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国殇》-正文第四章    情况越来越坏,一顿丰盛的晚餐都被糟踏了。从在餐桌前坐下来,到晚餐结束,离开餐桌,杨梦征几乎被电话和报告声吵昏过去。一顿饭吃得极糊涂。东线九丈崖告急,西线在日军强大炮火的攻击下军心浮动,三一一师副师长,杨梦征的侄子杨皖育,请求退守城垣。城中机动团(实际不到三百人)十三个士兵化装潜逃,被执法处抓获,请示处置。半个小时前,在光明大戏院还慷慨激昂的总商会会长,现在却低三下四地打电话来,恳请新二十二军以二十二万和平居民为重,以城池为重,设法和日伪军讲和。总商会答应为此支付八十万元法币的开拔费。城北矿业学院的大学生则要新二十二军打下去,并宣称要组织学生军敢死队前往东线助战,恳请军长应允。    他几乎未经考虑,便接二连三发出了命令:从机动团抽调百余人再次填入九丈崖。把侄子杨皖育臭骂了一通,令其三一一师固守西线。十三个逃兵由执法处押赴前沿戴罪立功。对商会会长则严词训斥云:本军军务,本城防务,任何人不得干预,蓄意扰乱军心者!以通敌罪论处。对矿院大学生代表,他好言相劝,要他们协助军政当局,维持市内秩序,救护伤员。为他们的安全计,他不允许他们组织敢死队,擅自进入前沿阵地。    晚饭吃完.命令发布完,已是九点多钟了,毕元奇副军长,许洪宝副官长才满面阴郁在他面前坐下。    毕元奇把暂七十九军孙真如的劝降电报递给了他,同时,似乎很随便地问了句:    “看军长的意思,我们是准备与陵城共存亡喽?”    他接过电报,反问了一句:    “你说呢?”    “我?”    毕元奇摇摇头,苦苦一笑,什么也没说。    许洪宝也将几张红红绿绿的纸片递了上来:    “军长,这是刚才手枪营的弟兄在街上捡来的,不知是日军飞机扔的,还是城内汉奸散发的,您看看,上面的意思和孙真如的电报内容相同。鬼子说:如果我新二十二军不走暂七十九军孙真如的路,他们明日就要用飞机轰炸陵城市区了。’’    “逼我们投降?”    “是的,您看看。”    杨梦征翻过来掉过去将电报和传单看了几遍,突然,从牛皮蒙面的软椅上站起来,将电报和传单揉成一团,扔进了身边的废纸堆里。    “孙真如真他妈的混蛋!”    “是呵,早知如此.长官部不派他增援我们反好,眼下,他可要掉转枪口打我们了!”    毕元奇的话中有话:    杨梦征似乎没听出来.站起来在红漆地板上踱着步:    “情况确实严重,可突围的希望么,我看还是有的!新八十一军不就在醉河附近么?若是他们突破日军阻隔,兼程驰援,不用三天,定能赶到本城。新八十一军的赵锡恒,我是知道的,这家伙是条恶狼,急起来又撕又咬,谁也阻不住的!还记得二十七年底在武汉么?这家伙被日本人围了大半个月,最后还不是率部突出来了么?!”    毕元奇摇了摇头:    “问题是,陵城是否还能守上三天以上?今日下午六时以后,日军一反常态,在东、西两线同时发动夜战,八架飞机对东线进行轮番轰炸,我怀疑这其中必有用意。”    “用意很明显,就是迫降么!他们想在我部投降之后,集中兵力回师醉河,吃掉新八十一军!新八十一军不像我们这样七零八落的,赵锡恒有两个整师,一个独立旅,总计怕有两万五六千狼羔子哩!”    “军长,难道除了等待新八十一军,咱们就没有别的路子可走了么?咱们就不该做点其它准备么?”    杨梦征浑黄的眼珠一转:    “做投降的准备么?”    投降这两个字,只有军长敢说.毕元奇见杨梦征说出了这两个字,便大胆地道:    “是的!事关全军六千多号弟兄的生死存亡,我们不能不做这样的准备!况且,这也不算投降,不过是改编。我们是不得已而为之,一俟形势变化,我们还可弃暗投明么,就像民国二十六年前那样。”    杨梦征摇摇头:“我不能这样做!这是陵城,许副官长、白师长,还有三分之二的弟兄,都是陵城人,咱们和日本人拼了整三年,才拼出了新二十二军的抗日英名,做为新二十二军的军长,我不能在自己父老兄弟面前做汉奸!”    毕元奇不好说话了,他不是陵城人,他已从杨梦征的话语中听出了责怪的意思。    副官长许洪宝却道:    “军长!我们迫不得已这样做,正是为了我陵城二十二万父老乡亲!在光明大戏院门口,还有方才的电话里,乡亲们讲得还不明白么?他们不愿陵城变为一片焦土哇!他们也不愿打呀!打输了,城池遭殃,百姓遭殃,就是幸免于战火的乡亲,在日本人治下,日子也不好过。而若不打,我军接受改编,不说陵城二十二万百姓今日可免血火之灾,日后,有我们的保护,日子也要好过得多。”    杨梦征叉腰站着,不说话,天花板上悬下来的明亮吊灯,将他的脸孔映得通亮。    毕元奇叹了口气,接着许洪宝的话题又说:    “梦征大哥,我知道,做为抗日军人,这样做是耻辱的。您、我、许副官长和我们新二十二军六千弟兄可以不走这条路,我们可以全体玉碎.尽忠国家。可如今城里的二十二万百姓撤不出去哇,我们没有权利让这二十二万百姓陪我们玉碎呀!梦征大哥,尽管我毕元奇不是陵城人,可我也和大哥您一样,把陵城看作自己的家乡,您如果觉着我说这样的话是怯战怕死,那兄弟现在就脱下这身少将军装,扛根汉阳造到九丈崖前沿去……”    杨梦征红着眼圈拍了拍毕元奇圆圆的肩头:    “老三,别说了!大哥什么时候说过你怕死?!这事,咱们还是先搁一搁吧!至少,今夜鬼子不会破城!他们飞机呀,大炮呀!是吓唬人的!还是等等新八十一军的信儿再说!现在,咱们是不是先喝点什么?”    许洪宝知道军长的习惯,每到这种抉择关头,军长是离不开酒的。军长酒量和每一个豪饮的陵城人一样,大得惊人,部属们从未怀疑过军长酒后的选择~军长酒后的选择绝不会带上酒味的。    几个简单的拼盘和一瓶五粮液摆到了桌上,三人围桌而坐,喝了起来。气氛压抑而沉闷,毕元奇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往天从不抽烟的许洪宝也抽了起来。只有杨梦征一杯接一杯地喝酒。末日感和危亡感夹杂在烟酒的雾气中,充斥着这问明亮的洋房。军参谋长杨西岭已在豫鄂会战中殉国了,杨梦征却一再提到他,后来,眼圈都红了。毕元奇和许洪宝都安慰杨梦征说:就是杨参谋长活着,对目前新二十二军的危难也拿不出更高明的主意。二人一致认为,除了接受改编,已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看杨梦征不作声,毕元奇甚至提出:今夜就该把三颗意味着背叛和耻辱的红色信号弹打出去。杨梦征不同意。    一瓶酒喝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机要译电员赶来报告了:    “杨军长、毕副军长,刚刚收到新八十一军赵锡恒军长急电,渡过醉河向我迂回的新八十一军三。九师、独立旅和军部被日军压回了醉河边上,伤亡惨重,无法向我部靠拢,发报时已沿醉河西撤。尚未渡过醉河的该军三O一师,在暂七十九军孙真如劝诱下叛变附逆。电文尚未全部译完。”    “什么?”    杨梦征被惊呆了.塑像般地立着,高大的身躯不禁微微摇晃起来,仿佛脚下的大地都不牢实了。    完了,最后一线希望也化为乌有了。    过了好半天,杨梦征才无力地挥了挥手,让译电员出去,重又在桌前坐下,傻了似的,低着花白的脑袋,眼光直直地看着桌上的酒瓶发呆。    “梦征大哥!”    “军长!”    毕元奇和许洪宝怯怯地叫。    杨梦征似乎被叫醒了,仰起头,两只手颤巍巍地按着桌沿,慢慢站了起来,口中讷讷道:    “让我想想!你……你们都让我想想……”    他摇摇晃晃离开了桌子,走出了大门,拖着沉重的脚步上了楼。许洪宝望着杨梦征的背影,想出门去追,毕元奇默默将他拦住了。    “我……我再去劝劝军长!”    毕元奇难过地别过脸:    “不用了,去准备信号弹吧!”    电话铃偏又响了,东线再次告急。毕元奇自作主张,把城内机动团最后二百余人全部派了上去。放下电话,毕元奇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见手表的指针已指到了十字,心中一阵悲凉:也许两小时或三小时之后,陵城保卫战就要以新二十二军耻辱的投降而告结束了。他走到窗前,望着夜空下炮声隆隆的东郊,两行浑浊的泪水滴到了窗台上……上一页《国殇》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