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县委组织部长》-正文第19节    19    韩江林从茶场回到办公室,准备洗漱一下后到食堂吃饭,吴兴财又打电话催道,韩镇长,你不能只是一心扑在茶场上,要多关心乡镇企业的发展,快过来喝杯酒。把吃喝玩乐提高到事业兴旺发达的高度,这是时下流行的强盗逻辑。许多人把这种逻辑视为玩笑,适应于调节气氛的需要,但韩江林脑子还算正常,不喜欢这类玩笑。    吴兴财这是第三次电话催促了,前两次通话时,韩江林还在山上茶场。因为孙浩在场,韩江林心里冷了几分。他和孙浩的矛盾虽然还没有公开,但各自心知肚明,除非必须一同出席的场合,两人都有意避免在并不重要的宴请上碰面,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尴尬。    韩江林稍微犹豫了一下,猜想吴兴财在农忙时节宴请镇领导,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镇里协调解决,既然孙浩书记在,他没必要掺和其中,推托有事,有礼貌地拒绝了吴兴财的邀请。    王昌能战战兢兢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一边抹着额头上的虚汗,一边向韩江林汇报,韩镇长,市委廖书记一行到自然保护区检查工作,车子在公路上被农用车刮了,现在转往南江检查工作,县委办通知南江镇做好接待准备。    韩江林脱口问道,通知孙书记了吗?王昌能摇了摇头,孙书记关了机,一时间联系不上。韩江林张口想叫王昌能打电话给吴兴财,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心想,市委书记到南江,必然有县委书记陪同,这是千载难逢的在上级领导面前露脸的机会,以往事事都是孙浩唱主角,如果今天孙浩再到场,同样没有他的戏了。    韩江林把手往桌上压了压,问,你问问县委办,廖书记什么时候到南江,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准备午饭?王昌能说,屠书记陪廖书记在路边小店刚刚吃完饭,正在来南江的路上,估计还有二十分钟就到。韩江林深吸一口气,情绪镇定下来,说,昌能,你把会议室擦一擦,准备好茶叶开水。王昌能说,要不要准备矿泉水买几包好烟?韩江林想到孙浩在屠晋平面前的铺张浪费,极力讨好屠晋平的情形,心头腾地升起一股无名之火,瞪了王昌能一眼,心想,你们都被孙浩的铺张惯坏了。他努力平静心情,假装无奈地摇摇手,说,我们是穷小子,没有必要在领导面前显阔,领导什么没见过呢?朴素一点,准备我们茶场的茶叶,其他的没有必要了。    王昌能还想说什么,韩江林果断地挥了挥手,就这样办。这一挥手把王昌能镇住了。他从来没有发现韩江林有这么果断的一面。    王昌能走后,韩江林顾不得肚子正在叽里咕噜地抗议,找到这一阶段农业部门所有的情况简报,匆匆浏览了一遍,对农业生产概况做到心中有数,然后在街上小卖部要了一包饼干和一瓶矿泉水,忽然发现脚上沾满黄泥的雨鞋还没有换下来,前任镇长的故事在脑海浮现出来,灵机一动,也想借这个难得的机会在领导面前表演一下。心头有了主意,他沿着青石级下到河边,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边吃边遥望远处蜿蜒的公路,等候廖书记来到,以便准确计算时间,在适当的时候在办公室出现。    几部轿车在进南江的公路上出现,韩江林的心猛然跳了几下,他拍了拍胸口,使噎在喉头的饼干顺利地咽进肚子,灌了一口水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背着手踱着方步慢慢走上台阶。    四部轿车进镇给南江带来不小的震动,沿街居民喜欢端着碗坐在门前,边吃饭边聊天,目送轿车拐进镇政府大院,纷纷猜测轿车载着什么样的大人物来到小镇了。    小店主早把消息报告了正在就餐的孙浩,孙浩这才发现手机没电,借吴兴财的手机拨打韩江林的手机,询问韩江林有没有接到县里的通知。他装傻,假说自己还在从茶场回镇的路上,午饭都没有吃。孙浩挂断电话,又把电话打到办公室,办公室小欧听到孙浩的声音,欣喜地说,孙书记,你的手机关机,我们找得好苦。孙浩问,镇里来了什么领导?小欧说,市委廖书记到保护区检查工作,路上车被刮了,上不了保护区,顺道转向南江来了。孙浩听了这话,酒顿时醒了一半,焦躁地问,怎么不早说?小欧说,我们刚接到通知,饭还没下喉,赶紧跑来准备,我正在联系你和韩镇长。    孙浩问,王主任呢?小欧说,王主任在院子里迎接。孙浩交代小欧叫刘主席先接待领导,顾不得礼节,撂下电话撒腿就朝镇政府大院跑。    韩江林看见孙浩慌慌张张跑下酒楼,想到事情正按照预定的计划发展,忽然想到两个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得意一笑,笑容还绷在脸上,心头却掠过一丝阴冷的感觉,身体一颤,牙齿咯地磕上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他不知道孙浩能不能镇定地应付眼前的危局。如果孙浩成功应付了领导的检查,无疑会给市县领导留下良好印象,提高他在南江干部中的威信,加重获得提拔的筹码,自己精心设计的棋局就变成了一着臭棋,美好愿意也化为了一个泡影。    他仍然对盘活棋局心存希望。从客观因素分析,领导遭遇车祸心中带气,工作检查将会很苛刻,询问更加细致,要求基层领导作详细的汇报。从孙浩的角度看,他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工作侧重于理论化的东西,不重具体实践,重事前布置,轻事后检查,对全局情况的掌握既不具体,也不全面。如果领导只是泛泛检查,孙浩完全可以从容应对。一切只能寄希望于领导的”气头”了。当然,盘活棋局并不能说于韩江林绝对有利。领导对南江工作不满意,迁怒于南江的领导班子,韩江林不仅不能从中渔利,反而连同受害。如果事情朝这个方向发展,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经过周密分析,韩江林出现在汇报会上的时机显得尤为重要。    韩江林走进会议室,汇报会似乎刚刚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会议室里笼罩着紧张的气氛。廖书记黑着脸不停地抽烟,右手用钢笔轻敲沙发扶手上的笔记本,声音在寂静的会议室里显得格外刺耳。其他领导也都低着头,似乎眼前的紧张气氛与他们并不相干。孙浩的脸像变着魔法似的,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事情果如所料,孙浩对廖书记所提的问题一问三不知,不知道南江各类粮食作物的播种面积,不知道杂交种子的种植情况,对当前的农资价格更是一无所知。廖书记发了火,拍着沙发说,一个领导干部的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对当前的农业生产情况居然一问三不知,谈何为人民服务?党的宗旨你忘到哪里去了?    韩江林就近找一个座位不声不响地坐下,战战兢兢地伸出腿,沾满泥浆的鞋在整洁的会议室里特别扎眼。县委屠晋平书记朝韩江林点点头,张了张嘴想叫他说些什么,悄悄观察了一下廖书记,不敢贸然行事,打消了叫韩江林汇报的念头,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潘副书记。潘副书记假装刚发现韩江林进来,说,小韩镇长来了?看你鞋上沾满泥土,刚从田里回来吧?    第一次表演获得了认可,韩江林压抑着内心的狂喜,从容地点了点头,轻声回了一句,我刚接到通知,从茶场赶下来。孙浩向他投来阴毒的一瞥,韩江林毕竟头一回说谎,其他的话吓得咽了回去。    潘副书记转向廖书记,小声请示,小孙书记掌握情况不具体,是不是请韩镇长作个汇报?廖书记目光落在韩江林的鞋上,阴沉的脸上有了一丝柔和,朝韩江林点点头。县委屠书记不忘自己的职责,及时敲一个警钟,提示道,韩镇长,请你把南江的农业生产情况、优质杂交稻、杂交包谷播种面积、禾苗生产情况向市委领导汇报。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韩江林的身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韩江林充满期盼,希望他的汇报不要再出什么意外。韩江林感受到了压力,喉头发涩。欧阳光和及时把一杯水送到他手上,他喝了一口水,紧张的心情稍为平静了一些。    开始的汇报找不到感觉,脑子一片空白,话好像不是从自己嘴里出来似的,而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说话,好在他对数字记忆非常清晰,随着汇报的进行,他的思路渐渐清晰,语言明白流畅起来。    廖书记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屠晋平和潘副书记终于松了一口气,坐正了身子。    他汇报完农业生产情况以后,意犹未尽,顺便说了天华山茶场的开发情况和指导山村农民试种红天麻的情况。廖书记不住地点头,打断韩江林的话,关切地问,红天麻的市场价格是多少?    听到廖书记温和的询问,他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地,流利地回答,本地传统种植的白天麻二十块左右,引进的良种红天麻,目前的市场价六十块左右,价格相当于白天麻的二到三倍。廖书记在笔记本上记下,又问,天麻亩产多少斤?天华山可以用于天麻种植的土地面积有多少?韩江林一一作了具体回答。    廖书记默算了一下,说,如果把种白天麻的山地全部改种红天麻,仅此一项,能为天华山地区的百姓增收上千万元,这相当于一个大型现代化企业的利润,同志们,这个账很有算头啊。他环视在座的所有人,充满激情地说,韩镇长的汇报使我想起了一句老话,广阔的农村是大有作为的,这个作为是现代科技带来的,只要普及现代农业科技知识,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就不是一句空话。    领导就是领导,高屋建瓴,一件普通的事情通过上纲上线的发挥,意义随即非同寻常,韩江林认真聆听着领导的指示,热血沸腾,竟然有决心大干一场的冲动。    汇报会结束,廖书记的脸由阴转晴,提议深入天华山村看一看。廖书记似乎意犹未尽,叫韩江林在身边,详细了解红天麻的种植和市场需求情况,这些都是韩江林的专业领域,他一一作了解答。    走访了几个小山村,村民生存的自然条件相对较差,依托山区丰富的林木资源,村民的木楼干净宽敞,居住条件比预想的要好得多。廖书记拍着韩江林的肩膀说,小韩呀,天华山农民缺乏的就是增收了,收入增加,大力改善交通状况,把天华山建设成为城里人向往和留恋的旅游胜地,现在不是提倡吸氧吗?天华山就是一个天然的大氧吧。    察言观色是官场中人最基本的技巧,看到领导兴致很高,县委屠书记趁势提议从南江登临天华山,廖书记愉快地答应了。一行人就近拐上盘山公路,司机早已把车开到了公路上等候。韩江林非常满意今天的表现,他的表现甚至引起某些领导的嫉妒了。该表现的部分已经充分表现,不能太过了,韩江林有意落在后面,把廖书记身边的位置让给了县委屠书记。上车登山时,屠书记向韩江林招呼说,小韩,上车吧。这句平常的话似乎没有什么意义,领导关心本身就是意义。    登临山顶,望着山岳连绵、云遮雾绕的天华山区,相比之下,人是何等卑微渺小,杜甫当年能够一览众山小,今天的人更多地感叹天地辽阔,自己卑微无助。”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领导威望靠普通群众和普通干部成就,在上级领导面前,主政一县的书记同样是卑微的奠基石,在市委书记面前战战兢兢,努力揣摩领导的意图。    从天华山下来,已是下午五时,镇领导齐聚镇政府大院门前,列队欢迎上级领导。车队走远之后,遭到冷遇的孙浩朝韩江林强笑着,脸上的肌肉像被拧痛了,显得极为难看。他勉强地伸出手与韩江林握了握,说,江林,谢谢你及时解围,给我们南江露了脸。孙浩手心的冷汗像电一样击中了韩江林的心,他哆嗦了一下,想说什么时,孙浩已经扭头走了。韩江林看着他的背影说,你表现得还算一个谦谦君子。他心明如镜,知道经过这场小小的风雨,他和孙浩精诚合作的蜜月期彻底结束了,从此将面临无休止的勾心斗角。上一页《县委组织部长》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