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戈壁母亲》-正文尴尬重逢  刘月季、钟槐、钟杨和钟柳刚把一间土房子打扫干净。王朝刚把团政委郭文云领进小屋。王朝刚把郭文云介绍给刘月季说:”大嫂,这是咱们团的郭政委。我是政委的警卫员,我是暂时被钟科长抽来剿匪的。政委,这位大嫂说,她是钟科长的爱人,还有钟科长的三个孩子。”  刘月季问:”那匡民啥时能回来?”郭文云说:”说不上,眼下剿匪任务特别重。师里从各团抽调一些精兵强将组成了一个剿匪队,钟科长是队长。既然你找到部队了,就别急,剿匪队就驻扎在我们这儿。过不上几天,他就会回来的。不过,你呀,来得也真是时候。”刘月季说:”咋了?”郭文云说:”没什么。钟科长啊,啥都好,打仗勇敢,肯动脑子,人也聪明,工作积极主动。师首长非常赏识他。不过他这个人哪,心有些花,你来了,就得好好看住他!”  刘月季的脸色有些黯然,似乎预感到什么。钟槐已经听懂了,他是满脸的阴云,看了刘月季一眼。  师部办公楼门口。师秘书科妩媚、娴雅的秘书孟苇婷笑嘻嘻地把钟匡民送到楼门口。  孟苇婷说:”老钟,咱俩的事咋办?总得有个结果。”钟匡民犯难地长叹一口气说:”再等上两年吧,等有空我就回老家一次。不管怎么说,我是个有妻室的人,不把那边的事解决好,咱俩的事也不会有结果的。”  钟匡民说:”小孟,师里有那么多人追你,如果你等不及,就用不着等我,我真不知道我和我老婆的事要到哪一天才有结果啊。”孟苇婷一笑说:”看你说的,不是有首诗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吗?爱情是比生命更可贵的东西。所以既然我爱上你,我就一直等你,就是不会有结果,我也等。等着就有希望。”钟匡民说:”那就委屈你了。”孟苇婷说:”你说过你的情况,所以我特别地同情你,但你为了孝顺你父亲,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所以我又很敬重你,我感觉到你有一颗善良的心。”钟匡民说:”好,那你就再等我两年吧。”  傍晚,钟匡民精神抖擞地带着剿匪队赶回驻地。郭文云在门口热情地迎接他们。郭文云在钟匡民的耳边说了句什么,钟匡民顿时神色惊讶,说:”真的是他们?”郭文云说:”那还会有假,从老家到这里走了两个多月!”钟匡民神色黯然。  郭文云说:”老钟,你的神情不对头呀!老婆、孩子千里迢迢来找你,你怎么这么个表情?”钟匡民说:”老郭,我的婚姻状况,我不是跟你说过么。”郭文云说:”再怎么着,那也是老婆孩子,我看他们来得正是时候!”钟匡民说:”老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郭文云说:”王朝刚,你领钟科长去见他们吧。老钟,你不会不见吧?”  王朝刚带着钟匡民走进小屋。刘月季看到钟匡民,惊喜地喊:”匡民!”钟匡民表情复杂。  刘月季兴奋地说:”钟槐、钟杨,快来叫爹。”钟杨爽快而亲热地叫:”爹!”钟柳也奶声奶气地叫:”爹!”钟槐迟疑了一会,轻声而拖泥带水地也喊了声:”爹。”钟匡民沉默了一会,脸上的表情像僵死了的一样,他感到一种难堪与尴尬,接着有些气恼地说:”月季,我在信里不是对你说了吗?不要来我这儿,以后我会到老家去看你们的!”钟匡民看着钟杨、钟柳,奇怪而吃惊地问:”这两个孩子是咋回事?”刘月季从容地冷笑一声说:”我来告诉你,这是钟杨,你的亲儿子,是你参军走的那天留下的。这女孩是我在甘肃的路上,从人贩子手上抢下来的。我留下当女儿了。”钟匡民叹了口气,看了钟杨一会,又看看钟柳,想了想说:”那得把这孩子送孤儿院去。”刘月季说:”为什么?这孩子是跟她娘来新疆找她爹的。娘在路上被土匪杀害了。我把她带来,就是让她有机会在新疆能找到她爹。送甘肃的孤儿院,她咋找她爹?”钟匡民说:”那就送新疆的孤儿院!”刘月季说:”要是在孤儿院也找不到爹呢?现在这孩子就是我女儿了,等找到她爹后再说!”钟匡民气恼地说:”刘月季,你是不是存心要到这儿来给我添麻烦来的?”刘月季说:”匡民,你离开老家时,钟槐才二岁,他早就忘了他爹是啥样子。钟杨从出生那天起就没见过你这个爹!我们千辛万苦从老家赶到这儿,不为别的,就是想让两个孩子见见他们的爹!你怎么能这样?”  钟匡民想到自己的态度似乎过分了,于是叹了口气,冷冷地说:”那你们就先住下吧,有些事以后再说,好吗?”  钟匡民情绪很糟糕,他气恼地走在路上。他根本想不到刘月季会带着孩子突然出现在他的跟前。钟槐从后面追了上来,一下拦在他面前。  钟槐用严厉的口气说:”嗨!你是钟匡民吗?”钟匡民看看钟槐说:”是,怎么啦?”钟槐说:”那你就是我爹了?”钟匡民无奈地叹口气说:”对,应该是。”钟槐说:”我和我娘、我弟千里迢迢的,从老家到这里来找你,你就这么待我们?你知道我们从老家来这儿有多艰难吗?钟杨在路上差点就丢掉!我们历经千辛万苦,来这儿,你就这样待我们?你这个爹就是这样当的?”钟匡民说:”钟槐,正因为路途艰难,我才叫你们千万别来找我。这样吧,你先回你娘那儿去,有些话我们以后再说好吗?”钟槐说:”不行!你得把话给我讲清楚,我娘和我们到底怎么你啦?你打仗很英勇,我为有你这么个爹感到光荣。可你现在待我娘和我们这么个态度,你叫我娘和我们怎么想得通!”  钟匡民说:”钟槐,请你原谅,这事我现在没法同你讲清楚。你还不懂,你先回去吧。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办!”钟匡民说着离开钟槐,径直朝前走去。一个身经百战的人,面对这样的家事,他倒感到有些束手无策了。上一页《戈壁母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