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长相思3:思无涯》-正文第十三章 往事未思心未痛    自高辛王姬嫁给轩辕黑帝,高辛和轩辕两国合并,共尊黑帝为君,整个大荒几乎都在黑帝的统治下。除了那些散落在大海内的岛国以外,还有一个地方不在黑帝的统治下――神农义军共工占据的群山和清水镇。    高辛和轩辕合并之初,时不时有矛盾爆发,甚至有过局部的战争,但经过黑帝二十多年的治理,大荒内的文化交融、物产流通,百姓安居乐业,一切都安定兴盛。即使还有零星的反对声音,也丝毫不能影响天下统一的大势。    孟春之月,黑帝派小祝融去招安共工,被共工拒绝。三个月内,黑帝又派小祝融去见了三次共工,条件一次比一次优厚,甚至承诺封共工位诸侯王,拥有兵权,清水镇一带归他管辖,但都被共工拒绝。    孟夏之月,黑帝发布了讨伐共工的檄文,正式派兵围剿共工。    因为顾虑到共工是神农王族,颛顼既不想派应龙、离怨这额轩辕的老将军出战,将真正淡化的轩辕老氏族和中原氏族的矛盾又加深,也不想派丰隆、献这些中原的新将领出战,让丰隆他们承受不必要的压力。所以,颛顼决定派蓐收出大任将军,禺疆为左副将军,句芒为右副将军,虽然共工和相柳市硬骨头,但有了这三人,重要的是有整个帝国源源不断的物资和兵力,颛顼相信共工必败。    就在颛顼宣布谕旨前,丰隆来跪求出征,甚至源于屈居蓐收麾下,只求能出征。    颛顼对丰隆一直与众不同,亲手扶起丰隆,说道:“丰隆,不是我认为蓐收比你强,才选他而弃你。实际上,用你更让我立于不败之地。你应该明白,你的身份很特殊,虽然你是赤水氏,可你依旧是神农王族的血脉。如果派你出征去攻打共工,就代表神农王族都不认可共工的所作所为!这场战争,我们肯定会胜利。但,成就的是我的天下,背负骂名的却会是你!我是想保护你,才不想让你出征!”    丰隆知道颛顼的这番话句句发自肺腑。颛顼让他敬服,不仅仅因为颛顼的帝王胸襟和能力,更因为颛顼在帝王之外,还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会生气发怒、记仇报复,也会心存感激、报恩还情。帝王之路,一步步走来,站得越来越高,很容易迷失,可颛顼一直记得他对好的人,在实现自己的目的时,不忘记给予那些人尊重和保护,甚至友谊。    丰隆说:“我明白陛下的苦心,但当年我们在轩辕城中密探时,我们的约定就不仅仅是神农山或者轩辕山,而是整个天下!那时我就知道会有这一日!一百多年了,我们的雄怀壮志一点点实现,现在,只差最后一步,陛下,那个男人没有过年少胸怀,凌云壮志呢?但这世间有几个真能实现?不是每个有才华的男人都有机会会率领千军万马,更不是每个有壮志的将军都有机会指挥缔造一个帝国的战役。骂名又如何?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知道我这样做是对的!我不想在最后一战退出!求陛下准许我出征!”    当年,轩辕城中,丰隆星夜来访的一幕回到了颛顼眼前。很多人认为,黄帝禅位是黑帝的帝王路上最重要的事件。还有不少人认为,白帝退位、高辛和轩辕两国合并,是黑帝的帝王路上最重要的事件。但颛顼知道,那些都不重要!那些只是他艰难跋涉后的结果!在颛顼心中,影响他帝王路的最大事件,发生在轩辕城的一个普通房间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歌舞酒宴,没有史官会记载,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只是他和丰隆的一番畅谈,一次交心,一个连盟誓都没有的约定。那时,他是看不到任何继位希望的王子,丰隆是族内所有长老都反对的离经叛道者,丰隆匆匆来、匆匆去,连酒都没有喝,两人只是饮了一杯清水,但两倍清水对碰的一瞬,两个男子都毅然做了自己的选择。从那一日到现在,他从没有迟疑,丰隆也从没有迟疑!    颛顼下令说:“重新拟旨,赤水丰隆为大将军,羲和禺疆为左副将军,赤水献为右副将军。”    丰隆笑着磕头:“谢陛下!”    颛顼说:“这次战争不同于当年和高辛的战争,相柳不好应付,一切小心!”    丰隆豪迈地笑起来:“好打了我还不稀罕去打呢!”    自颛顼派小祝融去招安共工,每一个动向,每一个决定,颛顼都会告诉黄帝。黄帝从不发表任何意见,好像一点不关心,但是,以前颛顼禀告政事时,黄帝会说“你自己看着办,不必告诉我”。这一次,黄帝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大概对他而言,这是他未完成的事,他没有办法不关心。    小夭常伴黄帝左右,颛顼议事时,又从不回避她,所以她也清清楚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当颛顼告诉黄帝,他任命丰隆为大将军,正式出兵围剿共工,正在煮茶的小夭突然失手,将沸水倒在了手腕上。    颛顼惊得立即冲了起来,赶忙用冷水冲洗小夭的手腕,又把苗莆拿来的药给小夭敷上。颛顼不满地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心里想什么呢?”    小夭强笑到:“什么都没想。”她想继续煮茶,颛顼把她赶到黄帝身边坐着去,自己动手煮好茶,为黄帝和小夭都分了一碗。    小夭问:“任命宣布了,丰隆是不是就要出发了?”    “是啊,就这几天。”    小夭安静地坐着,耳边传来黄帝和颛顼的声音,心却飞了出去――    小小的回春堂,从后门出去,是一片药田,药田下是西河,顺着西河能进入清水,奔涌的清水会汇入东海。在西河边,她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