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邦德女郎》-正文1.两个女高中生  在每个球队中,每个足球运动员都会拥有自己的相应修饰语:贝利――足球皇帝;齐达内――中原司令官;内德维德――永不停止的心脏;罗文――投远球的家伙;黄明浦――永远的利刃;金南日――真空清扫器。  我叫崔俊,一个毕业于成道高中的25岁男性青年。同样,我的背后也有一个相应的修饰语――邦德女郎。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女性化的名字,完全是基于多方面的因素。天时、地利、人合的多重搭配,使得我这个热血青年拥有了一个如此个性的称号。  其实邦德女郎这个称号的由来也可谓一波三折。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曾经被冠以混混小队长的称号。顾名思义,我是整条街道、至整个地区的孩子王。接下来,我的称号就开始了进一步的衍化――美少女战士。虽然我承认,这个名字确实和我有些不相配,但这毕竟是大家对于我的爱称嘛。因为我总是会象那些英勇的战士一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劫富济贫,行侠仗义……再接下来,我的称号就变成了最为贴切生动、最为深入人心、最为持久永恒的邦德女郎!  确实,在人们的印象中,那些古惑仔似的街头霸王应该拥有强健的体魄、强悍的外表。至少在他们生气或者愤怒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应该浮现出或狰狞、或凶恶的表情。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些应有的特点却根本并不存在,甚至出现了截然相反的状态。因为拥有一副完美的面容,我的相貌简直可以和女生来媲美。对于我的形象完全可以用俊美、俊秀来形容。具体形象大家可以参考韩国明星李俊基。并非自吹自擂,我的形象相较于李俊基来讲有过之而无不及哦?顾名思义,行侠仗义兼具俊俏的外表,我被冠以邦德女郎的称呼确实并不为过!  然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邦德女郎的称号只是印证了我那未谙世事的成长故事,我毅然决然地同时也略带无奈地结束了那段古惑仔般浑噩鲁莽的生活。曾经的邦德女郎隐退于江湖,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也不再管理江湖纠纷。关于我那曾经辉煌的历史,关于我那曾经澎湃的过往,我已经决定用一个句号将它全部结束!虽然这个句号并不是非常完美。  刚刚服完兵役转业回家的我,宛如一只从蛋壳里新生的小鸡一样,有些茫然地面对着这个世界。有些惶惑,有些害怕,但却无路可退,只能执著面对!SO,曾经的邦德女郎只能无奈地服从了这个社会的要求,准备化身为一名遵纪守法的优良公民。  对于一位历练了兵役考验的归乡赤子来说,家人们对于我的热情和期盼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我那可亲可敬的母亲,更是显得分外兴奋和激动。她紧紧地搂住了我,眼神里充满了无限的骄傲,而她的语气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分外昂扬,“你这个总是喜欢惹事的臭小子,现在终于服完兵役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任性了,你已经长大啦,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你以后再敢打架惹事,小心我不会轻饶你!”  我默默无言地看向妈妈。庆幸她已经松开了手,否则我真的会因为间歇性窒息而导致休克呢。  “可是你这个臭小子,应该准备找工作啦!”  “是。我准备把简历投进一些比较大的企业里。”  可惜我的这段豪言壮语却迎来了妈妈的强烈打击,“大企业?你应该估量一下自己的水平呀,你这个臭小子难道想要进入大企业吗?只要不是天天在家里玩儿就可以了,还是先找一份钟点工的事情吧。至少可以积累一些经验,大企业还是以后再考虑吧!”  “妈妈,您怎么还是那样啊。我今年都24岁了,不想再做钟点工了,那样多丢脸呀?”  “你这个臭小子,难道想让我揍你一顿吗?是不是那样就不丢脸了?”  妈妈的态度已经产生了360度的大转弯,从刚才的骄傲激动演变为现在的冲动气愤。我只能无奈地吐了吐舌头,宣布我们之间的悬殊战斗落下帷幕。邦德女郎纵使可以呼风唤雨,然而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我却仍要甘拜下风。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让我进行无条件妥协的人也只有妈妈了。  虽然我承认自己确实拥有尊敬长辈的优良传统,然而对于母亲来说,我的感情却不仅仅局限于此。对于母亲,我同时也饱含着一种深深的愧疚和歉意。因为我的无知和年幼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已经变成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已经深深地烙印于我的心头!  我的高中时代是邦德女郎的鼎盛时期。热血沸腾的年轻人总是充满了英雄主义的遐想,同时也秉承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理念。记得那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几个外校的学生围住了本校的几位同学。就在那样的时刻,邦德女郎的正义感瞬间衍生。为了帮助自己的校友,我毅然挺身而出,险些将其他学校的同学们打成残疾。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被警察叔叔带到了问讯处。  警察叔叔同时也通知了妈妈,并且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虽然当时的妈妈分外生气,然而她却仍然不断地恳求对方,希望对方可以进行协商调解。可惜外校同学的家长一直据理力争,始终不肯同意妈妈的要求,任凭妈妈声嘶力竭地哀求却始终无动于衷。其实现在的我已经可以体会当时的感受。因为我的一时冲动和义愤之势就将对方的孩子打到重伤。如果被打伤的是我,我想妈妈也会这样保护自己的孩子。  事情的最终结果以妈妈的下跪乞求而告终。双方协商谈妥了赔偿金额,妈妈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再一次因为我的打架事端而付诸东流!妈妈用她的尊严换回了我的自由。如果没有妈妈,也许我将会面临着牢狱监禁的命运!  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我再次因为打架而惹祸之时,很多人都会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有些人甚至说我是没有父亲的杂种。而妈妈,就是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而辛苦地生活着。我们挤在一处拥挤的小屋里,那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插间。妈妈每天都要去饭店上班挣钱,早出晚归,不辞劳苦。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会陷入那样一个梦境之中。我看到妈妈流着泪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我看到无助的自己愣愣地站在原地束手无策!妈妈的表情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疼痛!我暗暗下定决心,我要摒弃原来那种浑噩冲动的生活方式,我会为了妈妈而忍耐,我不要再让妈妈因为我而伤心难过!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用这该死的拳头。即使拥有足够充分的动手理由,我也会努力克制自己!无所谓正义、无所谓自尊,只要闭上眼睛不去想,一切都会过去的。  妈妈曾经不止一次说过,凡事都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完成。于是我开始按部就班地联系钟点工的业务。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很快就接到了附近一家超市的面试电话。  “喂,您好?”  “请问是崔俊吗?”  “对,我就是崔俊。您是……”  “这里是超市,您刚才打过电话吧?”  “是的。刚才店长不在。”  “我就是这里的店长。如果你有时间,今天就过来吧。”  “啊?难道我已经被录用了?”  “虽然是钟点工作,但也要经过面试的。您直接拿好简历来公司吧。”  “是,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我不禁咧开嘴角笑了起来,心里已经油然而生出一阵意外的欣喜。然而天生爱面子的我还是产生了一丝顾虑,如果被以前的朋友看到我在超市做钟点工,他们一定会笑掉大牙的。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理性的头脑最终还是战胜了虚荣的心理!浪子回头金不换,作为邦德女郎的第一份转型工作,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欢迎光临。”  身手矫健的邦德女郎很快就找到了超市的具体位置,门口处一位30多岁的中年妇女礼貌地向我问好致意。  虽然已经褪去邦德女郎的光鲜外表,然而我毕竟还要保持礼貌的举止嘛!我在心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咳了咳嗓子,“请问您是店长吗?我是来面试的。”  “不好意思,我是钟点工。”  有些无可奈何的受挫感,第一次鼓起勇气的完美致意竟然找错了对象。我尽量保持着自然的笑容,向这位一脸困惑的大姐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善良的大姐向我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帮忙找来了店长。  不一会儿的工夫,我的面前就重新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女士。  “简历带来了吗?”开门见山的语气。没错,这位就是超市的正宗店长。  “是,在这里呢。”我毕恭毕敬地拿出了简历,一举一动之间的严谨和礼貌令我自己倍感钦佩。  对面的店长默不作声地浏览着我的简历,然后她微微地扬起眉头,定定地看向了我,“你和妈妈两个人生活?父亲是做什么工作呢?”  “嗯。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  对于父亲的曾经和经历,同样是我心中一处难言的痛处。就象母亲的哭泣曾经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一样,父亲的离去也已经成为我心中永远的伤痛。对于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我只能用这样一句简单的台词轻轻带过。我不愿意、也不能够说出父亲真实的过往。那样的记忆只能永远地萦绕在心头,永远地埋藏于内心:其实,我的父亲是一位黑社会的头目,他的去世是因为一场门派之间的争斗。  “真不好意思。”对面的店长轻声地安慰着我,对于自己的提问感到有些冒昧。  “没关系的。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  “年龄24岁……高中毕业?”  “为了可以考取更加理想的大学,我曾经进行了多次复读。”邦德女郎果然名不虚传,能够顺利地改写自己的人生历史。不过确实嘛,在高中时期曾经被多次劝退的事实应该没有必要说出来吧?  “通电话的时候我们也说过,店里需要可以上夜班的工作人员,你可以接受吗?”  “哈哈,没问题。上班的时候能不能免费吃碗面?”  “呵呵,当然可以。”年轻的店长笑呵呵地看向了我,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满意”二字。  “个子高,长得又帅,我觉得比较满意。应该会招来很多女客人哟。”  “哈哈。您真会开玩笑啊。”  虽然这位店长的年龄相对于我来讲仍然属于大姐级别,然而有谁不喜欢年轻俊俏的小伙子呢?哈哈。从这样的情况来分析,应该所有的女人应该都是一样吧!  “我可以相信你吧?”  “当然了。”  我那俊俏的外表不仅仅赏心悦目,同样也可以带给别人忠实可信的安全感。所以在一般情况下,我带给别人的第一印象都是非常善良乖巧的。如此看来,“人不可貌相”这样的观点确实不容小觑。谁会想到我这样一位翩翩少年曾经拥有古惑仔的斑驳历史呢?  “从明天开始来上班吧,不过还要接受人事部的调动。”  “好的,谢谢您。”  就这样,曾经的邦德女郎顺利地得到了一份超市钟点工的工作。虽然这样的工作并不是我的理想职业,然而毕竟现在我的能力有限,能够得到一份这样的工作也算是分外满意了。如果可以在网吧从事管理员的工作听起来确实很体面,然而我却对于网管业务一窍不通。如果可以在酒吧工作应该也还算不错,可是那种地方总是会有借酒装疯的家伙。  唉,这样想想确实有些无奈呢。我其实也是为了融入社会,想要服从妈妈的要求变成一个乖乖仔,所以才会选择超市收银员这份工作的。邦德女郎的转变其实也颇为不易呢。  日复一日,我每天辗转于超市和家里的两点一线之间。相较于之前古惑仔般的生活,这样的感觉虽然有些平淡但也足够踏实。我享受于这样的平静生活中,虽然偶尔会怀念从前那种激情昂扬的历史,然而我毕竟已经是一个24岁的大人了。我也曾经想象是否会有那样一个人可以再次燃起我的斗志、可以让我再次回归到曾经的邦德女郎时代。是啊!那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是一位语重心长的长辈?还是一位谆谆教诲的师长?亦或是一位曾经和我同甘共苦的兄弟?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决定将过去那段时光永远沉封于心中。曾经的邦德女郎已经完成了又一天的工作任务,我直接走出了超市,吹着口哨悠哉悠哉地徜徉于回家的路上。  虽然已经度过了一段平静安逸的生活,然而曾经的邦德女郎仍然拥有敏锐的直觉。我隐约感觉身后有人正在跟踪我,从他那沉重的脚步来判断,跟踪之人应该是位男士。我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走去,身后的人也一直在执著地追随着我。当我走到小巷的附近,那个人的身影却突然消失,好象正在准备伺机出动。  邦德女郎对于这样的情况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我迅速地拐进了巷口,然后轻轻地靠在墙边,等待着那个人自投罗网。跟踪者发现我没有丝毫动静,他终于沉不住气,就直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听着他的脚步声步步逼近,我睁大双眼,屏住呼吸,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说时迟,那时快,当那个人的一只脚出现在我的视线之时,我就迅速地伸出双手,使出曾经驰骋校园的打架招式,狠狠地按住了那个人的脖子。没有等到那个人发出一丝反抗,我就敏锐地扫视了这个男人的全身,却发现他并没有携带任何凶器。  “你是谁?如果还想活命就快点说!”  那个人在我的控制下根本无力动弹,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然后拼命地摆起双手以示求饶。  我稍稍放松了一些手上的力度,让那个男人可以顺利地说话,“大……大哥。是我,我是吉哲啊。”  吉哲?我们学校的后辈朴吉哲?  我有些诧异地瞪圆了双眼,一直钳在对方脖子上的双手也完全放松了。不知道是因为邦德女郎的招式足够威猛,还是由于那个家伙弱不禁风。总之,在我放开他之后,他还是狠狠地咳嗽了一段时间。  “喂!朴吉哲。是不是好久没见面了?”  “大……大哥。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吉哲象怨妇一样用无奈的眼神看向了我,“刚才看到您的背影,我一时不敢确认,所以就悄悄地跟了上去。真是没想到呀,原来真的是大哥!哈哈,太高兴了。听说大哥去当兵了,难道已经退役了?”  “当然了。我度过了一段非常有意义的军队生活呢。”  “哈哈,祝贺您啊。为了庆祝我们的相遇,是不是应该去喝两杯啊?”  “你还是高中生吧?”  “咳,大哥。您在开玩笑吗?虽然我还在上学,可是每个人看到我的样子,都不会把我和学生联想到一起呢!”  “确实是啊。你这家伙就是叼着酒瓶子出生的。”  “哈哈,看来还是大哥了解我呀!我们从那边走吧!”  因为刚才的小巷有些黑暗,所以我没能看清吉哲的脸。当我们走到宽敞的地方之时,我才发现这个家伙的长相仍然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正如吉哲自己所言,恐怕没有一个人会把他想象为一个高三的学生。吉哲的形象更象是黑帮电影里的土匪级人物呢。  “大哥,我给您倒一杯酒。”这家伙毕恭毕敬地为我倒了一杯酒,然后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举起了酒杯。  “臭小子,不用那么客气。”  “哎哟,哪里的话啊?您是我们的邦德女郎大哥嘛!”  邦德女郎?呵呵。真是好久没有听过这个称呼了。  “臭小子,我都要忘了。我真的是曾经叱咤一时的邦德女郎吗?可是我以前好象没有打过你嘛!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我记得我很照顾你啊?”  吉哲哈哈大笑起来,一脸狰狞的面目也在瞬间变得柔和开朗。然而大笑之后的吉哲却在瞬间换上了一副迷离的表情。仿佛在回忆往事一般,他低下头开始了喃喃自语,“那倒不假,大哥确实是对我不薄啊。”  “是吧。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曾经那么可爱的吉哲小弟,现在居然变成了这副德性。”  “哎呀,大哥。你这么说真是太让我伤心了。我现在混得很好呢,在学校附近还是很有名的!”  “哈哈,看来吉哲长大了?”  “哎!可是如果想要赶上大哥,我还差得很远呢。大哥还记得吗?每次有人欺负我的时候,我都会报上大哥的名字。那些家伙听到大哥的名字就会吓得全身发抖,哈哈!”  “好汉不提当年勇,如果再这么说我,我都会觉得不好意思了。”  “应该是觉得很自豪吧?”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不会再为这些事情感到自豪了。”  我默默地低下了头,感觉自己的这番言语和妈妈的教诲如出一辙:“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唉!告别可以凭借拳头和热血打拼的年代,曾经的邦德女郎将要迎来怎样的生活?我会适应于这样的生活吗?会不会真的有一个人让我心甘情愿地回归到那样的年代?  “不要这么说呀!在我的心目当中,大哥永远都是值得尊敬的对象!”吉哲的声音再一次从对面传来,这个仍然处在高三阶段的学生大概就是我的翻版模型吧!  “你这家伙,不要在这里阿谀奉承了。”  在吉哲的描述下,那些沉封于心的往事再一次涌上我的心头。在那个热血沸腾的时代,为了争当学校的霸王,为了所谓的义气和豪迈,我在嘴里大声呼喊着正义的口号,然后象惩恶扬善的使者一样叱咤于每一个角落。其实现在看来,那些所谓的正义和豪迈只不过是一种借口,是一种让我们来消耗能量与激情的途径;那些曾经自以为英勇和义气的行为,也只不过是自己的调皮玩耍,是一种未谙世事的幼稚罢了。  “大哥。星植大哥还好吗?听说他已经加入黑社会了?”  “张星植?他怎么了?自从我当兵之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联系。”  “唉!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我正好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大哥!”  “怎么了?”  吉哲扬起头,将一杯白酒狠狠地灌进了肚子里。他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饱嗝,然后直勾勾地看向了我,“大哥,虽然我现在混得还不错,可是我马上就要毕业了,身边却没有一个靠山。所以……我希望大哥能够培养我!”  “培养?”  “是呀!大哥肯定也明白我的意思吧?”  “喂!你这个臭小子,我已经不再涉足那些事情了,我现在已经上班了。”  “啊?您在上班?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really?”  “什么该死的really。你的英语水平很好吗?”  “难道是真的?在什么地方?”  “便利……”话刚出口,我就不禁有些后悔。虽然我在表面上已经褪去了邦德女郎的光环,然而我还是要保有一丝丝虚荣的外在嘛!如果吉哲知道我在超市上班,他一定会因此而嘲笑我的。于是我灵机一动,将已经说到了一半的回答进行了篡改。  “那个……我就是从事为人们带去方便的工作。”  “从大哥口中说出‘工作’这个词,为什么感觉有些别扭啊?”  “你这个家伙,怎么能这么说呀。我至少也是个小老板呢。”  “到底是什么工作啊?”  “这个你不用知道。只是做些小生意……”  “难道是行骗?”  “你觉得我可能做那种事吗?”  “大哥。虽然说这样的话很不礼貌,可是大哥的长相就象是曾经做过整形手术啊。”  虽然我知道吉哲是在称赞我,因为我确实拥有如李俊基一般姣好的面容。然而我还是感觉到一阵异样的激动,我直接伸出手,猛然抓住了吉哲的脖领。  “唉呀,玩笑!大哥,我只是开个玩笑啊。”就象刚才在巷口一样,吉哲再一次发出了无助的嚎叫。  我悻悻地松开了手,顺便拿出一根烟叼在了嘴边,“你这个臭小子,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要再这样混下去了!你现在还很单纯,只是一个学生,顶多就是打打架,结交一些兄弟。可是社会不象你想象中那样,你根本不可能随心所欲。就象刚才那样,因为你的一句话、因为你的一个无心玩笑,都有可能惹出大麻烦!”  “大哥,虽然我很尊敬您,可是这句话我却并不爱听呀!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定要成为呼风唤雨的老大,成为正义昂扬的老大!带领我的兄弟们行侠仗义!”  我一脸无奈地看向了这个激情昂扬的家伙,“难道是因为看多了电影吗?居然想把自己的人生也拍成一部古惑传奇?”  吉哲自以为是般耸了耸肩。说实话,吉哲凶恶的模样搭配这样的动作显得有些滑稽呢。  因为曾经度过那样激情昂扬同时又迷茫幼稚的年代,所以面对这个充满英雄崇拜同时又未谙世事的年轻人。我在瞬间油然而生出一种巨大的责任感。“英雄”是什么呢?我已经在渐渐领悟这个简单的名词,英雄并不是简单的拳头武力,英雄需要真正的胆识与勇气;英雄的人生之所以令人向往和钦佩,是因为他们本身充满着一种悲剧性的色彩。英雄所要付出的不仅仅是肢体的伤痛,同时也要经受着内在精神的历练与考验。英雄的心中也许充满了无奈和心酸,也许充满了不为人知的伤痛和遗憾。  然而我也知道,无论我说些什么,吉哲都是无法接受的。人们也许都是这样吧,只有在经历了碰壁和挫折之后,才能真正了解到自己的错误和幼稚。虽然我承认自己还没有真正长大,然而我却想把这样的过程总结为成长的历练!所以,面对着吉哲的豪言壮语,我最终还是用一句平淡的话语作为了总结,“总之这是你的人生,你自己看着办吧。”  “大哥,如果有星植大哥的消息,你一定要告诉我啊。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我拿出手机把这个家伙的号码存了起来,吉哲的声音再次从对面传来,“大哥,最近我们学校的学生经常在附近捣乱,如果您遇到他们就好好地教训他们。如果不想亲自动手,也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处理的。不管怎么说,今天见到大哥我很荣幸……”  我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将吉哲的最后一句问候语当作是一种无聊的杞人忧天。与吉哲挥手告别之后,我继续吹着口哨徜徉于回家的路途。经历了一场小小的意外惊喜,我的心情仍然保持在100%的高昂状态中。如果这个时候真的出现一位神秘跟踪者,我还是会临危不惧挺身而出。毕竟我也是曾经叱咤江湖的邦德女郎嘛!  回家向妈妈主动问好,然后裹起被子呼呼大睡。直到夜幕再次降临之时,我才换好衣服重新走出了家门。  “欢迎光临。”凌晨三点时分,邦德女郎再次化身为超市服务员,然后出于习惯性的礼貌向走进超市的顾客点头问好。  两个身着校服的女生走进了超市,敏锐的邦德女郎从她们的校服中已经分辨出她们的高中生身份。  其中一个女生顶着一头爆炸式的发型,她的褐色发丝仿佛刚刚经受了油炸或煎炒的酷刑。能够顶着这样一个狮子头去上学,我不知道是应该佩服她的勇气还是羡慕她的个性。狮子头旁边的女生戴着一顶毛茸茸的帽子,脖颈处还挂着一条格子条纹的围巾。然而美女不愧就是美女嘛,虽然把自己裹得密不通风,然而那双大大的眼睛和高高的鼻梁仍然彰显出她的魅丽。虽然邦德女郎自诩为阅女无数,然而这个毛帽子女生还是令我眼前一亮。  两个女高中生向我投来了睥睨的一瞥,然后径直走进了超市。而我也回归到服务员的身份,一边欣赏着超市里播放的POP歌曲,一边准备着收银工作。  两个女高中生在超市里来回转了几圈,然后不停地翻腾着自选柜台的商品。真是有些不可理喻呀,她们不仅弄乱了商品摆放的次序,最后居然抱着五瓶白酒,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收银台前。  这些高中生确实有些过分呀。不管怎么说,她们还是学生,怎么可以这样大肆酗酒呢?我有些微愠地看向两位女生,然而她们却根本无视于我的眼神忠告,反而直接将白酒放到了我的面前。  我努力抑制住满腔怒火,然后强颜欢笑地向她们说道,“看样子你们应该是高中生吧?”  对面的两个女生也是分外聪明的,她们已经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我无非是想充当一个语重心长的兄长,向两位幼稚的女生教诲酗酒的危害性。然而那位狮子头女生已经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悦,她皱着眉头开口说道,“再给我拿三包敌司烟。”  虽然很早以前就听说现在的小孩子没有规矩,但是我也根本没有想过这么多。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呢!这些高中生居然这样目中无人,无论如何我也要比她们年长,她们至少应该保持最基本的礼仪吧。可惜这个世界上就是出现了如此荒唐的事情。曾经的邦德女郎居然面对两位女生而束手无策。忍,一定要忍住!无论我有多么愤怒,我也要忍下去。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轻轻地咳了咳嗓子,继续露出了一副语重心长的态度,“国家的法律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  狮子头女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直接将我的真诚教诲归结为一阵天大的笑话!  “啊呀,烦死人了。大叔真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