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卜王之王(上)》-正文甲卷 烟火圣徒 章六 面试席上的占卜师  既然决定去美丽时空应聘,那必然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考虑到游戏策划这份工作需要广泛的知识面、优秀的文笔和对游戏的独特见解,徐沫影决定把自己的一部分作品打印出来连同简历一起递上去,另外他还想写一个自己的游戏设计草案。当他凝眉考虑游戏草案如何设计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断了他的思考。  “你丫还在颓废呢?”冲耳便是老同学祝小天的声音。  大学里同窗四年,祝小天跟徐沫影曾经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毕业工作以后两个人来往便少了许多,但偶尔还会一起吃个饭互相打个电话问候一声。祝小天称徐沫影这种状态为颓废。徐沫影反驳,祝小天便说吃软饭的男人没有说话的权力。徐沫影说你这是嫉妒。祝小天甩出一沓崭新的美女相片,切!我嫉妒你?看看看看,我手底下有这么多漂亮女人天天围着我转。徐沫影拿过来一看,全是肌肤半裸的av女星。  “已经不准备再颓废了,去为人民服务。”徐沫影答道。  “靠!你丫终于开窍了。怎么着,想上哪条战线为人民服务啊?”  “听从党的安排,时刻准备为党的事业献身!”  “沫影真是个好同志啊!现在,正是我党危急存亡的时刻,中央做出安排,要交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特殊任务?”  “什么任务?”  “乔装改扮,打到敌人的后方去!”  “誓死完成任务!”  “祖国需要你,人民需要你,党的建设事业也还需要你,沫影同志,你可要活着回来呀!”  “是!”  “敬礼!献花圈!徐沫影同志永垂不朽,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去死吧你!”  两人调侃完毕,祝小天一阵哈哈大笑,又说道:“咱们聊几句正经的。我跟你说,这阵子我正想跳槽,明天下午我有个程序员的面试,你要是感兴趣,不如跟我去霸王面。怎么样?懦弱的颓废的吃软饭的徐沫影同志,有这个胆量没?”  所谓霸王面,就是不请自到的那种面试。大学生找工作的时候,潇洒地做几次不速之客也是常有的事情,当然,被面试官当场斥责清理出场也属于正常范畴。徐沫影虽然不喜欢这种面试方式,却也绝不发怵,更乐得陪祝小天走一趟,于是当机立断:“去就去!约好时间地点,不去的是孙子!”  “好!有魄力!”祝小天把时间地点面试的公司职位跟徐沫影一五一十的一说,这件事就算是敲定了,最后叮嘱徐沫影说:“你可得好好准备一下,别到时候见了hr去念唐诗,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徐沫影再三应诺,放下电话,便开始翻看大学时代赖以通过各种考试的计算机课本。  话说第二天下午2点,徐沫影准时赶到了祝小天所说的面试公司。祝小天也已经等在那里了。两个人说说笑笑,坐在会议室外面等对方通知面试。半个小时之后,会议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气冲冲走出来两个小伙子。两个人面红耳赤,一面走一面小声嘀咕着什么。祝小天眼尖,见俩人出来,赶紧迎上前去,从兜里摸出两支烟递给他们,小声问道:“哥们,里面啥情况?说说。”  “进去撞大运吧你!妈的,好好一个it企业整得神神叨叨的,面试还请什么易学大师做hr,这公司的人事主管脑袋长在屁股上了!”两个人也没接祝小天的烟,说完这些就气呼呼地走了。  祝小天听得不明不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低低地骂了一句:“妈的,真他妈不给面子。”  徐沫影坐在椅子上没有动身,可他离得虽然比较远,却听了个一清二楚。本来他对这职位一点也不感冒,但听说易学大师做hr,这让他突然来了兴趣。因此当会议室里探出一个脑袋叫了一声“进来两个”的时候,徐沫影“腾”地离座而起,一把抓住祝小天的手跨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布置很简单,一张能容纳二十来个人的椭圆形会议桌,桌子的一面依次坐了三个人,两男一女。徐沫影注意到中间那个男的五十岁上下的年纪,短头发,一双小眼睛眯得只剩下一条缝,正上下打量着自己。徐沫影虽然相术不高,但是目光扫视一遍之后,立刻认定中间这个男的没有正式职业,只可能从事偏业,必是个术士无疑。另外的一男一女衣着光鲜,比较年轻,应该是公司人事部门的主管之类了。  正打量间,只听那女主管轻轻地说了句“请坐”,两个人便各自道了谢,在与三个人相对的一面坐了下来。徐沫影偷眼看了一下祝小天,这家伙一双小眼睛正贼溜溜地盯着那女人高耸的胸脯看个不停,看样子恨不得用眼神把女人的衣服扒光才好。徐沫影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败类”。  “你们谁先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男主管问道。  “我先来!”没等徐沫影说话,祝小天便自告奋勇地说道,“我叫祝小天,今年二十四岁,毕业于yd大学计算机专业,曾获得07年大学生创业大赛三等奖,已经工作一年,目前在s公司b部门任职,工作业绩良好。”  “祝小天是吗?”女主管轻轻念着祝小天的名字,低头在本子上查找了一下,然后拿笔轻轻打了一个勾。  徐沫影跟祝小天不约而同地对望了一眼。  “你既然在s公司任职为什么又要来我公司参加面试呢?”男主管问祝小天。  “哦。坦白说我对现在的工作并不满意,因为这并非我的兴趣和特长所在。我在大学期间曾热心钻研过手机游戏的编程和算法,对这方面很熟悉也非常感兴趣。贵公司的这个职位正好可以让我一展所长。我大学期间的成绩和我一年来的工作业绩可以向您确保我的能力。我想,至少,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我会非常卖命的!”祝小天谈吐自如,显然是久经沙场。  男主管微微点了一下头,便侧身对中间那个“小眼睛”说道:“我没有问题了。大师,您开始吧!”  那“大师”点了点头,用懒洋洋地有点沙哑的声音缓缓问道:“把你的出生时间报上来,要具体到时辰。”  祝小天当场愣住,心想,报出生时间干什么?难道这公司每年还要给员工过生日?不对呀,过生日报个生日就够了,要具体出生时辰干什么?但是面试官问了他又不能不答,犹豫了一下便朗声说道:“我出生于公历1985年7月20日上午10点半。因为我那时候还小,自己没记住,这是我妈妈后来告诉我的。如有错误,本人概不负责。”  一句话把在场的人都逗乐了,当然,除了那个像睡不醒的茄子似的易学大师。大师半闭的眼睛睁开了一点点,看了看祝小天,便又恢复了原状,懒洋洋地翻开一本厚厚的书,似乎在查找什么东西。  那本书页面已经发黄,徐沫影知道,那肯定是一本万年历之类的历法书。大师所查的,必然是祝小天的生辰八字。  所谓生辰八字,就是把人出生的年、月、日、时用干支纪年法表示出来,转化成四组干支。四组干支共计八个字,所以称之为生辰八字。一般占卜者要根据求卜者所报出的公历或农历生日来查找对应的干支进行转化。当然如果脑筋比较快,记性比较好,你也可以进行心算推演。徐沫影就属于后者。因此当会议室寂静一片只剩下大师翻万年历的哗哗声时,徐沫影的声音格外清晰地响了起来:“乙丑,癸未,庚申,辛巳。”  话音落地,会议室里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徐沫影。  祝小天对天干地支生辰八字的知识一窍不通,因此全然不知道徐沫影在说什么,还以为他是等得无聊了发起癫来。小天拿胳膊肘轻轻捣了徐沫影一下,低声责问:“发什么癫啊?还没轮到你呢!”  两个公司主管虽然明白徐沫影说的是什么,但也分不清对错,只是用诧异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那位大师倒是实实在在震惊了一把。他悠哉游哉地查找完毕,发现祝小天的八字正好是“乙丑,癸未,庚申,辛巳”,与徐沫影所说的完全符合。吃惊之余,他合上书抬起头,睁开那双半闭的小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徐沫影一番,然后缓缓问道:“你懂八字?”  徐沫影一时冲动说出了祝小天的八字,当即便有点后悔。虽然感觉这位大师骗人的可能性居多,但他还是很想看看这人的真实本事如何。于是他赶紧掩饰道:“不,我不懂。我们家乡偏僻落后,我小的时候,乡亲们是一直用干支纪年的,所以我对这个比较熟悉。”  “哦?中国现在居然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大师重新闭上眼睛,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徐沫影心下窃笑。干支纪年即便在古代也多用干支来表示年份和时辰而已,月份和日期从来都是用数字标识的,没想到这位大师竟这么好骗。  “是啊是啊!真是太落后了!”其他两个面试官连忙附和。  那大师更加洋洋得意,从桌上拿了一只签字笔,低下头一面在纸上写写画画,嘴里一面念叨着“伤官、正财、劫财”之类的术语,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徐沫影暗暗地把祝小天的八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顷刻间便对这八字的五行强弱旺衰有了一个全面的衡量,用神忌神也已看得明明白白。  原来中国预测术的本源便是阴阳五行学说,预测术千变万化种类繁多,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理论根基无一不是阴阳五行。每一个天干地支自有它的五行属性,八字的断法实际就是判断这四组干支中的五行生克旺衰情况。生命以平衡为美,八字也是一样,八字中若有某种五行过于强旺或过于衰弱都不吉利,以五行力量旗鼓相当达到中和为最好。旺的便要抑制,弱的便要生助,能起到良好的抑制或者生助作用的五行便称为用神,反之则是忌神。把握好用神与忌神这才是诊断一个人命运的关键。  徐沫影本来已经很多年没有断过八字了,但这些小时候学的东西像钉子一样深深楔进脑海里,想忘也忘不了,是以他不动纸笔,轻轻松松就凭心算完成了大师要在纸上推演半天的工作。  祝小天不明所以,正等得百无聊赖,那位大师终于放下笔抬起了头。他装腔作势地清了清嗓子,然后问祝小天道:“你是不是心脏有问题啊?”  祝小天立马坐得端端正正,直视着大师的眼睛,干脆利落地答道:“回您的话,目前我心脏功能良好,而且据我估计,几十年内它也不敢怠工。”  大师似乎对祝小天的回答颇为不满,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慢条斯理地对身边的男主管说道:“从八字来看,这个人心脏功能不太好,极有可能在两年内发病。而且,此人油嘴滑舌,内心浮躁,不够稳重,不太适合做这份工作。我看,不能要。”  男主管一面听着大师的话一面连连点头,张嘴正要说什么,却见祝小天“噌”地站了起来:“我想问一下这位大师,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您也只问过我两句话,凭什么您就认为我浮躁不稳重呢?20多年来我身体一直很好,心脏也没有任何不健康的迹象,你又凭什么说我两年内会犯心脏病?有关我的一切,简历上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你们不看简历却看八字,这就是拥有400多名员工的著名企业的面试吗?”  也难怪祝小天气愤,这样毫无根据的凭空断命任谁也无法信服,更何况这位大师还净是说些不中听的话。徐沫影赶紧一把拉住祝小天的胳膊说道:“小天!先别急,坐下!”  被祝小天斥问一番,那位大师却依然面不改色。他看也不看祝徐二人,只是伸手端起自己的茶杯,缓缓送到嘴边非常文雅的抿了那么一小口。  男主管接过了祝小天的问题,说道:“祝先生不要生气。是这样的,现在应聘的人都喜欢在简历中伪造对自己有利的信息,隐藏对自己不利的信息,公司的人手和精力有限,很难一一去查证。为了更准确的挑选人才,我们只好请来了易学专家刘大师,让他从命理角度判断一下应聘人员的身体状况、个人品质和发展前途。刘大师是三元易经协会的副会长,也是八字预测的资深专家。我们认为他的判断是可信的。”这人说话从容不迫有条有理,让人挑不出毛病。  祝小天情绪激动,刚想再说什么,却被一直沉默的徐沫影拦住了。徐沫影微笑着站起身来,说道:“其实贵公司的考虑很有道理,但就怕刘大师这样简单的断命没人肯信服,因此,”他顿了一顿,把目光投向了刚刚还在品茶的刘大师,“我建议刘大师能当场做一下更详细的批断,好让我这位同学心服口服。”  “对!”祝小天也附和地说道,“大师要真有本事,就请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两位主管似乎也觉得有道理,便转过头对刘大师说道:“要不,就麻烦您多说几句吧?”  刘大师却是一脸不屑,放下手中的茶杯,眯着眼睛看了看徐沫影:“呵呵,你还真敢说,知道我平时详批一个八字要收多少钱吗?”说着,他伸出了三个手指头,“至少要这个数!”  “三十?”祝小天插嘴问道。  刘大师摇了摇头。  “三百?”祝小天又猜。  刘大师又摇头。  “不会是三千吧?”祝小天瞪大了眼睛。  “呵,三千是最低价格,一般都是五千以上。”刘大师一脸得意。  这价格也太高了!祝小天不禁吐了吐舌头。  徐沫影从容地一笑,坐回到椅子上:“刘大师,我不管您平时要多少钱批一个八字,至少我知道只批断过去的事情是不会收费的。这是你们行业的规矩。您现在只需要批断一下祝小天过去的几件事,以便让我们能信服您。您有必要跟我们开口提钱吗?何况公司请您过来一定是付了服务费的,做好您的咨询服务不是份内的事吗?”  两位主管对徐沫影的话似乎颇为同意,对刘大师说道:“那就给他们多断几句吧,您看好吗,刘大师?”  刘大师被徐沫影的一番话说的极为难堪,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怒目瞪视了他好一会儿,才勉强说道:“好吧,看到公司的面子上就给你们批一下,说吧,批什么?”  “您就批断两点吧。第一点,祝小天母亲的身高是多少?第二点,2000年祝小天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听了徐沫影的话,祝小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2000年我家里发生了大事?”  徐沫影微笑不答,只是说道:“我们先听大师批断吧!”  刘大师无奈,只好低头又在纸上演算一番。直到大家都等得心急火燎的时候,他才抬起头,犹犹豫豫地说道:“第一点,他的母亲身高中等,大概一米六零。第二点,2000年他的爷爷去世了。”  祝小天听罢,噗哧一声笑了:“我爸爸小时候我爷爷就去世了,要是真能活到2000年可就幸福多了。”  徐沫影也笑了笑,说道:“大师您疏忽了。第一点,小天的母亲身高中等没错,但不是一米六零,是一米六三或一米六四。第二点您完全错了,2000年4月祝小天家里失窃,损失财产高达10万元。”  祝小天不禁再次离座而起,刚才满脸嬉笑凝固成愕然:“这些你怎么会知道?”上一页《卜王之王(上)》下一页http://www.kanunu8.com/advs/2024/new_bottom_1.js”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