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王强-《创始人》-正文27、一旦开始打工这人就毁了  ”一旦开始打工这人就毁了,习惯了别人给你发工资、替你承担风险、替你决定方向,你就很难再开始创业了,谁会有福不享自找苦吃,野猪一旦变成家猪就再也不想变回野猪了。”  许克”扑哧”笑了出来,却见曹原一脸肃穆毫无说笑的意思,也收起笑容,深深吸一口气再长长地吐出来,先点下头又无奈地摇摇头,说:”确实如此,你和我们这些家猪不一样,你无牵无挂,我们的机会成本太高啦。相比之下,你是职业创业家,而我们都是parttime,兼职创业的。”  曹原忽然激动起来,挺直身板说道:”从古到今,最大的创业就是造反,就是革命,就是打天下,刘邦、刘秀、朱元璋就是典型的创业者,你见过有兼职打天下的吗?像咱们这样创业,全身心投入都不一定能成功,三心二意、半心半意的还不如老老实实当家猪。”  许克脸上有些不自然,他避开曹原的目光,向四周扫视一遭,把身子倾过来低声说:”你看看周围,除了那桌打牌的,其他的要么神秘兮兮要么热火朝天,哪桌不是在谈项目?就这么一家上岛咖啡,里面至少有十拨人在琢磨造反打天下,有几个能成的?风险多大呀。所以,说说容易,但各自都有各自的难处。”  这回轮到曹原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按说他和许克就像九帮网和谋房网一样也很互补,许克动不动蹦出几句洋文,而他最熟练的英语是”OK”;许克八成是只”海龟”,而他绝对是只”土鳖”;许克理智保守,而他偏执狂热;许克是精英,而他是草根;他在某一霎那曾想过如此互补的两人是否也应该来一次紧密合作呢?但很快就怀疑起来,如此互补的人为什么沟通起来竟是如此的鸡同鸭讲呢?  许克也陷入了沉思,和他现在那些合作伙伴相比,曹原也许正是他冥冥之中一直在寻找的那种人:全力以赴、义无反顾,不需要鼓动、不需要安慰,自己再也不用整日做babysitter。如果由曹原来做马力十足、永不停息的发动机,而他许克来做操控方向盘的人,这不是一个很完美的组合吗?也许,曹原是对的,自己真到了离开外企、全身心创业的时候了;也许,等签完德塞克那个项目,为自己的外企经历画一个圆满而辉煌的句号,就应该也可以离开了。  德塞克的形势益发明朗,许克在格恩公司的处境也日渐好转起来。那次他从成都回来,头儿不肯再陪他去见VP,说事关case的一些detail他还是不参与为好。许克单独向VP汇报了他所了解到的路先生的底牌,VP先是静静地听,继而问了问单子大概的规模以及主要对手的情况,然后又静静地想,最后说了句:”可以做。”转机也就发生在这一刻。  许克随后几次去成都时就不再是孤身一人,北京的售前支持和技术服务部门都有数人随行,两个部门的头儿都表示对重点项目就是要重点支持。如此豪华阵容、兴师动众,连客户看了都高兴,哪个客户不希望被厂商重视呢?由路先生穿针引线,对决策层各成员的工作表面上和风细雨暗地里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许克和决策委员会的十一名成员都私下见了面,几轮工作下来,按路先生的分析判断,十一个人里倾向支持格恩的有五个,倾向一家欧洲公司和一家日本公司的分别有三个,只要能让那六个人都不坚决反对格恩,格恩的赢面就基本确定。  形势比人强,识时务者为俊杰,格恩成都的大多数人就都是俊杰。先是Paul屈尊到锦江宾馆看望许克,说北京来的那些工程师都去了成都办公室,怎么Kevin你居然三过家门而不入呢?弄得许克倒因自己的失礼而很是过意不去。时隔近两个月,许克终于又走进了格恩成都分公司位于时代广场的办公室,坐在自己以前寄居过的隔断里,颇有一种”前度刘郎今又来”的感慨,感慨之余,发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迟迟无法上网,叫来IT工程师一问,说可能是IP地址有冲突,正奇怪为什么以前都是插上网线就好,Paul走过来说:”哎呀这些事谁搞得懂,让他重新设置一下。走,到我那儿坐坐?聊聊项目的事。”  许克有些不放心地看IT工程师坐下开始鼓捣他的电脑,三步一回头地跟着Paul走,迎面碰到Tony,许克尴尬地笑笑,Tony显然还有情绪,脖子一梗擦肩而过。走进房间Paul撇撇嘴说:”Tony就是这个德性,你辛辛苦苦替他打单子他还不领情,没啥子出息,一点大气都没得。”又问许克,”德塞克那边快要开会了吧?”  ”这周五,闭门会议,一锤定音。”  ”你要不要在这里督阵?”上一页《创始人》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