钮就喊:    “来一个操纵系统的零件!”    ……一个星期后,他们完成了考察狄梅吉Ⅱ星上的任务。阿诺尔德、格里高尔和三台万能制造机已经飞到肯尼迪宇航港。他们刚刚着陆,阿诺尔德就跳下飞船,乘上出租车驶往纽约中心,几小时后才回到飞船上。    “一切就绪,”他对格里高尔说,“我和某些珠宝商谈过话,他们愿意出高价收买我们提供的大粒金刚钻石!”    格里高尔闷闷不乐地瞅着他。    “你没发觉到有什么不对头吗?”    “是什么?”阿诺尔德张目四望。    在那边,在从前站着三台万能制造机的地方,现在是四台机器了。    “是你命令它们再生产一台的吗?”阿诺尔德问,“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只要让它们生产钻石就是啦。”    “你什么也没懂!”格里高尔悲哀地说,“瞧!”    他按下了最近的一台万能制造机说:    “我要金刚钻。”    万能制造机顿时颤抖起来。    “现在它们变得只会生产这个啦!”格里高尔疲乏地说。    那台万能机震颤不休并再次生产出……还是一台万能制造机!上一页《罗伯特·希克利短篇作品》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