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夜妖娆》-正文夜妖娆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作者: 莫言殇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南宫晔凤目微眯,眸光一利,周身的气息瞬间变得冷冽无比,沉声道:“这第三条,是强人所难。”前两条他都可以接受,但惟独要他娶别的女人这一条,没有可能。    灰袍男子微微一怔,早就看出此人非同一般,而此刻的他眉宇间浑然天成的气势更是不凡,令十步远距离之外的他有异常压抑之感。定了定神,面色不变,平声道:“此言差矣,我的女儿单纯善良,秀外慧中,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好女子,你若娶了她,绝不会后悔……”    南宫晔冷冷截口:“在南某心中,任是再好的女子,亦无法与我的妻子相提并论。若是云先生强行要南某娶了云姑娘,只怕到时候,后悔的……是你们。”他冷笑,强逼他人娶妻,还妄想得到爱护,只不过是白日做梦。他南宫晔怎会任人摆布。    灰袍男子微微一愣,皱了皱眉,暗自沉思。好不容易碰到这样一位出色的男子,看他的样子也定然有保护芊儿的能力,恰好芊儿也喜欢他,桩美事,只可惜,此人已心有所爱。他也不是一个喜欢强求之人,但眼前芊儿的终身大事已是迫在眉睫,若还不能为她寻得佳婿以托付终生,他又如何能走得安心。这两年来,他经常外出,大多也是为此,但是一直以来,未曾寻到能令他满意之人。    看这名男子面色苍白,满眼血丝,神情憔悴,应是身受重伤,又多日不眠,想必是担忧妻子伤势所导致,应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虽然还不知道他们夫妻感情究竟有多深,但这名男子给人的感觉,定不是那种甘愿受人胁迫之人,若是真逼他休掉爱妻,纵然眼前他为了就醒爱妻而忍气吞声,将来也定然不会善待芊儿。如此一来,便是有负初衷。思及此,便道:“既然你如此重视你的妻子,那我就退让一步,再不休妻的情况下,娶了芊儿,让她二人身份平等。”    南宫晔想也不想,便蹙眉沉声道:“不可能。南某此生只会有一个妻子,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决不再娶。因此,恕难从命。”    灰袍男子怔了怔,想不到他做了做样的让步,他竟还不同意。若不是迫不得已,他又怎会让芊儿与人共侍一夫。顿时,眸光犀利,冷声道:“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乃平常之事,莫非南公子是嫌小女不够优秀,配不上你?”    南宫晔接道:“云先生误会了,云姑娘是个很好的女子,但南某心中只有爱妻,容不下她人,即便是勉强娶了她,也只会是误人终生。更何况南某绝不会再让爱妻伤心,还请云先生换一个条件。若云先生执意于此,那南某也许会在无奈之下,做出什么令云先生不高兴的事情来,到时,云先生……可别后悔。”    若非必要,他还不愿与此人翻脸,毕竟眼前的处境,是他们有求于人。但若是不得已,他也不得不以此相挟,是人就会有弱点,他的弱点是陌儿,而此人的弱点,便是云芊。云芊对他们有恩,他并非是不知好歹之人,但若为陌儿,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灰袍男子面色沉了沉,睇视着他,道:“你威胁我?你以为我会怕你的威胁吗?别忘了,你妻子的命还在我的手中。”    南宫晔面色不改,冷哼一声,道:“那又如何?南某对爱妻许下誓约,她生我生,她死我死。所以,即便是死,我也不会另娶她人。况且南某已不是死过一两次的人,只不过,我不敢保证,是否会在痛失爱妻之时,失去理智,让这里所有的一切,为我夫妻二人,陪葬。”他将后面一句,咬得极重。顿了顿,目光冷厉,句道:“并且,你不用怀疑,我,绝对,有这个能力。”    灰袍男子神色一凛,隐有怒意。锐利的目光与南宫晔直直的对视了半响。虽然他身无内力,但他的毒术却是为世人谈之色变。看此人如此狂妄,他便给他一点教训。    袖中之手,一个翻转,一粒暗红色毒丸在指尖正欲弹射而出。    南宫晔将这几乎看不出的细微动作尽收眼底,目光遽冷,身形一动,往一旁的大树后面掠去,度快如鬼魅,眨眼间,再回到原地,在灰袍男子毒丸未出手之时,手中已多了一个人。正是躲在大树背后的云芊。    一个懂医之人,必定对毒深有研究。南宫晔见灰袍男子在自己凌厉言辞之中,依然沉着镇定,知他不是一般人。因此,一直在暗暗观察,小心提防。    灰袍男子大惊,能在重伤之下还能有如此之快的度,此人武功,深不可测。但见他手掐住女儿的脖子,虽能看出没怎么用力,但也足以让他脸色大变。连忙收了手,怒道:“快放开她。你……果然是狼心狗肺之人,她救你性命,你却如此恩将仇报。”    云芊虽未曾涉世,性子单纯,但却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子,她料到她爹是故意支开她。知道她爹善于毒术,担心对南公子不利,便偷偷跟了来,躲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观察。将他们的谈话都听在耳中,她没想到爹会要求南公子娶她,听到南公子的拒绝,她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对南公子更是敬佩有加。若是爹当初对娘也如南公子这般意志坚定,那娘也就不会死了。    想到这里,她目光黯淡,隐有忧伤,对灰袍男子道:“爹,您忘了娘是怎么死的了?若是用那位姑娘的性命,要挟南公子娶我,即使南公子逼不得已而同意,女儿也不会同意。女儿虽然对南公子有好感,但是我不愿意……做破坏别人夫妻感情之人,我更不想,步娘的后尘。所以爹,您就别难为南公子了……您就救救那位姑娘吧。”    南宫晔一怔,云芊的反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名女子不但善解人意,同时也有自己的骄傲和坚持,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女子,但是她再好,对他而言,仍然不及陌儿的万分之一。    灰袍男子目光微变,想起自己妻子的死,心中愧疚,因此,他才更加疼爱女儿。也许他这么做,真的是有欠妥当,只顾着完成自己的心愿,却忽略了他人的感受。歉意的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