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还情剑》-正文第八八章 未战先逃  方秀嗯了一声,道:“所以,要靠贤侄退敌了。”  韩继信道:“小侄不敢推辞,不过……”方秀轻轻咳了一声,道:“贤侄,你心中有什么事,尽管请说吧!”  韩涛接道:“你长大了,连老子也不放在眼里……”  方秀摇摇头,接道:“兄弟,你不要火,让继信慢慢说出他的心意。”  韩涛对方秀一直有着敬畏之心,此刻虽处于山穷水尽之境,这敬畏之心,仍是丝家未减。韩继信望了韩涛一眼,缓缓说道:“娘不幸早已逝世,爹爹似是没有什么重要的牵挂了,是么?”韩涛嗯了一声,道:“你说,怎么样?”  韩继信道:“如是爹爹和伯父肯相信我,那就不用再管此地的事了。”  方秀道:“怎么?你要我们走?”  韩继信道:“不错,你们走。小侄已替伯父和爹爹备好了易容药物,和两匹快马,两位最好能立刻动身。”  方秀略一沉吟,笑道:“你要我们到那里去?”韩继信道:“伯父和爹爹常年在江湖上走动,找一处藏身之地,当不算什么困难的事。”韩涛道:“你呢?”  韩继信道:“孩儿留此拒敌。”方秀道:“这么看来,贤侄已料定这对敌一战中,非败不可,才让我们两人早些逃走,是么?”韩继信苦笑,道:“小侄的胜算不大,不论我有多大能耐,最后也难免败亡。”方秀道:“如是你败定了,为何还要迎敌?”  韩继信淡淡一笑,道:“如是单指一战而言,小侄未必会败,但最后是非败不可。”  韩涛道:“那是为何?”  韩继信道:“因为,邪不胜正,孩子纵有通天彻地之能,孔明神机妙算,也难逆天而……”  韩涛怒声接道:“你放屁……”  方秀摇手阻止韩涛,道:“贤侄,我们离去之后,你不觉得人手太过单薄了么?”韩继信道:“伯父和爹爹去后,孩儿虽然少了两个助拳的人,但心中充实多了,我心中没有挂虑,可以放手和他们一战。”  方秀道:“如此说来,我们是非走不可了?”韩继信道:“两位最好是走。”  方秀道:“好,我们易容更衣。”  韩涛道:“大哥,这小子……”  方秀伸手牵着韩涛,道:“兄弟,咱们更衣去。”  韩涛回头望了韩继信一眼,道:“不孝子。”  被方秀牵入了后院而去。  片刻之后,方秀和韩涛易作两个村农模样行了出来。  韩继信打量了两人一眼,道:“孩儿送伯父和爹爹上路。”  方秀道:“现在就走么?”韩继信道:“不错。”韩涛心中气怒,数度想要发作,都被方秀拦下。韩继信带着两人,行到后院口处,指着一辆装满了稻草的车子,道:  “我已为伯父和爹爹备下了四种不同身份应用之物,以扮作农人最好,两位老人家坐上这辆装满稻草的车子,上路吧!”  方秀道:“我们能走得了么?”  韩继信道:“伯父和爹爹放心地走吧!”方秀略一沉吟,欲言又止,牵着韩涛,举步跨上车去。韩继信道:“如是路上遇变,伯父和爹爹最好能忍让一二。”  韩涛道:“如是忍不下去呢?”  韩继信道:“如是非动手不可,伯父请拉动车前捆草索绳的活结,自会生出妙用。不过,你们只有这一个机会,还望多作珍惜,非不得已,不可妄用。”  方秀嗯了一声,道:“贤侄和我们在何处相见?”  韩继信道:“两位老人家只管逃命去吧,不用寻我了……”语声一顿,接道:“最重要的是,伯父和爹爹不可再存名利之心,不能再转回方家大院。”韩涛一皱眉头,道:“你是说,我和你伯父,永远不能再回方家大院了?”  韩继信道:“是的,孩儿希望爹爹和伯父,离开此地之后,就永远忘了这个地方,金陵、徐州,甚至是整个江湖。”  韩涛道:“照你这样的说法,为父的和你伯父,应该到那里去?”  韩继信道:“孩儿有个希望,希望你们两位老人家,能够皈依我佛……”  韩涛道:“你要为父的当和尚?”  韩继信道:“佛学深奥,也许能使两位老人家对人生另有一番看法。”  韩涛道:“什么样的看法?”  韩继信道:“孩儿无法预测,我只是提醒爹爹和怕父去商量裁决,往者已逝,爹爹、伯父保重,恕我不远送了。”韩涛哈哈一笑,道:“你不像我的儿子,倒是像一位战胜者,逼我们千里起解。”  韩信拜伏于地,道:“爹爹言重了,孩儿是一片孝心。”  方秀回顾了一下那高大的宅院,道:“贤侄,繁荣成梦,亲情决绝,人生到此境界,虽然是人还活着,但是和死去已没有什么区别了。”一抖缰绳,车子向前奔冲而去。  韩继信站起身子,目注那车影远去,才缓缓转回内宅。且说方秀和韩涛,驰车而行,一口气,奔出了七八里路,方秀一拉缰绳,停了下来,道:“兄弟,咱们到那里去?”  韩涛道:“大哥之意呢?”  方秀道:“他让我们远走避敌,那也确然是一番好心,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  韩涛道:“什么事?”  方秀道:“韩贤侄并无可遣人手,他如何和人决战?”  韩涛道:“就小弟所知,他有一部分亲兵近将。”  方秀道:“有多少人?”  韩涛道:“详细人数,我也不不太清楚。”  方秀沉吟道:“那也无法和俞小娟等众多的人手对抗啊!”  韩涛道:“咱们目下无能助他,也只好由他去了。”  方秀道:“贤弟可是当真要避难逃走么?”  韩涛道:“大哥用心是……”  方秀接道:“咱们应该回去,看看情形,如是继信能够胜敌,咱们立可东山再起,这一战如是咱们胜了,武林道上精锐尽失,此后,也没有人再和咱们为敌了……”语声甫落,瞥见四匹快马,疾驰而来。  方秀低声说道:“兄弟,你带了兵刃了么?”韩得道:“暗青子和兵刃,都带全了。”  方秀道:“听我招呼,如非必要,不可轻易出手。”谈话之间,那四匹快马,已行到了篷车前面。四人人.四个完全不同的身份.当先一人,身着道施,身佩长剑,胸前飘着花白长髯。第二个灰色僧袍,背负戒刀,是一位僧人打扮。  第二、第四,都是身着劲装的大汉,一个前着一对判官笔,一个腰围亮银软鞭。方秀极熟悉江湖情势,认出那佩剑道人,是武当派中的铁剑道人。  韩涛道:“不要伤人?”  方秀徽微一笑,道:“这些人武功也许不错,但咱们足可对付,如是咱们伤了他们两个,他们必将招来更多高手相助了。”  韩涛道:“大哥的意思是……”  方秀低声说道:“和他们保持一个平分秋色之局,不胜不败。”  韩涛道:“早晚是免不了一场生死之搏,何不先杀他们两个人?”方秀道:“可以杀他们,不过,咱们要选择地方和时机。”  韩涛道:“我明白了。”那稻草本是极为柔软之物,两人坐在-处,使车顶上稻草深陷下去,低得看不到人。突然间,奔行的篷车停了下来。  耳际间响起了铁剑道长的声音,道:“两位如是还不肯下车,我们放火烧车了。”  方秀微微一怔,低声对韩涛,道:“这一着倒很厉害,我下去应付他们几招,你找找看继信在车上布置的什么?”  韩涛道:“咱们拉开车前索绳活结,就可见了,何用找它?”  方秀道:“那只能用一次,我想找出原因来,也许可用三五次,你小心找找看,我下去和他们斗几招。”一个翻身,跃落车下。  凝目望去,只见铁剑道长横剑而立,那中年僧侣,也抽出了背上戒刀,余扬手下软鞭,三个人半月形,拦住了马车。  方秀一看四人中少了一个,心中巳知那人回去传讯,立时间,就有强敌赶到,当下冷冷说道:  “诸位援手还未赶到……”  铁剑道长接道:“方院主先胜了我等,再行夸口不迟。”长剑一探,刺了过去,一面问道:“我武当门下有十余弟子,都落在你方院主的手中,他们现在何处?”  方秀避开剑势,还攻了两剑,接道:“道长可是想见见他们?”  铁剑道长剑势转变,还攻三剑,道:“贫道只想知晓,他们是否还活着?”  方秀道:“我想多少还有几个活的,他们现都在方家大院之中,阁下如想见他们,不妨到方家大院看看。”  铁剑道长道:“听说方院主能用迷药,使人的神智晕迷,为你效命,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方秀道:“道长如是不肯相信,那就不妨试试看。”  铁剑道长不再多言,剑势一紧,全力抢攻。  方秀原想游斗拖延时间,以便那韩涛找出车中稻草之下的隐秘,但铁剑道长剑势凌厉,迫得方秀不得不以全力应付。那灰袍僧侣和余扬目睹铁剑道长攻势自如,毫无败象,倒不便出手相助,只有一旁观战。不大工夫,两人已然搏斗了四十余合。  铁剑道长哈哈一笑,道:“大名鼎鼎的方院主,我还道武功如何高强,原来不过如此。”笑声中,长剑连出三绝剑。方秀虽然勉强把三剑挡开,但他已觉出这铁剑道长武功不弱,再斗下去,自己未必是他敌手。且说余杨也是久年在江湖上走动的人物,看车上稻草翻动,心中奇,高声喝道:“姓韩的,阁下不肯下来,在稻草车上,意欲何为?”喝声中软鞭一起,直向车上抽去。  车上稻草,捆缚甚紧,翻动不易,韩涛还未找到草中隐藏之物,余扬一鞭抽来,几乎击中脑袋,惊怒之中,飞身而下。  那中年僧侣不待余扬出手,抢先而上,拔出戒刀,和韩涛斗在一起。这一僧、一道武功分属少林、武当,刀剑的招数扎实稳健,正中蕴奇,方秀、韩涛渐感对付不易。  这时,余扬已然斩断了车前健马缰绳,几匹拉车的健马,急奔而去。  那铁剑道长一面加紧剑势,一面冷冷说道:“我武当门下,甚多人被你们江南二侠生生俘掳而去,贫道不当两位是三头六臂的人物,那知竟然是不过如此。”  这时,又有几匹快马,疾奔而至。  方秀低声说道:“咱们退到车上。”  韩涛应了一声,两人同时一紧手中兵刃,逼退强敌,纵身而起,退到草车之上。  凝目望去,只见驰来两匹快马上,坐着两位姑娘,正是那君中凤和苹儿。  两匹马驰近草车后,停了下来。苹儿目光转动,打量了两人一眼,道:“两侠改扮成老农一样,未免是太受委屈了。”  方秀冷笑一声,道:“老夫从小把你养大,想不到养了-个对头出来。”苹儿微微一笑,道:“你养了数十位姑娘,却又把他们一个个送入虎口,方家大院中人,我想不出,有谁感激你。”  方秀目光转动,只见草车四周,巳然被团团围了起来。上一页《还情剑》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